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三百章省委书记的怒火

《上位17k》 第三百章省委书记的怒火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段泽涛匆匆赶回市委。刚到会议室外面就见到石良的秘书田文镜站在外面走廊上抽烟。田文镜见到段泽涛到來。对他微笑了一下。用手指了指会议室。小声道:“老板在里面发火呢。元书记也在里面……”。

    段泽涛就在门外站住了。他见田文镜手上的烟快烧到烟屁股了。就从口袋里拿出特供中华烟。递了一根给田文镜。自己也叼了一根。他抽烟不是很凶。只有特别烦的时候才抽。离开燕京的时候从李泽海那里顺了两条。后來去看若妍。若妍又给了四条。如今一条都还沒抽完呢。

    田文镜本想说不抽了。一看段泽涛抽的特供中华就眼睛一亮。他长期跟着石良。眼界还是很高的。知道能抽特供中华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就接了过來。先放到鼻子底下闻了一下。再点燃深深吸了一口。笑道:“好烟。到底是特供中华。我还是陪着老板进京去拜会一位老将军。抽过一根。老板又不抽烟的。我瘾上來了。只能偷偷躲起來抽……”。

    段泽涛注意到田文镜右手食指的指甲都被熏黄了。就知道他烟瘾不小。就笑道:“田大秘要喜欢抽这烟。我那里倒是还有几条沒开动的。下次我去省城给你带过去。我抽烟纯粹是好玩。分不出好坏的。这烟我抽真浪费了……”。

    田文镜就更惊奇了。他知道这特供中华正军级干部一个月才两条的配额。谁拿着都跟宝贝似的收着。段泽涛一出手就是两条。可见其背景深厚。他本就对年轻帅气的段泽涛很有好感。而且段泽涛这么年轻就当上市长了。将來肯定前途无量。也就有心结交。就呵呵笑道:“那我就不好意思了……”。

    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道:“泽涛手机号多少。我把我号码给你打过去。以后到省城就打我电话。大家出來坐坐。以后要遇到什么难事要我帮忙。只管开口……”。

    能结交省委书记的大秘自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好事。段泽涛也是大喜过望。连忙把自己的号码报了。两人都把对方的手机号存了。田文镜对段泽涛竖起大拇指道:“泽涛。今天这事你处理得漂亮。临危不乱。果断勇敢。老板虽然嘴上沒说。我看得出他还是满意的。只不知道他为什么一直对你有成见。按说你们两之前也不认识。不应该啊。我要遇到机会。会帮你在老板面前说说好话的……”。

    田文镜这话就是在交心了。段泽涛也有些感动。笑道:“那我就先谢过田大秘。不。田哥了。”。两人相视呵呵笑了起來。

    田文镜手里的烟都快烧到烟屁股了。他才把烟头丢到地上用脚踩灭了。用手在身前扇了扇。赶走面前的烟气。对段泽涛笑道:“我先进去看看里面什么情况了。等下出來叫你。估计老板肯定要问你情况的……”,说着走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推开门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田文镜就又出來了。对段泽涛道:“老板让你进去。”。又压低嗓门小声道:“老板心情不好。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措辞……”,段泽涛给了田文镜一个感激的眼神。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一进会议室。段泽涛就见石良板着脸坐在沙发上。元晨低着头一言不发地坐在他的对面。显然已经被骂晕了。石良见段泽涛进來。满脸严肃地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段泽涛不卑不亢地答道:“请愿的群众已经散去了。我们会处理好这个问題的。”。

    石良这才面色稍霁。点了点头。指着一旁的沙发道:“你坐吧。”。转头又继续批评起元晨來:“元晨同志。你要我怎么说你好。我三令五申。干部的首要任务就是要确保社会稳定。你倒好。给我这么大一个‘惊喜’。我很怀疑你是否能继续掌控山南的局面。。……”。

    这话就说得很重了。段泽涛连忙道:“石书记。这件事也不能全怪元晨书记。我也有责任……”。

    石良一听就火了。腾地站起來。指着段泽涛怒斥道:“你当然有责任。征地拆迁本就是政府管理的范畴。出现这样的**就是因为你们平时工作做得不细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为什么不能早发现。早解决。一定要等我这个省委书记來了才发现啊。。……”。

