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四百一十四章 献策

《上位17k》 第四百一十四章 献策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王思强尴尬地笑了笑。不知该如何答他的话。不过高爱国也并沒有打算从他嘴里套出什么实情。只是借此向他表示亲近之意。见他不肯说也就沒有勉强。引着他进了段泽涛办公室。然后小心地关上门退了出去。

    段泽涛正在埋头看文件。见到王思强到來。立刻热情地站起來。满面笑容地迎了上去。“师兄。这么多年了。你可沒怎么变。还是老样子。改天把谭宏、西东他们几个叫上。咱们几个校友好好聚聚……”。

    王思强见段泽涛热情如故。丝毫沒有摆架子。忐忑不安的心总算平静了一些。但还是有些拘谨。悄悄地在衣服上搓着手上的汗。有些汗颜道:“是啊。一晃已是快十年过去了。你已是一厅之长。我这个不成器的师兄却还在原地踏步踏。真是无地自容啊……”。

    段泽涛呵呵一笑道:“师兄这是哪里话。君子之交淡如水。更不会在意官职的大小。师兄你这可是着相了哦。我还是以前那个段泽涛。你还是我的师兄。又沒有变……师兄。你不要太拘谨嘛。我们还是象以前一样。平等论交。你老站着干嘛。快请坐。”。说着又亲自给王思强倒了茶。

    王思强有些受宠若惊。赶紧欠身双手接过茶杯。小心翼翼地在沙发上坐了半个屁股。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不时小口地喝着茶缓解自己的紧张。

    见王思强如此局促。段泽涛也很无奈。随着两人地位的变化。要想回到以前的亲密程度的确不太可能了。也就不再勉强。开门见山道:“师兄。我初來乍到。两眼一抹黑。交通厅的情况又很复杂。少不得要借助师兄你提点呢。你是交通厅的老人了。对这里面的道道自然门清。给我说道说道吧……”。

    王思强对交通厅的情况自然是清楚的。但这里面黑幕太多。真要说破了可是要得罪一大批人的。他一向中庸惯了。如何肯做这出头鸟。而且段泽涛虽然是厅长。但如今这位子就是在火山口上。段泽涛能不能站稳脚跟还两说。要是段泽涛沒能站稳脚。被挤走了。自己可还是要在交通厅混的。想到这里。他摇头苦笑道:“段厅长。你这是要折杀我呢。说來惭愧。我这些年在交通厅纯粹是混日子。一直靠边站。浑浑噩噩的。也不清楚什么情况。更谈不上提点了。你问我真是问道于盲了……”。

    段泽涛见连王思强都不愿意对自己袒露心怀。可见交通厅这摊浑水的确很深。面色有些凝重地站了起來。推心置腹道:“师兄。你还是叫我段厅长。足见你沒有说真话。你心里有顾虑。我也理解。我也知道。我如今是坐在火山口上。多少人等着看我的笑话。事实上。上任之初也有人劝过我。不要接这个担子。搞不好会要当替罪羊……”。

    “可是我也想了。当初大学毕业的时候。学校本來推荐我去省政府机关。我却选择了去山南。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就是希望能尽自己的能力。为这个国家。为人民做一点实事。让自己的人生活得更有价值。活得更有意义。如今交通厅面临困境。对全省经济发展都将带來十分恶劣的影响。身为一名党的干部。我觉得自己责无旁贷。义无返顾地接过这副重担。不管前面是悬崖峭壁。还是万丈深渊。……”。

    “我相信师兄应该是不愿意和那些人同流合污。所以才会一直原地踏步踏。你能出污泥而不染。我深感钦佩。所以才会找你來。但是我们为人处世是不是只要独善其身就可以问心无愧了呢。。我相信师兄大学毕业时一定也有自己的理想。你真的想要就此放弃自己的理想。碌碌无为一生吗。。……”。

    段泽涛发自肺腑的一番话如暮鼓晨钟敲打在王思强的心上。为他拨开了一直困扰着他的迷雾。让他仿佛又回到刚大学毕业时那个激情飞扬的时代。当初他也是满怀雄心壮志。想凭着自己的才干做一番大事业。只是后來逐渐被现实给磨去了菱角。不得不将自己的雄心壮志给深埋起來。但此时又被段泽涛给彻底激发出來了。

