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冷静应对

《上位17k》 第二百九十九章 冷静应对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元晨看他一副窝囊样。更是气不打一处來。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电动喇叭。冲到了干警组成的人墙后面。大声喊话道:“我是市委书记元晨。你们的问題市委一定会帮你们解决的。现在请你们赶紧散开。不要干扰领导视察。冲击政府车队是非常严重的违法行为。我们将采取严厉的措施。对带头闹事的进行拘留甚至判刑。……”。

    在元晨的印象里。老百姓还是很好对付的。给个虚无缥缈的承诺。再吓唬几句也就散了。谁知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就好像沸油锅里滴了一滴水。请愿的群众更加群情激愤起來。“市委书记了不起啊。市委书记也不能不管我们的死活。”。“老子饭都沒得吃了。怕个毛啊。大不了去坐牢。”。整个队伍立刻骚动起來。拼力朝前挤了过來。请愿的群众足有好几百人。警察搭建的人墙眼看就要拦不住了。

    这时段泽涛也赶了上來。见状冷静地对元晨道:“元书记。这样下去不行。趁现在回去的路还沒被堵住。你赶紧带石书记转回市委。要是把石书记堵在这里。那后果就真不堪设想了。现场就交给我來处理吧。……”。

    元晨也是关心则乱。想到要是把石良堵在这里。那可真是轰动全国的爆炸性新闻了。很可能还会惊动中央。那后果可就真是不可收拾了。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神色复杂地看了段泽涛一眼。段泽涛选择留在现场处理就等于把最困难的事揽到了自己身上。不由重新审视起这个自己视为眼中钉的对手來。心里也有些感动。事态紧急。也顾不得说什么。用力拍了拍段泽涛的肩膀。沉声道:“那这里就拜托泽涛市长了。……”。说着赶紧向石良的车走去。

    石良见元晨回來了。就把车窗摇了下來。铁青着脸道:“到底怎么回事。!搞清楚了吗。。”。元晨涨红了脸道:“是因为拆迁款不到位的问題……泽涛同志已经去前面处理了。石书记您看是不是先回市委。这里实在太混乱。我们到市委再接受您的批评……”。

    其实石良看到请愿的群众举的那两条横幅。早就大致猜到是什么事。现在各地大搞开发。而政府财政又比较紧张。象山南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普遍存在。如果这样的事都要他这个省委书记去处理。那他这个省委书记就别想干其他的事了。所以沒有下车。

    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原谅山南市领导班子在这次事件中所犯的错误。爆发**就意味着政府在对所管辖的地区缺乏掌控力。是领导班子沒有战斗力的表现。不敲打敲打肯定是不行了。如果全省都爆发出山南这样的**。那他这个省委书记也就不用干了。因此他冷哼一声。也不理会元晨。摇上了车窗玻璃。吩咐司机调头回山南市委大院。

    谭志坚惶恐地看了段泽涛一眼。手足无措道:“段市长。要不要调防暴大队來。用催泪弹把这些闹事的人驱散。……”。

    段泽涛火道:“你想干什么。。前面那些是老百姓。不是阶级敌人。你这样做只会让事态更加恶化。……”。见谭志坚被他骂得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就放缓语气道:“越是这种时候。我们越不能慌。越要冷静。现场现在交给我來指挥。你听我的命令……”。

    说完段泽涛拿起电动小喇叭。大步上前高声喊话道:“大家请安静一下。听我讲几句话。我是山南市市长段泽涛。现在代表山南市市委市政府來为大家解决问題。如果大家想拿到剩余的拆迁款。提高拆迁补偿标准。那么就就请安静下來听我说几句……”。

    请愿的群众听说能拿到剩余的拆迁款。还能提高拆迁补偿标准。就渐渐安静了下來。听段泽涛怎么说。一旁的谭志坚见段泽涛两句话就让刚才还群情激愤的群众安静下來。不禁暗暗佩服。这位年轻的市长还真有两把刷子。

    “同志们。你们的心情我很理解。你们的要求是完全合理的。是我们政府工作沒有做到位。让大家受苦了。我首先代表市政府向大家道歉……”,段泽涛十分诚挚地说道。

    请愿的群众听段泽涛说得很诚恳。还主动代表政府向他们道歉。心里的怒火就平息了一些。但是也有刺头不吃这一套。高喊道:“你少说些好听的。我们不吃这一套。我们只想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拿到剩余的补偿款。能把我们拆迁补偿标准提高到什么标准。我们要你现在就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对。我们现在就要答复。……”。

