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美女秘书长 > 275.第14章

《美女秘书长》 275.第14章

下载: 美女秘书长TXT下载


    [第1章  情陷美女秘书长]

    第275节  第14章

    洪斌副书记一边抽着烟,一边想着该如何应对眼前的这个事情。他觉得还是自己给李国强打下电话比较好,别人说不上话。自己好坏也是老干部了,**级别的人物了,他李国强应该给几分薄面。这样想着,洪斌赶紧就拿起了电话,直接拨了李国强。

    “嘟嘟嘟”半分钟过去了李国强家里那边丝毫没有一点动静。洪斌这心里一下子就有点纳闷,是不是李国强在摆架子啊,怎么不接自己的电话。这样想着,他刚才燃起的那点希望,顷刻之间就灰飞烟灭。

    就在洪斌忧郁的片刻,突然间,电话那边想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个女人声音甜美,让洪斌一下子就精神一振。虽然他洪斌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但是一听到美女的声音,这神气还是恢复了。

    因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国强的太太小娇。小娇当年事干部圈里面有名的美女老婆。这一点洪斌还是记忆犹新,虽然她不是自己的老婆,但是别人的老婆也是可以欣赏一下的嘛。洪斌被李国强老婆小娇的一句问候,一下子就心情开朗了不少。

    “是李太太吗,呵呵,我是市委的那个洪斌,你们家国强现在在家没?应该没有睡觉吧?”洪斌这一说上话,立刻就说了好多,显得他的信心已经有些退缩了。士气上先减了一大半。

    “哦,是洪副书记是,您好,您好。我们家国强刚刚进了卧室,我去告诉他一下,您先不要挂电话,好吧。”李国强的太太小娇立刻就对着洪斌说道。她显得十分善良。

    “好的,麻烦您了,李太太。”洪斌赶紧对着李国强的太太小娇说道。他整个人显得有些心累。这个李国强可真不是好惹的人啊,现在正逢他事业的上升期,自己还是要照顾一下他的情绪。呆会跟他说话的时候,还是温和一些。洪斌赶紧就默默地想道。

    李国强的老婆小娇慢慢的走向了房间看自己侄女的李国强,她刚想说话,只见李国强立刻就对着她做了一下手势。老婆小娇赶紧就闭上了自己的樱桃小嘴。

    李国强让人把侄女送回了家,赶紧就给市人民医院的院长叶小林大了电话,叶小林立刻就派了两个医院的得力的医生,赶紧来到了副市长李国强家,帮李国强的侄女李艳解酒。这会儿医生刚刚给李艳打了针,李艳昏睡了过去。送走医生后李国强心里面一下子就显得平静了许多。

    医生刚才说了,他侄女李艳也就是喝的白酒过量,酒精性中毒,也就是我们经常遇见的醉酒。打了针后,睡一晚上,明天就没有事了。李国强听了医生的话,这悬着的一颗心一下子就落了地。

    李国强看了侄女李艳一会,慢慢的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客厅,他缓缓的坐了下来,这个时候,老婆小娇也缓缓的坐了下来。

    “什么事情?”李国强一脸的坚毅,好像很不满意刚才老婆打搅他。小娇看着李国强那阴沉的脸色,心里面有点紧张,丈夫最近好像心情不是很好,总是无缘无故的发愣。这让老婆小娇有些不自在。

    “刚才,刚才市委副书记洪斌打电话来过了,您看??”老婆小娇立刻就看着丈夫,她显得有些不好说出口。侄女被洪斌以前的司机差点挘进酒店上了床。自己现在还帮这个洪斌说话,小娇觉得自己有点尴尬。好像心向着外人,她说完了这句话,立刻就低下了头,慢慢的坐在了丈夫的身边。

    “他找我?他还真会找时间啊?我没有空理他,让他自己去想吧。”李国强冷冷的说道。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就狠狠的咬了一下牙。前些日子这个洪斌还对常务副市长的位子盯得紧紧的,现在就怂了,主动找自己谈判。李国强可没有这个闲工夫跟他去谈判。李国强的性格是要不干就不干,要干就得干的狠一点。他的目得就是把洪斌能拉上就拉上,谁让他是刘伟以前的上司呢。

