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07章好一坏两个消息

《官神》 第107章好一坏两个消息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甲人冷漠的表情没有柜垂化,冷冷看了一曹殊略蝶不会骑马就不要骑,尤其是不要和那个小毛孩一起骑。他才多大点儿,关键时刻肯定靠不住

    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冰冷,不过说话声音柔和了许多,也多说了好几句。话一说完,她就动汽车,关上车窗。大脚油门蹿了出去。

    曹殊慧冲夏想做了斤,鬼脸,夏想就笑:“美人计没有成功,可惜了

    “别理她,瞧她不可一世的样子,等下别撞到我手中,要不非要她好看不可米董愤愤不平,对曹殊慧刚才的举动不以为然。

    汽车朝前开着几百米又紧急刹住,然后就是一阵刺耳的倒车声,片刻之间路虎就象一头猛虎一样,迅倒了回来,车窗打开,车里人从里面扔出一叠钱,交到曹殊慧手中:“给你压惊!不想要,就扔了”。

    直到汽车再次走远,曹殊慧才看清手中厚厚的一叠钱,足有旦四元。她将钱交到夏想手中,拍了拍身上的土说道:“真是一个怪人,有钱也不能这么大方,真当钱是大风吹来的?夏想,你先帮我保管好,要是能再遇到她就还给她,遇不到的话,那就只能敬谢不敏了?。

    夏想也不客气,将钱收好放起:“慧丫头还真是我的福星,网来坝县就帮我赚了心元,要是每天都帮我赚这么多,想不财都难。”

    “臭美吧你,我是我自己的福星,和你没关系,不要乱套近乎!”曹殊慧俏皮地瞪了夏想一眼,心里却想,不但让你赚了钱,一路上还让你沾了不少便宜,又不能说,气死人了。

    回去的时候,曹殊慧还是来时一样,侧坐在夏想前面。不过这一次一切风平浪静,夏想也没有机会再抱她。她就也老老实实坐着不动,也胆子大了起来,还不时哼唱着一欢快的歌曲,偶而看夏想一眼,见他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就暗暗笑他心眼小,还放不下刚才的事情。

    其实夏想只将刚才的不快抛到了脑后,他正在想因为他的出现,许多原有的进程出现了不可预知的偏差,不过无论如何,也应该影响不到京城。影响不到三山度假村的开。三山度假村的开带来了巨大好处不言而喻,虽然就算没有一条坝县直通京城的山路也可以建造食品厂,但仅仅一个食品厂是不能给坝县的经济带来巨大的拉动作用,充其”都分人的温饱。

    要想坝县的整体经济迈上一个新的台阶。必须有一条冲出大山的道路,哪怕是一条山路,也让坝县和京城的距离缩短数百公里和数天的时间。但如果没有:山度假村,想要凭借坝县的实力修建山路,无异于天方夜谭。

    坝县受地理环娃的局限性太大了,就算有再好的旅游资源,道路不通,也不可能引来游客。如果真要等到联另年后,私家车大量走进家庭带动自驾游的兴盛,坝县的旅游才展起来的话,离现在还有年的时间,坪。可以让多少读不起书的孩子重返课堂,可以让多少就着铁钉喝酒的人。可以有一盘下酒的小菜!

    还没有回到县城,半路上手机一有信号就接到了李丁山的电话,李丁山告诉了他一斤,好消息和一斤,坏消息。好消息是,京城传来了消息,可以确定三山度假山的开属实,不久就要动工。坏消息却是,贝合商贸公司正式向县政府提出申请承包滚龙沟!

    贝合商贸?

    不用想夏想就知道,是取杨贝和刘河二人的名字合成,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贝合商贸的法人肯疟是杨贝。

    没想到,他和杨贝不可避免地站到了对立面,而且还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必须分出胜负才能罢休。夏想皱起眉头,不由想得出了神。

    突然一只温热的小手伸到了他的额头上,好象要抚平皱纹一样,曹殊鬈不满的声音传来:“别皱眉,容易起皱纹。你瞧你,想事情的时候,象一个小老头一样

    米董在前面开车,曹殊慧本来想坐在前面。最后还是坐在了后面,和夏想并排在一起。她见夏想想得入神,就调皮地伸手去弄他的额头。

    夏想笑笑,拿开她的小手:“别闹,大人想事情小孩子别捣乱。对了,曹局长知道你来坝县吗?”

