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红色仕途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可以反击了

《红色仕途》 第二百九十五章 可以反击了

下载: 红色仕途TXT下载


    看着汽车城已经在春竹乡园区破土动工的内容,叶泽涛的脸上满是笑容,一个月的沉寂后,由华夏最大汽车制造厂与德国汽车制造厂合资组建的合资大型汽车制造厂终于举行了签字仪式,现在更是开始动工了,华德汽车制造厂是新合资企业的名字,这是近年来国内投资额最大的中外合资汽车项目,注册资金40亿元人民币,双方各占股本50%。

    公司初期投资额70亿元人民币。这一合资项目得到华德两国政府的大力支持。

    听着播音员在电视中的介绍,叶泽涛也在感慨,不要说是孙家吧,那德方对于这次的合作肯定也是极为看好的,这事就不单单是孙家的功劳,说明德国在这件事情上也是下了决心,孙家只是起到了把项目拿到春竹乡的作用而已。

    有了这样的一个项目,从〖中〗央到省里对草海的发展也必将进一步的加强,这对于草海县的经济发展必将带来重大的作用。

    具体的情况叶泽涛不想去了解,这个项目既然签字了,那就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有着德国公司的存在,一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改变。

    那么大的一个项目,大家都不可能拿着开玩笑。

    “是到了出手的时候了!”叶泽涛自语道。

    把孙刚的那本笔记本拿出来,装进一个黑包内,叶泽涛朝着田老头的家里赶去。

    这件事情别人来搞叶泽涛并不放心,还得问一下田老头的意思,这件事情不搞出来就罢了,一搞出来,那可是要命的事情了。

    坐进小车,叶泽涛自己开着向着田老头家赶来。

    半路上叶泽涛再次接到了陈锁源的电话。

    把车找了一个地方停下,接通了电话时,陈锁源有些忧心道:“叶县长汽车项目动工了,孙刚把不少人召集在一起聚合,很嚣张啊!”

    最近不仅是叶系的人,其它的力量也被孙刚打击得厉害,想到孙刚背后有着庞大的力量,大家都不敢去得罪孙刚也就造成了县里没人敢明着与孙刚顶牛的情况。

    陈锁源苦闷道:“叶县长,你得回来稳定一下啊!”

    “有了新的情况?”叶泽涛听得出来陈锁源他们的日子并不太好过。

    “叶县长,有几个人也都摇摆不定了!”“行了,老陈啊,许多事情别被表现的假像míhuò!”

    叶泽涛当然不可能告诉陈锁源自己要开始行动了。

    陈锁源叹了一声道:“叶县长你放心,我陈锁源无论发生了什么情况都跟你走!”

    这个时候他还在表态叶泽涛暗自点头,这陈锁源到是一个不错的人物,叶泽涛更是知道了一个情况,孙刚不知道是学聪明了还是得到了孙祥军的指导,对陈锁源也进行了拉拢,结果这陈锁涛并没有被拉走,能够做到这样,这个陈锁源已是可用的人了。

    就在叶泽涛与陈锁源打电话的时候,这时的孙刚办公室里面,孙刚的对面坐着的是温芳。

    孙刚的目光已在温芳的身上扫视了一阵。

    孙刚的眼神中透着一种极强的yù望。

    “温芳如果到了现在你都还这样我不得不怀疑你的诚意!”孙刚已经无法再忍耐了,盯着温芳沉声说道。

    温芳的心中乱成一团,她明白自己采用着种种的办法把一次次孙刚的进攻挡住,现在孙刚已经失去了耐心了今天就是想逼着自己表态。

    难道真的与孙刚做那么一次?

    这个想法不止一次在温芳的头脑里面闪过,其实自己也并非少女,就算是与孙刚做一次那事也并非就能够损失什么,还可以继续把这关系保持下去,但是,每当冒出了这样的想法,温芳却又知道,假如自己真的这样做了,让叶泽涛知道了的话,那就永远也不可能与叶泽涛有任何的发展。

    汽车厂项目的签字,这使得孙刚的势力发展到了顶峰,面对着这样的局面,孙刚今天已经收拾了两个人,把自己叫到了他的办公室,这是不再打算与自己玩暧昧了。

    孙刚说出了那样的话,就这样紧紧盯住温芳,这段时间孙刚到是活得滋润,有好几个小媳fù被他用强大的权势攻破了心理防线,对于温芳,他就决定强力逼一下。

    “这事,我得再想想。”温芳以退为进道。

    “三天,如果你三天还是这样,你自己考虑后果!”孙刚沉声说道。

    从孙刚的办公室出来,温芳坐进车子半天都没有启动,孙刚现在已经下了最后期限了,自己该怎么做呢?

