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红色仕途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杀人案发生在离水镇

《红色仕途》 第三百一十三章 杀人案发生在离水镇

下载: 红色仕途TXT下载


    叶泽涛并没有把刘雨lù的事情放在心上,反正刘家在叶泽涛的心目中并没有太多的好感,随他们去调查好了。

    又是两天过去了,一个惊人的消息突然传来,这个消息也把叶泽吓得不轻。

    电话是陈锁源打来的,一开口陈锁源就说道:“泽涛,出大事了!”陈锁源的口中说出出了大事,叶泽涛也就不敢小视,忙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草海县刚出了事情,如果再出事情的话,那真是一件要命的事情。

    陈锁源就叹道:“这次搞不好对草海县会产生很大的影响,甚至会影响到市里!”

    叶泽涛并没有出门,这几天就是教室和宿舍,回了草海几天,他得把落下的课程补上,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锁源就说道:“泽涛,是这样的,就在孙刚死了以后,对于杀人的事情大家就有些紧张,不紧张还好,一紧张之下,就发现离水镇最近一段时间失踪了不少的人,有人就捅了出去,网上把这事也炒得厉害,省公安厅正好就在草海县,就派出了人员指导着县里侦破,你不知道,这事不侦破还不知道,一侦破之下,可就出了大事了!”

    叶泽涛这时想到了一个关键,高卫原来就是离水镇的党委〖书〗记,如果是离水镇出了事情,对高卫必然产生影响,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事呢?

    高卫这次是很有可能上位的,至少能够更进一步,如果真是出了事情,问题就决不会小了,也许对高卫的发展都会带来危害!

    “你说详细些。”叶泽涛感到陈锁源所说的大事必然是这方面的内容了。

    陈锁源道:“省公安厅的同志指导下,就发现离水镇一座山上的一个中年人很可疑,他又没有养什么,更没有到山里打猎,不时都会拿骆鸟肉到镇上卖,据说生意还很好,大家都说他卖的那种骆鸟肉味道不错,省厅的人分析了以后,认为他很可疑,就对他进行了监控,真是没想到啊,他竟然是一个杀人犯,把人杀了,那肉就风干了当骆鸟肉去卖!”

    叶泽涛愕然地听着,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情。

    陈锁源道:“县里不少人都吃过骆鸟肉了,谁也不知道自己吃的到底是人肉还是真的骆鸟肉,听到这事,不少人都吐成了一团!唉,大事啊!”

    叶泽涛一想到县里那么多人把人肉当陀鸟肉吃的时候,心中也感到恶心。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当地公安部门的人员就没有察觉?”叶泽涛很是生气了,草海县的公安部门真是成问题,这样大的事情都一点不知道,也不知道国家huā了那么多钱养的是一批什么人了!

    “这事还真是让人疑huò,到是有不少的人报了失踪案,都是无法查出的案子,你也知道,现在公安部门查案子根本就不像以前那么上心,随便查一下无法查出,就放在那里了,反正现在国内这样的事情并不少,除非是上级催得紧了,大家才会下功能夫去查。”

    叶泽涛也知道这情况,现在的许多部门就这样,有好处的事情都挤着上,没好处的事情又有几个人去干,叶泽涛就记得大姐他们家发生过一次偷盗行为,当时大姐一家在自己的父母家吃饭,六点来钟回去时,看到的是后窗的防盗笼被弄开了,急忙开门一看,整个的家里翻得一片混乱,钱被偷了,姐夫多年集娜的几本册子也不见了,当时打了1旧,结果心兑是先报当地的警署,给了警署的电话,姐夫就报到警署时,警署的人给了一句话,说是天晚了,查证工作不太好做,要求他们保护好现场,明天白天再派人去查。

    这事当时就把林飞气得不轻,在电话里面就开骂了,保护好场现,第二天再派人去,这不是坑人吗,最后只好表示这案不报了。

    现状就是这样的,谁也没有办法,可想而知离水镇〖派〗出所的不做为了!