    这次李国强的眼光放得比较长远,他洪斌已经五十几岁的人了,这一届干完,还不得滚到政协里面去啊。他是迟早要退的人了,不向自己,这大好的青春还在呢。假如趁着这次刘伟的事情,整倒了这个洪斌,那是为那边会不会把这个副书记的位子兼给他呢?李国强的胃口有点大了。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心里面暗自得意。

    洪斌这在电话那边等了很久,就是没有等到李国强的回音,于是他生气的挂了电话,你李国强不就是个副市长吗?还没有当上乘务副市长呢,你牛气什么啊?洪斌挂了电话,点燃了一根烟,慢慢的抽着。

    就这样,刘伟被铺在这样一个暗暗较量的黑夜中过去了。第二天的黎明正要来临。肖雷还在睡着大觉,突然一个电话就把他给惊醒了。肖雷接过电话一看,是办公室主任方平的。

    这方平才在医院休息了不到一天,难道还放不下办公室的事情,肖雷脑海中一下子就有点厌烦。他觉得自己的这个主任有点婆婆妈妈的,做事情这么拖泥带水,一点都不干净利索。这样想着,肖雷面无表情的接了方平的电话。

    “喂,主任,您好啊,怎么起的这么早啊?是不是在医院里面闷的慌啊,呵呵”肖雷赶紧就对着方平笑着说道。只听见这个时候,方平用力的移动了一下身子,赶紧就靠在了床边,好像是刚起床,这一睁开眼睛就想到了给肖雷打电话。

    “肖雷,你有没有听说昨天晚上的事情啊?”方平坐直了身子,赶紧就焦急的问着肖雷,好像他已经知道了刘伟的事情一样。肖雷听了方平的话,这心里面一下子就纳闷了,昨天晚上?昨天晚上不就是李艳从自己这里被气走了吗?还能有什么事情能?肖雷的精神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他赶紧把电话贴近了自己的耳朵:“方主任,昨晚出了什么事情啊?我怎么不知道啊?”肖雷一下子就睁大了眼睛,树立了耳朵,注意力高度的集中。

    “昨天晚上刘伟被捕了,你不知道这件事情啊?”方平立刻就焦急的说道。“什么?刘伟被捕了?方主任,我还真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因为什么?”肖雷赶紧就问着方平,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市政府办公室秘书科堂堂的主任科员说被捕就被捕,这不符合常理啊。就是去嫖娼、赌博,甚至是犯了别的什么事情,只要是一提市政府的,这公安局的同志都会礼让三分的,哪有随随便便的把市政府的人抓紧了看守所。

    肖雷这样想着,就想问方平出了什么事情。但是还没等他的话说出口,方平就已经说话了。“肖雷,你赶快打个车子过来,到医院来一趟,我要问一下你具体的情况。” 方平说完话,立刻就挂了电话。容不得肖雷半点思索的时间。肖雷一下子被方平这个急性子给搞得有点纳闷。他要问自己具体的情况,自己昨天晚上一直在家里面啊,没有和刘伟在一起。这样想着,肖雷赶紧再次拨了方平的电话,但是都显示“对方通话正忙“,看来方平又再给别人打电话。肖雷一看真的出了事情,于是他赶紧就匆匆的起了床,穿上了衣服,赶紧下了楼拦了一辆的士,直奔市人民医院。

    当肖雷闯进方平的病房的时候,病房里面开着灯。就只有方平一个人,方平的老婆还没有来。方平正坐在床上,神情显得有些着急,这一看到肖雷走了进来。赶紧就挣扎着想再坐起来一点。

    “方主任,出什么事情了,你不要起来了,我坐在床边听就可以了。” 肖雷赶紧就对着方平说道。“你不要多说话,快扶我起来。”方平一下子就发了怒,他的脸色变得十分严厉,好像肖雷瞬间得罪了他一样。肖雷一看主任这个表情,他赶紧就靠近了方平的身子,慢慢把方平扶了起来,坐直了身子。

    方平立刻就用手指了指桌子上面的烟盒,肖雷会意,方平要抽支烟,来麻醉一下他那有点疲惫的神经。肖雷拿到了烟盒,从中抽出了一支烟,递给了方平,然后不失时机的给方平点上。