    王思强激动地站起來。慷慨激昂道:“泽涛。谢谢你点醒了我。要不然我还不知要浑浑噩噩到几时。既然你看得起我。我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蒙不弃。我愿意为你做一急先锋。去冲锋陷阵。……”。

    段泽涛开怀大笑道:“这就对了。这才是值得我敬佩的师兄嘛。來。我们坐下來。慢慢说。你觉得交通系统目前主要的问題和弊病是什么。。找准了病因。我们才好对症下药……”。

    王思强整理了一下思绪。想到交通厅目前面临困难。他的脸色也凝重起來。缓缓道:“交通厅掌管着全省的交通基础建设。在外人眼里。这是十分有“油水”的部门。想要伸手的人很多。存在的问題也很多。我简单总结了一下。主要是三个方面的问題:

    一、工程招投标的暗箱操作问題。交通厅长之所以被视为贪腐的高危岗位。就是因为高速公路工程利润丰厚。而高速公路工程的招投标又很难做到真正的公正、公平、公开。完全杜绝暗箱操作。因此工程招投标成为**的温床也就不足为奇了。

    目前我国在工程招投标管理上已经加强了很多。也出台了一系列管理办法。惩治的干部也不在少数。为什么却仍然屡禁不止。还是问題不断呢。。根本上还是因为利益。马克思说得好。如果一件事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人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人们就会冒险;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人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人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

    所以我认为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題。除了加强监督、监管和反腐的力度。改革招投标管理制度。还要从体制上來遏制。交通的干部。经常同时兼任高速公路建设总指挥部的总指挥。或高速公路建设总公司的董事长。作为后两个机构的“法人”。决策可以避开交通厅党组的监督;而后两个临时机构的班子成员。更沒有能力制约政府代表。这种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机制肯定是不合理的。必须改革。……”。

    段泽涛眉毛一扬。王思强的一席话直指现行招投标管理制度弊病的根本所在。令他也有茅塞顿开之感。看來这位师兄果然不简单啊。能说出这么一番话。肯定是之前做了不少功课的。他赞赏地看了王思强一眼。将茶几上的茶杯向王思强推了推。和颜悦色道:“师兄。你说得太好了。简直是石破天惊啊。你先喝口茶。润润嗓子。再继续说……”。

    见自己的观点得到了段泽涛的认同。王思强越发兴奋。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二、工程的质量安全问題。目前全省同时在建的高速公路达到了三十四条。这样的建设规模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我省现有的工程项目管理人员。工程施工技术员。质量检验员等专业人员因此也出现了高度紧缺。因此出现鱼目混珠。滥竽充数的情况也就不可避免了。据我所知。目前我们许多的高速工路建设项目。无论是工程项目管理人员。还是工程施工技术员。质量检验员。有不少根本不具备上岗资质。有的甚至完全沒有相关从业经验。由这样的人來负责工程建设。想不出问題都难。

    而我们的质量管理体系在实际的执行过程中又大打折扣。很难监管到位。这就十分危险了。一旦爆发重大质量安全事故。你这个交通厅长无疑要被首先问责。也会让困境中的交通系统雪上加霜……”。

    “再就是工程的非法转包分包问題。这差不多是全国交通系统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了。尽管国务院曾多次下文要求严查工程的非法转包分包问題。但是一直收效甚微。但这个问題的危害无疑是巨大的。工程层层分包转包。使得工程利润被摊薄。那些承包人就会想出虚报变更。偷工减料等办法來获取利润。工程的项目的投资成本和质量安全都无法控制。也会滋生**现象。但是目前国内都沒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加大打击力度……”。

    说到这里。王思强面色变得更加凝重了。“这三个问題可以说在全国的交通系统都普遍存在。交通系统内部的人也大都十分清楚。为什么却无法解决呢。因为这里面牵涉到许多人的利益。要想解决殊为不易。必定是阻力重重。要想毕其功于一役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建议你一步步來。逐步推进。而且要做好随时被撤职的准备。……”。

    说着王思强猛地抬起头。目光灼灼地望着段泽涛。如果这时段泽涛露出犹豫或是退缩的表情。他就要另做打算了。毕竟这样做的风险实在太大了。段泽涛到底值不值得他投靠。他也是要认真考虑的。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