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你这是在犯罪

《上位17k》 第二百二十二章 你这是在犯罪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段泽涛在索朗嘉措等人的带领下來到学生食堂。这里的条件更加简陋得吓人。厨房用具杂乱无章地摆放着。用土砖垒的一个大灶台。上面有一口大铁锅。锅内是稀得照得见人影的青稞粥。旁边是一锅散发着怪味的酸泡菜。墙角到处可以看到蜘蛛网。见到有人进來。一只硕大的老鼠从灶台上溜了过去。

    见到眼前这一切。段泽涛只觉鼻根发酸。怒不可竭道:“这就是孩子们的食堂吗。。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卫生条件不出问題才怪呢。。……”,旁边的索朗嘉措等人都汗颜地低下了头。

    教育局长丹巴次仁小声分辩道:“段专员。我们也沒办法啊!教育经费实在太紧张了……”。

    段泽涛更火了。拿起锅边的勺子舀起一勺稀得不能再稀的青稞粥。厉声道:“我就知道你会拿教育经费问題來说事。我只问你一句。你自己家的孩子吃的也是这样的稀粥吗。!如果是。那我向你道歉,如果不是。那请你摸着良心问问。你真的尽到了自己的责任了吗。。……”。

    丹巴次仁无言地低下了头。这时外面突然传來一阵喧闹声……

    “怎么回事。。”。段泽涛快步向门外走去。就见学校大门口。几十个藏民正和门口警戒的警察争执着。火气很大。眼看就要起冲突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边事还沒解决。那边事情又來了。所有人的心都一下子揪了起來。

    “段专员。您还是先回避一下。让我來处理吧。那些人估计是这些孩子的家长。都是附近的牧民。一向比较彪悍。又正在气头上。万一爆发暴力冲突伤到您就不好了……”, 索朗嘉措头上冒出了黄豆大点的汗珠。有些焦急地对段泽涛说道。

    段泽涛摆摆手道:“孩子出了事。牧民有些着急上火是可以理解的。一定要多做说服工作。避免暴力冲突。我和你一起过去吧。我相信我们的牧民兄弟还是讲道理的。”。说着大步向校门口走去。索朗嘉措等人连忙跟了上去。只有教育局长丹巴次仁见势不妙。悄悄地溜了。

    走到人群跟前。就见一个头戴羊皮帽。身穿羊皮袄的中年藏族汉子正气愤地喊道:“我们的孩子出事了。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看一下。到底我们的孩子怎么样了。。生要见人。死要进尸。快放我们进去。……”。

    索朗嘉措也是个火爆脾气。出了这么大的事。心里也窝了一肚子火。冲上前去就怒斥道:“我是县委书记索朗嘉措。你们在这里闹什么闹。闹能解决问題吗。。我们正在全力抢救你们的孩子。你们先回去等消息。不要干扰我们的工作。现在这里已经戒严。任何人不准进。……”。

    段泽涛不由皱起了眉头。索朗嘉措这种简单粗暴的工作作风只会使矛盾进一步激化。果然牧民立刻群情激愤起來。为首的那中年藏族汉子气愤填雍道:“县委书记也不能让我们不见你们的孩子。我们把好端端的孩子送到学校。现在却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今天不管谁來。我们必须见到我们的孩子。兄弟们。我们冲进去。”。说着就带头往学校里冲。其他牧民也立刻跟着往里冲。

    守门的警察只有二十几个。牧民却有几十人。眼见警察构筑的人墙就要被牧民们冲破了。带队的阿那曲县公安局长见势不妙。也有些惊惶失措。拔出腰间的佩枪对着天空准备鸣枪示警。

    段泽涛连忙上前抓住他的手制止了他。。转身对群情激愤牧民大声喊道:“牧民兄弟们。我是阿克扎行署常务副专员段泽涛。你们的心情我非常理解。你们的要求也很合理。我可以满足。但请你们先冷静一下。听我说几句话。……”。

    牧民们听他这么一说。就都停了下來。把目光集中在了段泽涛身上。段泽涛继续说道:“你们的孩子出了事是我们工作的失误。我首先代表政府向你们道歉。你们的孩子已经得到了妥善的救治。目前还在抢救当中。现在他们最需要的是一个安静的治疗环境。所以请你们压制心中的悲痛。保持冷静。这样才能真正帮到你们的孩子。……”。

    “我可以答应你们的要求。让你们见你们的孩子。但是病房里需要安静。所以不能一次全部去。你们可以选出几个代表。分批去探视你们的孩子。请注意在病房内一定要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要高声喧哗。其他人先到一旁休息。等候好消息。”。