    方平看着烟被点着了,满意的吸了一口。这才把目光紧紧的盯向了肖雷。他显得有些严肃。“肖雷,你真的没有听到昨天晚上的事情?”方平有些惊讶,这样的事情消息怎么传的那么慢。这刘伟好坏也是办公室的主任科员啊,肖雷不应该比自己受到消息迟吧?难道是这个小子故意在欺骗自己。方平又看了看肖雷的脸色,很平静,没有显示出在欺骗自己的意思。

    方平这才皱了皱眉头:“刘伟昨天晚上被公安局的同志带走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方平两只眼睛紧紧的盯向了肖雷。“为什么?”肖雷一时间也把自己的精神绷得紧紧的,他不知道刘伟到底出了身事情。

    “听他们说,刘伟昨天晚上把李艳灌醉了,带到了翔凤酒店,准备实施**,被李国强副市长一出门就给撞上了。于是李国强副市长一看到这个事情,勃然大怒,立刻就让公安局的人抓了刘伟,而且还要一查到底。”方平说完了话,静静的看着肖雷。

    肖雷听了方平这个话,脸色一下子就变的铁青,这个刘伟真他娘的流氓啊,自己和李艳上次在酒吧就看到他在乱搞一个女小姐,现在竟然乱搞到李艳头上了。别说是副市长李国强撞见了,要是自己撞见了,一定把刘伟的腿给卸了。肖雷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就显得神情十分愤怒:“妈的,这个畜生,心眼动到李艳头上了,不是我碰上,要是是我碰上,我跟他没完!”肖雷当下立刻就发了火。

    肖雷这么一说,一下子就把方平给下了一跳。他突然意识到了李艳和肖雷的关系,人家两个年轻人这还在搞对象呢,自己咋就没想起这回事情来。方平的脸色一下子就显得有些尴尬。他赶紧就对着肖雷笑了笑:“肖雷,事情好像是这样的,我刚才没有讲清楚,李艳被一个黄毛小子呆到了酒吧,灌醉了酒,是刘伟在酒吧内刚好看到这个情形,所以就揍了那个黄毛,救了李艳。这好像是想把李艳送到酒店里面去休息,这是一场误会,误会而已,你也不要那么激动。”方平赶紧就对着肖雷温和的说道。

    “误会,误会个屁,他刘伟是什么人你以为我不知道?”肖雷一下子就瞪起了眼睛,他那目光一下子就把方平这个办公室主任给镇住了。方平有点不敢再看肖雷的眼睛,因为肖雷现在真的像是一头要发飙的公牛,显得十分的吓人。

    “肖雷,不管怎么说,人家刘伟昨天晚上还是救了李艳的嘛,我相信他的心还是好的啊,你不要生气,先平静下来,先平静下来。”方平赶紧就对着肖雷说道,他显得有些难为情。毕竟这个刘伟是自己的拜把子兄弟,自己有事情人家也经常帮忙。这次生了病,人家还把老婆专门叫过来帮自己送孩子。昨天晚上刘伟出了事情,就是他老婆第一时间通知方平的。所以方平才知道得这么快。刘伟的老婆是要大家一起想点办法,赶紧把刘伟从看守所里面搞出来。刘伟的老婆也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应该把它澄清。

    似乎大家听了这件事情,也都知道是件误会。但是,这件事情,终究还是有那么一点真实性啊,他刘伟虽然把李艳救了出来,他也起了邪心啊,这不还想把人家李艳弄到酒店里面去,意欲实施犯罪行为吗?李国强是什么人啊?他能不知道刘伟的心思,这酒店里面是干什么的,人家市领导会不知道?所以这件事情的难点就在这里。或许,刘伟的家人找到了那个黄毛的话。刘伟的罪行可能会轻一点。但是他的事情不会一句误会就完事的。李国强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么一个机会耍耍威风,你想他能让这个事情停下来吗?要是一句话的事情,一说了事,他李国强的面子还往哪里放啊。他可是要上任常务副市长的人啊,这期间他必须把自己的面子给挣的满满的,否则,他就丢大人了。