    曹殊慧摇摇头,又点点头:“应该不知道,没对他说,不过他估计能猜到。反正没人说,就装作事情没生

    米董在前面笑:“不怕我告密?。

    曹殊慧示威似地向她伸了伸小拳头:“你敢?小心我揭你的短”。

    米董不回头,冲后面扬扬手,表示认输。

    回到县城,夏想让二人先去休息,他到县委去见李丁山。

    进门。就见李丁山正在自己到水,他急忙上前拿过水壶,说道:“李书记。我这斤,秘书不太称职,总不能及时为领导服务。”

    李丁山笑骂:“少跟我来这一套,我不是,十丰穷的官僚,再说你又是去办正事。又不是不务正业扒中的人才天天做倒水扫地的小事。”

    如果泡妞也算是正事的话,夏想差点羞愧难当,不过想想也算是为将来打好基础,不管是为他还是为李丁山,都非常有必要和曹永国拉近关系。况且,米壹又是王全有的女儿。

    李丁让接到了京城的电话,已经查明三山度假村确实正式立项,由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负责开,具体动工日期还不清楚,但应该就是近期赶在下雪冰冻之前进山。可以说,三山度假村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不会再出意外。

    “不过,贝合商贸突然提出承包滚龙沟一带的荒山,时机非常敏感,会不会他们也知道了什么风声?”李丁山的担心不无道理,原本他以为三山度假村的开是绝时机密。只有他和夏想知道,他可以借此在许多事情上占领先机,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如果刘世轩也知道了此事,那么可以用来当出奇不意的手段的通天山路,就失去了全部意义。

    夏想将他今天从黄海嘴中的到了消息说了一遍,李丁山放了心:“原来是这样,刘世轩也挺有头脑。当机立断,看来滚龙沟还真是他的软肋。”李丁山也知道贝合商贸的含义,暗中特意看了看夏想一眼,见他没有特别的反应,心里也就淡定了许多,他还怕夏想一时受不了刺激,会做出过激的反应。

    夏想的沉稳让李丁山也不由感叹。想当年他这么大年纪时,绝对没有这么镇定。要是他早有夏想的稳重和成熟,再有老丈人的背后支持,宋朝度早早拉他一把,现在到副厅也应该问题不大。

    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虽然才是正处,但身边有夏想这样一个助力,以后想要升迁也不会太难。

    “李书记是怎么考虑的?”夏想知道承包荒山在坝县史是一件大事,必须拿到常委会讨论。

    “刘世轩很聪明,没有直接出面,而是让贝合商贸的人出面向石县长提出的申请。石县长向我汇报时,没有表态,只是说政府那边先研究一下,具体拿出一斤,方案出来,再交到常委会上讨论。”李丁山也清楚石堡垒肯定知道贝合商贸的背景,他能主动向李丁山提前汇报,而不是等方案出来再汇报,已经表明了中立的立场。

    “真要上了常委会,恐怕形势不太妙坝县的县委常委连李丁山在内一共个人也算合理的人数。夏想算了一算,李丁山现在还没有控制常委过半的影响力,“刘世轩一票,黄鹏飞一票,中间派中的几人,我估计会在这件事情上向刘世轩妥协,因为和他们的利益没有冲突,副书记郑谦、武装部长郭亮,再有副县长赵建苏和纪委书记态度不明,刘世轩在常委会上通过的可能性很大。”

    他故意落下石堡垒不说,就是要让李丁山分析,留给他最后表关键意见。

    “是呀,最耐人寻味的是石县长的意见,如果石县长明确表示支持贝合商贸,几乎可以肯定百分之百通过。”话一出口李丁山才猛然觉,平常时候还看不出来,关键时刻原来一直低调的石堡垒,才是掌握坝县平衡的最关键的一人。只要他偏向谁,谁就有了掌握常委会的可能。

    夏想也想到了这一点,才猛然醒悟,石堡垒要是聪明人,就不会明确表示偏向哪一方,他只需要做好份内事就可以,只要他一直居身中间,才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

    不过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他有办法让石堡垒坐不住,不让他稳坐钓鱼台,坐收好处。

    想了一想,夏想笑了:“李书记这边,吴英杰算一票,杜部长算一票,还有王书记也可以算上一票。至于石县长,除非他不想上进。否则他早晚会站到我们这一边。”

    李丁山大为惊讶:“王书记?王全有?怎么说?”

    夏想就将曹殊慧和米董的关系一说,又点明了米董和王全有的关系,当然他和王全有的偶遇也一并说了出来。

    李丁山大喜过望:小夏。了不起,你总是给我惊喜,看来,你还真是我的福将。对了,应该说曹殊慧也是你的福星,可要好好把握住机会!曹局长要是下一步进了燕市当上常务副市长,政治前途一片咙,明,他今年才刃岁吧?干上一届副市长,再升一升,就能到副省了。”

    他又想起了刚才夏想话里有话。就问:“石县长为什么要向我们靠拢?”

