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19章小意的女子最惹人怜

《官神》 第119章小意的女子最惹人怜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明天口点双倍就讨期了,年中有的兄弟,请生刑官神,现在还是一张顶两张。投一下,获得作者的双倍感谢。

    这个打击面就有点太大了,他可代表不了燕市人民,曹殊慧还真给他面子,居然把小流氓的外号上升到了全体燕市人民的高度,夏想心里颤悠悠的,总算摸到了一点头绪:“我明白了,你们和坝县第一美女在一个特定的时刻,偶然地相遇了

    “什么坝县第一美女?充其量只是中等姿色罢了,比起你们家冀丫头,差得不是一点半点!”米董在一旁幸灾乐祸了半天,忽然想起还有求于夏想,也不好意思再袖手旁观,就出来打圆场,“也就是我们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正好临桌坐着两个美女,两斤,人边说边吃,怎么这么巧,正好说到了你

    夏想心想张信颖怎么这么阴魂不散,谁来坝县都能遇到她?还真是见鬼了。

    其实遇到也正常,坝县县城才多大?像样的饭店又没有几家,吃饭的时候偶遇再正常不过。

    事情的经过也不复杂。两个美女,一斤说,小卜色狼,喜欢色眯眯地看她,在他还算有点帅气的外表下,藏着一颗阴暗的混蛋之心。

    “说得还不算夸张。符合她的性格夏想脸上笑眯眯的,没有米董想象中的惊惶失措,他又看了坐在一边把头扭向窗外的曹殊慧,忍俊不禁,“慧丫头,圆脸美女说我什么坏话没有?。

    “不理你!”曹殊慧快地回头看了夏想一眼,本来想只看一眼就再扭过头去,却见他镇静自若,一点也没有坏事被揭穿的慌张,就又忘了再转过身去,不由奇道。“你怎么一点也不诚“惶诚恐,还一副若元,其事的样子?是脸皮足够厚。还是已经想好了瞎话?。

    米董在一旁惊叫起来:“哎呀。你们两斤,人别闹了,有事说事,真是的,一个比一个能装,真让人不省心。我替慧丫头说吧,圆脸美女好象也认识你。她说话柔柔的,声音又低,我们没有听清,好象就是说你其实是一个好人,心眼不坏

    夏想心底响起一声叹息。他所料不差,和张信颖一起吃饭的,果然是杨贝。

    夏想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将他和张信颖之间的是是非非说了一遍,听完之后,米董打趣曹殊冀:“他说的是瞎话还是真话?”

    曹殊慧推了米劳一把:“去,一边击,没你的事。小然后又站起身来,原地转了一个圈。自言自语地说道,“管他是瞎话还是真话,关我什么事?今天天气真好。要去哪里玩呢?这是一个难题。

    “你们家慧丫头真是太调皮了!”米董感慨地说道,“你们两个人一闹,结果倒好,没人回答我关于冯总的问题了。”

    “什么他们家黛丫头。米董,我正式警告你,不许胡说八道”。曹殊慧余怒未消的样子,气势汹汹地冲米壹嚷道,她不知道。她假装怒的时候不但一点也不吓人。还无比可爱,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狡黠的笑。

    夏想就笑:“冯总高大威武,很有男人气概。不过据说有点怕老婆”。

    米董一听顿时泄了气:“怕老婆的男人怎么叫有男人气概?算了,不想了,反正天下的好男人早被抢光了,就连你长得黑不溜秋的也有人要,真是没天理了。”

    “夏想不黑,那叫健康色,懂不懂?”曹殊慧一把拉过夏想的手,转身就走,“走,不理她了,真受不了她整天乱说一气,总爱背后说人坏话。其实饭店里遇到那个张信颖,她说你是小流氓,调戏她,我根本不信,就是董姐非说要考验考验你,非说你三心二意,肯定对她有意思她长得一般般。你怎么会看上她,是不是夏想?。

    知我者,慧丫头也,夏想急忙点点头表示赞同,不料曹殊慧接下来一句话差点让他跳起来:“我觉得凭你的眼光,宁肯调戏旁边的圆脸美女,也不会去调戏张信颖,对不对?”

