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棘手难题

《上位17k》 第三百六十七章 棘手难题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一向是省委书记石良最忌讳的。因为这不仅关乎全省的稳定大局。也会让中央质疑他掌控全局的能力。而那些上访的老百姓也不是那么好应付的。抓又不能抓。敢來堵省政府大门的都是老上访专业户了。对国家的政策比有的政府工作人员还清楚些。常常问得你哑口无言。

    但要解决这些上访群众的问題也不是那么容易。红星重型机械制造厂有上十万职工。就算按四百元每月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一年工资也得四千八元。十万人就是四亿八千万。红星重型机械制造厂已经严重亏损。根本不可能拿得出这笔钱。而省财政也填不起这个窟窿。现在要钱的地方太多了。省财政也是入不敷出。

    石良只得让省信访局局长先去稳住那些上访的群众。又打电话责令红星市的市委书记朱长胜。市长马洪涛立刻赶到省里來把这些上访的群众接回去。

    省信访局局长才到现场就被上访群众给赶跑了。现在的老百姓不比早几年了。信访局局长出來吓唬一下。再忽悠一下。也就散了。现在他们都知道找信访局长根本沒用。直接提出要见省委书记。否则就会发动红星重型机械制造厂的十万群众集体上访游行。

    如果真出现十万人集体上访游行的情况。那就是轰动全国的大事件了。石良这个省委书记估计也别想当下去了。他只得把省长楚天雄和党群副书记谢长路紧急召來商议。最后拿出了一个初步应急方案:

    一、 石良暂时不出面。让红星市的市委书记朱长胜。市长马洪涛先和上访群众代表谈判。

    二、 省财政挤出四千八百万出來。先给红星重型机械制造厂的职工发一个月工资。

    三、 省里派出工作组进驻红星重型机械制造厂的。争取拿出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來。

    这个时候。红星市的市委书记朱长胜。市长马洪涛才匆匆赶到省

    里。一进石良的办公室。就被石良骂了个狗血喷头。朱长胜是老干部了。任由石良骂。脸上总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马洪涛是上上一任省委书记的秘书下去做的市长。沒有基层工作经验。在红星市基本被朱长胜压得死死的。纯粹是个摆设。被石良骂得面如土色。一脸慌张。完全沒了主意。

    石良望着眼前这一对“极品组合”就皱起了眉头。朱长胜是官场老油条。搞权谋斗争是高手。但要他抓经济就是外行了。马洪涛是秘书出身。溜须拍马。逢迎上意在行。要他抓经济却是满头瞎。怪不得红星重型机械制造厂的问題越來越严重。看來红星市的领导班子也需要动一动了。

    不过责骂也不能解决问題。石良把刚才和省长楚天雄、党群副书记谢长路商量的应急方案向两人交了底。让他们两人先去和上访群众代表谈判。他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不能让事态扩大。

    这时候就显出了朱长胜的老练了。他和那几个谈判代表之前已经打过几次交道了。对他们的情况都很熟悉。好几个谈判代表都有亲戚在市政府机关工作的。他用他们的亲戚的仕途一威胁。那几个谈判代表就服了软。

    敲了一棒子。朱长胜又拿出了胡萝卜。“要一下子把所有人的工资全发了是不可能的。我跟省里拼命争取。才搞來了四千八百万。先发一个月工资。你们回去也有个交待了。省里马上会派工作组下去。肯定会拿出一个妥善的办法來。另外市里会给你们几个谈判代表发一千块的补贴。你们先把这些上访的群众劝回去。我已经安排了几辆大巴。你们只要把上访的群众劝上车就行……”。

    有几个谈判代表见好歹争取到了一个月工资。自己也能得些实惠。心里就有些意动。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拍着桌子站起來道:“不行。我们是工人兄弟推选出來的代表。你休息拿补贴來贿赂我们。我们不能辜负兄弟们的信任。我们要彻底解决问題。别想再忽悠我们。……”。

    这中年汉子叫谢贵农。是全国劳动模范。去人民大会堂领过奖章。算是见过世面的。为人正直。敢担当。在工人中声望很高。这次上访也是他带头发动起來的。

    朱长胜立刻火了。拍着桌子道:“谢贵农。你还是全国劳动模范呢。就这思想觉悟。。你这是一个党员说出來的话吗。红星重型机械制造厂的问題是省里造成的吗。。你要闹回市里闹去。我奉陪到底。扰乱省委正常工作可是犯法。信不信我把你抓起來。……”。

