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救星

《上位17k》 第三百九十四章 救星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蒋开放连忙站起來道:“向总。向总。你别着急嘛。谈判有分歧是正常的啊。咱们慢慢谈嘛……”。

    向少波微微一笑道:“我急什么。。我一点都不急。我等得起。就怕是红星重工等不起呢……”。

    仿佛是为了验证向少波的话般。外面突然传來了巨大的嘲杂声。蒋开放脸色一变。怒道:“搞什么名堂。什么人在外面喧哗。这里是市委会议中心。什么时候变成菜市场了。”。说着快步走到窗前。向外面望去。

    窗外的情景让蒋开放惊呆了。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只见外面黑压压的全是身穿红星厂工作服的工人。足足有几千人。后面还有浩浩荡荡的队伍在不断向市委会议中心涌來。守门的武警根本拦不住。已经退回到院子里。把会议中心的电动大门完全给关闭起來。

    “坚决反对出卖红星厂。”。“打倒出卖红星厂的贪污**分子。”。工人们高举着白底黑字的长条横幅。高喊着口号。将市委会议中心团团围住。巨大的声浪震得会议中心的玻璃窗都哗哗作响。声势十分浩大。

    向少波冷冷地转头对蒋开放道:“蒋省长。看來我对红星重工的情况估计还是太乐观了。现在先不说谈判的事。只怕我们的人身安全都不知能不能保证了……”。

    蒋开放脸上更挂不住了。转头对一旁的朱长胜厉声道:“长胜同志。这是怎么回事。。红星市委到底还能不能掌控红星市的局面……”。

    朱长胜心里暗喜不已。工人们闹得越凶。自己的计划成功的可能性就越高。脸上却装出惶急的样子。急道:“蒋省长。我向您检讨。是我失职了。我立刻调防暴警察过來。无论如何要保证您和向总的人身安全……”。说着就拿起手机赶紧给红星市公安局长常先进打电话。

    蒋开放虽然隐隐感觉有些不妥。但毕竟向少波也在这里。如果向少波出了事。他也担不起责任。就沒有反对朱长胜调动防暴警察。

    刘俊仁也参加了谈判。见此情形自然是急得不得了。听说朱长胜要调防暴警察过來。感觉事情要糟。但他人微言轻。根本说不上话。只得悄悄走到一边给段泽涛打电话。

    段泽涛得知此事也是大吃了一惊。连忙放下手头的事急匆匆地往市委会议中心赶。

    此时市委会议中心外已经聚集了上万的红星厂工人。通往市委会议中心的道路都被工人们堵住了。段泽涛赶到的时候。正好碰到市公安局局长常先进带着防暴大队急匆匆地赶了过來。

    段泽涛看到公安局的警车。立刻让胡铁龙超过去把警车拦了下來。常先进看到段泽涛从车上下來。也连忙下了车。对段泽涛敬了一个礼道:“段市长。您也來了……”。

    “常局长。你这是要干什么。。谁让你调防暴大队來的。。简直是胡闹。你们只会让局面越來越混乱。……”。段泽涛怒斥道。

    常先进是朱长胜的心腹。也不太卖段泽涛的账。分辩道:“是朱书记指示我來的。现在蒋省长和朱书记他们都还在里面。我这是去保卫领导的安全。……”。

    段泽涛指着前面黑压压的人群。怒极反笑道:“好。那你去。这里有上万的工人。你认为这几百防暴警察能控制住局面吗。。出了问題你负得起责任吗。。……”。

    常先进看了看前面如长龙般的工人队伍。脸色也有些发白。工人们真要闹起來。他这几百防暴警察还真不够看的。只得低下了头。惶恐道:“段市长。我听您的。请您指示。……”。

    段泽涛现在也沒时间和常先进计较。挥挥手道:“你就在外围疏导围观的群众。一定要保持克制态度。出了问題。我唯你是问。我现在过去和工人们沟通……”。

    一旁的方东民连忙拦住段泽涛。急道:“老板。您不能去。实在太危险了。这事又不是您惹出來。谁惹出來的您让谁去好了……”。

    段泽涛严厉地看了方东民一眼。怒斥道:“东民。你怎么就这觉悟。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还说这样的话。我是红星市的市长。我不去谁去。。……”,方东民见段泽涛发火了。也不好再说话了。只是坚定地站在段泽涛身边。准备待会挡在他前面。

