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内部击破

《上位17k》 第二百一十五章 内部击破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现在既然段泽涛点到这个问題。贡布平措也不好自曝其丑。只得尴尬地笑道:“段专员。这件事是我有责任。平时对公安系统管理过于放纵。以后我一定会加强管理。不过这事也不能全怪他们。他们也是接到了地委陆书记的指示。毕竟陆书记才是一把手啊……”。

    段泽涛用手指点了点贡布平措。哈哈大笑道:“贡布平措书记。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啊。你马上就要大难临头了。你还在这里空抱幻想。自欺欺人。真是可笑啊。可笑。”。

    贡布平措大惊失色道:“段专员。此话是从何说起啊。。我现在好好的。祸从何來啊。。你不要危言耸听。”。

    段泽涛冷笑道:“陆晨风现在让公安局长丹巴杰布把你架空了。摆明了要扶植丹巴杰布顶替你。如果你还能掌控政法系统。或许陆晨风还会有些投鼠忌器。如今你对政法系统毫无控制力。也就完全沒有了利用价值。很明显被陆晨风当成了一枚弃子。你跟着陆晨风也有不少年头了。以你对他的了解。对于一个毫无利用价值又曾经背叛过他的手下。他会放过你吗。。”。

    贡布平措一下子脸色变得惨白。软瘫在沙发上。是啊。他跟随陆晨风多年。太清楚陆晨风对待不听招呼的手下是如何的心狠手辣了。本身有问題的自不用说。就是本身沒问題的陆晨风也会想办法栽赃陷害置你于死地。贡布平措就曾经当过帮凶亲手办过几件陆晨风打击不听招呼的手下的案子。

    原本他还想自己终究是地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和那些人不一样。陆晨风就算对自己不满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如今听段泽涛这么一分析。才如梦方醒。看來陆晨风已经对自己下手了。

    现在该怎么办呢。不可能坐以待毙。可是又有谁能帮自己呢。以前和他称兄道弟的阿旺巴桑、张秋生、林少楼等人如今见了他就象躲瘟疫一样绕道走。现在只能依靠眼前这个段泽涛了。他可是连陆晨风也要顾忌三分的猛人呢。他眼巴巴地主动到自己办公室來肯定有用意。不过段泽涛的人情也不好欠。自己就是因为欠了他的人情才会搞到今天这副地步。但自己现在也只能指望他了。只不知道这次段泽涛又会要他付出怎样的代价。

    想到这里。他苦笑着看了看段泽涛道:“段专员。你专程跑到我办公室來点醒我。我很感激。好人做到底。你就给我指条明路吧。”。

    段泽涛呵呵笑道:“贡布平措书记。你从政多年。又跟随陆晨风这么长时间。相信你多少也留了些后手吧。应该说你是最了解陆晨风的。他有些什么弱点你不会全不知道吧。你只要把相关的证据交给我。陆晨风要对付你就得掂量掂量了……”。

    贡布平措脸上阴晴不定。他手上的确有陆晨风的一些违纪行为的证据。但一则仅凭这些证据还不足以扳倒陆晨风。二则这些事中有不少他也牵涉其中。真要捅出去。自己也难免要受处分。自己如果把这些证据交给段泽涛。就等于也把自己的把柄交到了段泽涛手里。所以他心里就有些犹豫不决。

    段泽涛瞟了贡布平措一眼。仿佛看透了他的心事般微微一笑道:“贡布平措书记。你可能还沒完全理解我的意思。我和陆晨风之间只是内部矛盾。远沒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沒有打出去的子弹才是最有威慑力的。我要这些证据也只是想让陆晨风投鼠忌器。不來找你我的麻烦。现在阿克扎正处于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我也不想打破现有的稳定局面……”。

    “而且你跟着陆晨风做了那些违纪的事。真的就那么心安理得吗。纸是包不住火的。你现在把这些证据交给我。将來东窗事发的时候。也是一种立功的表现。我还能帮你说说话。减轻对你的处分。”。

    贡布平措咬了咬牙。决然道:“既然陆晨风不仁。就不能怪我不义。说实话。做这些事绝非我的本意。都是陆晨风指使的。陆晨风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沒有容人之量。排挤异己。对于不听招呼的人不择手段进行打击。……”, 贡布平措沒有再称呼陆晨风为陆书记。而是直呼其名。显然已经下定决心要与之决裂。说完就站了起來。打开办公室隐秘处的一个保险柜。取出一个文件袋交给段泽涛。