    “你叫我过来是想知道什么?您快点说吧,我呆会还要去看看李艳。” 肖雷一下子就变的十分冷淡。他知道这个事情和自己还是有那么一点联系的,要是没有他昨天晚上脸上的那个口红。李艳也不会乱跑出去,李艳这一伤心肯定就自暴自弃的进了酒吧,结果就撞上了这个事情。还好被他叔叔李国强撞上,要不然,李艳昨天晚上还真是凶多吉少。肖雷这样想着,立刻就觉得自己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他恨不得现在就去李国强家里面去看看李艳,安慰安慰她。

    “我就是想问一下,你是不是知道昨天晚上李艳和什么人在一起了?她没事的时候不是总喜欢跟你黏在一起吗?该不是你们吵架了吧?”方平十分聪明,他一下子就猜到了事情的原点上。肖雷被方平这样一问,脸色一下子就有点红。但是他慢慢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立刻就显得十分平静。“没有啊,昨天晚上我和高旭高主任有个应酬,我没有个李艳吵架啊?”肖雷害怕这个方平把自己给牵扯进去,于是赶紧就对着方平撒了个谎。他显得十分真诚。这一下子就把方平给搞的有点纳闷,这可怎么办呢?

    方平突然眼前一亮,这个事情的关键点不就自爱李艳的身上吗?只要自己让肖雷在李艳面前求一下子情,李艳一开口说话,这事情不就一下子都解决了吗?方平一想到这个关键人物李艳,心里面一下子就乐了起来,他激动的狠狠抽了一口烟。额头上的汗珠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肖雷,刘伟这件事情咱们还是要心平气和的商量商量,最好把他从看守所里面给捞出来,大家都一个部门的同事,不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别人进监狱吧,这也是冤枉别人啊。刘伟才三十来岁的人,你要他在监狱里面过后半辈子,这样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方平两只眼睛带着渴求的目光,可怜兮兮的看着肖雷。因为他知道,能说动这个李艳为刘伟求情的人就只有这个肖雷。假如这个肖雷都不愿意说清了,别人就没有办法了。李艳到时候一口咬定刘伟向**自己。那刘伟的罪名肯定就成立了,那一切都就玩完了。方平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就眼睛直巴巴的望着肖雷。

    “你要我怎么做啊?我心里也很难过。方主任,你要知道,刘伟他这个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 你没来韩阳的时候,他以前做的那些事情你知道吗?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以前是做什么的。要说他向**李艳,那还真实有这个可能的。这个刘伟在办公室的就喜欢对李艳动手动脚,你别以为我都什么也没有看见。”肖雷立刻就怒气冲冲的说道。他一想起这个刘伟以前的那些举动,心理面的怒火是一下比一下旺。

    “哎,肖雷,你就放下自己的成见好不好,看在大家都是同事的份上,你帮忙对李艳说说,不要把这件事情给闹大了,大家其实真的都不容易啊。就算是刘伟想对李艳那个,但是在这之前他可是救了李艳啊,你应该分清楚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啊,不能把一个往死里面整啊。”方平的脸上立刻就留下了一大串的汗珠。他已经为刘伟的事情动真感情了,这是几年的哥们感情,还真是没白当啊。

    “这个事情等我想一会吧,好不好,方主任。你还是好好养你的伤吧,这件事情并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既然是副市长李国强拍了板得事情,我觉得没有那么简单。即使我这边能把李艳说服了。李国强副市长那边也不一定会答应啊,你要想清楚啊。”肖雷看了一眼方平,赶紧就慢慢的说道。他说的可是实话,这是事情现在是李国强在搞刘伟,自己一个小小的普通公务员,起不到什么作用。假如自己真把李艳说通了,李国强也不一定会按照侄女的想法去做事情。这可不是他侄女一个人的事情,这牵扯到了李国强的名声。肖雷慢慢的想着,突然感觉这个事情似乎会有闹大的可能性。

    “肖雷,咱们都是进入市政府办公室时间不长的人,我这个人呢,可能你也不是很熟悉。但是我今天可以告诉你,我是个很讲义气的人。刘伟是我的好兄弟,我一定要帮他。你看看,这次我进了医院,我家里没什么人啊,老婆要照顾我,孩子又没人接送。人家刘伟一句话,他老婆就整天帮我接送孩子,你觉得刘伟这个人怎么样?咱们都是男人,我觉得就凭他对朋友的这份真诚,你就应该帮助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身陷囹圄啊?肖雷,就算我求你了。”方平一时间就刘伟的心切,脸求肖雷的话也能说出口?肖雷被自己的主任这样一个表情给吓住了。他还真没有见过方平这样求过别人,自己是他第一个开口用“求”这个字眼的人。肖雷愣在了那里,他一时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汗水似乎也禁不住寂寞,已经在额头上窜了下来。