    陪孙刚一次和拒绝的想法在她的头脑中不断斗争。

    以孙刚现在的情况,在草海县就完全是孙刚的天下,已到了自己必须表态的时候了。

    坐了许久,温芳终于有了决定,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孙刚的电话,对孙刚说道:“孙县长,抱歉了!”

    说完这话,温芳的全身突然间有了一种解放,那种压在心中的巨大力量仿佛已经散去,自己已经做错了许多事情了,这次决不能够再错,得罪了孙刚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最多不过是把自己的位子一撸到底而已。

    叶泽涛难道真的会放任孙刚整自己?

    那就让两个男人好好的斗一场吧!

    紧接着,温芳拨通了方怡梅的电话,约着方怡梅去找一个地方,她决定好好的导方怡梅谈一下了。

    叶泽涛根本就不知道这中间还有这样的事情,打完了电话,叶泽涛继续开车向着田老头的家里赶去。

    到了田老头家里,叶泽涛就看到坐在那里与田老头相谈甚欢的一个熟人。

    “孟叔!”

    叶泽涛喊了一声。

    这人就是上次田老头一起到了草海的那个叫孟民军的人。

    “哈哈,泽涛来了,你孟叔从京里来宁海。”田林喜笑着说道。

    孟民军微笑着上前与叶泽涛握了握手道:“小叶同志,我们又见面了!”“快坐下说话。”田老头笑声很大,显得很是高兴的样子。

    大家坐了下来,孟民军微笑道:“小叶,春竹乡的发展很好啊真是没有想到那样的一个地方都被你们发展了起来,这是一个扶贫工作的典范!”

    “都是大家穷怕了,穷则思变啊!”

    “好一个穷则思变,不错,我们不能够守在贫困的地方发愁而是要积极想办法解决只有具有了主动xìng,贫困的状态才会有一个根本的改变!”

    孟叔到是显得非常的高兴。

    叶泽涛不太好打听孟民军的情况如果不是这次孟民军到来,叶泽涛差点把这样的一个人忘了,只是感觉到他的来头不会太小。

    “泽涛,今天怎么想到来看我了学习不忙?”田林喜问道。

    叶泽涛没有mō清楚孟民军情况前,当然不可能把事情说出来只是笑道:“今天没事,就想着过来看看你。”

    田林喜就笑了笑道:“正好,难得民军也来了,我们一起喝几口。”

    孟民军笑道:“我得先打个电话才行。”

    叶泽涛道:“我去近排一下。”找了借口就走了出去。他不可能去听人们打电话,这礼貌还得讲。

    看到叶泽涛找借口出去,孟民军看向田林喜道:“很不错!”

    田林喜点头道:“最近泽涛很委屈的,有力无处使啊!”

    “项目已经敲定子,他想使力就使力嘛,〖中〗央对那人还是有着一些看法的!”

    田林喜道:“那人极端了一些,他上去了对华夏来说不是福!”

    “这次几方的博弈中他是吃了亏的但是,并没有动摇其根本,最终只是搞了孙林一下,那孙林本身就没有混官场根本无损啊!”

    “那就得在草海做文章了,宁海这些人啊现在也到了要动用泽涛的时候了!”

    两人谈着事情,叶泽涛去厨〖房〗中对负责安排田林喜生活的人们交待了几句,又在外面想了一阵,这才慢慢回到了房间内。

    看到叶泽涛重新进入,田林喜指着孟民军道:“泽涛,我正式给你介绍一下你孟叔,你孟叔现在调任国家预防腐败局任局长。”

    叶泽涛吃惊看向孟民军,心中暗想,自己正想着如何搞孙刚,没想到这里就见到了这样的人物。

    看到叶泽涛那吃惊的表情,孟民军笑道:“怎么了?不认识了?”

