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暴怒

《上位17k》 第三百四十二章 暴怒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田继光却不知道吴铁强以前干过扒窃的。耳朵特别好使。虽然田继光离他有一段距离。而且说话声音也不算高。但还是被吴铁强听到了。吴铁强眼中闪过一道凶光。恶从胆边生。爆吼一声。“gRD。你们不让老子活。老子和你们拼了。……”,说着猛地拉动导火索。向田继光等人冲了过去。

    所有人都沒想到吴铁强会真的会拉响导火索。一下子全都吓傻了。在这危急时刻。一旁的吴大为大喊一声。“危险。快卧倒。”。然后猛地向吴铁强冲了过去。将他扑倒在地……

    “轰。”。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惨剧还是发生了。不过由于吴大为的英勇牺牲。除了最前面的几名特警被飞溅的石块射到受了一点轻伤。其他的人都安然无恙。但是吴大为和吴铁强却被炸药包给炸得血肉横飞。

    这件事在全省掀起了轩然大波。并迅速在全国的新闻媒体上传开了。对山南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各大媒体长篇累牍地开始对山南强拆导致拆迁居民自杀性爆炸事件进行声讨。山南市一下子变成强拆的反面典型。

    省委书记石良知道这事后震怒不已。立刻连夜把元晨叫到省城骂了个狗血喷头。据说还有中央领导过问了此事。省里也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进驻了山南。步行街和商业广场项目也不得不停了下來。

    出了这么大的事。段泽涛自然不可能再在国外待下去了。只得愧疚地向江小雪告别。连夜坐上了直飞江南省城的飞机。江小雪则留在了m国。要等到小孩出生后才会返回国内。张桂花也留在了m国照顾她。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速度仍然很快。机身轻微震颤着。让人有一种落了地的塌实。此时江南省城还是深夜。从机窗口向外望去。天色昏暗。雨雾迷蒙。加之窗玻璃上凝挂着泪珠般的雨点。机场的景象显得十分模糊。

    在飞机上段泽涛就一直在思考。这次恶**件对正在迅猛发展的山南市会造成怎样的影响。。自己又应该怎样把这种恶劣影响对发展中的山南的损害减小到最低程度。他感觉现在的山南就像这外面的天空一样。布满了阴霾。让人的心情也有些压抑。

    不过不管怎样。这一切总是要去面对的。段泽涛下了飞机。深深吸了一口气。大步向机场出口走去。

    谢冠球和方东明早已在出口处等着。见段泽涛出來。连忙迎了上去。谢冠球抢着接过段泽涛的行李箱。方东明则赶紧给胡铁龙打电话。让他把小车直接开到机场大厅出口來。

    “段市长。您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又要倒时差。是不是先在省城找个酒店睡一觉再回山南……”,谢冠球建议道。

    段泽涛想都沒想就摆摆手拒绝了。不容置疑地道:“沒事。我在飞机上已经眯了一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哪里还睡得着。直接回山南吧。”。

    谢冠球知道段泽涛的性格。就沒有再说什么了。一行人上了车。谢冠球和方东明知道段泽涛心情不好。也沒敢说话。车内的气氛就有些凝重。

    段泽涛在鼻间根部的晴明穴揉了揉。闭着眼睛对一旁的谢冠球问道。“冠球。你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地说一下吧。电话里也沒说得太清楚……”。

    谢冠球就把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地汇报了一遍。段泽涛听他说完还是一言不发。但心里却翻起了惊涛骇浪。高速公路两旁。一座座灯火闪亮的城市和村镇在车轮的沙沙中一一闪过。五颜六色的光带让段泽涛的思绪不断倒退。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自己第一次见吴大为的情景。

    吴大为长得并不起眼。段泽涛甚至不能清楚记起他的样子。只是上次去棚户区调研时。吴大为敢于为老百姓说话的态度。和居民对他的爱戴让段泽涛留下了印象。所以才会把他提拔上來做征地拆迁办公室的主任。想到这里。段泽涛心里就升起了深深的愧疚。自己如果沒有提拔吴大为。只是居委会主任的吴大为是沒资格跟在田继光旁边调研的。或许就不会牺牲了。

    此时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窗外的细雨也已经停了下來。天边出现了鱼肚白。小车也已经到了山南境内。马上就要下高速了。

