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比车牌

《上位17k》 第一百七十五章 比车牌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段泽涛的感情劫算是暂时躲过去了。母亲张桂花最信江小雪的话。由江小雪去做工作是再好不过了。虽然这样做对江小雪很不公平。甚至有些残酷。但段泽涛也只能当一回缩头乌龟了。

    接下來几天。肖老爷子天天带着段泽涛四处拜会老战友、老部下。这就等于是把段泽涛做为肖家未來的接班人非正式地介绍给自己的老战友、老部下。要以自己的人脉资源为段泽涛的未來铺路了。

    而段泽涛也表现出与他年纪不符的成熟稳重。即便是在这些威震华夏的大人物面前也沒有如一般人那样惊惶失措。诚惶诚恐。而是不卑不亢。谦逊有礼。很快赢得了这些曾手握重权至今仍对华夏政坛有着强大影响力的老人们的好感和赞赏。纷纷向肖老爷子道贺。恭喜肖家出了匹千里驹。后继有人。兴盛在望。

    肖老爷子也是甘之若饴地接受着众人的恭维。言语中暗示众人要对段泽涛多多携。老人们自是满口答应。唯一让段泽涛有些头疼的是。肖老爷子似乎下象棋上了瘾。每次和人谈完话。就会拉住对方下象棋。这就苦了段泽涛。只得一次又一次地充当“救火队员”。幸好他的象棋功底颇为深厚。虽不敢说有国手级别的水准。应付肖老爷子这样的“臭棋篓子”还是绰绰有余的。每次都能让肖老爷子打和或艰难小胜。落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好不容易來趟燕京。自然要带母亲和姐姐到燕京四处去逛逛。看看故宫。游游长城。到**前合个影。上恭王府去沾沾“福”气。本來肖老爷子说要安排自己的京V红旗专车带他们去。但段泽涛觉得那样实在太招摇了。就找朱飞扬借了辆普通牌照的奥迪车。也沒用司机。自己开着车带着母亲和姐姐四处逛。

    燕京人都说。到长城是看大气。到故宫是看王气。到恭王府看的是福气。到了燕京这三个地方是必去的。母亲张桂花和姐姐段小燕都是第一次來燕京。故宫的恢弘大气让她们象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惊叹不已。而段泽涛最感兴趣的则是恭王府。

    恭王府是和珅的故居。历史上对和珅的评价就是三个字“大贪官”。但事实上和珅可以说是官场上的一个传奇。自幼清贫、发奋苦读、幸识君王、连升三级、侍君如父、位极人臣、左右逢源。而他也绝不像《铁齿铜牙纪晓岚》里王刚演的那样是个只知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弄臣。相反他是极其精明干练的。才会得到“千古一帝”乾隆爷的如此宠爱。

    恭王府素有“万福园”的美誉。什么蝠池、蝠厅、福字碑。特别康熙爷写下的那个巨大的“福”字碑。笔力遒劲。气势不凡。不少游客不顾禁止触碰的规定。跨过围挡上前抚摸以沾“福气”。张桂花和段小燕也兴高采烈地挤到人群中沾福气去了。

    段泽涛远远地站在人群外。看着众人争先恐后地沾“福气”。心中感叹不已。事实上有几人真正理解了这“福”字的含义呢。“福”字一拆开。就是“一口田衣”。意思是能有口饭吃。有田种。有衣穿这就是福了。这就是说做人要知足才是福。但又有几人能做到呢。就拿位极人臣富可敌国的和珅來说吧。他的败亡绝不仅是因为他的贪。更是因为他的不知足。才会招來嘉庆的猜忌。引來杀身大祸。

    联想到自己身上。自己是不是也太不知足了呢。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县级市委书记。地级市委常委。更拥有巨额的惊人财富。众多绝色美女相伴。想到这里。段泽涛也不禁暗暗警醒自己。不能过于张扬。要知进退。韬光养晦。

    第二天。段泽涛准备带着母亲和姐姐去爬长城。不到长城非好汉。自己最近天天做小脚媳妇。去长城上舒展下胸怀也好。段泽涛一边开车一边想着。前面是个十字路口。正好是绿灯。段泽涛还是习惯性地稍稍减了点速度。突然垂直方向一辆挂着军B牌照的兰博基尼闯过红灯疾驰而來。段泽涛赶紧猛踩一脚刹车。但车子还是一下子和那突然猛冲出來的兰博基尼撞到了一起。两辆车的车头都塌陷了下去了。

    幸好段泽涛当时车速不是很快。刹车也踩得及时。倒沒什么大事。只是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母亲张桂花头撞了一下。出了一点点血。段泽涛连忙打开车内的杂物箱。翻找看有沒有创可贴给母亲贴上止下血。