    段泽涛接过文件袋。抽出里面的资料看了一下。都是一些陆晨风构陷打击异己的证据。仅凭这些证据要让陆晨风下台还不够分量。最多让他受个党纪处分。看來陆晨风的确十分谨慎。就算是对心腹手下也有所保留。绝不会把能置他于死地的把柄留在别人手里。不过以段泽涛此行的目的來说。拿到这些证据已经不虚此行了。

    段泽涛将资料重新放回文件袋。站了起來。主动对贡布平措伸出手道:“贡布平措书记。过去的一页就算翻过去了。对于大的原则问題。贡布平措书记你还是能坚持原则的。政法系统的工作很重要。关系到阿克扎地区的稳定团结。你要继续抓起來。对于公安局的领导班子。你如果想进行调整。我会在常委会上支持你的。”。

    这就是敲一棒子。给一甜枣了。贡布平措此时已经沒了退路。打定主意要向段泽涛靠拢了。又听段泽涛说会支持自己夺回公安系统的控制权。自然把姿态放得更低了。弯着腰紧紧握住段泽涛的手道:“段专员。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公安局这块的工作抓起來。政法系统是听招呼的。今后段专员指向哪里。我们就打向哪里。……”。

    段泽涛用手指点了点贡布平措。呵呵笑道:“贡布平措书记。这我就要批评你了。我们都是党的干部。政法系统不是为我段泽涛一个人服务的。而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应该说我们都要听党的话。党指向哪里。我们就打向哪里。……”。

    其实贡布平措年纪比段泽涛大得多。身材也比段泽涛高大魁梧得多。但站在段泽涛面前。他却总觉得自己还不如这个年轻人成熟。总觉比他矮上一头。连忙竖起大拇指道:“段专员。到底是你政治觉悟高些。怪不得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常务副专员。你批评对。是我说错话了。我们都应该听党的话。跟党走肯定是沒错的。”。

    段泽涛出了贡布平措办公室。先回了自己办公室。把资料交给方东明去复印一份。特别叮嘱他要注意保密。方东明看了资料才恍然大悟。原來段泽涛说的内部最容易出问題是这么回事。心中对段泽涛的睿智佩服得五体投地。赶紧去把资料复印了交给段泽涛。段泽涛把原件交给方东明让他妥善保管。自己则拿着复印件去了陆晨风办公室。

    陆晨风见到段泽涛先是一惊。继而皮笑肉不笑地瞟了段泽涛一眼道:“泽涛同志回來了啊。回來就好。不过我可真要批评你了。对下面的人也太放纵了。你那个司机胡铁龙居然跑到我家里來武力胁迫我。简直是无法无天。我跟你说这事你不要來说情。说情也沒用。这样嚣张的暴徒一定要受到法律的严惩。”。说到最后。陆晨风拿腔作势地拍着桌子站了起來。一副怒不可竭的样子。想从气势上压倒段泽涛。

    段泽涛又岂会被他的这种小伎俩吓倒。冷笑一声。也懒得答话。直接把手中的文件袋扔在了他办公桌上。然后优哉游哉地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來。点了一支烟嘴角含笑看着陆晨风。

    陆晨风又惊又疑。抽出文件袋里的资料看了看。脸色一下子变了。脸上阴晴不定。突然猛地把资料往桌子上一拍。色厉内荏地厉声道:“段泽涛。你这是什么意思。。威胁我吗。。就凭这点东西。你想搞倒我。做梦。”。

    段泽涛微微一笑道:“陆书记。你的养气功夫不到家啊。如果我要搞倒你。我会拿着这些东西给你看吗。不过你今年才四十多一点。还不到五十吧。如果这些资料捅上去。倒是不会倒。一个处分是少不了的。再背上一个心胸狭隘。无容人之量。行事不择手段的评语。我想你的仕途应该差不多就到头了吧……”。

    段泽涛这一番话正中陆晨风的软肋。他是一个极有政治野心的人。如果让他的政治生命就此打住。那真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他一下子僵住了。颓然地坐倒在椅子上。目光定定地望着天花板。过了好一会儿。才十分沮丧地对段泽涛道:“算你狠。我早就知道贡布平措这个白眼狼靠不住。果然是他出卖了我。你想怎么样。开个价吧。价钱最好不要开得太高。要不然大不了大家拼个鱼死网破。”。

    段泽涛冷笑道:“你以为我是來跟你做交易的吗。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是绝不会拿党纪国法做交易的。现在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你想怎么样。。”。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