    “死了多少人?”叶泽涛问道。

    陈锁源苦笑道:“草海县真是多事之秋啊,这次初步调查以后,发现那中年人竟然把人的眼珠全都放进了一个大瓶子里面泡酒喝,几十条人命啊!抓到了那人,他还说是为了生活才这样干的!”

    叶泽涛听到这话都感到自己的毛发都竖了起来,这真是一个杀人的魔王了!

    “泽涛,这事侦破以后,省厅也吓得不轻,立即封锁消息,你是知道的,这样的事情又怎么可能封锁得了,现在网上都传开了,唉,又要出大事了!”

    叶泽涛通完了电话,坐在那里也有些懵了,这样的事情自己以前听都没有听过,在国内也不是一件小事了,现在不知道省里面会是多么的震怒!

    叶泽涛立即拨通了高卫的手机。

    他感到这件事情高卫是脱不了干系的。

    高卫接到了叶泽涛的电话,叹了一口气道:“泽涛,哥哥我这次是躺着中枪了!”

    话语中透着一种不安。

    “怎么会这样!”

    高卫道:“我哪知道这事啊,狗曰的刘大根,每次要我面前都把话讲得漂亮,没想到是他捅出了这样的大漏子!”

    刘大根是离水镇〖派〗出所的所长,最近高卫也有意提拨他到县公安局任副局长,算是高卫的铁杆。

    听到这话,叶泽涛就明白了,高卫这次脱不了手了。

    高卫在骂刘大根,叶泽涛却是知道,高卫对刘大根极为信任,算是高卫的铁杆,两人之间的关系很有些像是自己与常明光的关系一样。

    刘大根是肯定要撤职了,到时会不会牵连到高卫呢?

    想到高卫的情况,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是换成其他的没根基人员,立即就得撤职,高卫有后台,应该会好些吧!

    “市委是什么意见?”叶泽涛问道。

    叹了一声,高卫道:“现在还没有消息,据说正在召开紧急会议,我是常务副县长,主管的又是离水镇,更是原来离水镇的〖书〗记,泽涛啊,老哥我这次是要出事了,只能找老头子想想办法了,估计草海县我是呆不下去了!

    听得出来,高卫已经很悲观了,应鼻是从他家老爷子那里知道了一些内情。

    叶泽涛也明白这样的事情对高卫的影响,出了这样的事情,高卫是脱不了手的,同时,就想到了公安局长汪凌松。

    一想到汪凌松,叶泽涛也在苦笑,这个汪凌松同样也要有麻烦了,他这一关也同样过不去了!

    与高卫刚把电话通完,汪凌松的电话也打来了。

    “叶县长,我躺着中枪啊!”

    汪凌松差不多是哭了,声音中透着一种恐惧。

    “怎么叫躺着中枪,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难道就没有责任?”叶泽涛也是生气了,那么多条的人命,这不能用一个不作为来解释了,根本就没有把人民群众的死活放在心上!

    汪凌松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大了,想到的也只能是叶泽涛能够帮到自己,就说道:“叶县长,我并不是推卸责任,我承认我也有工作不到位的地方,只是希望你能帮我说那么几句话了!”

    叶泽涛想到关键的时候汪凌松还是紧定站在自己一方的,就说道:“听候组织的处理吧,过了这事以后再说吧!”汪凌松叹了一声。他明白叶泽涛的意思,在这件事情中,如果自己能够证明没有其它的问题,到时候叶泽涛还是会帮自己的,假如还查出了其它的问题,叶泽涛就决不可能再帮。

    “叶县长,你放心,这事我就属于领导责任,没有其它的问题!”

    汪凌松说道。

    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叶泽涛感到陈锁源的担心并非多余,高卫是肯定要出事了,不仅是高卫的问题,市里的领导们难道就没有人来顶缸一下?