    “这样吧,方主任,我先去看看李艳,看她心情好的话,我帮刘伟说说话,要是能有转机,我就帮帮忙,您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我不能见死不救吧。其实我刚才也仔细想了一下,这个事情吧,估计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严重,说不定李国强副市长只是一时心情不好,所以下了错误的命令。等他清醒过来,一句话的事情刘伟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呵呵,您还是宽心养病吧。我去看看李艳。”肖雷说完话,这就要转身离去。

    “等一下,小雷,”方平赶紧就对着肖雷大声喊了一下,这搞得肖雷还有点吃惊,他赶紧回过了头,只见方平在向他招手。肖雷赶紧又转身走回了病房,他觉得这个方平真的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种事情还不知道会牵扯到多少人呢,他方平不安心养自己的伤,干嘛总想在刘伟的事情上面差一杠子啊。刘伟在韩阳搞那些黑社会的时候,他方平还在县里面呢,没他什么事情,他倒是这么热心。一想到刘伟以前的种种劣迹,肖雷突然就感觉这件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了。李国强估计很做就盯上了这个刘伟了吧。这个刘伟因为以前是市委副书记洪斌的司机,所以市里面没有把他怎么样,现在洪斌也有那么大的岁数了,前阵子还扬言要和李国强争一争这个常务副市长呢,该不会是李国强记住了这道疤痕吧?这样以搞掉了刘伟,洪斌的事情估计也就会露出冰山一角。肖雷一时间这思绪转的飞快,他的想法倒是和李国强不谋而合。肖雷这样想着,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凝重起来。他缓缓的抬起了头,把目光又盯向了病床上的主任方平。

    “这样吧,你还是看时机说吧,要是李国强副市长在旁边,你就不要提了。免得这件事情把你也掺和进去。我刚才也想了一下,这件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这中间牵扯到了不少的东西。或许你我都不该卷进去,这件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吧。”方平说完了话,没有等肖雷再说什么,直接就挥了挥手,要肖雷走了出去。

    肖雷走出了方平的病房,这一下子就有点纳闷了,这个方平转变怎么就这么快呢。是不是自己冷漠的表情还真是伤到了他的心,所以他才这样说。肖雷有点不明白了。他赶紧就加快了步子。他已经顾不得想这个方平和刘伟的破事情了,李艳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必须去李国强家里看看李艳。要不然自己这心理面还真是安静不下来。他似乎已经开始担心李艳了。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改变。或许男女之间的感情,有的时候没有一见钟情来的那么快,但是时间长久了,或许也会产生一种相思之苦,这也许是肖雷本身的性格因素决定的吧。

    肖雷走了路口,赶紧就拦的士,这个时候才早上七八点钟,的士司机不是很多。自己来的时候坐车很是顺利。但是自己此刻站在大街上,没有一个的士过来,他一下子就有点纳闷了。也许是上天在安排着某种巧合吧。肖雷显得有些着急,这个时候还真是奇了怪了。真的一辆的士也没有。就在肖雷等的十分焦急的时候,突然一辆的士就开了过来,但是这个的士上面坐着一个人。

    “师傅,你要去哪里啊”的士司机一下子就问着肖雷,他可能是想拉个顺路的客人,所以就问肖雷。“我要去XX区XX路XX号”肖雷赶紧就回答着这个的士司机。

    “好啊,上车吧,我们顺路啊,呵呵”的士司机立刻就高兴的对着肖雷说到,他能多拉一个顺路客人在,心情当然好的不得了。肖雷看了看这个的士,里面的虽然坐了一个乘客,但是位子还算比较空。他也是赶时间,于是赶紧就坐了进去。的士司机赶紧就踩了踩油门,直接就开了出去。

