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红色仕途 > 第二百九十二章 精明的方怡梅

《红色仕途》 第二百九十二章 精明的方怡梅

下载: 红色仕途TXT下载


    梅开几度后’方怡梅很是满足地倒在chuáng上。

    喘息了一阵后,方怡梅道:“要被你整死了!’’

    叶泽涛笑道:“你也是越发厉害了!’’

    两人就在方怡梅的这房间里面折腾了好长的时间。

    叶泽涛是很晚才来到这里的,两人进门没多余的诘,就在折腾着。

    “老实告诉我,你到哪里学到的那么多huā样?’’方怡梅突然间爬到叶泽涛的身上’双眼就看向了叶泽涛。

    看着方怡梅那tǐng拨的双峰’叶泽涛用手去揉动了几下’搞得方怡梅整个的身休又倒了下来用手在叶泽涛关键的部位搞了几下,方怡梅道:“这次你到了省城肯定出去做坏事了,要不然不会那么多的huā样!’’

    叶泽涛笑道:“是的,很有可能出去做了一些事情的!’’

    方怡梅就笑了起来,打了叶泽涛的手臂一下道:“别人不了解你,我可是了解得很,你这个人啊,如果是良家fù女,你还是会搞一下的’欢场中的那种人’你肯定不会去搞!’’

    叶泽涛看向方怡梅一时无语,这女人时常让人看不懂。

    方怡梅对叶泽涛的xìng格是进行也认真的研究的。

    说到这里,方怡梅又向着叶泽涛看了一阵容就笑了起来道:“看来你对于温芳背叛的事情并不是太气愤嘛!’’

    叶泽涛心中吒惊’这方怡梅真是观察得仔细得很啊,这事都被她看出来了,自己看来装得还不太像!

    看到叶泽涛的神情变化一直盯住叶泽涛的方怡梅就笑了起来道:“我就说嘛,温芳又怎么可能一下子背叛你呢搞了半天她在玩反间计啊!’’

    看到了叶泽涛的这种表情方怡梅已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想明白了。

    用手在叶泽涛那物上捏了一把’方怡梅在叶泽涛的耳边小声道:“温芳让你满意还是我让你满意?’’

    叶泽涛正在失神中突然然被方怡梅问了这么一句,随口就说道:“都不错。’’

    说完这话就看到方怡梅激āo嗔看向自己的眼神。

    叶泽涛知道这件事情被方怡梅猜出来了,叹道:“你都知道了!’’

    “哼,前几天温芳请假说要到家里去办点事情,我却听说她的车子朝着省城开去了,当时我就在想,她到底要干什么,搞了半天是去省城sī全你去了老实告诉我’你们是什么时候勾在一起的?’,叶泽涛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这个人并不是好人跟着我你会不断受委屈的,趁着你还年轻如果不习惯,你还有机会。’’

    在方怡梅的面前’叶泽涛就说了自己的心里话他发现自己的感情生活已经乱得自己都无法理清楚了,本来自己是想做一个完美的人可惜的是一件件事情的发生让自己根本就无法再做到完美,如果是用以前叶泽涛的官员评价标准’自己完全就是一个腐败的官员’至少就是生活极度腐化的人物。

    心中多少有些郁闷,叶泽涛拿起桌上的香烟点燃’就自己吸了起来。

    方怡梅本来就在动员叶泽涛收服温芳,刚才也就是说说而已,并没有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反而认为叶泽涛把温芳收服了,这样对于叶泽涛下一步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助力’突然间看到叶泽涛的心情不好起来”

    转念中’方怡梅就多少明白了一些叶泽涛的想法。

    心中暗叹了一声’方怡梅其实一直也是希望自己的男人是一个专一的男人,少女的那种幢保也是非常的美好’后来到了官场上才明白,那只是一种美好的想法而已,看到许多有了家庭的官员借口工作,不断出入情sè场所时’她就已经知道自己所想的那种完美的事情是很难出现。

    这世界上的官员肯定也有不错的,但是’大多数并不让方怡梅满意。

    叶泽涛这人还是属于心中纯洁的人物,只是现实就是这样而已。

    “我又没有说什么,你想那么多做什么?’,方怡梅就靠在叶泽涛的怀里说道。

    看向方怡梅’叶泽涛道:“不错,温芳是我的人!’’

