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红色仕途 > 第四百二十章 太猛烈

《红色仕途》 第四百二十章 太猛烈

下载: 红色仕途TXT下载


    一支支香烟抽着,孙祥军的心中如同结了冰。

    随着媒体上对孙林事情的炒作升级,孙祥军已经处于风浪的顶尖。

    现在对于孙林的事情,炒作得更加厉害,这事孙祥军感觉得出来,一定是有着不少的人在暗中操作。

    对于孙林的事情,开始时孙祥军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无论大家怎么整,也不可能把自己带出去,只是尽能的协调方面,希望把这事压下去。

    一想到儿子在草海搞的事情,孙祥军就有些后悔。

    这个叶泽涛真的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

    怎么自己家的人到了草海就要出事情情呢,难道说那叶泽涛是我们老孙家的克星?

    从抽屉里面翻出了一本算命的书,孙祥军对照着上面的内容再次看了一遍。

    孙祥军一直以来都喜欢研究四柱八字这些东西,他感到这里面很多时候都很准。

    “运中元辰啊!”

    看了一阵,孙祥军的脸上透着惊惧。

    运中逢元辰,做事就颠倒不定,身心不安,住不安处的,最特别的是做事犯糊涂。

    想想自己的情况,孙祥军认为自己真的是有些犯糊涂了,怎么就一件件的事情凑到了一起呢?

    “难道就避不了?”

    闭目坐在那里推算了一阵,越是推算就越是感到这次非常危险。

    把秘书叫了进来,孙祥军道:“配车,我要去拜访无尘大师。”

    车子很快备好,孙祥军坐上车子后,就朝着一座郊外的寺庙行去。

    无尘大师是一个很老的人,孙祥军是知道这老和尚的厉害,特别是算命上就非常厉害,不过,这无尘大师一般也并不帮人算命。

    车子开进了寺庙,孙祥军向功德箱里投入了五百元钱,然后就引导着来到了后面的房间里。

    无尘老和尚正在念经。

    木鱼敲得梆梆直响,孙祥军的心情多少也算是清静了一些。

    孙祥军进去后行了一礼,然后就在一个圃团上坐了下来。

    过了很长时间,无尘才把经文诵完。

    “孙书记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大师,我来解huò的。”

    在孙祥军的脸上看了一阵,无尘道:“相由心生,孙书记的情况很不好啊!”

    孙祥军道:“今天翻看相书,结果发现运中元辰,特来询问大师可有破解之策?”

    “一切本无相,心有则相生啊!”

    孙祥军微皱眉头,想不明白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无尘道:“你的心中充满了一种怨气,这股怨气就促成了你的各种妄念,妄念一生,各种的因果就出现了,其实呢,看相算命就是一个小道,如果你的内心定住了本份,外来的影响就无法对你进行改变,一切念想都是由妄念引起的!”

    孙祥军就想到了自从叶泽涛出现时的种种情况,有些心惊道:“会不会是有人克住了?”说这话时竟然想到的是叶泽涛。

    想到叶泽涛时,孙祥军又摇了摇头,叶泽涛那么小的级别,又怎么可能克得住自己,难道是京里面有太多的人要弄倒自己?

    一时之间的那头脑中就乱成了一团,脸sè也更加yīn晴不定了。

    一直看着孙祥军,看到孙祥军脸sè的不断变化,无尘道:“克与不克都是自己的妄念,心有所想,就有所得!每天执着于某一件事情的话,那件事情就必然会影响到你,自已就是佛,你既是佛,你的念头必然就是佛念,你想的事情就必然实现,只是迟点晚点而已,今天你执着于元辰,这元辰自然就找上门来了!”

    说完这些话,无尘老和尚就不再多言,嘴里再次念诵起了《金刚经》。

    房间的里面诵经声持续不绝,孙祥军的头脑里面一片混乱,各种各样的想法都冒了出来,想抛开都无法。

    过了好一阵,孙祥军这才起身向着无尘行了一礼,然后向外走出。

    能抛开吗?

    孙祥军知道自己根本就无法抛开这些事情。

    不来还好,来了之后听了无尘讲的一席话,孙祥军的心就更乱了。

    坐在车上,孙祥军仍然在闭目沉思。

    刚进入办公室时,市委办主任就匆匆进来道:“孙书记,公安局方局长被公安局专案组带走了!”

