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二十章 到底谁该停职反省

《上位17k》 第二十章 到底谁该停职反省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啊!”,段泽涛如被雷击了般愣住了,直到李梅的车跑得没了影了还没回过神来,美人垂爱要说他不心动那是假的,可想到和江小雪的三年之约,他的心又有些纠结起来。

    段泽涛不知道自己打了刘大海的事已经在整个古林县掀起了轩然大波,正在开县委常委会的县委书记马福贵和县长刘明正都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

    刘明正接到的是刘毅的电话汇报,刘毅在电话里添油加醋的把责任全推到了段泽涛身上,刘明正觉得这是自己的一个打压马福贵的机会,他和马福贵多年来明争暗斗,却谁也压不倒谁,段泽涛是马福贵的人,处分了他就等于给马福贵填了堵。

    因此他放下电话,立刻在常委会上开始发难:“我刚才听到一个十分骇人听闻的消息,上林乡的副乡长段泽涛把我县优秀企业家刘山彪的儿子刘大海给打了,态度还十分嚣张!一个副乡长居然象地痞流氓一样聚众斗殴,寻衅闹事,同志们啊,这样的行为性质实在太恶劣了!这样的干部是怎么混进来我们的队伍里来的!到底是什么人给他撑腰让他如此目无法纪!我建议常委会讨论一下开除这个嚣张的副乡长公职,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马福贵听到这个消息十分震惊,尤其是这中间还牵扯到古林首富刘山彪,刘山彪,何许人也,古林县城里流传着一句话“山彪一感冒,古林就伤风”,甚至有人说他是古林的“地下县委书记”,马福贵办不了的事找刘山彪可能能办好,马福贵感觉头有些大了,这个段泽涛,还是太年轻了,冲动啊!

    但是段泽涛他肯定是要保的,段泽涛是他提拔起来的,撤了他的职就等于打马福贵自己的脸,更不用说还有张小川的面子在那里,大不了让段泽涛去给刘山彪去认个错,让刘山彪有面子,再给个警告处分也就是了。

    想到这里马福贵端起茶杯不慌不忙地“滋”喝了一口,这时常委们都被这个惊人的消息惊呆了,会场一片寂静,马福贵喝茶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马福贵慢条斯理地瞟了刘明正一眼道:“刘县长刚才也说这件事只是听说嘛,也就是说这件事到底事实如何还没得到最后的证实,我们不能听风就是雨嘛,还没有证实的的事就拿到常委会上来说不太合适吧,再说了,一个副乡长的处分问题需要在常委会上讨论吗?太小题大做了,这件事等了有了明确的调查结果再说,我们继续之前的议题。。。”。

    刘明正也是太心急了考虑不周,反被马福贵抓住了理堵住了嘴,他虽不甘心就此放弃,却也只得先偃旗息鼓等调查结果出来再反击。

    马福贵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小林立刻把段泽涛的事跟他汇报了,马福贵皱着眉头沉思片刻道:“照这么说,事情是刘大海挑起的罗,段泽涛只是自卫,不过再怎么样也不能打人嘛,打的还是刘山彪的儿子,麻烦啊,这个小段还是太年轻了,不够成熟啊,你立刻给范伟打电话,我亲自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范伟此时还在上林乡派出所,原来段泽涛走后候先贵顶住刘毅的压力坚持把刘大海等人带回派出所,他既然把宝押在段泽涛身上,自然要帮段泽涛把整件事是由刘大海挑衅在先,段泽涛被迫自卫的事实坐实了,杜绝刘大海翻供的可能,而做为现场重要人证的范伟因为小林那个电话没敢捏造事实,而是如实讲了当时的情况,并在证词上签了字。

    马福贵从范伟那里弄清了事实真像不由松了口气,毕竟段泽涛如果只是自卫那责任就轻多了,不过他现在又有点担心段泽涛耍“**”脾气不肯向刘山彪低头把事情闹僵了。

    他正想着如何做段泽涛的工作让他和刘山彪和解把这事了了,突然他桌上那部红色的电话剧烈的响了起来,这部电话是上级领导专用的联系电话,打这部电话的肯定是上级的领导。

    电话是张小川打来的,“福贵同志,你们古林县是怎么搞的,我的一个老领导的女儿到上林乡去,居然受到当地恶势力的骚扰,上林乡的段泽涛同志见义勇为险些受伤,而上林乡的乡长居然颠倒黑白说要处分段泽涛同志,我现在很怀疑你们古林县的县委班子能不能控制好古林县的局面。。。”。

    原来李梅担心段泽涛在这件事上吃亏,在路上就立刻给张小川打了电话说了这件事,张小川也吓了一跳,如果李梅在山南出了事,那老领导的怒火足以在山南官场引起一场地震,所以他立刻给马福贵打了电话。