    女人的直觉有时还真是准确得吓人,夏想被说中心事。差点心一跳脸一红,不过他还是强作镇静:“开什么玩笑?我是随便调戏别人的人?说实话,来坝县之后,我反而被张信颖给调戏了,真是丢人

    “不过我总觉得圆脸美女说话时的口气不太对,好象她认识你一样?你是不是也认识她。她叫什么名字?”一直来到楼下。曹殊慧还紧紧拉住夏想不放,好象生怕他跑了一样。

    夏想被曹殊慧温热的小手牵着,想要躲开也不行,就用另一只手挠挠头,说道:“说实话还是说假话?”

    “你看着办”。曹殊慧倒也干脆,仰着小脸,目不转睛的盯着夏想的眼睛。她的眼睛亮晶晶,不掺杂一丝杂质,仿佛一汪清水,清澈见底,让人不忍心有一丁点骗她的心思。

    曹殊慧今天穿了一件白色衬衣,脖间系了一斤,紫色的细绳,绳子一端系着一个十分精致的银锁,非常好看。她下身是一条蓝色布裙,网刊盖住膝盖,露出的小腿粉粉的,肉肉的,让她的青春气息一览无余。

    夏想的目光落在她脖间的银锁上,心想以她局长千金的身份,珠宝饰肯定不缺,为什么偏偏要戴一个并不值钱的银锁?正胡思乱想时,忽然感觉腿上一疼,原来是被曹殊慧不轻不重地踢了一脚。

    曹殊慧脸上飞红,松开夏想的手,捂住胸口:“眼都直了,真丢人!你网,才的样子真丑,丑八怪!”

    夏想嘿嘿一笑:“我看的是你的银锁,不是别的,你别想歪。

    “你才想歪了,看了就看了,还不承认,真没担待曹殊鬈不服气,“别打岔,还没说你到底认识不认识圆脸美女?银锁的事情,看你表现我再决定是不是告诉你。”

    米董也下了楼,不满地说道:“翼丫头,你肯定又在背后州坏话。是不是好我自讨没橡。每次想帮你,每敌,佩你出卖。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外向?人家夏想还没有承诺你什么。你就这么快就主动认输了?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不用你帮,你哪里是帮忙?纯粹是没事找事,无事生非”。曹殊慧不理会米董的冷嘲热讽,“我就是不允许你说夏想坏话,要说他的坏话,也得让我来说

    米董被呛得说不出话。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叹了一其气:“以后我要是生孩子,一定得生一个男孩,要不非得气死不可。”又摇了摇头,“我决定了,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我以后不再多说一句话,我要是再多管闲事的话,我就是小狗”。

    “咯咯”曹殊慧开心地笑了起来,挽住夏想的胳膊。“听到没有?总想搬弄是非的人终于败了,这下好了,以后没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总说你坏话了

    米董被曹殊冀毫不留情地揭穿,脸不红心不跳,好象做了应该做的事情一样,站在一边看夏想的反应。夏想也知道米莹是为了曹殊慧好,也是怕她太单纯,被人骗,从一个姐姐的角度考虑,米董的所作所为也无可挑剔,虽然她多少有点恶作剧的心理,估计还有点添油加醋,所以才在惹得曹殊慧对他生气的同时,也对她大为不满。

    夏想可不是冲动的毛头小伙子,才不会被米莹理所应当的态度气到,他憨厚地笑了笑:“董姐应该也是为了你好,你就体谅一下她,好不好,慧丫头?虽然有时也不排除她多少有点嫉妒你的心理!”

    “她就是嫉妒我”曹殊冀挑衅似地看了米莹一眼,又转过身来看夏想,柔情似水,“这话我爱听,还是你聪明,一下就看穿了莹姐不怀好意的内心。”

    米董受不了了,落荒而逃:“狼狈为奸!夫唱妇随!”