    肖雷一上车子,才发现自己旁边的这个客人是个小伙子,染这一头金黄色的头发,长长的,一看就知道是个混社会的,肖雷一看这个家伙的造型,一下子就没有了好感。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慢慢的享受着这个合租车子的感觉。就在肖雷刚闭上眼睛的这一刻,那个黄毛立刻就拍了拍肖雷的肩膀:“哥们,有火吗?借个火给我。”黄毛说完话,赶紧就拿出了自己的烟盒。肖雷一看这个家伙要抽烟,于是就赶紧把自己的伙计递给他了他,并且又把头摆向了一边,不想看这个家伙抽烟的样子,他总觉得这个家伙跟自己有什么过节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的士司机说话了:“黄毛,你昨天晚上听说在酒吧挨打了啊?”肖雷一听这个话,立刻就明白了,这个的士司机和这个叫“黄毛”的人认识,两个人关系应该不错,怪不得这个的士司机让自己搭个顺车呢,原来车里面载这个自己人啊。肖雷恍然大悟。

    “刘哥,你就别提了,娘的,昨天晚上我在酒吧里面和几个哥们在泡马子,遇上了一个哭哭啼啼的小姑娘,身材一流,长相也漂亮。于是就勾搭上了,灌醉了酒,娘的,我正想把那小姑娘弄出去开房。结果遇上了那小姑娘的熟人,这不就给搅了场吗?”黄毛立刻就叹了口气,慢慢的说道。

    “黄毛,你不是在那一带混的还可以吗?怎么这一下子就怂了,还被人打,泡妞运气都这么差劲啊,呵呵,你还不如干点别的,整天混来混去,这不是瞎折腾你爸妈的那点钱吗?”的士司机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和这个叫“黄毛” 的乘客瞎聊了起来。

    肖雷在旁边你听着,怎么感觉这个事情和刚刚方平告诉自己的事情有点像呢。于是他赶紧就竖起了耳朵,仔细的听了起来。他觉得眼前的这个黄毛,很有可能就是昨天晚上灌醉李艳的那个人,这样想着肖雷的怒气一下子就有点升腾上来了。

    “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我们遇上高人了,说句不好听的话,那个人我可惹不起,换了比人,我就是拼了这条小命,我也要把那个马子给搞上床,”黄毛立刻就张这嘴巴开始吹牛皮了。他的唾沫星子一下子就溅到了肖雷的脸上,肖雷一下子就我进了拳头。但是他想继续听下去,或许这个家伙还真是那个灌醉李艳的人,这样想着,肖雷赶紧就忍了一下。他缓缓的叹了一口气,仔细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

    “那个人是什么来头啊?难道是咱们韩阳的黑社会老大不成啊?”的士司机立刻就慢慢的说道,他显得一口得黑社会习气,看来这些开的士的也有黑社会罩着啊,肖雷两只眼睛立刻就盯紧了这个的士司机。

    “也差不多,我回去打听了,那个家伙不光有黑社会的背景,而且人家是政府的公务员,正科级干部。是以前市委副书记的司机呢?这不现在混了混,混成公务员了,还成科级干部了呢,你说说,我惹得起吗?” 黄毛一下子就说出了自己的委屈,他显得有些垂头丧气。

    “什么?市委副书记的司机?哪个副书记啊?市里面好几个副书记呢?你没有搞错吧,副书记的司机还是黑社会的啊,你开什么玩笑啊。” 的士司机立刻就笑着说道,他显得有些不太相信这个黄毛的话。

    “真的是市领导的司机,那个副书记叫洪什么来着,前几天电视上面还出现过,对,我想起来了,叫洪斌,对吧,市里面应该有这个副书记吧?”黄毛立刻就问着司机,他显得有些得意。自己要是被别人揍了那就必须报仇呗,但是被市里面领导的关系户揍了,这也值得庆幸啊。

    肖雷听到这里,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看来方平说的还真是没有错。这个刘伟还真是有点冤枉,在他之前应该还有一个人灌醉了李艳,而灌醉李艳的那个人现在就在自己的身边坐着。肖雷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好像被击打的侮辱了。但是他没有急于冲动,而是显得心平气和。他必须确定这个黄毛昨天晚上灌醉了李艳。李艳昨天穿着的衣服样子、颜色,他肖雷可是记忆犹新。这样想着肖雷也拿出了自己的烟盒,抽了一支。

