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红色仕途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做一个什么样的官(第一更!)

《红色仕途》 第二百一十四章 做一个什么样的官(第一更!)

下载: 红色仕途TXT下载


    “双眼看向叶泽涛,田林喜突然问了一个问题。”泽涛啊,我想问一个问题,你打尊做一个什么样的官?”

    刚刚才有了一些感悟,现在田林喜突然间问出了一个叶泽涛很难回答的问题,一下子把他愣住了。

    过了一会才说道:“当然是好官了!”

    说出了这答案,叶泽涛心中苦笑,田老头那非白非黑的理论下,自己这样的答案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答案,还真是很难说得清楚官场中到底什么样的人才是好官!

    田老头的脸上果然lù出一种怪异的表情,摇了摇头道:,泽涛啊,你这答案不圆柔,不是一个官员应有的心态!”

    叶泽涛已经无法再说了,他真是不太办答这问题,从古至今,哪一个官员会说他当的是坏官?每一个人都是大义凛然的样子,都标榜着自己是好官,这样的事情只能是由人民来评说。

    更是有着太多的人歼后也是说好说坏的都有,这事根本无法说得清楚。

    听了田老头的那理论,叶泽涛又疑huò了,人民群众也同样不是统一的,也许一部分人会说是做得好,另一部分人却会说是做得不好。

    想想国内的一些领导们,他们又何尝不是毁誉各半,无论做子什么样的事情,总会有人说好说坏。”师傅,你这理论太复杂,我看好人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好人了!”在田老头面前,叶泽涛干脆放开了心情,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田林喜哈哈大笑道:“看来你还是有所悟了!”

    抿了一口茶水,田林喜看向叶泽涛的眼神中透着一种关心,说道:”泽涛啊,你现在不比在学校子,既然进入了官场,就得明白这个官场,如果你连官场都不明白,你就不是一个称职的官员!”

    说到这里,田林喜吸了一口烟才接着说道:“许多人虽然进入到了官场中一辈子,但是,他们退了休也没有明白这官场是什么,正是由于没有明白,一个二个的碰得是头破血流的,临老了还在大谈自己的运气不佳,大谈自己的怀才不遇,很可笑啊!”

    这样的情况叶泽涛也是见到不少的,听到田林喜说起这事,叶泽涛道:“师傅说得不错,我们县里就有不少的人几十岁了还在是办事员、科员的,他们当中并不是全都没能力,不少人还真是有着很强的能力,其实,只有用他们一下,他们肯定能够把工作做好!”

    田林喜再次笑了笑道:“谁也不会用他们!”

    叶泽涛就看向了田林喜,这话说得他也有些疑huò了:”怎么会不用呢?如果是我,我就会用他们。”所以,你还不是标准的官员,你还没有真正明白官场,华夏现在并不缺人,也不缺能力强的人,缺的是忠心的人!”

    叶泽涛暗自点头,现在的华夏真的是人才太多,田师傅的话是有道理的。

    田林喜道:“一个自认怀才不遇的人是没有人会用他的,这和人的心中只有他自己,一切都是以他自己为中心,他会时常认为自己的能力比任何人都要强,你想一下,在华夏这样的官场氛围中,用他能用得顺手?的确,他们中也有一些人很忠诚,但是,需要感化的时间太长了!”

    这完全就是一个叶泽涛从来没有想到的层面了!

    听了田林喜的话,叶泽涛虽然对他的这话有着一些看法,可是,细细一想的时候,他还是感到这话很有道理,正如田林喜所言,那样的人很难驯服,当然了,也有一些人不会是田林喜所言的那种情况,但是,一个官员,在体制内部,他更希望的是用那种听话的人,根本就不想操心去改变谁,同时,又有大把人才可用的情况下,那样的人最多就是布置一些实事让他们去做,并不会真的当成心腹。

    田林喜看到叶泽涛在沉思,又说道:“当然了,我说的也只是一种情况,并不代表所有怀才不遇的人都是这样的一种无法收拢的情况,但是,有一点你得明白,官场是用智而不是用武力,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更多的用你的脑!大家还明白一个道理,更多的人是权来相聚,权走散去啊!”

    这个叶泽涛到是承认,点了点头道:“这个到是真的,没有一点心机,不眼观八路的,真不知道会从什么地方飞来暗箭,许多人躺着都要中枪!更多的人只是看中了权势才投过去。”

    田林喜就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说得不错,既然都用智了,谁还分什么是yīn谋,什么是阳谋的,只要把自己保护了,把对手干例了就行了!”

