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棘手

《上位17k》 第二百一十四章 棘手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段泽涛见到此时胡铁龙仍然首先想到是自己。担心给自己添麻烦。摆摆手感动道:“铁龙。你不要想那么多。你可曾见过我怕过麻烦。想找我的麻烦的人多了去了。可哪次最后麻烦的不都是他们自己吗。说起來这事其实也是我害了你。人家就是冲着我來的。你只是遭了池鱼之灾罢了。所以帮你就等于帮我自己。你要相信我。只管把那天真实的经过告诉我。我自然会给你一个公道。”。

    胡铁龙也被段泽涛所表现出來的那股强烈的自信感染了。段泽涛为了他不惜与陆晨风硬拼也让他十分感动。就一五一十地将昨晚事情的经过对段泽涛说了。

    段泽涛大喜过望。他开始还当心胡铁龙一时冲动对陆晨风动了刀子。有了物证可就不好办。如今看來胡铁龙还是比较克制的。最多只能算肢体冲突。用力拍了拍胡铁龙的肩膀笑道:“铁龙。暂时委屈一下你在这里待上两天。三天之内。我肯定接你出去。”。说完又转头对丹巴杰布严厉道:“丹巴杰布局长。如果胡铁龙同志在你这里受到任何不公正待遇。你就等着撤职吧。”。

    丹巴杰布唯唯诺诺地点头道:“不敢。不敢。”。段泽涛这才冷哼一声离开了公安局。考虑李梅身体还很虚弱就让她先回酒店休息。李梅有些担忧地看了看段泽涛道:“涛。你可一定要冷静啊。千万别干傻事!”。

    段泽涛轻轻拍了拍李梅的手强颜欢笑道:“小梅。你不用担心我。我有分寸的。这两天我可能会很忙。不能时刻陪着你了。晚上我再到酒店來看你。等铁龙出來后。我再带你去看‘小赤古’。”。

    将李梅送到酒店。段泽涛回到了自己在行署的办公室。路上正好碰见彭旭东。彭旭东幸灾乐祸地看了段泽涛一眼。招呼也不打。眼睛朝天就准备与段泽涛擦肩而过。他是想赶着去向陆晨风报信呢。

    如果是平时段泽涛也懒得搭理这种小人。但此时他憋了一肚子火。见到彭旭东这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就越发恼火。冷笑道:“彭秘书长。如果我沒记错行署秘书长岗位职责第一条就是。尊重上级领导。为上级领导做好服务工作。你见到我连招呼都不打。是不把我这个常务副专员放在眼里。还是搞不清楚你这个秘书长的职责啊。。看來我有必要向白玛阿次仁提议一下。讨论一下行署秘书长的人选问題。”。

    彭旭东满脸涨得通红。气得浑身发抖。可是他也沒有办法。段泽涛的话正在点中了他的软肋。如果段泽涛联合白玛阿次仁对他提出不信任。又在常委会上占了多数。他的确有可能位子不保。只得强做笑脸低头认错道:“对不起。段专员。我刚才正好有急事要办。沒看见您。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

    段泽涛也只是想敲打一下彭旭东。让他吃吃憋。挥了挥手。冷冷地道:“彭秘书长。走路还是要看路啊。别总是眼睛望天。不看路万一哪天摔跤了爬不起來了可就不好了。”。说完再也不看他一眼。扬长而去。

    彭旭东被段泽涛曀得要死。直到完全看不到段泽涛的背影了。才恨恨地啐了一口唾沫骂道:“呸。都死到临头了还在我面前摆臭架子。我看你能神气到几时。”。掉头屁颠屁颠地找陆晨风报信去了。

    一进陆晨风的办公室。彭旭东立刻点头哈腰满脸谄媚地笑道:“老板。段泽涛回來。一脸的晦气。他这下算是被老板您拿住了七寸。蹦跶不起來了。哈哈。”。

    陆晨风对自己这招“隔山打牛”也颇为得意。阴笑道:“我这次拿胡铁龙开刀。段泽涛如果坐视不礼。那常委会那些向他靠拢的人就会觉的他生性薄凉。对身边人都不能保护。从而对他失去信心。如果他要替胡铁龙硬出头。那就更好了。我就要告他包庇手下。御下不严。纵容手下行凶。这顿板子他是死活逃不掉的了。哈哈。”。

    彭旭东连忙竖起大拇指。巴结讨好道:“老板就是老板。这一招实在是高。段泽涛就算是神通广大的孙猴子。他也终究逃不过您这如來佛祖的手掌心。他要和您斗。还是嫩了点。”。

    他这记马屁拍得陆晨风很是受用。高兴地拍着他的肩膀道:“旭东啊。我就喜欢你这股子机灵劲。你去给我盯死段泽涛。他有什么异常举动你就赶紧來告诉我。地委秘书长的位置我一直给你留着呢。”。

