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身世现

《上位17k》 第一百六十八章 身世现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酒桌上段泽涛几次想套方离的话。方离却总是打着哈哈敷衍过去了。“喝酒。喝酒。今天什么别的话都不谈。到时候你自然就明白了。”。

    要说军人喝酒就是厉害。两人先是小杯换大杯。最后干脆用碗搞了。幸好段泽涛酒量不错。才沒被方离当场灌趴下。部队里向來是以酒品看人品。方离看段泽涛是越看越顺眼了。最后也不叫官职了。直接以兄弟相称。

    “泽涛。我比你年长几岁。就厚颜做你的大哥了。以后有哪个不开眼的敢欺负你。你言语一声。我直接带兵去灭了他。你啥时候有空就到你方哥这里來。我给你弄张通行证。以后这里你可以自由进出。下次來我带你到飞牛山上打猎去。上次我们打了一头四百斤重的大野猪。好家伙。长得跟头牛似的。我一枪就给撂倒了……”,方离喷着酒气拍着胸脯道。

    这顿酒喝得极畅快。段泽涛也有七、八分醉意了。虽然心中还有诸多疑问。但能交到方离这样性情相投的朋友也算不虚此行了。因为还要赶回兴华。段泽涛和方离约好下次再聚。就告辞先回兴华去了。

    方离送走段泽涛立刻快步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拿起桌上的红色保密专线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有些激动地说道:“首长。你让我找的人有眉目了。和您长得太像了。我第一眼看到他差点吓一跳。籍贯和家庭情况也都很吻合。我估摸着沒有十足把握。起码也有六、七成……”。

    电话那头是一位五十來岁身穿中将军服的老人。眉宇间确实与段泽涛极为相似。他听到方离的汇报。显得十分激动。虽然语调还是十分平稳。但那微微颤抖着的拿话筒的手却出卖了他的心情。“小方。辛苦你了。我这就立刻启程前往兴宁市。老爷子年纪大了。这事沒有最后确定前还不宜告诉他……”。

    这名老人名叫肖克敌。他口中的老爷子则是华夏国声名赫赫的开国大将肖明。历史上著名的“江南起义”的发起者和指挥者。而段泽涛的家乡兴华正是“江南起义”的发源地。肖明共有三子一女。肖克敌是他的长子。

    但为外界所不知的是其实在肖克敌之前。肖明还生有一子。但因为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肖明带着部队要转移。带着一个老是哇哇大哭的婴儿很可能会让部队暴露。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肖明的夫人蔡水莲只得忍痛趁着深夜将儿子放在当地一个老乡的门前。因为怕给老乡带來不必要的麻烦。蔡水莲沒有在包裹中留下说明孩子身份的字条。只是留下了一块玉佩。以便今后有机会相认。

    革命胜利后。肖明及蔡水莲都曾多次悄悄到兴华寻找遗失的儿子。但那个当时放孩子的山村在一次山洪爆发中已经完全消失了。据说有部分幸存的村民迁移到别的村子去了。但因为当时户籍管理比较混乱。完全沒办法查找线索了。而因为肖明的敏感身份。也无法大张旗鼓地公开寻找。

    蔡水莲寻儿未果。回來后思郁成疾。得了一场大病。不久就撒手西去了。弥留之际仍念念不忘遗失的儿子。口里总念叨着对不起这个儿子。特意把当时正在外执行任务的肖克敌叫了回來。把这个惊天秘密告诉了他。并叮嘱他一定要继续寻找他的哥哥和他哥哥的后人。

    肖克敌对母亲最是孝顺。对母亲的遗愿自不敢怠慢。将自己的心腹部下方离派往了兴宁任军分区司令。暗中却带着寻找肖家后人的使命。所以这才有了方离在常委会上第一次见到段泽涛先是一愣。继而一直盯着他看的一幕。方离凭自己的直觉断定段泽涛就是肖克敌的哥哥的后人。所以才会一反常态在常委会上站出來力挺段泽涛。

    段泽涛并不知道一个关于自己身世的惊天秘密正在揭开。他仍然如平常一样忙碌地工作着。肖克敌在次日就坐飞机悄然赶到了兴宁市。在方离的带领下。他在暗处悄悄地见到了段泽涛。几乎是第一眼。他就断定段泽涛就是自己哥哥的后人。激动得难以自抑。恨不得马上冲出去与他相认。

    但肖克敌终究是长期身居高位的人。自不可能象个毛头小伙子一样冲动。他安排方离想办法取得了段泽涛的DNa样本。然后和自己的DNa样本一起秘密送去专门机构进行DNa比对。自己则乔装打扮一直在暗处观察段泽涛。

