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16章埋下一枚定时炸弹

《官神》 第116章埋下一枚定时炸弹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想紧跟在二人身到审讯室,连若菡纹锋未动炮盾凡帜午上,对夏想几人看也没看一眼。桌子上放着一部小巧的手机,还保持在通话状态。郑谦一见就后悔莫及,怎么他这么多事,非要跟来公安局做什么?来了公安局,又鬼迷心窍跟着王冠清来审讯室做什么?手机保持在通话状态没有断开,沈书记这么有耐心等一个电话,什么人才能有这么大的面子?

    不管是什么人,反正是他郑谦惹不起的人。他看了夏想一眼,想起夏想特意交待他让刘涛回家,又劝他大事化小”事化了,心中就泛起一股苦涩,早听他的话该有多说?现在好了,沈书记的电话打了过来,王冠清万一要找人分担责任,把他推出来,让沈书记迁怒到他的身上,可是没好果子吃了。

    三人离连若菡还有几米远,这么远的距离”声说话不会传到电话的另一端,夏想突然小声的对王冠清说了一句:“对了王局长,郑书记后到的现场,当时生什么,他也不太清楚,所以

    所以什么,就看王冠清的领悟能力了。王冠清想也没想地点了点小头,神色紧张地看了连若菡一眼,想笑却没有笑出来,就拿起电话接听:“您好沈书记,我是王冠清!”

    郑谦差点要握住夏想的手,向他表示一下内心由衷的感谢。什么叫有眼色,什么叫得力的秘书?夏想就是。一个眼神,一个举动,就能猜测到你心中所想,替你把事情办得周全,这样的人才,哪个领导会不喜欢?

    夏想却恭谨而不失风度的站在一边,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他看了连若菡一眼,见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心想一个人真要做到不动如山,还是因为自身有足够的依仗,身后要有足够强硬的力量,一是权,二是钱,三是庞大的社会关系网?

    王冠清接电话时点头哈腰的样子让夏想感慨,权力的光环太耀眼了,沈复明远在几百里外的章程市,根本看不到王冠清的模样,但王冠清却是一副当面聆听领导教诲的姿态,脸上的笑容谄媚而谦卑。也难怪。县级局的局长和市委书记相比,悬殊太大,能接到市委书记亲自打来的电话,是一种荣幸。

    可惜的是。平生第一次接到市委书记电话的王冠清,此时却是满头大汗,唯唯诺诺象个做了错事的学生,虽然夏想离得远,听不清说些什么,但从王冠清牙疼一样的回答中,知道肯定没有什么好话。

    通话维持了几分钟,最后王冠清忽然挺直了身子说道:“是,沈书记,请您放心,我以党性抽保。再说郑书记也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他现在也在旁边,我怎么敢在领导面前说假话?是,是,是那个警察叫赵国栋,挺会说话?是栋梁之材?沈书记过奖了,他平常也就是腿上勤快一点,不太会说话

    夏想在一边直想笑,王冠清紧张之下,连沈复明的反话都听不出来,明明是讽刺赵国栋,却让他听成了夸奖,真有他的。心想正好让王局长误解了沈书记的意思。说不定还会小小的提拨一下赵国栋,以后什么时候沈复明又想起了赵国栋,得知了让他不满的人又被王冠清提拨,不知该作何感想?

    夏想才不会好心去提醒王冠清,就让赵国栋当一枚定时炸弹再好不过。

    郑谦却脸色都变了。刚才夏想明明都暗示王冠清要将他摘出来,别给沈书记留下不好的印象。王冠清倒好,故意把他给说出来,不是成心让他难堪吗?

    王冠清挂断电话,顾不上理郑谦,急忙陪着笑脸向连若菡道歉:“对不起连小姐,误会。请您来只是说明一下事情真相,现在事情已经查明了,您可以离开了。”

    夏想估计连若菡比他还小,王冠清比她大了足足有力岁,还以“您”相称,让他听了都差点受不了。连若菡还算给王冠清面子,矜持地点点头:“撞坏的车我会赔偿,被打的人的医药费我就不出了,算是给他们一个教。”

    起身就走,路过夏想身边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打量了他一眼:小毛孩,装什么大人!”

