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41章连若菡的巨大利用价值

《官神》 第141章连若菡的巨大利用价值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若菡自然能听出高海话甲话外的暗示。还是淡淡地斑缸:楚风楼能在燕市开下去,主要还是沾了这条街是餐饮街的光。人流多了,有百人之一的人前来就餐。就足够赚钱了。想要在别处开分店,也想这么红火的话,不大可能楚风楼以湘菜为主,在燕市,湘菜并没有多大的市场!”

    难道连若菡是某个餐饮业家族的子女?夏想想起她在京城全聚德受到的待遇,不免就有些浮想联翩。

    当然,也与连若菡对燕市餐饮业的分析一语中的有关,因荐她说的确实是实情。

    从现在开始一直持续了十几年的时间,燕市的餐饮业都是一种井喷式地展势态,大小饭店林立,各色酒楼如百花一样在燕市的大小街道,次第开放,经过十几年展和淘汰,最终在燕市站稳脚根并且长盛不衰的是京菜和川菜。其他菜系都在燕市试水,结果无一不是以惨败收场。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口味和风格,燕市人就喜欢偏重一些的口味,不喜欢甜腻和清淡的菜系,所以沪菜在燕市连开三家大型酒楼,却都迅到闭。

    从连若菡张口就可以说出湘菜在燕市没有多大的市场来看,她绝对对餐饮市场做过相关的研究。夏想是沾了多了口年见识的光,而连若菡却是实打实地对市场做过深入的分析才下出的结论。

    楚子高犹如被人当面打了一记耳光,他一直以为湘菜能在燕市站稳脚根并且能攻城略地,在两三年内成为行业内的龙头老大,没想到,被一个力岁的小姑娘毫不客气的一口否定,就如直接要了他的老命一样让他震惊,又遍身冰凉,紧接着就是难以置信地摇摇头,连连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真的不可能,我的楚风楼的饭菜,来吃的燕市市民都说好吃,回头客也特别多,他们怎么会不喜欢湘菜呢?连小姐说笑了,你是京城人,不太了解燕市的行情

    连若菡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淡然如风地说道:“我只是表我的看法,信不信由你,赚钱赔钱都是你的生意,与我不相干,再说又是你要我表看法的,要不是看在夏想的面子上,我说都懒得说!”

    高海身为市政府秘书长,对燕市未来的展当然放在心上,他听连若菡说愕这么肯定,就问夏想:“小夏对餐饮业这一块,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楚子高象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忙不迭地说:“对。对,夏秘书快说说看,我觉得还是你的眼光老道,看得准,看得长远。”

    夏想知道后世的楚风楼也曾红火一时,但后来还是被许多京城风味的餐馆压了下去,成为了二流的饭店。离行业内龙头的位置相去甚远。曾经有一段时间,在燕市最流行就是火锅,分两种,一是内蒙古的火锅,二是四川火锅,最兴盛时几乎遍布大街小巷,大大小小不下上百家饭店。后来经过淘汰之后,还剩下力多家左右,算是本地化成功。除了火锅之外,在燕市最盛行的饭店就是京城口味的天然居、燕省人家、老京城,等等,其他的一些地方菜系虽然还有,但都不成气候。只有一两家。

    有一家以沪菜为主的老上海饭店,在燕市开了十几年,虽然一直能够维持,但却始终半死不活,前去吃饭的人少之又少,甚至远不如有章程市地方等待色的获面饭店。

    其实连若菡说得对。如果楚风楼还按照楚子高的思路开下去,用不了两年,就被淹没在燕市第一波餐饮业大潮之中。他看了连若菡一眼,向她投去赞许的目光。才说:“我还是比较赞同若菡的意见,燕市人的口味偏重,不喜欢清淡,不喜欢海鲜,偏爱吃酱油和醋,所以以后京城口味的饭店,应该大有市场

    此话一出,高海和楚子高倒没有多大反应,连若菡却眉毛一挑,一脸狐疑地看了夏想好几眼,最终还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是瞎说的,还是猜的,还是有过研究?”

    连若菡的举动让夏想更加笃定,她就算不是餐饮业家族的人,最少家中也有人从事餐饮业,所以才会如此上心

    对连若菡的疑心夏想不作解答:“随你怎么想,我只负责说出我的看法,一家之言,仅供参考。只负责提出看法,不负任何连带责任”他嘿嘿笑着,不想让气氛弄得过于正式,“除了京城口味的饭店会盛行之外,我认为火锅也将会在燕市流行起来

    “信口开河”。连若菡使劲摇头,她摇头的度很快。说话又是快语如珠,显然心情十分迫切。终于还是露出了她可爱的一面,“北方人都不爱吃辣,火锅辣了才好吃,还有燕市人口味偏重,火锅汤又多是清淡,你这是自相矛盾,显然是想当然的说法

    “想当然就想当然。我说了,只负责表看法,不负责进一步解释,更不对所说的话负任何责任,信不信由你夏想直接回敬了连若菡一句,又转身对高海说道,“高叔叔算是地道的燕市人,是不是也爱吃火锅?”

