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变色龙

《上位17k》 第三百一十二章 变色龙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段泽涛想找个借口离开又怕伤小莲的自尊。想着自己只要身正就不怕影子斜。就留了下來。

    小莲倒是显得很高兴。吃饭的时候不停地向段泽涛说着工作上的趣事。还不时咯咯地笑着。显然已经彻底从往日的阴影里走出來了。只是她一笑。那胸前浑圆的两陀软肉就会一抖一抖的。搞得段泽涛眼睛都晃花了。

    吃完饭。小莲又要给段泽涛做头部按摩。自从上次小莲给段泽涛做过一次头部按摩以后。段泽涛就有些食髓知味。很怀念那种彻底放松的感觉。

    也不知有意无意。小莲上來就把段泽涛的头扳着正好卡在那胸前深深的沟壑中。段泽涛感觉像是枕在两团棉花糖里。还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虽然这种感觉很舒服。他却觉得不太妥当。挣扎着站起來。又说不想做了。

    小莲脸色一黯。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常态。“那我去给段大哥放水洗澡。”。说着就飞一般地跑上楼去给段泽涛放水了。

    段泽涛匆匆洗完澡就换了睡衣。回自己的卧室看书去了。小莲也搞完了厨房里的卫生。拿了自己的换洗衣物进了卫生间。

    小莲脱下衣服。露出了她那凹凸有致的**。在酒店桑拿中心的时候。小姐妹们都叫她奶牛。客人们也格外喜欢她的那对大ru,似乎男人们都喜欢大胸的女人。刚才段大哥吃饭的时候也偷偷地往那里瞟呢。不过客人瞟那里时小莲心里只会觉得恶心。但被段泽涛瞟她却觉得有些窃喜。

    自从上次听到段泽涛和江小雪在房里那种羞人的声响后。小莲就常常会做那种羞人的春梦。梦里的男主角就是段泽涛。每次醒來裤裆里湿漉漉的。不过她却从不敢表露出來。因为她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段泽涛。

    水从那光洁如瓷的皮肤上滑落。小莲轻轻揉搓着胸前那高耸丝毫沒有下垂的巨ru,她很清楚自己身体的优势。也非常懂得如何去取悦男人。浴室里似乎还留着段泽涛洗浴后留下的阳刚的味道。她想着想着就有些难以自已。呢喃着忍不住把手探了下去……自从那次以后她似乎越來越迷恋上这种自己用手解决的感觉了。

    高chao很快就來了。她浑身都颤栗起來。光洁的大腿死死地绞在一起将右手死死夹住。那种**蚀骨的感觉让她站都快站立不稳了。伸起左手想去扶墙壁。脚下却突然一滑……

    段泽涛在卧室看着书。突然听见浴室里传來小莲的惊呼。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快步走出來。隔着浴室的门问道:“小莲。你沒事吧……”。

    “地滑。我不小心摔了一跤。可能扭了筋。动不了。哎哟。”。浴室里传來小莲有几分痛苦的声音。

    这下段泽涛就难办了。进去吧。里面小莲还赤身luo体呢。不进去吧。让小莲就这么躺在冰凉的浴室地板上也不是个事啊。想了想就返回卧室拿了一条长浴巾。又找出浴室的钥匙把门打开了。

    入眼就是一团耀眼的白花花。段泽涛连忙把头偏过一边。把浴巾往小莲身上一裹。抱起她就往她的卧室走。

    小莲双臂紧紧环抱住段泽涛的脖子。白皙的俏脸红得快滴出血來了。心却是欢喜得快跳出來了。浴巾虽然遮住了小莲身体的要害。但却无法掩盖住胸前那两团硕大。段泽涛每走一步。小莲胸前的大白兔就要蹦一下。段泽涛虽然把脸偏过去了。但眼角却仍然会不自觉地被晃到。分身居然可耻地有了反应。

    段泽涛把小莲放到卧床上。拉过被子将她盖住。小莲吊着段泽涛的玉臂却不肯松开。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道:“段大哥。你要了我吧。我绝不会缠着你的。你救了我的命。我也沒什么能报答你。只有这身子了……”。

    段泽涛身体一僵。硬起心肠扳开小莲的手。正色道:“小莲。你别胡思乱想。我做的只是我应该做的。忘掉你的那些过去吧。开始新的生活……”,说着转身就往外走。

    “段大哥。你是不是嫌我脏。”。身后传來小莲悲伤欲绝的声音。段泽涛站住了。却沒有回头。沉声道:“小莲。你一点都不脏。脏的是那些伤害你的人。我如果那样。和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呢。你不要有思想负担。今天的事我对谁都不会说的。你记住。我永远是你的段大哥……”。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身后传來小莲嘤嘤的哭声。段泽涛却再也沒有回头。把房门带上就毅然地离开了。这一晚却是沒有睡好。第二天起來。小莲已经做好了早餐。想起昨晚的事。段泽涛还微微有些脸红。小莲却象什么事也沒发生似的。坦然地笑道:“段大哥起來了。快洗脸漱口。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煎饼……”。

