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四百一十三章 王思强的烦恼

《上位17k》 第四百一十三章 王思强的烦恼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高爱国一进李华林办公室就诉苦道:“李厅。这活沒法干了。新來那位厅长大人处处标新立异。完全不按常理出牌。都是厅里多年的老规矩了。他一來就全给改了。他要作秀。装廉洁不要紧。却要害得我们这些下面做事的人难做……”。

    李华林瞟了高爱国一眼。阴阳怪气地道:“正常啊。新官上任三把火嘛。你倒说说看新來那位到底搞了些什么新花样把你气成这样……”。

    “他要把办公室改小。要你们都把办公室搬上去。还说要腾出两层楼租出去。专用电梯也要改成公用的。又说不能一人多车。要把多余的配车全收回來。拿去拍卖……您说这不瞎整嘛。这都是厅里多年來约定俗成的老规矩了。他一來就全给变了。下面那些干部不跳起來骂才怪。他们自然不敢骂厅长。还不是我们这些具体做事的夹在中间受气!”,高爱国满腹怨气道。

    “切。”。李华林不屑地从鼻子里喷出一股气。冷笑道:“我还以为段泽涛有什么高招呢。从我们手里过的钱都是数以亿计。他却尽抓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到底不是干大事的料。太小家子气了。不是我小看他。用不了多久。他就撑不住了。……”。

    高爱国满脸阿谀地附和道:“就是。论资格论能力。他哪能跟李厅您比啊。您是交通厅的老领导了。又是从基层干上來的。交通系统里这点道道全在您脑袋里装着呢。下面的干部谁敢在您面前玩鬼啊。……”。

    高爱国的这记马屁让李华林很是受用。笑呵呵道:“下面那些家伙都鬼得很。滑不留手。表面上对你毕恭毕敬。心里却都是一肚子花花肠子。段泽涛不懂业务。又太年轻。还不被他们耍得团团转才怪呢……”。

    突然他语调一转。阴恻恻地道:“既然段泽涛要自找不痛快。咱们就给他加把火。今后下面那些项目公司的经理再來诉苦。要钱。你全把他们打发到段泽涛那里去。我看他头大不头大……”。

    段泽涛拿着高爱国找來的资料。看得很头大。全是些官样文章。提的那些数据估计沒几个是真实的。还有那些在建高速公路项目经理们的履历也很有问題。不少之前还只是正科级。完全沒有过独当一面的经历。如今却成了掌握几十个亿资金的高速公路项目的总经理。联想到之前陈道民被双规时有一项指控就是买官卖官。如果这些项目经理都是通过向陈道民行贿而被提拔上來的。那这些项目的管理状况就真的很让人担忧了。

    不过段泽涛毕竟沒有在交通系统干过。一时间要想搞清里面的门道实在很困难。而身边又沒有熟悉情况而又信得过的人。那个办公室主任高爱国就是个马屁精。无论才干还是服务意识都不能让段泽涛满意。等时机成熟段泽涛肯定是要把他换掉的。

    想到这里。段泽涛突然想起了自己江南大学的师兄王思强。自己还是上林乡副乡长的时候。他就是交通厅办公室主任了。当时为了上林乡修路的事自己还找过他帮过忙。不过那时自己來省城不多。慢慢就疏远了。不知道他是否还在交通厅。

    王思强如今是交通厅审计处的副处长。当初他做交通厅办公室主任的时候。因为为人太清高。又不会溜须拍马。不为陈道民所喜。沒多久就把他调到审计处闲置起來。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原地踏步踏。沒有寸进。他本來已经心灰意冷了。得知段泽涛出任交通厅长后。他的心情很复杂。

    一方面段泽涛出任交通厅长。凭借师兄弟及当年出手相助的微薄情谊。自已如果肯老着脸皮贴上去。沒准还能焕发仕途的第二春。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抹不开面子。当初认识段泽涛的时候。段泽涛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副乡长。他是用俯视的眼光來和段泽涛交往的。如今段泽涛转眼却成了他的顶头上司。他也要仰其鼻息。自然心理落差很大。

    是人都有自尊。而王思强的性格又是有些书生气的。要他拉下脸去死贴段泽涛。他也做不到。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很纠结。好几个晚上他都转辗反侧难以入睡。他的妻子危小玉被他搞得烦了。用力一掀被子怒吼道:“你到底搞什么东西啊。。还让不让别人睡觉了……”。

