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上位17k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撞破好事

《上位17k》 第四百四十一章 撞破好事

下载: 上位17kTXT下载


    工具间里的奇怪声响自然是段泽涛和欧阳芳发出來的。此时他俩的好事也正到了要紧的关键时候。以前段泽涛看到书上说偶尔尝试在带有公众性的狭小空间做会有利于提高嘿咻活动的兴奋度。据说还有些夫妻生活不协调的人特意选择一些这样的场所來密会。比如说卫生间。公共澡堂的隔间。KTV的小包厢之类的场所。还有的人更是对这样的嘿咻活动上了瘾。换到安静的私密空间反而不行了。段泽涛一直以为这是笑话。

    如今亲身一试。方知这理论的确是有一定道理的。在随时可能被发现的危险刺激下。人的神经反而更加兴奋。段泽涛的状态格外神勇。早把外面的危险丢到爪哇国外去了。大开大合。杀得欧阳芳丢盔弃甲。怪不得人家都说男人是习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纵使段泽涛也不能免俗。

    而欧阳芳开始还紧绷着。尽管身体一直传來一阵阵要命的酥麻快感。让她情不自禁地想呼喊。想叫。却一直银牙紧咬。不肯发出半点声响。但是在段泽涛一波接一波如狂风暴雨地冲击下。她也渐渐绷不住了。发出一阵阵刻意压抑的闷哼。总算是脑海里还守着一丝清明。声响还不算太大。

    而段泽涛的脚边又刚好放了一个卫生员拖地用的水桶。水桶中间则放了一个拖把。空间本就很狭小。段泽涛动作的时候难免会带到桶子里的拖把。拖把敲击在塑料桶沿上发出了一阵阵‘咚咚’的声响。于是皮肉相击的啪啪声。欧阳芳和段泽涛压低嗓子的闷哼声。拖把敲在水桶沿上的咚咚声形成了一曲奇特的交响曲。

    若是别的成年人听到这种怪异的声响。多半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一般也就轻啐一口就走开了。如果是有道德洁癖的人。最多也就咳嗽两声。或是指桑骂槐地骂上两句。也就离开了。又或是那种喜欢窥人**的小人。也最多是躲起來。等野鸳鸯们完事后看看到底男女主角是谁。总之绝不会有人会把门打开。当场去撞破好事。毕竟据说撞破这种事是要倒很长一段时间霉运的。

    但是偏生这朱文娟却是个另类。虽然年纪老大不小了。却还是个老处nv,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有人或许会说。沒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的。耳濡目染总是知道一点的。但这朱文娟却又是一个有思想洁癖的人。平时哪怕有人在她面前说个带色的笑话。她都会捂住耳朵跑开。更不要说这男女之事的细节了。而且朱文娟长得如此清丽脱俗。一般的人在她面前就情不自禁地有一种自惭形愧的感觉。也不好意思说这些荤话來唐突佳人了。

    总之朱文娟对工作间里正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她听这奇怪的声响有点像是小时候到乡下外婆家做客的时候吵得她睡不着的老鼠打架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却又有些不同。时而急促如马蹄奔腾。时而又不急不慢如狗舌舔水。而那明显是拖把敲击水桶的声音也未免太大太快了些。能拖动拖把这么用力地敲击水桶。这得是多大的老鼠啊。。

    “难道说不是几只老鼠打架。是一群老鼠在打架。。”。朱文娟低声地自语道。心中越发好奇。继续蹑手蹑脚地向工具间走去。

    为什么要蹑手蹑脚呢。。原來这朱文娟还有个怪习惯。就是特别恨老鼠。这也是小时候到乡下外婆家做客的时候养成的。那些老鼠老是吵得她睡不着。而且就算是弄出声响。老鼠短时间不打架了。可过一会儿又会打起來。让人烦不胜烦。一定要起來把老鼠彻底赶走或是干脆打死才能睡个安稳觉。所以朱文娟一遇到老鼠就想把它给打死。

    说來也奇怪。别的小动物朱文娟都怕得要死。就是可爱如小白兔。她都碰也不敢碰。唯独这打老鼠时。朱文娟却总是能拿出连男子汉也汗颜的神奇胆量。不把老鼠打死誓不罢休。

    朱文娟离工具间越來越近了。而里面的声响也越來越急促。这群老鼠也太猖獗了。一定要把它们统统打死!朱文娟咬着牙暗暗道。正好旁边的过道上有一把扫帚。她随手拿了过來。高举过头。准备给可恶的‘老鼠们’迎头痛击。

    只见朱文娟一个劲步上前。另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拉开了工具间的房门。偏生段泽涛之前太猴急。开门的时候只记得把钥匙取下來。却忘记了从里面反锁上。所以朱文娟一拉就把门给拉开了。

    眼前的一幕让朱文娟惊呆了。一个眉目有些熟悉的女人双手叉墙。身体躬成了圆弧。摆出了一个十分羞人的姿势。她的裤子脱落到了膝盖以下。下身完全是赤luo的。而在她的身后同样赤luo着下身的段泽涛和她下身紧紧贴在一起。被她这一吓。段泽涛那筋脉暴起。仍然十分狰狞的粗长分身一下子从密道中脱落出來了。上面沾着的蜜汁还发着水亮的光泽。

    三个人同时石化了。。“啊。”。惊呼声同时响起。比较尖锐的那声是朱文娟发出的。而压低了的却是欧阳芳。而段泽涛则是目瞪口呆。连朱文娟的扫帚打落在他身上都不知道。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

    朱文娟惊呼一声后。满脸变得通红。心里又羞又惊又怒。这个段泽涛果然不是好东西。居然在这里干这种无耻的坏事。不过最先回过神來的却也是她。她赶紧用手死死蒙住眼睛。不愿再看这令她面红耳赤、心惊肉跳的一幕。轻啐了一口。低声骂了句。“流氓。”。一顿足一转身就准备离开。

    如果就让朱文娟这么离开。她的惊慌失态势必会惊动宴会厅里的其他人。段泽涛这羞人的秘密只怕就保不住了。交通厅长居然与情人在国际会展中心的工具间里做那种事。这无疑将成为轰动全国的大丑闻。媒体对这样的桃色新闻最感兴趣了。肯定会竞相报道。何况还有国际友人在场。段泽涛的前途肯定就完蛋了。撤职处分是跑不了的。这事就算发生在对性十分开放的m国也是要备受谴责的。m国那位与秘书在办公室里嘿咻的风流总统不就因为桃色事件被迫下台了吗。

    退一万步说就算组织上不处分段泽涛。他也无颜再在官场混下去了。而发生这样的事。肖家、李家还有江小雪、李梅、孙妙可她们又会怎样看他呢。她们深爱的男人原來也只是一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可以说一场很可能即将改变段泽涛一生命运的危机正向他飞速袭來。而且避无可避。

    <!-- 作者有话说 --><div id="readareaBox">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