    马福贵接完张小川的电话惊出了一声冷汗,张小川的老领导,那得是多大的官啊,而段泽涛能和张小川老领导的女儿在一起,那他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可笑自己刚才还想做他的工作让他给刘山彪低头认错,自己要真这样做等于就把段泽涛又得罪了,那自己的仕途只怕就到头了。

    马福贵抹了一把冷汗,立刻拨通了县公安局长刘卫国的电话:“卫国啊,最近我们县的治安有些不好啊,上林乡的泽涛乡长吃饭的时候居然受到了围殴,对这样的事件要严厉处置,绝不姑息!”。

    刘卫国之前已经接到了候先贵的电话汇报正左右为难,一边是刘山彪这个地头蛇,一边又是“**”段泽涛这个过江猛龙,哪方他都得罪不起啊,这时接到了马福贵的电话,他虽然没搞清楚段泽涛到底是什么背景居然让马福贵不惜开罪刘山彪为他说话,但很显然马福贵这样做肯定有他的道理,他立刻坚定地回答道:“请福贵书记放心,我一定坚决执行县委的指示,对这件事进行严厉查处!”。

    刘山彪接到电话听说自己的儿子被打了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在古林县居然有人敢打他刘山彪的儿子,那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嘛,而他儿子现在居然还在派出所里蹲着,他立刻给刘卫国打电话,不想平时对他十分恭敬的刘卫国在电话里却是含糊其词,只推说这个案子是县委书记马福贵亲自抓的。

    刘山彪大惑不解,正准备给马福贵打电话,马福贵的电话就来了,“山彪啊,大海那孩子你是要管教一下了,要不然迟早要给你招来祸事啊,象这次他喝醉了酒调戏良家妇女,还险些打伤从上面来挂职的年轻干部段泽涛乡长,这个段泽涛可不是一般人啊,具体是什么关系我不方便跟你说,总之不是你我得罪得起的,这件事我看就让大海在拘留所反省两天,出来再向段乡长认个错,这事就算揭过了。”。

    刘山彪大吃了一惊,也意识到这事不那么简单,但他仍有些不甘心地追问了一句,“那我家大海就这么白被人打了?!”,马福贵感叹道:“山彪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啊,这么说吧,这个段泽涛不仅是我得罪不起,就算是雷专员只怕也。。。”。

    刘山彪听马福贵这么说也就不啃声了,只好吃了这哑巴亏,又打电话去把还蹲在派出所的刘大海臭骂了一顿,要他从看守所出来就老老实实回家呆着不准再出去惹事生非。刘山彪也没提去向段泽涛道歉的事,他实在丢不起这个人,但段泽涛这个名字却从此在他心里挂上了号,被他划入了惹不起的人的行列。

    段泽涛来到办公室,聂倩和方东明立刻围了上来,“头儿,听说你把我们古林‘四大恶少’之一的刘大海给打了啊!头儿威武,我们支持你!”。

    段泽涛皱眉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只是正当防卫而已。”。

    一旁的田贵珍却有些担忧地说道:“刘大海可不是好惹的啊,他老爸刘山彪可是跺跺脚古林就要抖三抖的人物,我还听说刘毅要召开党委会处分段乡长呢,不行,我得去和我家长贵说说让他在党委会上帮段乡长说说话!”,说着站起来就要去找她老公李长贵。

    段泽涛却拦住了田贵珍,“不用了,田大姐,我相信组织会有一个公正的决定,毕竟党委会不是某个人的党委会!”。

    乡政府会议室,刘毅正意得志满地坐在首位,钟汉良到县里去了,今天的党委会由他主持,他故作威严地咳嗽一声,用手中的签字笔轻轻敲打着会议桌,“今天在我们乡里发生一件很严重的事件,段泽涛副乡长把我们县优秀企业家、人大代表刘山彪的儿子刘大海给打了,同时被打的还有县矿业局局长范伟,一个副乡长居然象地痞流氓一样聚众斗殴,实在是太耸人听闻了,我提议,让段泽涛立刻停职反省,等候下一步的处分!”。

    虽然除了组织委员夏林菊是和刘毅穿一条裤子的外其他几名党委委员都有些同情段泽涛,但他们都清楚刘山彪在古林县的能量,只好保持沉默,只有副书记李长贵因为田贵珍的关系提出了异议,“钟书记不在家,是不是等他回来再做决定啊?”,其他几个党委委员也纷纷点头附和。

    刘毅好不容易逮到这个可以打倒段泽涛的机会又岂会轻易放弃,他十分强硬的反驳道:“钟书记不在家,难道乡里的工作就不开展了吗?这件事我已经跟刘县长做了汇报,刘县长指示此事一定要严厉查处,绝不姑息!”。

    其他几个党委委员见刘毅抬出了刘明正就都不好再反对了,刘毅正准备强行通过让段泽涛停职反省的决议,突然段泽涛推开会议室的大门走了进来。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