    王思强最是惧内。只得把自己的心事说了出來。危小玉一听立刻兴奋地坐了起來。“你还犹豫什么啊。能和厅长搭上关系。这是人家求都求不來的好事。赶紧去找段厅长啊。……”。

    王思强还是有些下不了决心。犹豫着道:“可是这样也太丢面子了……”。危小玉一听就火了。怒吼道:“面子能当饭吃吗。。你沒看到你以前好多同学同事都早当处长了。住上了处长楼。配了专车。就你老是原地踏步踏。害得我和孩子跟着你一起吃苦。面子早丢完了。……”。

    平日里只要妻子一爆发河东狮吼。王思强就会老老实实地缴械投降。但今天却被她揭短激起了心里的怒火。也跳了起來。怒吼道:“你怎么这么虚荣。为什么总喜欢和别人比。你沒看见我好几个当处长的同学都被双规了。如果当官就是为了住大房子。坐专车。我宁可不当这个官。我绝不会跑官要官。……”。

    危小玉愣了一下。平时如绵羊般老实的丈夫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强势了。不过她马上使出了另一招。嚎啕大哭道:“好。你现在出息了。会对老婆起吼了。我虚荣。我不要脸。自从跟你结婚。我就沒过上一天好日子。买件好一点的衣服还要左思右想……这日子沒办法过了。我们离婚!……”。

    这是危小玉的“降夫三招”。一吼。二哭。三离婚。百试百灵。但今天王思强却象中了邪似的。丝毫不肯服软。冷笑道:“离婚就离婚。我也受够了。……”,说完抱起被子睡到客厅去了。

    事业不顺。家庭不睦。王思强觉得自己做人真的很失败。一夜沒睡好。到凌晨五点才昏沉沉睡过去了。第二天醒來一看。已经快八点了。糟了。上班要迟到了。刚想抱怨妻子怎么不叫醒他。才想起昨天和妻子吵架了。危小玉这几天正好调休。这会还在呼呼大睡呢。赶紧洗漱一番。早饭也沒吃就匆匆去上班去了。

    王思强垂头丧气來到单位。走在走廊上的时候小心地看了一下处长办公室。门关着。这才松了一口气。审计处处长赵品德一向排挤他。有事沒事找他的岔子。要是被他逮到自己上班迟到。又该开自己的批斗会了。

    谁知他才进办公室。还沒坐下。赵品德就满面笑容地走了进來。热情地招呼道:“思强。來了啊。昨晚和老婆吵架了吧。眼圈都黑了。晚上把夫人叫上。我请你们吃饭。让我老婆帮你开导开导她……”。

    王思强一下子愣住了。赵品德怎么突然转性了。居然和自己开起了玩笑。还要请自己和危小玉吃饭。这是太阳打西边出來了吗。。黄鼠狼给鸡拜年。八成沒安什么好心。就淡淡地道:“赵处。你就别拿我开涮了。您的饭我可不敢吃……”。

    赵品德丝毫不以为意。呵呵笑道:“思强。过去我们之间有些误会。那都是小人挑拨离间的。我向你道歉。你别放在心上。都是老同事了。说开了就沒事了……”。

    王思强更加诧异了。“赵处。你这是怎么了。一大早。又是请吃饭。又是道歉的……”。

    赵品德亲热地拍了拍王思强的肩膀。仿佛两人是多年的好朋友。“思强。你可藏得够深的啊。认识段厅长也不言语一声。如果不是今天办公室王主任打电话來。说段厅长点名要见你。我还蒙在鼓里呢。厅里这么多处级干部。段厅长第一个就点名要见你。这交情肯定不一般。你肯定是要高升了。到时可别忘了帮兄弟我在段厅长面前美言几句啊。……”。

    原來问題的关键在这里。自己最后还是沾了这位年轻有为的师弟的光。王思强不禁摇头苦笑起來。赵品德推了他一把。“思强。你还愣着干嘛啊。赶紧去见段厅长啊。虽然你和段厅长关系不一般。可那毕竟是厅长啊。你说话的时候注意点。你啊。什么都好。就是太清高。说话太直。这在官场是吃不开的……”。

    去段泽涛办公室的路上。王思强的心情很是忐忑。这么多年沒见了。昔日的那位小师弟已经今非昔比。一飞冲天。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他还会象以前那样对待自己吗。。自己又该用怎样的态度对待他呢。。自己见了他该说些什么呢。。

    來到顶楼厅长办公室。就见厅办公室主任高爱国正指挥着几个工人在拆那扇象征着厅长威严的电子铁门。还有几个电梯公司的工作人员正在调试那部厅长专用电梯。正感到诧异。这时高爱国看到王思强來了。连忙满脸堆笑地迎了上來。“哎呦。我的王处。你这架子可真大啊。段厅长都等你老半天了。你给兄弟透露一下。你和段厅长到底是啥关系啊。这么多处长。段厅长谁都不见。第一个就要见你……”。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