    面对着方怡梅,叶泽涛就说出了温芳是自己人的事情’方怡梅是自己最可信的手下了’这样的人都不可信,就再也没有可信的人了。

    方怡梅笑道:“温芳果然强大,看来他令的huā招还真是多’才与你勾搭上了’就搞出了那么多的huā样!’’

    叶泽涛并没有说出孙刚的笔记本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少一个人知道是最好的。

    方怡梅由于不知道有笔记本的事情’就沉恩了一会说道:“泽涛,能够拿下温芳到是一件好事’我担心的是她是否真的跟你的事情’她这个人mí上你是肯定的’这个我看得出来,不过’她这个人同样对权力的向往也是强烈的’孙家能够给到她的东西很多,别搞成了她两头卖好啊!’’

    叶泽涛微笑道:“所以才把你放在她的副手的位子上’下一步你多看着她一点了!’,方怡梅道:“这个你不说我也要做的,既煞有了这样的一层关系,我就更要把她盯紧一些了,我明白,你同意把温芳放在主任的位子上’就是把她看成了你的人了’这事出不得点差错。’’

    听到方怡梅这样说话’叶泽涛暗自摇头,方怡梅同样把目光仅局限在县里并没有形成一种大局观,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再是一个园区了’这是一盘大棋在下啊!

    看到方怡梅有些情况并没有想明自’叶泽涛也想开导她一下’说道:“你并不清楚省里的情况’宁海并不是孙家的势力点’反而还是一种对手的关系’把孙刚放在宁海这是双方达成的一种交换’如果孙刚能够在宁海取得大的政绩这就突显了孙刚的能力说明他并不是靠着家族的力量上位的’这对他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好处。在这件事情上宁海的上层也非常的清楚,但是’他们又不希望孙刚真的就在宁海站稳了脚跟’政绩肯定得给孙刚一些,但是’并不希望给孙刚太大的政绩!’’

    方怡梅还是第一次听到了这样的事情,头脑中早已在研究着叶泽涛所说的这种,想了一阵容才恍然大悟道:“难怪孙家有着那么大的没有太多得到助力,反而要弄一个汽车城那么大的项目过来了’是想用这样的项目来进一步做交换,就是要求宁海看在这项目的面子上给予孙刚更多的支持!”

    “不错’所以,在园区的主任之争上’宁海的上层是决定了的’必须要让给孙刚’表现出一种对孙刚的支持’但是,也仅只是这样的支持而己,交换的条件就是那个汽车城必须到来!”

    方怡梅就笑了起来道:“我明白了’孙家现在是骑虎难下了,如果不让孙刚在宁海杀出一条血路,孙刚的能力就打了问号’他想下一步冲击更高位就失去了可能!”

    叶泽涛也笑道:“说得不错,本来孙家对于孙刚到了草海的事情并没有看成是一件难事’就算有阻力,也没有多少人敢于真的与孙、家作对’但是,现在出了意外了!”

    方怡梅看向叶泽涛,眼睛里面充满了一种爱意,笑道:“谁让他到了草海碰上了你呢!”

    叶泽涛就笑了笑。

    方怡梅就这样爬在叶泽涛的身上想着叶泽涛说的这些内容’她终于明白了叶泽涛让出主任的真正用意。

    “你这主任让出来也并不是损失,省里面需要你在草海阻击孙刚!”

    在方怡梅的那光洁的后背上抚动了一阵’叶泽涛道:“现在孙刚得到了园区主任的位子,下一步就是他们孙家把汽车城搞定的事情了’如果再搞不定,孙刚就有罪受了!”

    “这事应该问题不大吧?”

    “问题到是不大’关键就是需要他们尽快进行,到了汽车城落户了以后’相信省里面又是另外的一个态度了!”

    “我明白了’到时候省里面就会再次表现出两不相帮的情况’那个时候你又会再次成为省里面的大杀器!”

    哈哈一笑,叶泽涛道:“我这个大杀器可不是一般的大杀器,到时真的祭出来时’这杀伤力可就太大了。”

    方怡梅并不理解叶泽涛话中的〖真〗实意义’笑道:“你还真把你看成宝贝了!”

