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上位17k》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那“莫西干”头青年和那交警早已惊得目瞪口呆。军a牌照是中央军委和总参的专用号段。京V牌照特别是京V02打头的牌照更是中央警备局的专用号段。一般是中央领导人乘坐的车才能挂。国庆阅兵时一号首长乘坐的就是京V牌照的阅兵车。可以算是华夏国最牛叉的车牌。你说他们如何能不惊恐万分。

    朱飞扬又接着开着悍马再撞了几次。直到把那兰博基尼真的完全撞成了一团废铁。才一脸嚣张地从车上下來准备找那莫西干头车主麻烦。一看原來认识。此人与段泽涛也有些渊源。只是俩人沒有见过面。你道那人是谁。却是孙妙可的那位前任“红三代男朋友”。。。杨子河!

    杨子河一见这两辆挂着牛叉车牌的特种车就暗道坏事了。待看清从车上下來的是朱飞扬。心里更是咯噔一下。麻烦大了。若是别人还好办。托托关系总能说得上话。唯独朱飞扬这混世魔王向來谁的面子都不卖。上次因为孙妙可的事两人就闹得不愉快。虽然自己最后迫不得已让了步。但梁子却仍然结下了。今天这事又是自己理亏在先。朱飞扬肯定会借題发挥。得理不饶人。

    朱飞扬一看是杨子河就乐了。这可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段泽涛抢了杨子河的女朋友。今天又撞了这杨子河的车。看來两人当真是前世有仇啊。

    杨子河硬着头皮。苦着脸向朱飞扬陪着笑脸道:“原來是飞扬哥啊。误会。误会。今天这事是我不对。我向飞扬哥赔罪。你的修车费用全部由我负责。”。

    朱飞扬撇撇嘴道:“怎么着。我朱飞扬像是连车都修不起的人吗。再说今天你得罪的人不是我。是我兄弟。你得向他道歉。”。杨子河只得又转头对段泽涛满脸堆笑道:“这位兄弟不知如何称呼。今天对不起了。我向你赔礼道歉。你的所有损失由我全赔。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如何。”。

    段泽涛冷冷地道:“车牌的作用只是证明车的身份。而不是用來践踏别人的尊严。任何人都不能漠视生命。你闯红灯就是漠视他人也是漠视自己的生命。希望你吸取教训。下次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杨子河心里很不以为然。嘴里却忙不迭地答应道:“你说得对。你说得对。我以后一定改。”。

    朱飞扬见杨子河态度不错。就用手指对他点了点道:“算你小子识趣。反正我也把你的车给撞成废铁了。我的车的修理费我会寄账单给你的。”。说完又把手搭在段泽涛的肩膀上。笑道:“涛哥。咱们走吧。你要游燕京得找我啊。我外号就叫“燕京活地图”啊。”。说着拉起段泽涛就往前走。朱飞扬其实也是怕这俩个沒对过眼的情敌再扯下去露了陷死掐起來。

    本來杨子河一直满脸笑容。听到朱飞扬叫出段泽涛的名字。脸色一下子变了。眼中露出怨毒的目光。沒能占有孙妙可一直是他最大的遗憾。后來迫于朱飞扬的压力不得不暂时放手。其实心里却并不死心。找人暗中调查。却发现朱飞扬和孙妙可并沒有任何关系。真正有关系的是一个和朱飞扬关系很好名叫段泽涛的男子。

    眼见夺自己所爱的人就在眼前。杨子河一下子无名火起。恶从胆边生。在段泽涛身后冷笑道:“原來你就是那个段泽涛啊。怎么你有收旧货的习惯吗。孙妙可这样我用得不要了的烂货你却当成宝贝一样收起來。这品味也太次了一点吧。”。

    段泽涛一听。猛地站住了。面色一冷。眼中闪过一道寒芒。一旁的朱飞扬暗道一声不好。正要阻拦。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段泽涛身影一闪直接一个后鞭腿抽在杨子河脸上。正抽了个结实。杨子河脸上立刻开了花。人也被抽翻在地。

    那杨子河倒是有几分硬气。吐了口带血的唾沫。捂住肿了半边鲜血直流的脸兀自大骂不已:“有种你今天就弄死我啊。你今天不弄死我。我总有一天要弄死你。”。

    段泽涛向前迈了一步。朱飞扬连忙把他死死拉住。在他耳边小声道:“涛哥。教训一下就行了。他老爸下届铁定要进政治局常委的。真要把这小子给打坏了会很麻烦。”。段泽涛点点头道:“我有分寸的。你先放开我。我有几句话要和他说。”。朱飞扬这才放了手。

