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一百九十二章 乱局

《上位17k》 第一百九十二章 乱局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刚才发生的一幕自然有喜欢巴结领导的人去向陆晨风汇报了。陆晨风听了。脸上阴晴不定。其实他也早已想到段泽涛既然和江子龙作对。又如此年轻就当上了常务副专员。家世背景肯定不简单。但在华夏国身份背景能超过江家的只怕掰着五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來吧。自己只要抱紧了江子龙的粗大腿。就算段泽涛有背景他也不怕。再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在阿克扎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是他陆晨风说了算。

    只是段泽涛和谢长顺有关系却是稍微有点麻烦。谢长顺出了名的脾气暴躁。來了脾气根本不顾后果。真要带着兵跑來把自己给揍一顿还真沒地方喊冤去。看來以后整治段泽涛也不能太现形了。想想还是觉得心里沒有底。就屏退左右。拿起手机给江子龙打电话。

    电话里陆晨风先是添油加醋地把自己给段泽涛穿小鞋的事说了向江子龙邀功。又把段泽涛和谢长顺有关系的事也说了。江子龙虚模假式地先夸奖了陆晨风几句。又阴测测地笑道:“你放心。有我在谁都动不了你。不过你只给段泽涛穿小鞋还不够。那样显得太小家子气了。你要给他挖坑。让他自己往坑里跳……只要你能把段泽涛弄倒了。我保你再上一个台阶。”。

    陆晨风只觉骨头都轻了几分。再上一个台阶自己就到副省级了。连忙拍着胸脯道:“江大少。你只管放心。段泽涛要想和我斗。他还嫩了点。我保证让他死了还不知道怎么死的……”。

    段泽涛却不知道陆晨风和江子龙正阴谋对付他。他带着方东明和扎西次旦去了工业局。都说看哪个部门油水最足。就看他的办公大楼修得气不气派。在阿克扎。工业局应该算是最寒酸的部门了。连楼房都盖不起。办公室就是两排低矮的平房。大门口连个门卫都沒有。段泽涛坐的军牌三菱越野车开进院子里。却沒有一个人出來迎接。

    用工业局职工的话说。工业局在阿克扎就是被遗忘的角落。平时很少有领导來视察。工业局的职工们也都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野孩子。全都放了羊。办公室里沒几个人。就算有人看到段泽涛他们。也只是随意瞟一眼就继续做自己的事去了。

    段泽涛來到局长办公室的时候。工业局长格來多吉正和副局长玛钦次旦在下象棋。两人为了一步棋正争得面红耳赤。见段泽涛三人见來。一看不认识。还以为是外地來的客商。又正下到要紧处。就沒有理会他们。倒是沒有再争吵。继续下着棋。

    扎西次旦正要上前喝止他们却被段泽涛拦住了。笑咪咪地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下起棋來。不时还在一旁支支招。最后格來多吉小胜。心情大好。一边继续摆着棋子。一边笑呵呵地对段泽涛说道:“这位兄弟也喜欢下象棋啊。要不然我俩來一盘。”。一旁的玛钦次旦就连忙站起來准备给段泽涛腾位子。

    段泽涛笑呵呵地摆摆手道:“不行。不行。我是臭棋喽子。不敢献丑。格來多吉局长棋下得不错。棋力深厚。心思缜密。敢打敢冲。可为什么这工业局的工作却抓不起來呢。”。

    格來多吉一听就变了脸色。将棋子重重地往棋盘上一放。冷冷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特意跑來嘲讽我的吗。。”。

    一旁的扎西次旦再也忍不住了。怒斥道:“格來多吉。你这是什么态度。这位是行署段专员。你上班时间下象棋。还有道理了是吧。。”。

    格來多吉也大吃了一惊。不过他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再则他也听说了新來的常务副专员不受地委书记陆晨风待见。所以倒是沒有表现得多么惶恐。一边收着棋子一边懒洋洋道:“原來是常务副专员驾到啊。失敬失敬。我是上班时间下棋了。你们把我撤职吧。反正这狗屁局长我早不想干了。钱沒钱不说。还要当受气包。谁爱当谁当去。”。

    “你。……烂泥巴扶不上墙。”, 扎西次旦被格來多吉气得半天说不出上來。段泽涛却一直笑咪咪地沒有恼怒。笑呵呵道:“格來多吉局长。要是一盘棋。你会下到一半看局势不妙就不下了吗。刚才这盘棋你前半局局面并不占优。可你坚持下下去了。最后你不是赢了吗。”。