    米董一走,曹殊慧又松开了夏想的胳膊,低头去踢脚的小草,好象小草惹她生气一样:“圆脸美女是不是你的初恋情人?”

    曹殊慧真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子,她明明猜到了什么,却偏偏不说,还要假装站在夏想一边,故意气跑米莹,其实就是不想让米莹知道太多事情,怕她多事。

    她虽然也心里不舒服。不过也就是耍要赖,小孩脾气,谁还能跟小孩过不去不是?所以她的撒娇式生气方式,远比质问和无理取闹高明了太多。

    夏想也被她小意委屈的样子打动,上前抓住她的小手。感觉到她轻微挣扎一下,就又不动了。心里就有些柔软有些感动:“我没有故意瞒你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过去了,就不想再提。没想到,你和杨贝还挺有缘份,吃饭都能吃到见面”

    曹殊慧低着头,轻轻“嗯”了一声:“不想说就别说了,我又没有非要问你过去怎么样。就是好奇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我觉得她确实比张信颖漂亮,也挺温柔可人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见到她,就总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好象,就好象

    她轻轻推了夏想一下:“你来说,我不说了!,

    夏想点点头,就将他和杨贝之间的故事简单一说,对于杨贝一回到坝县就选择了刘河,他也含蓄地说了出来,到没有指责杨贝的意思,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也算是给曹殊慧一斤,交待。

    曹殊慧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知道是好奇还是窥视,滴溜溜在夏想脸上转个不停,突然一下又笑了:“我知道我对她是什么感觉了,就是听她说话的声音,感觉好软好绵,让人听了直想困。她是不是平常也说话慢慢的,脾气也是温吞吞的?,

    夏想被她的小模小样逗乐了,伸手去揪她的耳朵:“行了,别总爱打听这些过去的事情了。说说你今天的计戈”想去哪里?我可事先声明,我只能陪你半天,下午还有事,要开会。”

    曹殊慧噘起了小嘴:“我就是想不明白,只要两个人在一起高高兴兴,快快乐乐,比什么不好?只要开心了,吃点苦受点累算什么?再说留在燕市多好,总比在一个小县城强太多了,真没眼界。”

    夏想笑笑没有说话,曹殊冀话是说得不错,但一个人的出身不同,地个不同,就决定了眼界不同。她是局长千金,从小到大一帆风顺,不知道生活有太多不如意的地方,世间爱慕虚荣的女子太多,真正能做到生死相许的,或许只是一个传说。男人女人,除了生理的不同之外,其实对物质的追求和享受是相同的,只不过有人表现的明显。有人不太明显罢了。

    人生有太多的无奈。当然与许多高傲如天上彩云的高干千金相比,曹殊慧可爱怡人,确实是个不错的女孩。

    曹殊真突然想起了什么,又笑嘻嘻地挽住了夏想的胳膊:“上一次在佳家市我不是假扮过你的女朋友,好象没有给你丢人吧?要不今天我再假扮一次,让杨贝看看,她的选择是多么的错误!让她后悔死”。

    夏想被她小脸上一脸的坚决和愤愤不平逗乐了:“万一她一见你,就又后悔了,非要再回来找我,和我重归于好,怎么办?”

    “笨蛋”。曹殊冀伸手弹了夏想一斤,脑奔,“好马不吃回头草,她不是好马,难道你也不是?”言外之意是,在有新草可以选择的情况下,再回头吃旧草的人,肯定是傻瓜。

    夏想被曹殊慧骂成笨蛋,也不生气,憨笑着去挠头,却被她一把把手拉了下来:“别挠头了。我一看你挠头,就总觉得你在想什么坏主意

    这也能看出来?夏想无语了,只好认输。

    他准备带曹殊黛去找米董,电话响了,居然是郑谦的电话。郑谦的声音听上去很焦急:“夏秘书,你在哪里?我有事找你

    出了什么事?夏想也是一愣,在抽的印象中,郑谦一直都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有点惊惶失措,就说:“我在县委招待所,有事您请讲,郑书记</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