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四百零三章 迁怒

《上位17k》 第四百零三章 迁怒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蔡文娟在一旁好奇地问道:“妈。这是什么啊。。你这么要紧……”, 蔡志强的老婆紧紧抱住蔡志强的遗像:“这是你爸留下來的红星厂的账本。他在的时候就老神叨叨地。成天抱着这个账本记啊记的。说是要给自己留条后路……沒想到那些狠心的家伙还是不肯放过他。现在他走了。那些人还是不让我们家清静……”。

    蔡文娟又惊又怒。气愤填雍地道:“妈。那我们赶紧报警吧。把这个账本交给警察。让他们把害我爸的那些坏蛋都抓起來。……”。

    蔡志强的老婆摇了摇头道:“不行。你爸说了。这账本牵扯到一个大官。那些警察也都和他们是一伙的。天下乌鸦一般黑。我们斗不过他们的。把这账本留着那些人或许还有点顾忌。不敢对我们下黑手。要是把账本交出去。沒准我们娘俩的命也沒了。……”。

    蔡文娟有些不服气地道:“那可不一定。我看那个段市长就是个好官。不如我们把这个账本交给段市长吧。他一定会为我们做主的……”。

    蔡志强的老婆撇撇嘴道:“娟子。你还小。现在这社会复杂得很。人心隔肚皮啊。现在哪有什么好官。还不是装模作样。想搏个好名声。你爸已经走了。我就想着。咱娘俩可以安生过日子就行了。过些日子我们就搬到省城你姥爷家去住。离那些人越远好……”。

    蔡文娟正是叛逆的年龄。一听妈妈的话。激动地站起來道:“那我爸就白白被他们害死了。不行。我一定要给我爸报仇。把那些坏蛋抓起來。……”。说着就伸手去抢那个藏着账本的相框。她母亲却是紧紧抱住不肯撒手。

    母女俩争执不下。抢夺中相框一下子掉在地上摔碎了。蔡志强的老婆一激动打了蔡文娟一个耳光。蔡文娟从小到大从沒挨过母亲的巴掌。委屈地哭着跑回自己房间把门用力关上了。

    蔡志强的老婆叹了一口气。重新找了一块玻璃把相框安好。把地上的碎玻璃扫干净。也回房休息了。

    蔡文娟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她觉得自己是对的。就蹑手蹑脚地爬起來到了客厅。悄无声息地取下父亲的遗像。拿出那个黑色账本放到怀里。又把遗像重新挂回去。对着父亲的遗像拜了拜。小声道:“爸。我不能就这样让你这么白白死了。我一定要让那些害你的坏蛋得到该有惩罚。……”,说完就坚定地出了门。却沒有注意到母亲的房门悄悄地开了一条缝。门后她的母亲已是满脸泪痕。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沒有叫住她。

    蔡文娟來到市政府却沒有见到段泽涛。反而被门卫给斥责了一顿。“市长是你想见就见的吗。。”。蔡文娟气得和门卫吵了起來。正好被來向段泽涛汇报工作的刘俊仁看到。这才把蔡文娟带到了段泽涛的办公室。

    段泽涛看了蔡文娟带了的账本。面色凝重。站起來对蔡文娟道:“文娟同志。谢谢你。你反映的情况很重要。我们一定会认真调查。从现在的情况看。你父亲的死很可能是个阴谋。我们一定会把真相调查清楚的。你先回去。如果再想起什么情况。随时來告诉我……”,说着让方东明先送蔡文娟回去了。

    蔡文娟走后。段泽涛又把账本递给刘俊仁看。刘俊仁看了以后。气得拍案而起。震怒道:“一群蛀虫。红星厂就是败在这群蛀虫手上。段市长。我请求立刻对红星厂过去的账目进行全面审计。一定要把这群蛀虫给揪出來。……”。

    段泽涛摇了摇头。正色道:“现在还不宜打草惊蛇。这里面反映的问題牵扯太大。涉及到数亿的国有资产被侵吞。还不知道有多少政府官员牵扯到里面。所以只能秘密调查。现在是时候让市纪委介入了……”,说着拿起电话打给市纪委书记杨仕奇。请他到自己办公室來一趟。

    杨仕奇看了账本也大吃一惊。面色凝重道:“泽涛市长。如果这上面记录的情况是真的话。这又是一个震惊全省的贪腐窝案。估计市委那位也脱不了干系。我们必须向省委领导汇报。而且现在我也不敢保证市纪委里有沒有他们的人。最好还是请省纪委派调查组下來调查。……”。

    段泽涛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事不宜迟。我们立刻赶到省里向相龙书记汇报。俊仁这里也可以秘密做些工作。另外我认为对相关人员应该进行秘密监控。防止他们潜逃。……”。

    做好相关布置。段泽涛和杨仕奇连夜赶到了省城。先向省纪委书记孙相龙做了汇报。孙相龙又惊又怒。因为案情很可能牵扯到红星市委书记朱长胜。他也不能擅自做主。又赶紧带着段泽涛和杨仕奇去向省委书记石良汇报。

    石良听完汇报后。眉头紧皱。一言不发。对于红星市可能存在的问題。他也早有察觉。但想不到问題会这么严重。他瞟了一眼段泽涛。心里就犯了嘀咕。怎么这个段泽涛到哪里。哪里就要闹地震。也不知派他去红星市到底是一个正确还是错误的选择。

    虽然石良也知道为这件事迁怒于段泽涛不公平。事实上。对于段泽涛的使用。他心情一直很复杂。这个年轻人能做事。从这一点上他是想用段泽涛的。但是到了他这个位置。要考虑的问題很多。特别是江子龙和段泽涛的关系一直是他心里的一根刺。这不是他胸襟不够。而是作为一名政治家。有时看问題。不能是简单地对与错。而是怎样做对大局更有利。

    孙相龙见石良不说话。却看向段泽涛。还以为他想捂盖子。就直言不讳道:“石书记。红星市的问題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这个大毒瘤如果不拔掉。红星市的局面只会变得更糟糕……”。

    石良笑了起來。用手指点了点孙相龙。站了起來。“相龙同志。你不用将我的军。对于**问題。我一贯的主张就是要绝不包庇。不纵容。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

    突然他猛地一转头。目光灼灼地盯着段泽涛。语调一转。严肃道:“红星市现在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会使红星市的局面彻底失控。泽涛同志。现在就是考验你的时候了。红星市绝不能乱。你有把握控制住红星市的局面吗。。……”。

    省委书记是封疆大吏。一句话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举手投足间自然带着一股慑人的威压。此时石良盯着段泽涛。段泽涛知道如果自己回答不好。很可能会被石良迁怒。再次遭遇仕途的滑铁卢。纵使淡定如他。此时也冒出了一身冷汗。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