    心中就有些吃惊了,如果在有心人的推动下,许夫杰也许也会出事。

    这事已经不是叶泽涛能够想得明白的事情了,叶泽涛感到这件事情得去找田林喜问问才行。

    出了宿舍,叶泽涛打了一辆的士就朝着田林喜家赶了过去。

    走进了家门,叶泽涛就看到田林喜仿佛正在与谁打着电话,过去坐了下来。

    田林喜的电话也打完了,看到叶泽涛坐下就说道:“我估计你也会过来了,是为了离水镇杀人案吗?”叶泽涛道:“这事牵扯面有些大,我有些想不明白,就来请教一下了!”田林喜就严肃道:“你们草海县是怎么了,有的人说了,草海县的的风水不太好,是陷龙之地,也就是说,外来的强龙到了你们草海县都得陷进去,你看看几个外面进去的人,谁不是陷进去了!”“师傅,你是武侠小说看多了,这个也相信!”叶泽涛苦笑道。

    摇了摇头,田林喜道:“以前我真是不相信,看到了你们草海县的情况,我算是有些相信了,还真是这个样子,只要是外来的人跑进去,无论有多大的来头都得陷进去,来头越大,结果越惨!”

    田林喜那个样子把叶泽涛也逗乐了,笑道:“还是有不少的人钻进去的!”想想出事的几个人,特别是孙刚时,叶泽涛都有些相信了,果然这草海县是有些吓人,什么样的事情都会发生!

    田林喜感叹了一下道:“这次你们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高卫肯定是要承担责任的,他父亲也急了,正在想着办法!”

    “他真的有事?”

    “草海县是呆不了了,现在大家的意思是让他换一个地方,先调到另外一个县去任一个副县长,常务就没有了,过一阵子再恢复吧!”

    果然是上面的人已经达成了一些协议了!

    有一个副省长的父亲果然还是很有用处!

    叶泽涛也感叹着高卫的背景。

    “我感觉着市里也会出事!”叶泽涛说道。

    田林喜微微点头,过了一阵才说道:“宁海省一直都是各家争夺的地方,不要说是你们黑兰市,就算是省里也还是不平静的,你应该看得出来,宁海省并不是杨轩一家独大的局面,大家一直都在寻找着机会渗入宁海,这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于京内的一些人来说,不趁机搅和一下,他们就太笨了!

    叶泽涛就明白了田林喜的话,搞不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以后,对宁海的争夺又将展开,省委的班子都会受到影响也难说。

    不过,叶泽涛还是有些怀疑,问道:“不至于影响到省里吧?”“那种杀人案是一般的案子?”田林喜同了一句。

    叶泽涛就没再多言了,这的确不是那种一般的案子了,通过这种事情,透lù出了宁海的许多问题,精神文明、法制建设,社会稳定,任何一件事情都可能拿来针对省里。

    “好在这些事情都与你没关系,静观其变吧,短期内还有一番争夺!”说到这里,田林喜又说道:“草海县你就暂时别管了,谁来找你说情也别答应,静观其变是最重要的,在没有最终定论前,称什么也别管。”

    叶泽涛想到草海一下子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许多干部心里不安时,心情就沉重起来。

    这会不会对引资的工作也产生影响呢?

    这同样是一个大问题。

    看到叶泽涛心事重重的样子,田林喜微笑道:“你也别想得太多,与发生的事情相比,你就是草海的一个亮点,放心吧,这事对你来说反而是一个机会,我本来都认为你没机会的,现在到是机会来了!”叶泽涛就看向了田林喜,对田林喜的话有些不解了。

    田林喜微笑道:“草海出了那么多的事情,上层这脸面算是被打肿了,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转移视线的东西,你的亮点就是他们需要的,刚才与京内通了电话,就是关于对春竹乡大力宣传的事情,你得做好一些心理的准备,这次对春竹乡的宣传力度会加大!”

    “你说这事是我的机会?”叶泽涛问道。

    “你等着看吧!有些时候人也有着运气的成份在里面!”!。</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秒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