    段泽涛微笑道:“我如果现在答复你。明天就能给你们补偿款。你们会相信吗。谈判是需要诚意的。我今天早上还沒吃早饭。老这么背着喇叭喊话很累。你们这么挤着应该也很累是不是。人一累就容易上火。一上火本來能谈得好的事都谈不好了。大家看能不能这样。我让我们的民警同志都后退十步。我到前面去和你们谈。这样你们也不怕我跑了。但你们不能再向前了。再向前我可就顶不住了……”。

    请愿的群众见段泽涛说得很有诚意。就大声道:“那你过來吧。”。一旁的谭志坚急道:“不行啊。段市长。这样太危险了。我得对你的安全负责……”,后面的话却被段泽涛用凌厉的眼神给吓回去了。

    段泽涛拿起喇叭严厉道:“所有民警听我口令。全体都有。立正。向后转。起步十步走。……立定。向后转。”,民警们也对段泽涛的临危不乱敬服不已。按照他的口令迈着整齐如一的步伐后退了十步。

    请愿的群众见民警们果真后退了十步。一直绷紧的神经也松弛了下來。而民警们齐刷刷的正步声也对他们产生了一定的震慑作用。也沒有人再往前挤了。段泽涛则在民警们敬佩的目光的注视下大步走到了请愿群众的队伍前面。在路边找了一块大石头站了上去。这样方便他鸟瞰到人群中的骚动情况。

    这时石良他们的车队也开始调头。准备回市委大院。就有站在前面眼尖的群众发现了。高喊道:“我们被骗了。那些当官的要跑了。……”。他这一喊。群众队伍又骚动起來。有人又开始往前冲。

    段泽涛指着那个站在前面眼尖的群众笑骂道:“你人不大。架子倒不小。有我这个市长站在这里陪你聊天还不够。还真想要省委书记來陪你聊天啊。石书记他们还有重要事情要处理。有什么事情我这个市长完全可以全权做主。……”。

    请愿的群众听段泽涛说得风趣。就都笑了起來。这一笑气氛就缓和了许多。那个眼尖的群众还不好意思地挠挠了头不再说话了。

    而这时石良的专车已经调好头准备离开了。他透过小车的倒视镜看着车后那个坚毅地站在请愿群众前面的背影。脸上露出了寻思的表情。这个段泽涛也还算是处事果敢。有担待的。可惜怎么就得罪了江家的公子呢。。

    段泽涛见石良他们的车队已经安全离开了。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半。在他后面的民警注意到他衣服的背心已经完全被冷汗浸湿了。这才知道刚才这位年轻的市长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同志们。其实你们反映的问題政府已经引起了高度重视。但你们想想。这不是一笔小钱。政府要统计核实欠你们拆迁款数额需要时间吧。要调集这么一大笔钱需要时间吧。在这里我表个态。最迟在这个月底前将拖欠你们的补偿款全部拨付到位……”。

    “至于拆迁补偿标准过低的问題就要复杂些。什么样的补偿标准标准才不算低呢。这个问題我说了不算。政府到时候会举行听证会。你们选出代表來参加。再参考一下同类城市的补偿标准。争取能拿出一个让绝大部分人都接受的补偿标准來……如果你们沒有不同意见。那就都散了吧。家里人还在等着呢……”。

    这时请愿群众中又有人跳出來置疑了。“我们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不是糊弄我们。过去那些当官的就是这么糊弄我们的。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根本兑不了现。”。他这么一说。立刻引起大家的共鸣。“是啊。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们的。。”。

    段泽涛笑道:“同志们。我是人民政府的市长。不是街面上行骗的江湖郎中。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明天就找不着。如果我说话不算数。你们可以随时來市政府來找我。下次选市长的时候。你们就投我的反对票。把我给赶下台去。如果连基本的信任都沒有。那么我们在这里谈判又有什么意义呢。。……”。

    群众们就都笑起來了。觉得段泽涛说得有道理。就纷纷散去了。段泽涛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汗。向谭志坚交待了几句。让他处理好善后事宜。就匆匆上了车。向市委大院赶去。他还要想着回去如何面对省委书记的怒火呢。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