    元晨猛地抬起头。吃惊地看着段泽涛。这件事情段泽涛完全可以撇清责任的。一则段泽涛刚刚上任。今天的事情属于历史遗留问題。二则他之前已经提醒过元晨。还在常委会上公开提出过反对把兴华化工列为调研点。是自己一意孤行。还以为段泽涛是怕自己在省委书记出风头。而且自己当时也表态这个点由自己亲自抓。出了问題由自己负责。现在段泽涛却抢着帮自己分担责任。

    还有刚才在现场也是段泽涛临危不乱。挺身而出。才沒有让事态进一步恶化。再联想起过去段泽涛的种种表现。的确是对事不对人。相反自己倒是有些小鸡肚肠。心胸狭隘。总认为段泽涛是在和自己做对。才导致两人的关系恶化。想到这里。他心中就有些羞愧。连忙道:“不。不。石书记。这事主要责任还是在我。泽涛市长他刚來。还不了解情况。而且他之前也提醒过我。是我沒有引起重视。……”。

    石良怒极反笑道:“好啊。你们俩个倒是在我面前唱起双簧來了。别以为你们抢着把责任往身上揽。我就会放过你们。该是谁的责任就一定要追究。……”,心里却想。外面不是一直传元晨和段泽涛不和吗。怎么两人倒互相帮对方揽起责任來了。。

    想到这里。他的怒火又平息了些。语气也放缓下來。“不过你们面对错误。沒有推卸责任。敢于直面错误。这一点还是值得肯定的。外面传言你们俩不和。我看也不完全属实嘛。这就对了。只要领导班子团结一致。就沒有什么困难能难倒我们。……”。

    “其他的调研点我也不想看了。连基本的维稳问題都处理不好。其他的工作可想而知。不过你们认错态度比较好。我可以考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一年以后我会再到山南來调研。到时候如果山南的情况沒有大的改观。你们俩就都不要干了。给我回家带孩子去。……”。

    元晨和段泽涛这才暗暗舒了一口气。知道这一劫算是躲过去了。石良还要赶到下面的地市调研。也就沒有在山南做过多的停留。段泽涛和元晨将石良送到高速公路入口。目送着车队离开。不约而同长舒了一口气。一直吊着的心才算彻底放下來了。

    元晨面带赤色地看了段泽涛一眼。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泽涛市长。辛苦你了。今天如果不是你果断处置。后果当真不堪设想啊。过去我对你有些误会。主要责任在我。我过于刚愎自用。心胸不够宽阔。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段泽涛连忙道:“不。不。我也有责任。主要是有些事我和你沟通不够。沒有注意方式方法。有时过于强势。沒有顾及你这个一把手的感受……”。

    元晨摆摆手道:“我们俩也不要推來推去了。再推下去就变成自我批评大会了。总之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以后我们俩团结一致。一起把山南的经济工作搞上去……”。

    段泽涛印象中元晨总是板着一副死人脸。沒想到他还会开玩笑。不过能和元晨达成相互谅解。自己以后的工作就好开展多了。也呵呵笑道:“对。从今天起。我们要翻开新的一页。齐心协力抓好山南市的各项工作。……”

    回到市委大院元晨的办公室。元晨面色凝重地对段泽涛道:“泽涛市长。这件事石良书记虽然沒有处分我们。但我们绝不能因此就万事大吉。我们要认真分析总结教训。对于相关责任人要追查到底。避免再次发生类似的恶**件……”。

    元晨这么一说。段泽涛也严肃起來。沉吟道:“元书记。你有沒发现。这件事绝不那么简单。省委石书记要來的消息我们只传达到市委常委一级。而且在常委会上要求严格保密。那些普通老百姓又从哪里得知省委石书记要來的消息。正好堵在石书记去调研的路上呢。。……”。

    经段泽涛这么一提醒。元晨大吃了一惊。恍然道:“你是说这件事背后有人幕后指使。故意把省委石书记要來的消息泄露出去才导致了这次的**的发生。。……”。段泽涛沉重地点了点头。面色凝重道:“根据种种情况分析。这种可能性相当大。”。

    元晨用力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來。震怒道:“简直是丧心病狂。查。一查到底。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不管涉及到谁。我绝不会放过他。我这就给公安局打电话……”。说着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就拨了起來。却被段泽涛按住了。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