    再次一笑道:“一些书中把智谋也分成是yīn谋阳谋的,谋就是谋了,分那么清楚干什么,用智的目标就一个,把敌人干翻!”

    叶泽涛心中对于自己用yīn谋的事情本来还有些不安,现在却是完全消失了,他感到听了田林喜的这话之后,自己心中的一些框框套套的开始松动了。”三国时的诸葛亮不断放火,每一场大火都烧死无数的人,你说一下,他这些招数是不是有损yīn德?结果呢,后人对他却是赞不绝。!泽涛啊,多看看那些古人的谋略之道,其实呢,只要谋刮出去,必然就是害人的,只是所害的对像不同而已!”

    田林喜今天是多喝了一些酒,谈兴很浓,谈的内情却又不是连贯的,东一句西一句的,不过,他所说的这些话对叶泽涛的触动却是非常的深:已经不再是学生时代,叶泽涛经历的官场事情又越来越多,许多一直困扰着他的观念和想法都在制约着他的发展,有了田林喜的这些话,叶泽涛的思维空间仿佛一下子打开了,原来存在的许多观念和思维也在发生着改变。

    “难道要放任自己?”

    叶泽涛问了一个自己无法解决的问起,如果是无所顾及的话,官员不就完全脱化,完全失去了自主了?

    田林喜这时表现出了一种严肃,看向叶泽涛道:“你告诉我,你当官的目标是为了什么?有的人为了钱,有的人为了权,有的人为了名,你为的是什么?”

    这个到是早就想过了的,叶泽涛立即办说道:“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进入官场,自从进入官场以后,我也想过这事,我感觉到这些事情其实是共同的,很难区分开来,有了要,就算是不贪腐,国家提供的各种工资福利的也足够一生了,钱的问题其实也就解弗了大半,名声当然也有了,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强的吸引力,说个实话,我现在的想法就是抓住权力,尽可能的把春竹乡的贫困情况解决!”

    摇了摇头,田林喜道:“人的想法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不断的改变,你现在没有想法,并不代表着以后没有想法,就像是一今年轻人,没女朋友时的目标就是谈一个女朋友,有了女朋友时,就想把这女朋友变成老婆,有了老婆之后他又在想外面的女人,yù望无休无止的,你必然也会经历这样的过程!”

    这话有些绝对了!

    叶泽涛本来想反驳时,突然想到了自尸的感情问题,安现自己怎么样反驳也无力,只能是坐在那里沉思。

    田林喜道:“现在对你乘说,说什么都还太远,我只是要告诉你一条,进入到了官场,你就得守官场的规则,官场有什么规则呢?很简单,却又非常难做到,那就是首先,你是官员,你的工作就是为人民做事,这是你的职责!”

    叶泽涛就用力点了一下头,感觉到这话自己能理解,官员就得为老百姓做事,否则的话,要官员何用?

    喝了一口茶水,田林喜道:“第二,就是保护自己!”

    叶泽涛一愣,这话还是第一次知道,就说道:“怎么说官员要保护自己呢?”

    田林喜微微一笑道:“你州才都说了的,暗箭不少,你如果不学会保护自己,随时都会中箭,只要你中了箭,你就很难再次翻身,你的所谓理想也好,抱负也好,全都会变成空谈,所以,保护自己就得放在最为重要的位置上!”

    这话说得很在理,叶泽涛点了点头。

    “如何保护自己呢?落脚点就一个,不要让别人有机可趁,这里面就有着方方面面的问题了,在保护中可以做得灵活些!”

    这道理被田林喜说出,叶泽涛就有了太多触动,自己身边的种种情况都可能会成为对手攻击的目标!

    一个感悟涌上心头,叶泽涛道:“我明白了,官员并不需要去过份的区分好和坏,因为他只有做得让别人无懈可击,他才能走得更远,也就是说,他就算是不想做好官也得做好官,不想为群众做事也得去努力做事!”

    点了点头,田林喜道:“第三,只要你不被对手抓住把柄,yīn谋也好,阳谋也好,你尽力去做,目的就一个,让自己走得更远!”

    叶泽涛有些愕然地看着田林喜,今天田林喜真是给自己上了重要的一课!!。</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秒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