    格來多吉越发诧异了。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领导。对自己的出言不逊沒有吹胡子瞪眼的训斥。反而和自己探讨起象棋來。就收起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气。沮丧道:“段专员。有些情况你刚來可能还不了解。阿克扎的工业底子薄不说。关键问題还是体制落后。缺乏资金……要改制又牵涉多方利益。我曾经提过好几个改制方案。都被陆书记否决了。要招商引资又根本沒人來投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从刚才格來多吉的话里可以看出。他还是很有想法的。对阿克扎工业存在的问題也看得很透彻。这让段泽涛对他的印象大为好转。语重心长道:“格來多吉同志。工业局的情况我多少了解一点。的确很困难……这里面有客观也有主观的原因。但是这不能成为我们自暴自弃的理由啊。如果有困难就退缩。有问題就放弃。那还要我们这些党的干部干什么呢。。这样吧。你把你之前提的改制方案再整理一份交给我。我们再一起到下面的工厂去转转。争取能拿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案來。有困难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克服嘛……”。

    段泽涛这一番语重心长的话正讲到了格來多吉的心坎上。这个七尺高的藏族汉子眼圈有些湿润了。感动道:“段专员。以前的领导來工业局。除了批评还是批评。只有您最理解我们这些下面干部的难处。我格來多吉要还不好好干那还是人吗。以后我全听你的。你指向哪里。我就打向哪里……”。

    一旁的扎西次旦见了暗自叹服不已。刚才那一幕足以见段泽涛的领导艺术的高明。格來多吉是阿克扎行署领导人人提起就头疼的惫懒人物。反正是破罐子破摔。谁都不怕。如果段泽涛一來就对格來多吉一通喝斥。沒准格來多吉就会和他直接顶起來。就算段泽涛处分了他。一时间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來接替他。只会使工业局的局面变得更加糟糕。而段泽涛这个常务副专员就威信扫地了。正好遂了陆晨风要看他笑话的心愿。

    但段泽涛却不但沒有呵斥格來多吉。反而是谆谆善诱地和格來多吉谈心。使得格來多吉感动归心。成了下一步段泽涛进行工业体制改革的好帮手。

    接着段泽涛在格來多吉的带领下。首先到阿克扎制药厂调研。根据格來多吉介绍。阿克扎地区的中药资源十分丰富。盛产贝母、党参、虫草、天麻、雪莲花、黄芪、胡黄莲、红景天、当归、大黄、首乌、麻黄、车前子、草乌、紫苑等300余种中药药材。所以阿克扎制药厂曾经有一段时期还是十分红火的。人们都以能进入阿克扎制药厂工作为荣。

    但随着中药市场的越來越不景气。而阿克扎制药厂管理体制落后。缺乏经营管理人才。员工工作积极性不高。又沒有拿得出去的主打产品。纯靠销售中药药材利润微薄。效益也就越來越差。连工资都快发不出來了。

    到了阿克扎制药厂。厂长却不在。问工作人员也说不知道。格來多吉让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赶紧去找。段泽涛摆摆手道:“不用找了。在这种关键时刻。身为厂长却不知去向。那这个厂长称不称职就很值得怀疑了。我们直接去制药车间吧。不要管他。”。

    格來多吉小声在段泽涛耳边说道:“这个制药厂的厂长是行署彭秘书长的亲戚……”,段泽涛一听就火了。勃然大怒道:“我不管他是谁的亲戚。不称职就要撤换。我们不能拿国有资产和员工的利益來做人情。”。格來多吉吐了吐舌头。想不到段泽涛发起脾气來如此火爆。也就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段泽涛在格來多吉的陪同下走进阿克扎制药厂的制药车间。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整个制药车间死气沉沉。机器上锈迹斑斑。显然很久沒有使用了。只有几个工人在那里分拣药材。见到段泽涛他们到來有气无力地看了一眼又继续做自己的事去了。

    车间内卫生状况也很差。各种药材散落一地。胡乱堆码着。墙角还能看到蜘蛛网。段泽涛痛心道:“这样的管理状况。效益上得去才怪呢。看來进行体制改革势在必行啊。”。

    格來多吉叹了一口气道:“是啊。阿克扎制药厂现在还是采用过去吃大锅饭的管理模式。员工沒有积极性。但要改制也不容易啊。制药厂的管理人员大都是地委和行署领导的亲戚。这里面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牵一发而动全身。难啊。……”。

    段泽涛冷笑一声。用力一挥手道:“按制药厂现在的状况。不进行体制改革就只有死路一条。不管牵扯到谁。只要他妨碍了广大群众的利益。我都会请他让路。你尽快把改制方案拿出來报给我。其他问題交给我來解决。”。

    这时一个肥头大耳。喝酒喝得满脸通红的大胖子气喘嘘嘘地从外面跑了进來……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