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15章请王局长跳坑

《官神》 第115章请王局长跳坑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复明在电话的另一头听得清清某楚,他在办公室甲,旧小干着电话,一手拿着水杯,好几次想把水杯摔倒地上,又悄声音过大被连若菡听到,握着水杯的手因为过于用力,青筋都鼓了起来,心里却把另一头的警察骂了个狗血喷头!

    这就是人民警察的素质?别说连若菡会挑理,连他自己听了都觉得害臊,居然还用调侃的语气说话,不认识他沈复明是何许人也不要紧,但也不能一副痞子模样,叽叽歪歪地乱说一通,什么玩意儿?

    等下问问王冠清,那个警察到底是谁,一定要把这种害群之马踢出人民警察的队伍!

    王冠清此时正在办公室,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强压着要拍桌子的举动:“夏秘书,说话要凭良心,你和那个女人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帮着她说话?”

    听到夏想说出是王明几人先动手,而且还差点出了人命,按照夏想的说法,路虎女郎不对在先,但王明等人也是非常飞扬跋扈,又是刀又是棍子,要不是女郎身手不凡,恐怕现在已经到在了血泊之中。

    王冠清知道王明平常嚣张惯了,在县里横行霸道,经常干一些欺男霸女的事情,他都清楚的很。不过王明是他弟弟唯一的儿子,他又只有一个女儿,所以王冠清的父母特别疼爱王明这个唯一的王家孙子,从小娇生惯养,打不得骂不的。结果长大之后,又因为父母不在身边,在章程市做生意,他就越来越不象样子。王冠清碍于面子又不好管教,再说他一般王明,父母就劈头盖脸地骂他,让他左右不是。后来索性也懒得再多说王明一句。

    夏想倒不至于说谎骗人,王冠清也知道就凭王明那没脑子的德性,准能干出这种不计后果的蠢事。但眼下王明被打得住了院,那女人却没事儿人一样,又是在坝县的地头上,他心里咽不下这口恶气,虽然不知道夏想主动要来公安局作证,而且说出明显偏向那个女人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心中还是怒火难消,说话不免就带了几分火气。

    王冠清是当兵出身。他是邻县北部县人,从基层干到局长,实际上他一直在北部县和坝县打转,最远就到过章程市,眼界不高,行事风格还是很有地方特色。

    郑谦见王冠清有点急躁,而夏想不然不忙。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也想不明白夏想掺谷进来有什么企图?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说出王明几人先下手的话。公安机关完全可以做出不予采纳的结论,但夏想身份特殊,他是李丁山的秘书,尽管他一再强调只是以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来协助调查,话是这么说,但他的背后站着的是县娄他是不是在打埋伏,在故意找事?

    考虑的问题一多,郑谦就不免多了几分顾忌。而且他的儿子安然无事,他心中也一直对路虎女郎的身份颇多猜疑,知道她肯定有些来头,就不愿意惹祸上身,但又不好表现得太没担待让王冠清看轻,想了一想,还是开口说道:“夏秘书离得远,可能没有看清当时的情形,谁先动手的问题不用急着下结论,可以再多走访几个目击证人,是不是?现在的问题是。王明住院了,那个女的得给个说法不是?”

    几个人说了半天。都有意识到,还不知道路虎女郎叫什么名字。

    都是夏想非要当什么目击证人惹的事,弄得现在一团糟,王冠清现在明白过来小夏想根本不走过来帮他,而是故意捣乱来了,让他心中窝火,心想一个嘴上没毛的屁大的小毛孩,也敢跟老子耍心眼?要是李丁山还好说一点,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秘书,才力来岁,就想装什么大瓣蒜?真是吃饱了撑的!

    王冠清怕刘世轩,怕李丁山,但他不怕夏想,再加上侄子被打,公安局又被他经营铁桶一样,也就不客气地说道:“夏秘书,我不管你和那行,女的有什么关系。但她打人的事实有目共睹,别想要赖。就凭她打人这一点小我就可以拘留她占天。”

    夏想若无其事地摇摇手:“王局长多心了,我和她不认识,顶多算是一面之缘,而且还起过不大不小的冲突,说实话,她的嚣张我也看不惯,不过我喜欢就事论事,她嚣张在先,王明意图行凶伤人在后,要说责任,一人一半,不能全部推到她的身上这是我的个人看法,仅供王局长参考,不代表任何组织和别人。”