    段泽涛见小莲走路还有些一瘸一拐。本想关心一下。想了想却沒有再说了。匆匆吃过早餐就赶到酒店和钱伯光他们汇合。然后一起赶到了省财政厅。

    见到马万强。他脸色却不太好。皱着眉头道:“泽涛。你是有不是什么事得罪了谭厅长。今天一早我就拿着你们那份报告找了他。他居然连我的面子也不给。话还说得很难听。说什么‘他段泽涛不是很牛吗。谁的面子都不给。今天也有來求我的时候……’,搞得我也很被动……”。

    段泽涛就奇怪了。“我不认识谭培圣啊。。以前从沒打过交道。怎么会得罪他呢……”。

    这时一旁的钱伯光想了想。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我们市里有个房地产老板好像是谭厅长的亲戚。多半是为了市长一号令的事。段市长。要不然。我们回去找一下那个房地产老板。让他帮我们说说话……”。

    一旁的马万强也道:“是啊。找到问題的症结在哪里就好办了。泽涛你赶紧去找找那个房地产老板。这事就成了。……”。

    段泽涛气愤道:“政府办事还要去求一个私人老板。这是哪门子道理。谭培圣他这分明是公报私仇。这样沒有原则的干部我还偏不求了。行了。这事万强你别管了。我自己來想办法。我就不信。沒有张屠夫我就要吃带毛猪了……”。

    马万强就微微有些脸红。毕竟这事他之前是大包大揽了的。现在却出了幺蛾子。他也脸上无光。就接着劝道:“泽涛。你都当市长了。怎么还是这样的性格。谭培圣是老财政厅长了。他有个外号叫‘变色龙’。在财政厅从來是说一不二。只听直管领导招呼。现在省里对财政这块也控制得很严。谭培圣硬要卡你也不是沒有理由。一般的省委常委打招呼他都不太听的。除非是省委石书记或者楚省长发话才有用……”。

    段泽涛眼前一亮。这事找石良的秘书田文镜或许有用。就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田文镜的电话。话筒那边很快传來田文镜爽朗的笑声。“泽涛啊。你可是大忙人啊。今天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啊……”。

    “田哥。我再忙能忙过你这省委书记的大秘吗。我是到省里來化缘了呢。你也知道。我们山南实在底子太薄了……”,说着就把事情的來龙去脉对田文镜说了。

    田文镜呵呵笑道:“就这事啊。那个谭培圣我瞧着他也腻歪得很。就知道溜须拍马。早几天还和我套近乎说要请我吃饭呢。我最烦这种公私不分的人了。得。这事包我身上了。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谭培圣接到田文镜的电话自是喜出望外。他一直想搭上石良的线。却苦于沒有机会。现在田文镜主动打电话來让他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了。“田大秘。您有什么指示……”。

    田文镜在电话里说得很艺术。“谭厅长。石书记很关心边远山区的建设。早两天还在说对于山南这样的边远山区一定要大力扶持。要让全省经济均衡发展。你这个财政厅长要和省委保持一致啊。不好意思。石书记叫我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谭培圣也是官场老油子了。不是八面玲珑的人物也不可能在财政厅长这个位子上坐这么久。听了田文镜这番话很快就联想到今早马万强拿來的那份山南市的那份请款报告上。心里就起了波澜。

    他对段泽涛是早有耳闻。赵向阳时代段泽涛就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他之所以卡着段泽涛的那份请款报告不批。除了因为他那个做房地产老板的亲戚在他面前告了段泽涛的状。也是出于对段泽涛这么年轻当上了正厅级干部的天然嫉恨。现在赵向阳已经走了。你这小子还这么牛气。我偏要卡卡你。

    沒想到段泽涛这么快就搭上石良的线。电话虽是石良的秘书田文镜打來的。在他理解却很可能是石良的意思。难道说段泽涛在石良面前告了自己状。想到这里。他的冷汗都下來了。赶紧拿起电话拨通了马万强办公室的电话。

    “万强同志。段市长在你办公室吗。。啊。太好了。你请他到我办公室來一趟。不。还是我到你办公室來好了……”。

    (Ps:第二更在十二点前一定更出)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