    谢贵农脖子一梗。针锋相对道:“全国劳动模范怎么了。! 劳动模范也要吃饭。正因为我是党员。我來找省委反映问題有什么不对。。你们只会忽悠我们。你敢说红星重型机械制造厂变成今天的样子你沒有责任吗。。……如果市里能解决我们的问題。我们又怎么会闹到省里來呢。。你抓我。我也不怕。……”。

    朱长胜满脸铁青。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但是朱长胜刚才的分化策略还是起了作用。旁边几个谈判代表扯了扯谢贵农的衣服道:“贵农哥。算了。胳膊拗不过大腿。好歹要到了一个月的工资。兄弟们也不能说什么了……”。

    谢贵农见人心已经散了。就知道再闹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了。这时候已经有工作人员拿了装着一千元补贴的信封过來发了。谢贵农长叹一口气。看也不看那信封一眼。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会议室。其他的谈判代表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下眼神。犹豫了一下。就都把信封拿了。朱长胜看着谢贵农的背影。冷冷地骂了一句。“不识抬举。”。

    最终上访的群众还是坐上红星市派來的大巴回去了。石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红星重型机械制造厂的根本问題依然还是沒有解决。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

    红星重型机械制造厂原本是央企。直属国资委管的。级别也是副省级单位。后來国资委剥离不良资产。将红星重型机械制造厂交给地方管理。级别也下调为副厅级。

    这件事最终还是惊动了中央。中央专门派了一个调查组下來调查红星厂的情况。由国资委副主任方朝阳带队。国资委当然不愿意把这个好不容易抛出去的烫手山芋又重新接回去。调查了半个月后也沒有拿出什么实质性的解决方案。最后给出了一个“问題严峻。需妥善处理”的建议。等于又把皮球踢给了江南省。

    国资委副主任方朝阳离开江南省时。特意单独和石良会了面。他对红星厂的情况也十分忧虑。意味深长地道:“石书记。红星厂已是重疾缠身。仅靠输血只怕不解决问題啊。恐怕要动大手术才行啊……”。

    石良苦笑道:“方主任。我何尝不知道红星厂要动大手术啊。可这是一个上十万人的大厂啊。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年來江南省为了红星厂可谓是伤透了脑筋。费尽了心思啊。改制也改了。又是搞重组上市。又是搞体制改革。红星厂的厂长两年内就换了六个……连你这钦差大臣都拿不出好药方來。我能有什么办法哟……”。

    方朝阳面色凝重地点点头道:“是啊。红星厂这么多职工。处理不好是要出大乱子的啊。这的确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难題。红星厂不同于一般的企业。政府必须进行有效干预才行。我看红星市现在的领导班子对经济好像都不太在行。我建议你还是派一个懂经济有魄力敢闯敢拼的干部下去。难症还需圣手医嘛……”。

    说着他又从怀里拿出一封信。“这是我下去调查时。红星市的一位干部交给我的一封建议书。里面谈了一些想法。也反映了一些问題。我就不再往上递了。交给你这个父母官吧。里面有些意见我看还是可取的……”。

    石良就皱起了眉头。他一向最反感下面的干部越级告状。更何况是把告状信直接交到中央派來的调查组长手里。心里就有些恼火。但是在方朝阳面前却不好表露出來。

    送走方朝阳。石良才拿起那封信看了起來。信是红星市经贸委的一名叫刘俊仁的副主任写的。倒也不纯粹是告状信。这个刘俊仁以前是在红星厂做生产副厂长的。对红星厂的情况十分了解。信里面对红星厂如何走出困境提了许多大胆的想法。倒也还是有几分才能的。石良心中的恼怒才稍稍平息了些。

    这封信足足写了有上万字。中间还反映了不少问題。矛头直指现任的红星市领导班子。对红星重型机械制造厂严重亏损的状况负有很大责任。认为正是市政府的瞎指挥、乱干预造成了红星厂的改制失败。而且在改制过程还存在**和勾结奸商侵吞国有资产的问題。

    (Ps:推荐好友好书。指舞色的《官场之天眼读心》。异能加官场。应该很YY吧。喜欢官场文的读者可以去看看)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