    话虽这么说,王冠清和郑谦却心思各异。王冠清仗着背后刘世轩撑腰,他知道刘世轩的背后站着市委书记沈复明,他不怕李丁山有能力动他。李丁”尔坝县是通过胡增周。坝县上下都知道。胡增周被沈复盾仙死死的,所以他一来坝县,在所有人眼中就是一个弱势书记。夏想今天不管走出于何种目的,是李丁山授意也好,是无意中看到也好,他替路虎女郎出头,就是和他作对。

    他可以容忍李丁山的指责,却不能容忍夏想公然帮助别人,想让打人事件不了了之,没门!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咚。的一声放到桌子上,闷声说道:“既然是伞人看法,我就按正常程序走。夏秘书,还有别的事情没有?”

    郑谦一愣。王冠清太没城府了,怎么能直接赶人走?好歹夏想也是县委书记的秘书,他说代表个人就真是代表个人了?他以为夏想必定会生气,正准备在中间打个圆场,别当面闹得太僵,毕竟他的儿子也涉及在内,不料夏想听了却笑眯眯地站了起来。

    夏想抬脚要走。回头一看办公桌上的水杯,端起来喝了一口,笑道:“好歹也喝了王局长一口水,就善意地提醒一句。那个女人来头不小,我相信王局长一定会文明执法,依法办事小心行得万年船。

    郑谦也没有说话,看了舌冠清一眼。王冠清怔了一下,随后一脸严肃地点点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是老公安了,这些问题不用夏秘书提醒

    夏想一点也不尴尬,呵呵一笑,转身要走,网走到门口,就见一斤警察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来不及敲门,直接就闯进了局长办公室:“王局长,电话,找你的电话!”

    王冠清瞪了警察一眼:“什么电话?找我的电话怎么不打到办公室?还有你。赵国栋,慌慌张张的,当着郑书记的面,象什么话!”

    赵国栋慌张之下,匆忙向郑谦敬了一个礼,才又一脸紧张地说道:“是连若菡,不是。是沈复明,不对,是沈复明的电话打到了连若菡的手机上,要找您。

    “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说不清!”王冠清狠狠瞪了他一眼,“谁是连若菡?哪个沈复明?”

    “连若菡就是那个打人的女的,沈复明是,”赵国栋说起来也是当了七八年了老警察了,他心中直叫委屈,当时他没反应过来沈复明是谁,没想到王局长也没明白过来沈复明是哪一尊大神?看来平常还是需要多提高政治觉悟。多看电视,多了解市委领导的动向才行,“沈复明应该是市委沈书记吧,因为他自称是市委沈复明!”

    刚才郑谦本来见夏想要走,就假装客气站起来,一见夏想走到门口,就又立刻转身坐回到了椅子,猛然一听沈书记来电话,忽地一声又站了起来:“你没听错,真是沈书记?。

    王冠清也是脸色大变:“真的假的?是不是那女人骗你?”紧张之下,他一时思路混乱,连幼稚的话也说了出来。

    赵国栋哭丧着脸:“我又不认识沈书记,怎么能听出来他是不是真的?反正他态度挺好,说他是市委沈复明,让你马上过来接听电

    王冠清和郑谦对视一下,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恐惧。夏想站在门口,突然说了一句:“别愣着了王局长,市委书记的电话,可是不能耽误”。

    王冠清清醒过来,想起刚才夏想的再三提醒。心里打了个寒战,难道他早就知道那个叫连若菡的女人有这么厉害的后台,那他特意提醒自己,到底按的是什么心?见夏想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仙不禁迷惑起来,难道自己想错了,夏想确实是想帮自己一把?

    夏想虽然猜到路虎女郎也就是连若菡有后台。却没想到她动作挺快,为她出面的居然是沈复明。能指挥动沈复明的人,肯定是省里的头头,由此推测。她确实来历不凡。当然夏想的本意并非是帮连若菡,他有自知之明,连若菡如果需要他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秘书出面帮忙,她肯定不会有这么飞扬的举动。

    夏想也算是阅人无数,她骨子里的高傲和表面上的冷漠不是装出来的,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要养成这样的气质,不是一夜暴富的暴户和一步登天的投机者所能拥有的。暴者和投机者也许不缺钱和权。但缺乏气质和底蕴,恰恰就是气质和底蕴无法用金钱和权力换来,需要的是长时间的耳濡目染,需要的是一个家族的文化熏陶和养成。

    防:没有正版订阅的兄弟,请记得来投上票,也算是一种支持,</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