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反常的朱飞扬

《上位17k》 第二百四十四章 反常的朱飞扬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其他几位男性乘客就沒这么从容了。十分不堪地张大嘴巴定定地盯着那长发美女看。有的更是连口水都流了出來。那长发美女黛眉微蹙。环视四周想找个空位坐下來。那“精英人士”立刻殷勤地站了起來。主动搭讪道:“小姐。这边有空位。我來帮你拿包……”。

    那长发美女美目中闪过一丝厌恶的目光。冷冷地道:“不用了。”。她见段泽涛这边空位不少。而且这个年轻男子也沒有象普通男人一样用侵略性的目光盯着自己看。应该是位谦谦君子。就快步走了过去。在他后排的座位上坐了。那“精英人士”害怕‘小赤古’就不敢跟过來了。大失所望地回到座位上去了。

    ‘小赤古’见到那长发美女。出奇地沒有如平时见到生人般的强烈反应。反而将前腿搭到座椅靠背上。好奇地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那长发美女看。

    段泽涛怕它伤到那长发美女。紧紧地将他抱住。不停地用手梳理着它头上的长毛。爱怜地安抚它道:“‘小赤古’。你要乖哦。不乖的话。下次就不带你坐飞机了。”。“小赤古”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一般。委屈地呜呜低鸣几声。把前腿收了回來。耷拉着脑袋趴在段泽涛的大腿上。继续向窗外看去。

    那长发美女本來性情淡泊。很少为外界的事物所影响。见此情形也忍不住惊呼道:“它好像真的能听懂你的话诶。太神奇了。”。“小赤古”仿佛听懂了长发美女在表扬它。又神气活现起來。晃了晃毛茸茸的大脑袋。从段泽涛的腿上站立起來。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啊。它好像真的能听懂人话诶。太可爱了。……”,那长发美女越发惊奇了。忍不住伸出白皙如葱白的玉手想去抚摸“小赤古” 毛茸茸的大头。

    “啊。不要。小心它咬人。”。段泽涛可是知道“小赤古”的凶悍的。在它几个月大的时候曾经有个外地來买藏獒的老板想去逗弄它结果手腕差点被它咬断。连忙伸手去拦。一下子碰到那长发美女白皙滑腻的手指。一种如过电般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啊。对不起。”。他连忙把手缩了回來。

    那长发美女白皙光滑如瓷的脸蛋上也飞起了红霞。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从不对任何男子假以颜色。今日却做出如此唐突的举动。而当这英俊帅气的年轻男子触碰到她的手指。她心中居然沒有任何的厌恶和愤怒。反而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薄嗔地瞪了段泽涛一眼。飞速地把手也缩了回來。

    段泽涛生怕那长发美女误会自己是登徒浪子。借机揩油。连忙解释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只是这小家伙平日里十分凶悍。我怕它伤到你……”。心中却也暗暗奇怪。“小赤古”平日里陌生人根本近不了它的身。为何对那长发美女的刚才想摸它的举动却毫无反应。这似乎是李梅才有的待遇啊。

    那长发美女板着脸沒有说话。段泽涛也颇觉尴尬。伸手在“小赤古”的大头上打了一下。“都是你这小家伙闯的祸。看。惹姐姐生气了吧。”。“小赤古”委屈地呜呜低鸣两声。一下子人立起來。前腿并拢上下摇摆着。乖巧地吐着舌头。好像在给那长发美女作揖道歉一般。

    “小赤古”滑稽的样子逗得那长发美女忍俊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來。这一笑端的如牡丹花开百媚生。让段泽涛一下子看直了眼。那长发美女这才发觉自己此时的行为实在与自己平日的性情大相径庭。连忙收起笑脸。淡淡地说了句:“算了。这事不怪你。你无需解释……”,脸上重又恢复那副古井不波的淡定表情。不再理会段泽涛。

    段泽涛碰了个软钉子。也就不再说话。从皮包里拿出一本全英文版的《方**》看了起來。那长发美女装做无意地瞟了段泽涛手中的书一眼。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神采。

    飞机就是快。几个小时后段泽涛就从极寒之地的拉萨姆回到了华夏的繁华之都燕京。下飞机的时候。其他乘客都十分畏惧“小赤古”。让段泽涛带着它先下。那长发美女却毫不在意地背起背包。跟在段泽涛的身后向机舱门口走去。

    來之前段泽涛就给朱飞扬打了个电话。让他过來接机。一下飞机。段泽涛就看到朱飞扬懒散地叼着一根香烟斜靠在他那辆军牌悍马车身上。无聊地东张西望着。他挥了挥手正想和朱飞扬打招呼。突然朱飞扬象见了鬼一样吃惊地望着他的身后。嘴巴张大得能放下一个鸡蛋。愣了半天后手忙脚乱地把手上的香烟扔在地上用脚捻灭。直起身來毕恭毕敬地对着段泽涛身后叫了一声:“若妍姐。怎么你也坐这趟飞机啊。。”。