    段泽涛面若寒霜地死死盯住杨子河一字一句道:“我不管你是谁。你有怎样的背景。。如果我再听到你纠缠和侮辱妙可。那你就死定了。”。此时的段泽涛简直就像个从地狱來的杀神。浑身带着刺骨的寒意和杀气。那杨子河骇得倒退了一步。不敢再怒骂。

    那交警早已吓得躲得远远的。这神仙打架百姓遭殃。真要卷入这帮“红三代”的争斗中自己就杯具了。沒想到段泽涛骂完那“莫西干”头青年又向他招手。他只得麻起胆子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段泽涛指着脸肿得象个猪头样的杨子河道:“你把这位先生送到医院去治疗。你看今天的事是不是还需要我到交警队去做个笔录。”。那交警头摇得跟货郎鼓似的。忙不迭地道:“不用。不用。”。开玩笑。看段泽涛打杨子河那利落劲。要是一不高兴把交警队给拆了。到哪里喊天去。

    段泽涛暗自好笑。又指了指那交警头上帽子的警徽道:“交警同志。你执法的权力是人民赋予你。你执法的时候可不能只看车牌。要一视同仁。公正执法。这样才对得起你头上的警徽。”。那交警涨红着脸唯唯诺诺地点头连声称是。

    出了这么档子事。段泽涛也沒心思继续游玩了。带着母亲和姐姐回到肖家大院。肖老爷子问起今天的事。段泽涛推说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纠纷搪塞过去了。肖老爷子也就沒有追问。

    此次燕京之行该处理的事情基本都处理完了。段泽涛就和母亲姐姐一起向肖老爷子辞行。回到了兴华。段泽涛沒有公开自己是肖老爷子的亲孙子消息。回去后一切如常。

    不知江小雪和张桂花说了什么。两人在房里神神秘秘地嘀咕了好一会儿。出來以后张桂花神色复杂。居然还隐含着一丝喜气。却是沒有再责怪段泽涛花心。只是幽幽地叹了口气道:“你要好好对人家小雪。要不然我绝不饶你。真难为了这孩子啊。李家那姑娘你什么时候也带回來给妈看看。人家怀了你的骨肉。名分是要给人家的……”。

    段泽涛暴汗不已。敢情江小雪打的是这主意。不过好歹母亲这关是暂时过去了。只是自己得抓紧和李梅造人了。否则就穿帮了。

    想必江小雪和李梅也说了。第二天李梅就來了兴华。张桂华见这儿媳妇一个赛一个的漂亮。李梅又曲意奉承。一点都沒有大户人家的架子。心里原來的那丝芥蒂也就烟消云散了。她如今去了趟燕京。眼界也高了。倒是沒有因为李梅是省长的女儿而大惊小怪。反而觉得面上有光。

    接下來。江小雪天天把段泽涛往李梅房里推。段泽涛日日辛苦耕耘。李梅的肚子却是一点动静也沒有。段泽涛暗想。该不会有“重生后遗症”吧。那可就亏大了。

    仿佛为了安慰受伤的段泽涛一般。很快传來两个好消息。兴华县的gDP和人均收入均进入全国县级城市“二十强”。段泽涛也因此被评为“全国十佳县级市委书记”。第二个好消息是。中央党校的入学通知书來了。

    段泽涛把兴华市的工作向楚链等人做了安排。事实上兴华市如今已经进入了“后段泽涛时代”。如同一列驶入轨道的高速列车。即使段泽涛不在也一样能高速发展了。

    中央党校可以说是全国干部精英的汇集地。那庄严大气的气度与江南省委党校又是大不相同。门口那站得笔直的执勤武警战士表明这里不是一般人随便涉足的地方。

    今天是中央党校青干班开学的日子。所以往常庄严肃穆安静的党校大门口。人來人往。颇为热闹。到处可见提着公文包的干部摸样的青年男女。

    段泽涛涛望着门口条形大门柱石上那鲜红的“中央党校”四个大字。长吸了一口气。踏进这里自己的人生就将翻开崭新的一页。会有怎样的命运等着自己呢。。

    进了大门。是一片巨大的草坪。而草坪的对面。就是一幢跟人民大会堂颇有几分相似的建筑物。段泽涛知道那就是中央党校的礼堂了。

    礼堂的门口。一排铺着红色条绒布的桌椅上。有中央党校的老师和工作人员负责接待各地赶來的青干班学员。说是青干班。但级别最低的也是副厅级。最小的年纪也有三十多了。有的长得成熟些的学员甚至头发已经谢顶。段泽涛站在里面就显得有些打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个学员带來的秘书呢。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