    段泽涛回到办公室。方东明给段泽涛泡好茶就悄悄地带上门退了出去。他知道此时段泽涛需要冷静地思考來应对眼前这个棘手的难題。

    段泽涛靠在办公椅上。点了一只烟。虽然他在胡铁龙等人面前表现得十分自信。但这件事的确让他感到十分头疼棘手。主要是现场只有胡铁龙和陆晨风两人。而胡铁龙又不是通过正常途径进入陆晨风的书房的。如果陆晨风咬定胡铁龙暴力挟持他。那谁也沒有办法。

    如果段泽涛采用动用关系暴力破局的办法。就算最后能把胡铁龙捞出來。也难免要落个骄横跋扈的评价。要知道自己作为中组部选派的援藏干部。一举一动都是被上层甚至是中央领导关注着的。如果得了这么一个评价。那自己很可能就要被打入冷宫。仕途也走到了尽头。这个结果也正是陆晨风等人想要看到的。

    但如果不暴力破局。现在的情况又对胡铁龙很不利。除非当事陆晨风自己主动撤销对胡铁龙的指控。但陆晨风对段泽涛恨之入骨。又怎么可能主动撤销对胡铁龙的指控呢。看來用阳谋是行不通了。这个问題实在太棘手了。段泽涛左思右想。烟都抽了大半包。烟灰缸里满是烟头。办公室里烟雾缭绕。还是沒有主意。

    这时方东明开门进來加水。见这满屋子烟雾。呛得直咳嗽。鼻子却有些发酸。段泽涛为了胡铁龙的事如此上心。能跟着这样一位为身边手下着想的老板真是几辈子修來的福气。连忙把窗户打开散烟气。又有些心疼地劝慰道:“老板。您还是要少抽点烟。烟抽多了对身体不好呢。您现在虽然年轻。看起來好像身体不错。可这身体最容易从内部出问題了。我一个亲戚。才三十多岁。爱抽烟。结果……”。

    段泽涛仿佛抓住了点什么。连忙向方东明问道:“东明。你刚才说的什么啊。”。方东明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地答道:“我说要您少抽点烟。烟抽多了对身体不好啊。……”。

    “不是。是后面那句。”。段泽涛急道。

    方东明挠了挠头。想了想道:“第二句话啊。。我说这身体最容易从内部出问題了……”。

    段泽涛灵光一闪。兴奋地一拍桌子。哈哈大笑道:“我有主意了。东明。谢谢你提醒了我。这下铁龙有救了。你立刻打电话通知政法委贡布平措书记到我办公室來一趟。算了。还是我亲自去他办公室吧。这件事还得着落在他的身上呢。”。说完就兴冲冲地出了门。

    方东明仍是一头雾水。弄不清楚到底自己怎么就提醒段泽涛了。不过段泽涛既然说有了办法那事情就一定能解决了。心情也跟着大好起來。拿起抹布搞起办公室的卫生來……

    贡布平措自上次常委会讨论企业改制方案时投了赞成票。虽然事后表示出了向段泽涛靠拢的意图。但内心却仍有些摇摆不定。陆晨风派系的人自然不搭理他。而他又不好意思拉下脸來死贴段泽涛。就沦为了姥姥不疼爷爷不爱的边缘化人物。心情也十分郁闷。

    见到段泽涛主动进了自己办公室。贡布平措就吓了一大跳。似乎每次段泽涛到他办公室來准沒好事。连忙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段专员。你回來了。你不知道你昨天沒回來可把我们急坏了。我正准备去你办公室看你呢。你倒亲自來了。你管的事情多。我们阿克扎可离不开你啊。有什么事打个电话。我到你办公室去也一样嘛……”。赶紧请段泽涛到沙发上坐了。又手忙脚乱地亲自去给段泽涛倒茶。

    段泽涛摆摆手呵呵笑道:“贡布平措书记。你就别忙和了。我刚从办公室喝了一肚子茶來的。说起昨天发生的事。我也是颇多感慨啊。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患难时才能见真情啊。我听说贡布平措书记对我的事还是很尽心的。不过我也听说最近公安系统不大怎么听招呼啊。公安系统不是你贡布平措书记分管的吗。。连你的招呼都不听了。这可是要出大问題的啊……”。

    贡布平措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段泽涛这一番话正捅在了他的痛处。公安局长丹巴杰布自从他不受陆晨风的待见以后。仗着有陆晨风给他撑腰。对他的指示就变得爱理不理。段泽涛失踪那天。他也给丹巴杰布打了电话。让他立刻派出警力全力搜索。丹巴杰布却反拿陆晨风來压他。现在等于把他这个政法委书记给架空了。让他如何不气恼。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