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看病难

《上位17k》 第一百四十五章 看病难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送走几位银行行长。段泽涛刚准备叫上张新贤到新开发区的几个拟选地址去看一下。突然接到姐姐段小燕的电话。说母亲张桂花病了。却死活不肯去看病。让段泽涛赶紧回家一趟。做做母亲的工作。

    段泽涛一下子蒙了。眼泪唰地就下來了。说起來自己真是不孝。到兴华县快一个月了居然沒回一次家看母亲。他当即回县委招待所叫上了江小雪开了车就往家赶。

    江小雪对第一次回段泽涛家见婆婆心里很是有些揣揣的。段泽涛安慰她道:“你担心什么啊。我妈那是世界上最慈祥的妈妈。见到你不知道欢喜成什么样呢。沒准一高兴病就好了也不一定。”。江小雪娇嗔道:“好啊。原來你把我当成治病的药了啊。不过。如果你妈的病能真的好起來。我也很高兴的。对了。你说。我见了你妈该叫她什么啊。”。

    “这还用问啊。当然是叫妈啊。”。

    “那不太好吧。我还沒嫁给你呢。还是叫伯母比较好。”。

    “难道你这辈子你还准备嫁给别人啊。”。段泽涛暴汗道。

    “那可不一定。如果你表现不好。我就嫁给别人了。”。

    下了车。段泽涛三步并做两步冲进母亲的卧房。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中药味。只见母亲正躺在床上不停的咳嗽。脸颊比起过年时有些消瘦。脸色也有些惨白。姐姐段小燕正在一旁劝说她去医院看病。母亲也不说话。只是倔犟地摇头。

    段泽涛心里猛地一抽。眼泪又下來了。走到母亲床前蹲下來哽咽道:“妈。小涛不孝。让你老人家受苦了。……”。

    张桂花见到儿子到來。脸上一喜。挣扎着要坐起來。段泽涛连忙上前把她扶起。又抽了一个枕头给她垫在背后。让她靠得舒服些。张桂花慈祥地抚摸着段泽涛的头笑道:“小涛回來了啊。妈沒事。你工作要紧。别挂记妈。妈这是老毛病了。吃几副中药。熬两天就好了。”。

    突然张桂花眼睛一亮。指着段泽涛身后面带微笑俏生生站在那里的江小雪惊喜道:“小涛。这位姑娘是。……”。段泽涛连忙把有些害羞的江小雪拉了过來介绍道:“妈。她是我的女朋友。叫江小雪……”。

    江小雪也放开了。上前亲热地握住张桂花的手。脆生生地叫了声“妈。”。张桂花脸上笑开了花。忙不迭地应道:“诶。诶。这闺女长得真俊啊。跟年画里走出來的美人似的……”。

    一旁的段小燕也高兴地插嘴道:“小涛。你可真有福气啊。找了这么漂亮的媳妇。这下咱妈可就放心了。就等着抱孙子了……”。

    张桂花感觉浑身的病都轻了几分。竟要挣扎着起來做饭招待江小雪。段泽涛急了。忙道:“妈。我们都不饿。你这病这么熬着可不行。我这次來。就是接你去县里看病的。……”。

    张桂花属于思想比较传统的农村妇女。又特别固执。执拗地摇摇头道:“我不去。这么多年都过來了。吃两副中药就好了。去医院那是浪费钱呢……”。

    任凭段泽涛如何劝说。张桂花就是不肯去医院看病。段泽涛急得直跳脚。江小雪推了他一把。笑道:“泽涛。你和姐先出去。我來做做咱妈的工作!”。

    段泽涛只得和段小燕到外面去等。焦急地來回踱着步。不一会儿却见江小雪搀扶着母亲从卧房里走了出來。段泽涛惊喜地迎了上去。从另一侧将母亲扶住。给了江小雪一个询问的眼神。江小雪笑着点了点头。表示已经做通了张桂花的工作。

    将张桂花扶上车。段泽涛好奇地小声向江小雪问道:“小雪。你和咱妈说了什么啊。她怎么这么快就同意去医院看病了呢。……”。

    江小雪神秘地笑笑道:“这是我和咱妈的秘密。不能告诉你。”。段泽涛被噎得直翻白眼。记挂着母亲的病情。也就不再追问。开了车就向县人民医院疾驰而去。

    到了县人民医院。看病的人很多。挂号的窗口前都排起了长龙。段泽涛就让江小雪和姐姐段小燕陪着母亲先在门诊大厅里的椅子上坐着等候。自己去排队挂号。

    挂号的队伍移动得很慢。却见不时有人直接插到窗口前面去挂号。排队的群众骂声一片。那挂号窗口的一名年轻护士却仿佛沒听见一样。反而和那插队的人谈笑风生。优先帮他挂了号。前面的一位老大爷劝队伍中那些愤愤不平的群众道:“你们闹也沒用。人家都是关系户。老老实实排队吧。”。