    “李书记是当局者迷,石县长是政府一把手,要是有一份政绩可以在他的履历上写下浓重的一笔。他会选择和谁合作?当然是可以给他带来巨大好处的人,这个人,就是不但在人事方面有重大决策权,而且还掌握着许多重要信息、处处先人一步的李书记!”夏想心里清楚,他

    受李凶信任和器重也不能敌越秘书的角煮小出谋划策可权必须交回李丁山手中,不能让他对自己产生怀疑。

    没有人愿意接受手下比自己还高明的事实,再大度的人,也难免会有所想法。

    李丁山明白夏想的意思,脸上表现出不悦的神情,不过心里还是感到十分舒服,说道:“以后在我面前有什么说什么,别总说一半话,非要让我下斤,结论,哪里有这么多讲究?”话说到一半又笑了,“你说的是指可以通到京城的山路吧?说的也是,提前知道山路要通,提前着手准备展坝县的旅游业,这么一大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我拿出来具体交给石县长来做,他会是什么态度?”

    话音网落,外面传来敲门声:“李书记在吗?我是石堡圣,有件事情要向您汇报一下?”

    李丁山和夏想对视一眼,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诚心而论,在刘世轩和李丁山对抗的事情上。石堡垒存了私心。

    李丁山的空降,让他的县委书记梦破灭,不可能心中没有芥蒂。他今年好岁了,在副县长和县长的位子上干了太长的时间,错过了这一次上升的机会,说不定一直到退休都当不上书记。他一直信奉的一句名言是,不想当书记的县长,都不是好县长。所以李丁山一来。他就抱定了一个态度,不对抗不合作。保持距离,坚持中立,适当向刘世轩倾斜。

    石堡垒不是不想和李丁山对着干,联合刘世轩等人架空李丁山。不过他没有刘世轩在本地根深蒂固的影响力,又没有李丁山从省城空降的背景。谁都知道省城来的人,背后肯定有省委的人撑腰?再加上他认为与刘世轩的霸道和阴险相比,李丁让身上的文人气质反而更让他觉得可信。所以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他最后决定采取坐山观虎斗的策略,坐等李丁山和刘世轩生冲突,到时他及时出现当救火员,不管偏向哪一方,肯定都能获取最大的利益。

    李丁山想要在坝县有所作为,想要打开局面,必然要在人事和经济上做文章,石堡垒有自知之明,他在坝县没有什么根底,常委中支持他的也就两三人,下面各局的头头脑脑更是没人听他的话,他手中又没有人事大权,说实话,真要说到政府这一块谁是老板,名义上他是,实际上还是刘世轩说一不二。

    况且,刘世轩不但在政府这边坐大,连组织部长黄鹏飞也对他言听计从。上一任老书记上任以后,想要动一动刘世轩的利益,结果惹怒了刘世轩,几次在常委会上难,让老书记的提议都无法通过,不管是人事的变动还是政策的推广,无一例外在常委会上被否决,让老书记处处受制。甚至不惜动用了书记的一票否决权,但最后还是被气得大病,提前病退。

    个掌握不了常委会的书记,就失去了一把手的权威。

    在这一点上,石堡垒还算比较佩服李丁山的稳妥。来到坝县一个月了。李丁山还没有就重大议题提交常委会表决过,因为一旦出现一把手的提议无法通过的情况,身为一把手的权威将大大降低,书记的光环也会减弱许多。如果没有底气就匆忙把决议上常委会讨论,是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在这一点上,李丁山的做法让石堡垒十分赞同。

    李丁山没来之前,县委县政府的人一致认为,他没有从政经历,肯定会做出幼稚的举动。现在看来,他们都低估了李丁山的政治智慧。

    正是因为李丁山隐忍不,行事稳妥的风格。多少让石堡垒有些动摇。在想要不要和李丁山联手,把刘世轩打压下去?石堡垒心里清楚,和李丁山相比,刘世轩顶多算是一个政客,一个政治上的投机者,远远不能称之为政治家,而李丁山既然是空降来坝县,省里肯定有人,来坝县就算不是为了政绩,可能也是走走过场小但不管怎样,他肯定有政治上的抱负,就算只是为了政绩,也有为了坝县的经济展而出力的动力。不象刘世轩,纯粹只是为了一己之私而占据常务副县长的个置。

    刘世轩是市委书记沈复明的人,石堡垒知道这一点,因此他也清楚。就算他和李丁山联手,也只能将刘世轩架空,没有办法把他赶走。

    石堡垒已经倔岁了,说不想再进一步。那是自欺欺人。他算了算,李丁山说不定干上一届就走,三年后他引岁。还可以来得及再干一届书记,如果在任内出了政绩,临到最后退休的时候,升不到实职副厅。补偿一个副厅级待遇,以副厅级干部的身份退下来,也是一种荣耀,总比老死在处级上面强上许多。所以说他不是没有动过试探李丁山的心思,想要和他合作。

    防:请大家支持正版,订阅支持可以让一本书走得更远</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