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二百零五章 群体事件

《上位17k》 第二百零五章 群体事件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这时组织部长林少楼也出言反对道:“这个主意不太好。真要出了**。段泽涛做为分管领导固然要追究责任。但陆书记身为一把手难免也要吃挂落。这是典型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损招……”。

    彭旭东把手一摊。反唇相讥道:“那林部长有更好的主意吗。我洗耳恭听。……”。林少楼就有些火了。你彭旭东算什么东西。行署秘书长只是个处级干部。仗着最近在陆书记面前比较受宠。竟敢和自己这个地委常委组织部长叫板。长此以往。那还得了。眉头一皱就准备发脾气。

    陆晨风用力一拍桌子。咬牙切齿道:“别吵了。不搞倒段泽涛。京城那位大人物那里我也沒办法交待。自损八百就自损八百吧。就按旭东的主意办。一定要多发动些人。声势搞得越大越好。旭东。你告诉你堂弟。这事他如果办好了。我保他一个好前程。……”。

    几人商议完毕。彭旭东立刻去找自己的堂弟彭雪飞商议。彭雪飞听说地委书记陆晨风亲口许了自己一个好前程。立刻象打了鸡血一样用力拍着胸口道:“旭东哥。你只管放心。这事我一定办得妥妥的。毛纺厂和工艺品厂的厂长都是我的铁哥们。改制以后他们就都下岗了。心里都憋着一口气呢。下面的那些工人都蠢得很。只要我们跟他们说段泽涛这是要把厂子卖了。以后他们就要喝西北风了。他们一准气得跳起來。随便一发动就能召集个几百人。到时候把地委大院一围。急得跳起來的就该是那个姓段的小子了……”。

    几个厂的工人文化程度都不高。所以尽管段泽涛让格來多吉做了大量的企业改制宣传普及工作。自己也经常下到基层去和一线工人们讲改制后的好处。工人们都还是一知半解。给彭雪飞等人一蛊惑。一煽动。真以为从此以后饭碗就丢了。立刻群情涌动起來。在彭雪飞等人的带领下。气愤填雍的工人们把地委大院给围了起來。

    而段泽涛此时正在和汤臣集团的代表商谈投资合作的具体事宜。在陆晨风的刻意安排下。这一消息并沒在第一时间通知段泽涛。而是先让公安局长丹巴杰布调來了大批警察要把工人们驱散。工人们以藏族为主。藏民一般性格都比较冲动。而且国家政策是允许藏民带刀的。所以一见警察來了。就把佩刀都拔出來了。现场气氛一下子弓拔弩张起來。

    陆晨风这才给段泽涛打电话:“段泽涛。你看你干的好事。那几个厂的工人现在把地委大院都给围了。我早说过步子迈大了容易出问題。这下好了。出了**。我看你如何向省委交待。”。说完也不等段泽涛分辩就挂断了电话。

    一旁的汤臣集团谈判代表也得到了消息紧张起來。惊惶道:“段专员。我们的谈判可能要暂时中止了。这个项目投资那么大。如果原來的职工不配合。我们的合作就会出大问題。这种情况我们以前在别的省市也遇到过。当时还有我们的谈判代表也被打伤了……”。

    段泽涛淡定地笑笑道:“只是在沟通环节出了点小问題。工人们有些情绪是可以理解的。你们先回酒店休息吧。我可以保证这件事情很快就能和平解决……”。

    当段泽涛赶到现场的时候。局面已经有些失控了。防暴警察们高举盾牌构筑的防线在愤怒的藏族工人的冲击下节节后退。还有几名警察在冲突中受了伤。幸好警察们都比较克制。沒有得到上级命令也不敢动用武力。局面总算沒有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公安局长丹巴杰布在外围急得满头大汗。地委领导都缩在办公室沒有露面。他一个大头兵顶在前面不知如何是好。眼见局面无法控制。咬牙道:“立刻调催泪弹來。用催泪弹把他们驱散。”。这时就听背后传來一个镇定有力的声音。“不可以。这样做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正是段泽涛赶到了。

    丹巴杰布回头看到段泽涛大喜过望。总算來了个比他官大的。自己肩上的担子就可以交出去了。惊喜道:“段专员。您來了。”。段泽涛冷静道:“丹巴杰布局长。现场现在由我指挥。我命令你。立刻给我找一个电动小喇叭來。让前面的防暴警察后撤一百米。我一个人过去和工人们谈话。”。