    这时从兰博基尼的车上下來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留着一个象贝克汉姆一样的莫西干发型的年轻男子。嘴里骂骂咧咧地走了过來。“小子。你会不会开车啊。把你杨爷的兰博基尼撞坏了。你赔得起吗。你。”。末了还狠狠地在段泽涛已经塌陷下去的车头上踹了一脚。

    这次车祸完全是因为对方闯红灯引起的。还造成了段泽涛母亲张桂花头部撞伤。对方不但不认错还态度如此嚣张。这要是在以前段泽涛早下了车老大一耳光子削过去了。但自从这次从恭王府回來后。他比以前低调了很多。给母亲贴好创可贴后他让母亲和姐姐在车上等不用下來。这才慢悠悠地从车上下來。淡淡地说了句。“报警处理吧。”。

    那“莫西干”头青年差点笑喷了。报警。。有交警敢管自己的事吗。他正好闲得蛋疼。就决定消遣消遣这个傻不拉叽的小子。撇了撇嘴道:“那好吧。报警处理。”。

    其实不用段泽涛报警。他们的车祸已经造成了路段的交通堵塞。华夏人最爱看热闹。特别是肇事车又是一台挂军牌的兰博基尼。现场早被看热闹的人群给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來。不过围观的群众都一致不看好段泽涛。那“莫西干”头青年能开这么好的车挂的又是军B牌照。一看就是京里的“红三代”。段泽涛和他斗不是鸡蛋碰石头嘛。也有好心的市民劝段泽涛认倒霉算了。等交警來了他更讨不着好。

    在燕京当交警首先要学会一项特别技能。就是会认车牌。特别是会认特种车牌。否则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得罪自己惹不起的大人物。搞不好连警服都得脱了。所以闻讯赶來的交警一看到事故现场的那辆军B牌照兰博基尼就头大了。象这种豪车挂军牌的百分百是京里的“红三代”。最不好处理就是这种人。蛮不讲理不说。弄不好还会揍人。被这种人打了可就白打了。想找个地方说理都沒地去。

    所以那领头的交警几乎沒有做什么调查。就做出了决定。事故责任在段泽涛。那军牌兰博基尼沒有责任。由段泽涛赔偿损失。谁知那“莫西干”头青年还不肯罢休。不依不饶道:“我正在执行重要军务。这小子妨碍了我执行军务。你得把他的车扣起來。把他人先拘留起來。等候处理。”。

    那交警犹豫了一下。但想到那“莫西干”头青年的可怕背景。咬咬牙就开始打电话调拖车來准备把段泽涛的车扣走。

    整个过程段泽涛在旁边一句话都沒说。他已经出离愤怒了。这些天他一直压抑着自己。心里反而有些迷茫。因为这大大地违反了他的本性。他的性格里本身就有十分激进的一面。这下子彻底迸发出來。决定还是做回自己。笑着说了句。“是要比车牌是吗。”。就不再分辩。拿出手机先打了朱飞扬的电话。“飞扬。借你的车还不了了。交警要把车扣走了。”。接着简略把事情的经过说了。

    朱飞扬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听段泽涛讲完事情原委。怒极反笑道:“哟嗬。还有人要跟哥们比车牌啊。涛哥。你等着。我马上來。”。问明了地点就开着自己那辆军a牌的加长悍马赶了过來。段泽涛挂了朱飞扬的电话。又给肖老爷子的卫士长打了个电话。让他派车先把母亲和姐姐接回去。卫士长知道如今段泽涛在肖老爷子心中的地位。立刻亲自开着那辆京V牌的红旗轿车也赶了过來。

    那“莫西干”头青年听段泽涛打电话。知道他连车都是借别人的。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道:“切。沒钱学人家开什么车啊。正好。等借你车那主來了。老子一起收拾了。”。

    那交警知道这事沒法善了了。他也是有些见识的。见段泽涛明知对方开的是军牌车还如此镇定自若。心里就有些打鼓。只得先将围观的群众劝散了。又将车辆疏导开。交通总算恢复了正常。只是停在路中央的那辆军牌兰博基尼太打眼了。仍有不少市民停留在人行道边远远地观看。

    这时只见朱飞扬开着他那辆军a牌加长悍马飞驰而來。到了现场也不停车。对准那辆兰博基尼狠狠地撞了上去。要说悍马的撞击能力还真沒得说。这一撞之下。那辆兰博基尼立时又凹陷下去了不少。估计只能报废了。

    几乎与此同时。一辆京V牌的红旗轿车也疾驰而來。在段泽涛的面前停了下來……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