    “兄弟,火机该还我了吧。”他立刻就显示出了一副痞子气息。这一下子就博得了这个黄毛的好感,这些个混混,就喜欢和倒上的兄弟聊天,他这一看肖雷的这个样子,还真是有点像是混社会的,于是赶紧就把打火机换给了肖雷。

    “朋友,你是混那一块得啊,看你的样子也是做我们这一行的啊,呵呵”黄毛看着肖雷这个人高马大的帅气小伙子,这心里面一下子就来了好感。这人长得帅了,不光是女人见了喜欢,就是男人看了,也是会觉得顺心的。

    肖雷听了黄毛的话,没有回答他,显得不屑一顾。他只顾瞅着自己的烟,两只眼睛冷冷的盯着窗外。“怎么?你是上班的白领?”黄毛继续接着问了肖雷一句,他显得对着帅哥还真是有点好感。

    “你们昨天晚上是在那个酒吧啊?” 肖雷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黄毛,他显得对这个酒吧很有兴趣。“是在星河酒吧,就那个市政府集体宿舍旁边不远的地方,你知道吧?”黄毛立刻就说出了酒吧的地点。肖雷一听这个,一下子就头大了,这不就是自己上次带着李艳去的那个酒吧吗?难道李艳昨天晚上和自己闹了别扭,这一赌气,就跑到了这个酒吧来了?肖雷立刻就觉得李艳也太自暴自弃了。这去酒吧的都是些社会上的混混,难怪她昨天晚上会被这个家伙灌醉。这也怪自己,自己怎么就没有追上李艳呢?肖雷一下子就有点自责。他不由的咬紧了自己的嘴唇。

    “怎么?大帅哥,你也想去酒吧里面泡妞啊,你这么帅气,到了酒吧,女孩子那肯定会缠着你不放的,呵呵,不像我,长的不怎么样,就要多华点时间去沟通,去诱导啊,呵呵”这个黄毛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放声大笑起来,他显得有些得意。而这个时候,肖雷的拳头已经攒的贼紧贼紧的了,他好像随时都准备发动一场战争,一场报仇的战争。

    “你昨天追的那个女孩子长什么样?”肖雷想进一步搞清楚这个黄毛灌醉的女孩子是不是李艳,他问的十分精细。这个黄毛一看这个帅哥倒是很关系自己泡妞的问题,一下子就来了兴趣。他好像要在所有的男人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泡妞技术。

    “那个女孩子,1米6左右高吧,圆脸,皮肤白皙,穿着一件红色的T恤,一张牛仔连衣裙,十分性感的。那头发是扎个马尾巴,很时尚,我一看到她就向搞上床,娘的,就是那个领导的司机坏了我的好事情,哎,煮熟的鸭子这还没送到嘴边呢,就飞了。”黄毛赶紧就得意的说道。他显然为了显示自己泡到的这个妞比较漂亮,一下子就说的很详细。肖雷一听这个黄毛的这话,心里面一下子就火大了,这不就是李艳吗?李艳昨天晚上就是这套打扮,看来李艳还真是被这个家伙灌醉的,肖雷一想到这里,立刻就使劲用拳头击打了一下车门。

    “停车,这个黄毛,你下来,我跟你有事情要说。”肖雷一边说这着话,一边就打开了车门子,自己先走了下去。这个时候,的士司机一下子就愣了,这是怎么回事啊,黄毛也没有得罪这个年轻人啊,他怎么就突然间变得这么凶狠。这个时候,黄毛还沉浸在自己泡妞的喜悦中呢,突然被肖雷这么一喊,他有点纳闷了。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总是碰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人啊。他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自己从来还没被人这样大声叫喊过呢,看来这个大个儿是想挑事情。黄毛心里面有点凉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肖雷那1米8多的个头了。

    这个时候,的士司机一看有人要寻衅黄毛了,他心里面一下子就有点慌了。这正想一踩油门赶紧走吧。这个大个子身材魁梧,个头高大,黄毛才1米7几的个头,身体也不怎么强壮,这肯定不是这个大家伙的对手。他这样想着,就向载着黄毛赶紧逃跑。

    “司机,你的车牌号码我已经记下了,你要是敢开走的话骂我让交警找你麻烦。”肖雷突然就是这样一句话,的士司机一下子就愣了,他刚要踩下去的油门一下子就停在了半空中。

    ()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