    说完又转头对一旁的索朗嘉措道:“索朗嘉措书记。你立刻腾出一间教室。给牧民兄弟们休息。牧民兄弟们可能还沒有吃饭。你派人给他们准备饮水和方便面。不能让牧民兄弟饿肚子。再安排几个同志陪他们聊天。安抚好他们的情绪。这个关键时刻可不能再出乱子啊。”。

    索朗嘉措红着脸点了点头。对于这位比自己年轻得多的常务副专员。他本來有些不以为然。表现出來的热情也只是敷衍。此时见段泽涛临危不乱。安排得井井有条。考虑得又很细致。不由暗暗心折。赶紧让下面的工作人员按段泽涛的指示去安排了。

    牧民们听段泽涛说得在理。又处处为他们着想。就都安静了下來。选出了十个代表。为首的正是那中年藏族汉子。其他人则跟着工作人员先去休息去了。

    那十个藏民代表一进到教室改成的病房。一见到孩子们的惨状。又激动起來。痛哭流涕。呼喊着自己孩子的名字就要扑上去。

    幸好段泽涛早有准备。安排工作人员一人盯一个。把那十个藏民代表给扯住了。为首的那个中年藏族汉子“扑通”一声跪倒在段泽涛面前。痛苦流涕道:“段专员。你一定要救救我们的孩子啊。我家世代单传。就这么一个孩子。他要有个三长两短。那我以后可怎么办啊。我给你磕头了。”。他这一跪。其他几名藏民也跟着跪了下來

    段泽涛眼圈也有些湿润了。连忙将那中年藏族汉子扶起道:“牧民兄弟们。请你们相信党。相信政府。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抢救你们的孩子。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抢救你们孩子的特效药已经在路上了。他们一定会沒事的。……”,其他工作人员也跟着做工作。那些牧民听说还有抢救的希望。这才纷纷站起來。强忍悲痛。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先到一旁的教室去休息了。

    这时。扎西次旦拿着手机面色严峻地走了进來。严肃道:“段专员。已经联系上了阿克扎那边的救援医疗队。他们的车子在半路上抛锚了。阿布旺仁局长说他的手机突然断电了。所以暂时无法接通……”,说着又对手机那头道:“阿布旺仁局长。现在段专员和你说话。”。

    段泽涛接过手机。严厉道:“阿布旺仁局长。别的不要解释了。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事后会调查清楚的。现在你立刻报告你的位置。还有‘二巯基丙醇’注射剂特效药是不是在你手上。什么。。不小心全部摔碎了。你这是在犯罪你知不知道。。……”,说着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病房里变得鸦雀无声。所以人全惊呆了。救命的‘二巯基丙醇’注射剂特效药全摔碎了。难道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四十几条花骨朵一样的生命就这样离我们而去。所有人都沒有了主意。陷入了无比的悲痛和彷徨之中。

    段泽涛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满腔怒火。对县人民医院的刘藏生院长招了招手。冷静的问道:“刘院长。除了阿克扎市。别的县还有沒有这种‘二巯基丙醇’特效药。。拉萨姆市总该有吧。能不能从拉萨姆紧急调运。。”。

    刘藏生沮丧地摇了摇头道:“‘二巯基丙醇’特效药不是常用药。一般的县级医院根本沒有储备。就是地级医院也储备不多。拉萨姆市倒是有。可是这些孩子们必须在十二小时内注射才有效。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只剩下不到十个小时了。但从这里到拉萨姆起码要十几个小时。又是晚上。路也不好走。调集药品也需要时间。根本來不及啊。……”。

    听刘藏生这么一说。段泽涛也沒了主意。难道真的沒有办法了。。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这四十几条生命就这样死去。。不。绝不。段泽涛焦急地來回在病房外的走廊走动着。其他人都手足无措地看着他。

    突然段泽涛脑海里灵光一闪。有办法了。陆上來不及。就从天上走。空降。他也顾不得和众人解释。赶紧拿出手机。拨通藏西省军区司令员刘铁山的电话。“铁山叔。我这里有个紧急情况需要你紧急支援。阿克扎地区阿那曲县的曲托乡中心小学有四十六名小学生食物中毒。生命垂危。需要五百支‘二巯基丙醇’注射剂特效药救命。必须在九小时内注射。否则就有生命危险。请你派直升机支援。将药品空降过來。……”。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