    叶泽涛这时感受到了方怡梅的那丰满身休’下休部位再次有了一些变化。

    想到方怡梅对于自己与温芳的事情都不介意时,对方怡梅就再次产生了一种jī情。

    在方怡梅的耳边小声道:“我的大杀器又来了,准备好了没有?”

    方怡梅明显就感受到了了叶泽涛下休的变化’脸上一红’激āo嗔道:“温芳真是厉害,也不知道她到底教了你一些什么’跟她做过以后’你是越来越坏了!”

    叶泽涛的头脑里面瞬间闪现出了温芳与自己做这事的情况’心中那种yù情也升腾了起来。

    没有再多言’顺势一滑,已是与方怡梅纠缠在了一起。

    这时的孙刚同样在他住的那县委宾馆里面’借口与伍翠苗谈工作,在chuáng上把伍翠苗折腾了一翻。

    看着伍翠苗的身休,孙刚叹了一声’就想到了自己那本被小偷偷走了的笔记本,那可是自己的心血啊!

    把伍翠苗赶走,孙刚就披着一件睡衣坐在椅子上’拿出了一本笔记本开始奋笔疾书着。

    越写越是〖兴〗奋’今天取得了胜利,又与伍翠苗做了那样的事情,孙刚感到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的〖兴〗奋过。

    大量的与伍翠苗在chuáng上做那件事情的经过写在了那本笔记本上。

    好不容易才写完’再看看那笔记本上沾上的一些毛发’孙刚有着一种巨大的满足感。

    电话响起时’孙刚吓了一跳,这才从那有些mí幻xìng的恩维中清醒过来,拿起了手机才发现是自己的父亲打来的电诘。

    孙祥军最近对于孙刚的事情到是非常的关心’打来电话是询问儿子的情况。

    调整了一下心情’孙刚道:“爸,今天我们开了常委会了’我方大胜,你不知道’打得孙泽涛根本没有多少还手之力!”

    孙祥军对于儿子能够在草海县站稳脚跟的事情到是关心’就询问起了孙刚他们在常委会上的事情。

    刚问了几句’还没有听孙刚把情况讲完’可能是突然间又有了什么事情’孙祥军忙着去办事,只好对孙刚道:“小刚’事情要一步一个脚印的做’不能急燥,有一个好的开始是不错的,就这样吧’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你多用点心。”

    听着话筒中孙祥军挂了电话的声音’孙冈对着话筒道:“想把情况说一下都没时间听!”

    他现在多少有些一种表现yù,就想把自己最精彩的事情讲给父亲听’能够得到孙祥军的表扬,他才有着一种更大的满足感。

    孙祥军可能自己都没有想到今天这个电话的重要,如果是认真听完了电话中的内容,以孙祥军的精明,可能就全对于叶泽涛的反常有着一些重视’但是,正好有事’他又忙着去办,搞得他根本就不知道会上有着一些内情’只是知道宁海省委应该压了叶泽涛一下’在这件事情上是自己的儿子取得了胜利。

    孙祥军也明白,现在宁海省里已经把他们要做的事情做好了,就等着自己把项目落实了!

    一边走着,孙祥军也在感叹,那么大的一个项目就放到了宁海!

    要不是为了儿子的发展,自己又怎么可能拿出那么大的利益呢!

    孙祥军现在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别由着儿子的xìng子搞’儿子要去与叶泽涛斗’自己怎么就同意他到了草海了!

    这次的算计上,孙祥军感到自己还是没有考虑得全面。

    还得多huā点心思在儿子的身上才行!

    想到上次到了刘家以后的情况’孙祥军就想到了刘雨江有意把她的干女儿嫁给儿子的事情。

    一想到这事’孙祥军就在皱眉’拿一个干女儿就想顶一个嫡系女儿’这事也亏刘雨江想得出来!

    不过,孙祥军又不得不重视这事,刘雨江的背后有着两股力量’儿媳是郑家的人’代表着郑家的力量,她本人又是韦家的儿媳’代表的是韦家的力量’这两大力量都是孙祥军想拉拢的,这件事情还真是有些头疼。

    只能是再看看了!(未完待续)!。</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秒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