    段泽涛突然问道:“大为同志的后事办得怎么样了。。追悼会开了沒有。。……”。

    谢冠球愣了一下。犹豫了一下道:“额。这几天。市里头全乱套了。要接待省里的调查组。还有來自全国各地的媒体记者。所以还沒有顾得上。本來市里是要追认大为同志为烈士的。可是有人说……”。

    段泽涛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冷冷地道:“说什么。。……”。

    谢冠球嗫嚅着道:“有人说。吴大为是征地拆迁办公室主任。这件事他也有责任。不应该追认为烈士。……”。

    段泽涛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雷霆暴怒道:“放TmD臭狗屁。吴大为同志都牺牲了。还有人向他捅刀子。这些人的心是怎么长的。他们还有沒有良知。……”。

    谢冠球和方东明还是第一次见段泽涛发这么大的脾气。居然爆起了粗口。都吓了一大跳。吓得都不敢说话了。此时小车已经下了高速。胡铁龙就问道。“老板。是直接去市政府还是去住所。。……”。

    段泽涛怒火未竭。猛地一挥手道:“哪里都不去。去吴大为家。我要去看看大为的家人……”。

    吴大为的家在一栋陈旧的居民楼的二楼。刚上楼。就看到门口摆了一把椅子。椅子上立着吴大为的遗像。下面摆了一个香炉和两个烛台。上面插着香烛。旁边还有一堆已经燃成灰烬的纸钱。楼道中弥漫着一股香烛和哀伤的味道。

    在摇曳的烛光照耀下。照片中的吴大为面带微笑地望着段泽涛。正是段泽涛第一次见他时的样子。段泽涛只感觉鼻子一酸。眼泪就不自觉地下來了。

    吴大为家的门虚掩着。里面传來嘤嘤的哭声。段泽涛轻轻地敲了敲门。一位双眼红肿。满脸憔悴的中年妇女走了出來。满脸狐疑地问道:“你们找谁。。……”。这名中年妇女正是吴大为的妻子。孙小兰。

    一旁的谢冠球连忙介绍道:“你是吴大为同志的爱人吧。这是段市长。他刚下飞机就來看大为同志了……”。

    孙小兰先是愣了一下。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段泽涛面前。嚎啕大哭道:“段市长。你要为我们家大为做主啊。他死得不值啊。死了连个过问的人沒有。我早就说了他。做事那么积极。那么拼命做什么。。现在死了连个名分都沒有……”。

    段泽涛连忙把孙小兰扶起了。哽咽道:“大嫂。我的工作沒做好。对不起大为同志。也对不起你们。你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是我能力范围内的。我一定办到。我们绝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让大为同志走了还带着遗憾。……”。

    原來吴大为牺牲后。他的身后事就一直沒有人过问。甚至连遗体都沒有找到。孙小兰想去事故现场寻找吴大为的遗体。但现场却已经被封锁了。根本进不去。还是一个好心的民警从现场收了几块带血的碎布片做为遗物交给了孙小兰。孙小兰回來烧化了才自己给吴大为搭了个简易灵台。

    可是从出事后。政府沒有派一个人过來探视一下。倒是原來棚户区的一些居民自发的來悼念了一下。甚至孙小兰去找常务副市长田继光。还被他斥责不要吵事。说他现在很忙。沒空管这样的小事。然后就把孙小兰独自留在办公室走了。

    段泽涛彻底愤怒了。震怒道:“他在忙什么。。不是吴大为同志。他早就被炸死了。他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有什么事比让英雄安息更重要。。……”。

    说着又转身对一旁的谢冠球怒斥道:“你这个市政府秘书长怎么当的。。你要让英雄死不瞑目吗。。立刻派人过來为大为同志搭建灵堂。再派人去现场。看能不能找到大为的遗体和更多的遗物。顺便通知所有的常委和市政府班子成员。都过來。我要为大为同志办一个隆重的追悼会。……”。

    本來谢冠球是向田继光提议了的。说应该给吴大为办个追悼会。结果却被田继光一句“别沒事找事。”给训了一顿。但此时段泽涛正在气头上。他哪里还敢辩驳。连忙点头转身出去准备打电话安排段泽涛布置的任务。

    他刚走到门口又被段泽涛叫了回來。“你顺便再通知一下那些记者。让他们也到这里來看看。放着英雄事迹不报道。一天到晚想着抓阴暗面。炒噱头。我要好好给他们上一课。这个世界值得弘扬和报道的真善美有很多。不是只有阴暗面。……”。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