    段泽涛虽然有些恼火。却也不好为这样的小事发作。想着事后再找下卫生局长好好整顿一下这股歪风。好不容易快轮到段泽涛了。却见那挂号窗口的年轻护士喊了一声:“我要下班了。接班的护士还沒來。你们到另外的窗口去排吧。”。排队的群众齐声怒骂起來。那护士却“唰”地一下关闭了挂号窗口。

    排队的群众只好一边抱怨着一边无奈地到另一个挂号窗口去重新排队。段泽涛也十分恼火。正寻思是不是要去找这家医院的院长质问一下。突然大门口抬进來一个浑身是血一动不动的中年男子。显然是受了重伤。一旁一个中年农村妇女痛哭流涕。焦急地大喊着:“医生。快救人啊。我老公被车给撞了。肇事的司机跑了。……”。

    很快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的中年医生带着几个护士匆匆从值班室走了出來。稍稍察看了那重伤的中年男子的伤情。对一旁的中年农村妇女道:“伤情十分危急。随时有生命危险。需要马上手术。你快去交费吧。”。

    那中年农村妇女“扑通”一声跪倒在那中年医生面前。哭诉道:“医生。我们出來得急。沒有带钱。你能不能先动手术救人。我回去把家里养的两头猪卖了就來交钱。”。

    那中年医生摇摇头道:“不行。我们医院有规定。动手术必须先交钱。我也沒办法。”。那中年农村妇女一边磕头一边苦苦哀求。一旁围观的群众也纷纷帮那妇女说好话。但中年医生却始终不为所动。冷冷地道:“不交钱我就沒法动手术。再说你老公这伤情沒有十几万根本治不好。你卖两头猪顶什么用。。”。说着竟要就此转身离开。

    段泽涛再也忍不住了。冲到那中年医生面前怒斥道:“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你见死不救。你对得起你身上这身白大褂吗。。”。那中年医生瞟了段泽涛一眼。冷笑道:“动手术必须先交钱。这是医院的规定。我替他动了手术。说不定还得挨批评。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们这是什么狗屁规定。叫你们院长來。”。段泽涛更火了。

    那医生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不屑道:“切。院长是你要见就能见的吗。再说院长來了也是一样。动手术必须先交钱。这是院党委讨论通过的规定。你要真想当活雷锋。就替他把钱交了呗。”。

    救人要紧。段泽涛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急道:“好。钱我替他交了。你马上手术。”,说着带着那千恩万谢的中年农村妇女來到交费窗口。排队的群众纷纷给他们让路。段泽涛拿出信用卡递了过去。焦急道:“快。快。救人要紧。”。

    那交费窗口的护士瞟了他一眼。沒好气道:“催什么催啊。赶着去投胎啊。不许插队。排队去。”。

    段泽涛怒火中烧。猛地一拳将那收费窗口的玻璃打得粉碎。咬牙切齿道:“刚才那些人插队怎么不见你这么说。。你到底给不给交费。。”。

    那护士吓得惊叫一声。见段泽涛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倒是不敢再继续刁难。乖乖地办了交费手续。段泽涛将交费单交给那中年农村妇女。让她赶紧交给那中年医生让他立刻手术。

    江小雪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跑了过來。惊呼道:“啊。泽涛。你的手流血了。”。段泽涛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在打破玻璃窗口的时候被划伤了。正在流血。段泽涛将手上的玻璃碎屑拔掉。摇摇头道:“沒事。你还是去陪着妈妈好了。”。又拿出手机开始给方东民打电话。

    “东民。立刻给卫生局的局长和县人民医院的院长打电话。限他们十五分钟内赶到县人民医院的门诊大厅來。我在这里等他们。”。段泽涛十分严厉道。挂了电话。段泽涛又重新跑到挂号窗口继续排队。

    县人民医院的院长刘章景接到方东民的电话。说县委书记段泽涛在门诊大厅等他。吓得屁股尿流。火急火燎地赶到门诊大厅。却沒见到有什么特别的人。他又沒见过段泽涛。不知道他长的什么样子。只得大声在大厅里喊起來:“哪位是段书记。。”。

    就听收费窗口排队的人群中传來一个冷冷的声音:“我在这里。”。。。。。。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