    一旁的胡铁龙、方东明、扎西次旦急道:“老板。不可以。太危险了。”。丹巴杰布也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道:“不行。段专员。这太危险了。你要出了事。我担不起这个责任。……”。

    段泽涛不容置疑地厉声道:“一切后果由我负责。你立刻执行命令。”。一旁胡铁龙、方东明知道段泽涛的性格。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改变。连忙齐声道:“老板。我陪你一起过去。”。

    段泽涛笑笑道:“东明。铁龙。你们别担心。这种场面我又不是沒经历过。只有我一个人过去。工人们才会消除戒心。放心。沒事的。”。

    丹巴杰布沒有办法。只得找來了喊话的小喇叭交给段泽涛。段泽涛拿着小喇叭大步走到了防暴警察构筑的防线背后。大声喊话道:“工人兄弟们。我是行署副专员段泽涛。我是來给你们解决问題的。现在我立刻让警察同志们后撤到100米以后。请大家也保持克制。……”。

    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來。段泽涛经常深入第一线和工人们交流。不少工人都认识他。就有人说话道:“段专员來了。我们听听他怎么说。”。也有人喊道:“就是这个段泽涛把我们的工厂卖了。一定要他给我们个交代。”。不管是对段泽涛有好感的。还是不明真相痛恨他的。但一直和防暴警察推搡着的工人队伍总算是停下來了。

    这时又听段泽涛大声喊话道:“现在我命令。所以防暴警察后撤一百米。退回警戒线以外。立刻执行。”。

    警察们都被段泽涛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给感动了。带队的防暴队长高声喊道:“全体敬礼。执行命令。”。只听警察们整齐如一地唰地转身向段泽涛敬了一个礼。然后迈着整齐的步伐后撤到一百米外的警戒线后面。形成了一个空白带。变成了段泽涛孤零零的一个站在工人队伍和警察队伍的空地上。无数的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

    段泽涛镇定地扫视了一下前面黑压压的人群。人群中高举着几条白底黑字的横幅。一条写着“我们要吃饭。”。一条写着“打倒出卖国家财产的贪官---段泽涛。”。显然这是有人精心准备的。而且将矛头直接对准了段泽涛。

    看到这两条横幅。段泽涛并沒有被激怒。反而露出了笑容。指着那两条横幅呵呵笑道:“同志们。你们这两条横幅的内容写得有点问題啊。首先第一条“我们要吃饭。”。你们现在还是有饭吃嘛。只是吃不饱。所以这条横幅的内容要改成“我们要吃饱饭。”就对了。应该说你们的要求还太低了。只吃饱饭怎么够啊。你们的孩子要上学。小伙子们要结婚。姑娘们要买漂亮衣服……所以你们还要多写几条。”。

    “第二条横幅写的是“打倒出卖国家财产的贪官---段泽涛。”。既然要打倒。又是贪官。就要在名字上打个大叉。枪毙杀人犯的时候都要在名字上打个大叉的。如果我真的出卖了国家财产。那比杀人犯还该杀。应该在名字上打个大叉。”。

    工人们听段泽涛说得风趣。都笑了起來。这一笑。火药味十足地气氛一下子缓和了下來。段泽涛趁热打铁道:“工人兄弟们。你们的心情我十分理解。饭都吃不饱。基本的生活问題都不能解解决。要是我我也得來闹。我们政府的工作沒有做好。给大家的生活带來了困难。我首先代表阿克扎地区行署给大家道歉了。”。说完就弯腰深深地向人群鞠了一个躬。

    人们都惊呆了。在他们眼里。官员都是高高在上的。几时见过官员给老百姓鞠躬道歉的啊。小桑吉的父亲也在人群中。见状激动地大声喊道:“段专员。这事不能怪你。你沒來之前。我们厂效益就不行了。要怪就怪那些拿着我们血汗钱大吃大喝的贪官。”。周围的工人都纷纷附和。表示这事不能怪段泽涛。举布幅的工人也把那条“打倒出卖国家财产的贪官---段泽涛。”收了起來。

    此时彭旭东的堂弟彭雪飞正挤在人群中。一看势头不对。见工人们有被段泽涛说服的预兆。自己的阴谋要破产了。连忙大声反对道:“怎么不能怪他。就是这个段泽涛把我们的厂子卖给了香港的资本家。现在我们虽然吃不饱。好歹还有口饭吃。把厂子卖掉了。我们就只能喝西北风了。”。工人一想也对。纷纷气愤地质问起段泽涛來。气氛一下子又紧张起來。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