    段泽涛吃惊地回头望去。只见那长发美女正站在自己身后。用白葱般的纤细手指指了指朱飞扬。淡淡地笑道:“原來是小飞扬啊。又被我抓到你抽烟了哦。怎么。这是你的朋友啊。。你这位朋友……的狗很有意思哦。……”。

    原來这个长发美女和朱飞扬认识。而且看起來十分熟悉的样子。朱飞扬可是四九城里的“红三代”里的混世魔王。有名的天不怕地不怕。但此时他见到这长发美女却是十分敬畏的样子。让段泽涛不由对这长发美女的身份产生了极强的好奇心。

    而此时朱飞扬也十分惊愕。若妍姐谁啊。那可是令四九城所有的“红三代”高山仰止的存在啊。是他们心中不可亵渎的女神。也从沒见她对任何男子假以颜色。但刚才她说段泽涛的话里竟然有一丝戏谑调侃之意。这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來了。这还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淡定若妍姐”吗。虽然段泽涛对于美女的杀伤力一向让他羡慕嫉妒恨。但这个难度也未免太高了吧。

    惊愕归惊愕。朱飞扬可不敢问。若妍姐你焕发第二春了吗。尴尬地挠了挠头道:“若妍姐。我也是乏了才抽一颗烟。你这是刚从藏西旅游回來吧。怎么梁伯沒來接你啊。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那长发美女摆摆手道:“不用。你走你的。你那车我坐不惯。梁伯应该就快來了……”,话沒说完。一辆挂着“京V”牌照的加长红旗轿车疾驰而來。一个头发花白精神却很矍铄的老人从车上走下來。走到那长发美女身边急道:“大小姐。路上有点堵车。让你久等了。”。

    “沒事。我也才到。我们走吧”。说着又转头对朱飞扬淡淡地道:“小飞扬。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有空带你这位朋友和他的狗到我那里坐坐。走了”。临走时又深深地望了段泽涛一眼。

    “诶。诶。我会注意的。若妍姐好走。”。朱飞扬哈着腰连连应承着。用力挥着手目送着那辆红旗车远去。

    段泽涛则是暴汗不已。怎么那长发美女老把自己和狗放在一起啊。用肩膀碰了碰还在朝着远去的红旗车频频挥手的朱飞扬问道:“诶。这女的是谁啊。看你们很熟的样子……”。

    朱飞扬突然暴起。双手掐着段泽涛的脖子将他抵到悍马车车身上。咬牙切齿道:“牲口。老实坦白。你对若妍姐做了什么。我警告你。谁你都可以碰。就是不能碰若妍姐。”。

    一旁的“小赤古”见朱飞扬揪住段泽涛。立刻咆哮着扑了过來。瞬间把朱飞扬扑倒在地。张开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对准朱飞扬颈部的大动脉就要咬下去。

    段泽涛连忙喝住“小赤古”。从刚才朱飞扬的力道。他知道朱飞扬是认真的。不由对朱飞扬的反常举动大感诧异。揉了揉脖子怒道:“飞扬。你说什么呢。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见美女就上的牲口吗。我和刚才那女的只是偶尔在飞机上碰到。总共就说了一句话。……”。

    朱飞扬心有余悸地望了一眼一旁虎视眈眈的“小赤古”。不敢再扑过來。半信半疑道:“你说的是真的。”。

    段泽涛又好气又好笑道:“我几时骗过了你啊。我到现在连这女的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呢。。”。说着走到朱飞扬身边。伸手把他拉了起來。

    “这就怪了。若妍姐从來对任何男人都不假颜色的。为什么我总觉得她看你的眼神有点不对呢。对了。你从哪里弄这么一凶猛的小畜生……”,朱飞扬见“小赤古”又要扑过來。慌忙改口道:“这么一神犬啊。。太拉风了。这要带出去。倍有面子啊。”。

    段泽涛在“小赤古”毛绒绒的头上抚摸了几下。才让它安静了下來。转头得意地对朱飞扬道:“它可是‘王中之王’。你别招惹它。对了。你还沒回答我的问題呢。那女的到底是什么人。你这么紧张她。。”。

    朱飞扬叹了口气道:“涛哥。其实我也是为你好。若妍姐可是四九城所有的“红三代”最尊敬的女神。你要是招惹了她。在京里就寸步难行了。说起若妍姐的身世。这话就长了……”。

    接下來朱飞扬就将那长发美女的身世一五一十地说了出來。段泽涛也一下子也被这位神秘的奇女子的來历给惊呆了……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