    几天观察下來。肖克敌是心怀大慰。自己这个还未相认的侄儿当真是人中之龙。各方面表现都十分优秀。在老百姓中的声望也极高。看來肖家后继有人了。

    肖家子嗣算是十分兴旺的。第二代中除了肖克敌外。还有肖克鞑、肖克虏两子及最小的女儿肖敏。第三代则有子女十几人。但都难免地染上了“红三代”骄横、眼高手低的毛病。缺乏真正的可造栋梁之才。以致肖家的势力越來越弱。如今老爷子肖明还健在。肖家也就还能勉强支撑。一旦肖明百年之后。肖家必定会被排挤出一线的红色家族之外。对于这一点。肖明和如今肖家的顶梁柱肖克敌都十分的心忧。

    而段泽涛完全沒有依靠外力的支持。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县级市市委书记。如果再通过肖氏家族的资源帮助。假以时日。必可挑起肖家的大梁。肖克敌欣喜若狂。简直睡觉都会笑醒过來。现在只等DNa比对的最后结果下來。就可以对段泽涛挑明这层窗户纸了。

    DNa鉴定结果出來了。沒有任何悬念。段泽涛和肖克敌的DNa相似度极高。两人有亲近的血缘关系。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題。就是如何让段泽涛接受这个突如其來的消息。毕竟任何一个人。突然跑出一个叔叔來认亲从情感上肯定是难以接受的。即便是这个叔叔可以在仕途上给他带來难以估量的好处。

    肖克敌立刻把消息向在北京的肖明做了汇报。肖明得知自己遗失多年的儿子还有后人在世时激动得老泪纵横。当即就要亲自赶往兴华。肖克敌考虑到父亲年事已高。经不起路途颠簸。而且做为共和国硕果仅存的几位大将。肖明如果出行。必定会引起中央震动。就苦苦劝说。答应不久就带着段泽涛和他的家人到北京來拜见肖明。肖明这才做罢。

    段泽涛接到方离电话。说要约他到飞牛山去打猎。段泽涛这几天事情很多。本想推辞。但电话里方离的语气很急。还说有重要事情和他商量。段泽涛只好把手头的工作交给楚链处理。自己匆匆赶到了兴宁市。

    一见到方离。方离就一脸神神秘秘的样子。把他往办公室里推。一进办公室。段泽涛就看到了肖克敌。一下子愣住了。肖克敌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老年版的段泽涛。段泽涛只觉脑袋轰地一响。整个人傻掉了。他隐约也猜到了事情的真相。而方离的种种怪异表现也有了解释。

    段泽涛听母亲张桂花提过。说听早已过世的爷爷无意中说起。父亲并不是他亲生的。而是捡來的。而自己身上一直贴身戴着的那块玉佩也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现如今一切都似乎有了答案。

    段泽涛直愣愣地木立在那里。一时难以接受眼前这个事实。方离在旁边推了他一把。介绍道:“泽涛。这位肖克敌首长是你的亲叔叔。你是肖明大将的亲孙子。……”。

    肖克敌含泪微笑着看着段泽涛。点了点头道:“你很不错。老大泉下有知。有你这样优秀的儿子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段泽涛的父亲去世得早。他从小就缺乏父爱。所以从他看到肖克敌第一眼。就有一种难以言表的亲近感。此时听到肖克敌这么一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嚎啕大哭起來。

    肖克敌主动走了过來。将段泽涛搂到自己的怀里。动情地说道:“好孩子。哭吧。痛快地哭出來。老大走得早。这些年。苦了你母亲和你这可怜的孩子了。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我都了解了。沒有辱沒我们肖家的名声。你在燕京还有爷爷。还有许多亲人。处理完这里的事。你就和我去燕京见他们吧……”。

    方离知道两人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悄悄地把门带上退了出去。段泽涛的情绪也慢慢平复下來。肖克敌把当年肖明迫不得已将段泽涛的父亲留在兴华。后來几度寻找未果的情况跟段泽涛说了。段泽涛也表示理解。毕竟在那个战争年代。这样的故事也很多。

    “你带我到你家里去吧。我要去拜见老嫂子。也要到我那苦命的大哥坟前去上一柱香。你奶奶临去世前一直念叨着这事呢……”,肖克敌抹着眼泪哽咽着道。

    段泽涛又犯了难。母亲身体不太好。一下子听说这事还不知能不能接受得了呢……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