    “公安部专案组?”孙祥军睁大眼睛看向对方。

    “这事是庞市长接待的,方局长被带走了,还有几个市里的领导!”

    孙祥军就更加震惊了,这样的事情竟然并没有跟自己说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又过了一阵,孙祥老婆打来了电话,电话一通就哭着道:“老孙,小林被公安部的专案组给带走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一切都来得很猛烈,又是完全不让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呢?

    孙祥军有些懵了。

    拨通了庞佑感的电话,孙祥军完全就是怒火万丈,大声道:“庞市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市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都不通知我?”

    庞佑感这时的心情真是不错,得到了叶泽涛提供的那些东西后,他是第一时间就通过京里的人联系上了浩宇书记。

    对于这件事情,浩宇书记非常重视,立即指示公安局要暗查。

    结果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孙林集团的问题太大了,大得浩宇书记都震怒了。

    听到孙祥军发火的声音,庞佑感严肃道:“孙书记,这是上级的行为,我们地方上要做的就是配合。”

    说完这话,庞佑感就把电话挂了。

    拿着话筒,孙祥军满脸都是吃惊的表情,庞佑感从来没有敢在自己的面前是说过那么硬气的话,更是不敢随便挂了自己的电话,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越想就越感到问题的严重。

    拨通了公安局长的电话时,对方只是说公安局长和孙林都存在一些问题,是让他们去配合调查。

    时间的一点点过去,打了几个电话也没有能够搞明白情况。

    孙祥军就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想了一阵,孙祥军还是拨通了老书记付首赫的电话。

    电话通了之后,过了一阵付首赫才说道:“你到京里来一趟吧!”

    并不能够从付首赫的声音中听出特别的地方。

    第二天一早,孙祥军就乘飞机来到了京城。

    赶到了付首赫的家里时,看到的是正在给花浇站水的付首赫。

    孙祥军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一进门就说道:“老书记,你要为我作主啊!”

    转身看向孙祥军,付首赫在孙祥军的脸上看了一阵才惋惜道:“祥军啊,本来呢,我以为你也就是心xiōng肚量差那么一些,做事还是可靠的,没想到啊,你很让我失望!”

    指了指桌子上的那厚厚一叠的材料,付首赫道:“你自己看看吧!”

    孙祥军到了现在也没有弄明白情况,快速拿起了桌上的那叠材料看了起来。

    越看越不安,越看心越冷。

    头上早已是冒着汗水。

    孙祥军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问题会那么的严重,自己的儿子竟然是中南部的一个黑社会类型的头子!

    眼前浮现着儿子的身影,孙林一直以来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听话,那么的讨人喜欢,更是显得是那么的懦弱,可是,他竟然做出了那么多的坏事,还暗中把金陵的许多人拉下了水!

    整个人都差不多瘫倒在了椅子上。

    付首赫这时放下了喷壶,走过来坐在了孙祥军的面前端起水杯抿了一口。

    仿佛是挣扎了一下,孙祥军很是可怜地看着付首赫道:“老书记,我是无辜的啊,你可要为我说话才是!”

    “如果不是看到你在许多事情上不知情,我就不会让你来我这里了!祥军啊,你是高级的领导,管理的是千千万万的人,可是,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呢?你认为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你还能够在现在的位子上工作吗?”

    这句话一说,孙祥军完全失去了力量,他太清楚现在的情况了,儿子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一些人都把目光盯在自己这里,如果中央不处理自己,那可就会捅出去,当然了,中央也不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存在,不拿下自己就算是好的了!

    “祥军啊,工作了那么多年,你也该休息一下了!”付首赫说道。

    这完全就是一种最后的通知了!

    “小林怎么办?”孙祥军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完了,别说保位了,就算是保自己的儿子都存在了问题。

    在孙祥军的脸上看了一阵,付首赫道:“无期吧!”

    孙祥军的脸sèyīn晴不定,知道以孙林的事情,枪毙都是轻的,能有一个无期,这也算是中央看在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面子上了!

    “老书记,我服从组织上的安排!”孙祥军现在才算是完全失去了保位的想法。

    看着孙祥军离去,一个军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道:“首长?”

    摆了摆手,付首赫道:“不必了,他已经想得明白了!”

    坐在车上的孙祥军这次是真的万念惧灰,自己工作和生活中的一幕幕往事浮现在了眼前,整个人都挤在了那椅子当中。!。</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秒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