    夏想笑笑:“好象你还没我大吧?”

    连若菡没再说话,转身就走,王冠清急忙追出门外:“连小姐,车就不用赔了,是他们停车不当,不是您的错!”

    “一出是一出,我撞车我赔。他们想伤我,就让他们受伤,很公平。”见王冠清还要再说什么,她脸色一寒,“不要再多说了,否则我会生气的。”

    连若菡走了半天,王冠清都没有缓过神来,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年轻的一个漂亮女子,就让高高在上的沈书记紧张得要命,甚至要求他把保证她的安全当成一项政治任务来对待。一般领导一强调政治任务,就是暗示要和前途挂钩,王冠清除非不想当公安局长了,只要他还贪恋权势,就必须对沈复明的话言听计从。

    至于连若菡说要赔车的话,他只当是人家做做姿态。侄子被打得住院,这口气都得咽下去,更何况是一辆走私车?破财消灾就不错了,能使唤动市委书记的人,她的钱不是钱,是地雷。

    王冠清愣神半天,突然醒悟过来郑书记还在,就又急忙回去一看,郑书记和夏想已经不辞而别。

    王冠清有点纳闷,夏想走了就走了吧,谁会理他,可是郑书记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是不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对,让他生气了?

    左思右想没想明白。他就打电话给刘世轩,将事情的始末详细说了一遍。刘世轩也没猜透郑谦是什么意思,就又仔细问了问沈书记电话的内容,王冠清也没隐瞒。就说沈书记反复交待一定要保证连若菡的人身安全,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也不能惹她生气,总之一切顺着她的

    意。

    “最后沈书记又说了什么?”刘世轩问了一句。

    王冠清自从接到沈复明电话之后,脑子一直晕乎乎,处在轻微的缺氧状态,反应就有点慢,他想了一想,才想起来沈复明最后让他将整个事情写一个详细经过,最好有强有力的证人,以备不时之需,至于到底有什么用,沈书记没说,他心二敢问六为了让沈书记放心。他最后还抛出了郑谦郑书场的说辞。郑书记也算是个强有力证人,应该可以让沈书记放心了。

    刘世轩半天没有说话,最后叹了一口气说道:“老王,你把郑书记给得罪了。郑书记是想把他摘出去,不想给沈书记留下不好的印象,你倒好。非要把他抬出来,他不生你的气才怪停了一停,又问,“夏想和郑书记一起走的?他当时真那么说。郑书记后到的现场?。

    王冠清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了?。

    “怎么了?”刘世轩的声音中满是怒气,“大好局面毁于一旦,老王,你上了夏想的当了!”

    王冠清不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官场人。他从一个普通的民警能当上公安局局长,全是因为刘世轩的大力扶持,所以他一直认定只要认准了刘世轩。就一定可以做稳宝座。他没有那么多弯弯道道,当时夏想随口一说,他一心正琢磨着怎么接沈书记的电话,心里七上八下,哪里还把夏想的话放在心上,就随意应了一句。没想到最后他没过脑子,又把郑谦给说了出来,等于是当面不给郑书记面子,出尔反尔,郑谦生气就对了。不生气才有问题。

    听完刘世轩的分析,王冠清沮丧的说道:“都怪我当时糊涂了,没多想。没遇到过这么大的事儿,侄子被打了还得吃哑巴亏,没想到惹了惹不起的人物,沈书记都主动打来电话,我能不陪着万分小心?现在想想。夏想太坏了,故意暗中作梗!我现在去找郑书记,向他解释清楚

    刘世轩想了一想,还是没让王冠清否去找郑谦:“我给郑书记打电话解释一下,还有,你写材料的时候,尽量把郑书记摘出去,他不想给施书记留下不好的印象,你得顺着他的心意,要不你在他眼中的印象就差了。以后遇到事情如果夏想在场。避免让他跟愕太近。这事也不全怪你,只怪夏想太精明了”。