    大家就笑了起来。

    田林喜道:“一般的干部听到自己的面前站着的是你这样的官员,双tuǐ都会有些发抖的!“叶泽涛也就是一愣,现在也清醒过来,笑道:“说得不错,这威慑力是极强的!”

    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孟民军道:“刚刚调到新的部门,工作千头万绪的。”

    两人并没有拿叶泽涛当外人,说起话来很是自如。

    田林喜道:“是得寻找一个切入点立立威才行,要不然还真是难开展工作!”

    “可惜孙林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孟民军叹息一声。

    虽然这只是孟民军在田林喜面前无意间的一种感情流lù,叶泽涛却是心中一动。

    他从孟民军的这种情况中有了一个发现,那就是虽然孟民军只是一个国家预防腐败局的局长,他仿佛并不怕孙祥军,还有着一斗的想法。

    田林喜微笑道:“机会总是有的!”

    两人又聊了一些各方面的事情,叶泽涛坐在一旁听着他们的交谈,从中也知道了不少的事情。

    把华夏有关姓孟的人物想了一阵,叶泽涛的眼睛一亮,他突然想到了华夏同样也有着一个孟家,这孟家与刘家相同,却又不同,孟家的老爷子仍然活着,那可是老牌的红sè家族掌门人,在华夏的话语权极重,这个孟民军难道是孟家的子弟?

    有了这样的想法,叶泽涛就进一步观察着孟民军的情况,现在叶泽涛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以前就没有在网上查一下这个孟民军的情况呢。

    既然是这样的情况,叶泽涛的心思就活了,反正这里也有着师傅的存在,到是可以把那东西拿出来了。

    又把整个的情况想了一遍,如果这个姓孟的是孟家的子弟,孟家就决不可能怕孙祥军,听了他们之间的交谈,孟家仿佛与孙家还是对手的情况。

    越想就越感到自己抓住了关键,也许宁海是孟家的地盘也难说,这次孟民军再次到来,是不是表明了孟家在项目搞定了以后又得出手了!

    不管了,许多事情就存在一种搏的情况,这事到是可以趁着这次孟民军的到来好好的搞一下。

    大家在田林喜家到是聊得愉快,孟民军对叶泽涛也同样很有好感,不断拉着叶泽涛交谈,更多的是询问叶泽涛从政方面的见解。

    叶泽涛也打起了精神把自己的各种想法向着孟国军讲述。

    每当叶泽涛讲述中的内容得到了孟民军的肯定时,田老头都会鼻出高兴的样子。

    孟民军的事情毕竟太多,吃完了饭他就匆匆离去。

    送走了孟民在来,田林喜笑道:“你能够与民军搞好关系,对你的发展是很有鼻助的!”

    “师傅,我突然想到了华夏的孟家,孟叔难道是那孟家的子弟?”

    田老头就笑道:“你果然聪明,这样都被你看出来了!”

    “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弟子!”叶泽涛就拍了一下田老头的马屁。

    田林喜笑道:“你小子,既然你猜出来了,那就多少告诉你一点吧,其实呢,孟家与孙家并不对路,两家也在斗着,宁海呢,是属于孟家的地盘!”

    果然是自己猜测的情况!

    叶泽涛微微点了一下头。

    田林喜又说道:“两家一直都有些争斗,正是有了这样的争斗,孙祥军才想到了把儿子放到孟家地盘的事情,在这件事情上是孙家拿到了孟家一个很有发展前途子弟的把柄。孙祥军也知道这样会惹怒孟家,所以就表示会拿出一个大的项目放在宁海,后来孙林的事情发生了,孟家这才有了与孙家交换的筹码,两家在这件事情上是孟家取得了一些胜利,不过,在对待孙刚的事情上,孟家也表示了由下面的人自己争夺的意见,民军到我这里来,当然是有目的的,孟家人虽然不能够出手,但是,也不希望孙刚在宁海把势力发展起来。

    说到这里,田老头很有深意地看着叶泽涛。

    叶泽涛这才多少明白了一些内情。!。</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秒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