    不过段泽涛就算想进去也沒法进去。因为路已经完全被工人们的队伍给堵死了。看到有警车到來。外围的工人们都用满怀敌意的眼神望向这边。幸好外围的工人多是一些妇女和老人。才沒有采取激烈的态度。

    段泽涛估计谢贵农也在人群中。就拿出手机拨通了谢贵农的电话。谢贵农果然也在工人队伍里面。如今擦鞋店生意很好。他和小三子他们的收入比原來上班的时候还高得多。本來他也不想掺和此事。但是听说红星厂要被卖掉。他在红星厂工作这么多年。自然感情很深。就也跑來了。

    见是段泽涛的电话。谢贵农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一旁接了。“涛哥。按说您是我谢贵农的大恩人。你就是要我谢贵农的命。我也绝沒二话。不过现在是政府要卖红星厂。我也沒法说服兄弟们。您是好官。自然是为我们着想。但保不齐别人不是这么想的……这事您就别管了。”。

    段泽涛听到话筒那边传來巨大的喧闹声。知道里面的情况只怕更加危急。连忙道:“贵农哥。谁告诉你政府要卖红星厂了。。你们肯定是被人误导了……”。

    谢贵农迟疑道:“政府真的沒准备卖红星厂。里面不是已经在谈判了吗。。……”。

    段泽涛诚挚道:“贵农哥。你连我也信不过吗。里面是在谈判。不过谈的是合作重组。并不是要把整个红星厂卖掉。红星厂是整个红星市的经济支柱。你们舍得卖。我还不舍得卖呢…这事在电话里一句两句也讲不清楚。我现在被堵在外面了。你只要把我接进去让我和你们解释就行。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谢贵农听段泽涛这么说。激动道:“涛哥。你这是哪里话。别人信不过。您我还信不过吧。我这就出來接你……”。

    过了一会儿。谢贵农带着小三子等一大群工友从人群中挤了出來。段泽涛迎了上去。拍了拍谢贵农的肩膀道:“贵农哥。拜托你了。”。

    谢贵农涨红了脸道:“涛哥。您是为了我们工人兄弟才冒这么大的险。我们要是不拥护您还是人吗。。今天我就是拼了命不要也绝不会让人动您一根寒毛的……”。

    小三子等人也齐声附和。谢贵农指挥工友们手拉着手搭了一圈人墙。把段泽涛围在中间。自己走在最前面朝人群中挤去。一边走一边大喊道:“让一让。让一让。段市长來帮我们解决问題了。他是好官。谁要和他过不去就是和我谢贵农过不去。……”。

    谢贵农是全国劳动模范。那段时间厂里到处挂着他的照片。广播里也是一天到晚宣传他的事迹。所以在场的工人倒是十个有九个认识他的。而且他在工人中间向來威望很高。前几次上访也都是他挑头的。所以工人们心里虽然有些疑惑。谢贵农怎么突然和当官的搞到一起了。。还是很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路。让谢贵农他们保护着段泽涛进去。

    此时蒋开放他们正站在会议中心的窗前紧张地看着外面。刚才他们先是派了刘俊仁出去和工人们谈判。但刘俊仁毕竟刚当上总经理。还沒完全树立威信。工人们认为他官太小。做不了主要换大官來。

    接着又派常务副市长张效华出去和工人们谈话。还沒说两句就被工人们给骂回來了。头上还被工人们用石头砸出了血。最后朱长胜也亲自出了面。可是工人们照样不卖账。大骂他是贪官。朱长胜也灰溜溜地退回來了。蒋开放倒不是不想出面。而是知道自己出面了也解决不了问題。就不想出去自取其辱了。

    眼见工人们越聚越多。只怕就是警察赶來也控制不了局面了。难道说真要动用军队吗。那可就真是轰动全国的大新闻了。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在场这些官员都是要挨板子的。

    蒋开放肠子都悔青了。后悔不该贪功掺和到红星厂这个烂摊子里來。如果局面失控。这很可能会成为他仕途的终结点。幸好工人们还算克制。沒有爆发武力冲突。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了。不过事情不解决。这个炸弹就沒有排除。蒋开放已经乱了分寸。一点办法也沒有。这时候还能指望谁呢。。谁又能成为他仕途的救星呢。。

    就连朱长胜也暗暗有些后悔。他也沒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局面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控制。这回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这时他们突然惊奇地发现。本來挤得水泄不通的工人队伍里出现了骚动。紧接着就见队伍自动地让开了一条狭窄的通道。只见一群工人簇拥着一个人走了过來。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