    王冠清急着理清方方面面的事情,一方面要让王明得到最好的治疗。一方面又要写详细材料,还要时刻担心连若菡会不会再来找事,忙得不可开交,不过即使他很忙,也没有忘记找赵国栋叫来,好好地表扬一顿。还暗示下一步准备提他当队长。把赵国栋乐得笑开了花,一口一个局长,叫得无比亲热。

    相比之下,沈复明一点也不忙,却急得团团转,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一直期待着电话响起。

    只是电话一直沉默,安静得象是一滩死水。

    接到高成松的秘书武沛勇的电话时。沈复明正在开会,本来他正在讨论一个议题,胡增周态度不够积极,有可能还会提出反对意见,所以他心里就有点不痛快,就把手机交给秘书**,让他接听。沈复明也清楚他这部手机是私人电话,知道的人不多,一般他都会亲自接听。但今天正要对付胡增周,不好分心,没有多想就交给了**。

    沈复明的秘书**今年刃岁,圆脸。浓眉,微胖,走路缓慢有力,给人十分稳重的感觉。市委市政府的人都知道,**深愕沈复明信任。早已提到副处级的他本来要被外放到区县,当副书记或副县长,但因为沈复明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秘书,**就又暂时留了下来,由此可见沈复明对他的器重,和他对沈复明的忠心。

    **拿过电话,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没有接听就又直接还给了沈复明。沈复明看也未看就接听了电话,可见沈复明和**之间的默契已经到了何等程度。

    “沈书记,我是武沛勇。”身为高成松的第一秘,武沛勇是许多市委书记都要巴结的当红人物,所以电话一接通,武沛勇也不客气,更不问他是不是方便说话,直接说道,“连若菡在坝县和几个混混起了冲突。彼公安局扣下了。

    立负打电话给坝县别找书记和县长了,直接给公安局局长打,让他务必保证连若菡的人身安全。要是连若菡有任何闪失,局长就地免职。县长记大过处分,书记党内警告。其他涉及到的人员,一律查处。还有沈书记,你也就准备到政协休养去吧,”

    武沛勇语极快,根本不给沈复明说话的机会,最后他又说了一句:“别问连若菡是谁,我都不知道。你也不必多想,照办就走了事情办不妥,等高书记亲自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事情就严重了!”

    电话挂断,沈复明才现手心全是汗,再一摸,脸上也是湿了一片。手机上面也全是汗水。他惊呆了片刻,挥挥手说道:“散会!”也不理会一脸愕然的市委常委们,大踏步走出了会议室。

    沈复明突然离场,众人面面相觑。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但知道一定是大事,否则一向给人沉稳如山的沈书记不会如此失态。胡增周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水,笑了笑:“散会。散会了,班长都走了,同学们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

    笑声传到沈复明的耳朵中,要是往常他一定会认为胡增周又在背后说些什么,今天却没有一点感觉,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武沛勇没有任何感**彩的声音。接触过武沛勇的人都知道,身为高成松最信任的秘书。在他眼中,除了高成松之外,所有人都不放在眼里。武沛勇为人非常倨傲,盛气凌人。也难怪。武沛勇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省委工作,一直不显山不露水,但机遇好,也不知道通过什么门路认识了高成松的第一任秘书卢书怀,当时武沛勇在省委里面只是一名普通的秘书,认识卢书怀后,得知卢书怀有意下海经商,就大力劝说卢书怀弃政从商,并且说他在政界,卢书怀在商界,正好可以相辅相成。

    卢书怀听从了武沛勇的劝说,辞职下海,并且向高成松了武沛勇接任他的位置,最后武沛勇如愿以偿当上了高成松的秘书,并且很快取的了高成松的信任,凭借他过人的手段和精明。短短时间内就成为燕省炙手可热的新贵。</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