    高海先是一愣,低头想了一想,又笑了:“你别说,我吃过几次火锅,经你一说,现在回想起来,味道确实还不错,有时间的话,还可以再吃几次

    楚子高擦了擦脸上了汗:“夏秘书,你别管杀不管埋。给我支支招,行不?”

    夏想用手一指连若菡:“听若菡的,楚风楼照开无误,但不以湘菜为主,适当加重口味,迎合市场。还有如果你想开火锅店,我建议你去内蒙古取经,那里的味道正宗。还有,坝上出产的获面也不错,有许多种吃法,开一个技面面馆。也可以吸引许多在燕市生活的京城以北的人”

    连若菡不说话,一只手托着腮,露出一截白嫩如玉的胳膊。她一脸若有所思的神情,不时看上夏想几眼,眼中闪动的全是不解和疑惑。

    之后,连若菡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突然就变得安静起来,一言不地听夏想几个人说笑。只是偶而目光闪动,飞快地看向夏想一眼,眼中全是意味深长的内容。

    饭后楚子高想留夏想长谈,他听了夏想的高见之后,心中痒痒得难受,就想让夏想愕地咙份详细的方案夏想暂时没有时间为楚乓高出谋鲫霖另有要事和高海商议。只好回绝了楚子高。楚子高一脸遗憾地说道:“夏秘书,你在燕市住几天?住哪里?改天我登门拜访。”

    现在楚子高对夏想的眼光是百分之百信任,但真要一下子转到其他菜系,他又下不了决心,但又怕错过大好时机,所以心中纠结得难受,要是夏想能给他出一个方案,他就能下定决心去做。

    夏想知道楚子高的心思,他也不是故意拿捏,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就说:“我一有空就给你打电话,总行了吧?”

    告别楚子高,夏想问连若菡:“你要是有事可以去忙,我不忙的时候再去找你,让你当专职司机,我心里不踏实。”

    连若菡嫣然一笑:“我没事,就给你和高秘书长当当司机又何妨?怎么了,要是嫌我碍事就明说?”

    难得见连若菡一笑。见多了美女的夏想也被她明媚的笑容刺了一下。觉得眼前犹如一片花海。微一失神,忙说:“那就有劳连大小姐送我和高叔叔回市政府。”

    车上,夏想假装想起了什么,说道:“高叔叔,我有一个朋友在省二建一分公司当经理。要不要认识一下?”

    夏想的提议有些突兀,高海一下没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微一沉思,也明白夏想肯定有事,就说:“好,既然是你的朋友,一切都好说,你看着安排吧。”

    夏想其实并不想让连若菡知道太多事情,只是她一直以甘愿当司机为由紧紧跟随,让他也无可奈何,总不能当面将她赶走?

    回到市政府,趁连若菡停车的间隙,夏想忙对高海说道:“高叔叔,关于杜村的事情。我有一斤,不太成熟的想法,想跟你汇报一下。”

    高海知道夏想是想避着连若菡,就笑:“连若菡太有个性了,小夏,你觉得她是个什么来历?”

    夏想摇头:“猜不出来,反正我的态度是,不冷不热,不远不近,成不了朋友,也最好不要成为敌人。”

    高海表示赞成:“这样吧晚上你等我电话,我们再交流一

    让夏想感到郁闷的是。他几次暗示连若菡可以去购购物,逛逛街,甚至可以去找曹殊慧。但连若菡就是不为所动,要么顾左右而言他,要么假装没有听见,反正就是和仙寸步不离。夏想说不上讨厌她,也说不喜欢她,也不是惧怕她背后的势力,他总是觉得连若菡跟着他,肯定别的用心,她不说。他不会问。但他相信,总有一天,连若菡会显露出她的真正意图。

    但至少目前,连若菡对他来说,还有巨大的利用价值,不管平衡坝县的矛盾,还是她可以惊动沈复明的能量,都让人不得不高看一眼。既然她愿意跟着,宁杀错不放过,她愿意,就让她留下好了,反正身边有一个美女陪伴。不算丢人还连人带车全套服务,又免费,何乐而不为?

    终于趁连若菡去卫生间的空隙,他给曹殊慧打了一个电话。曹殊慧的声音软软的,有一股慵懒的味道:“有美陪伴,乐不思蜀。现在才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是不是觉得有愧于心?”

    有美相伴?夏想听了差点晕倒,忙把连若菡的恶行说了一遍,最后又强调说:“黛丫头。你快打电话给她,让她去找你,我怕了她了,想要谈点重要的事情,她也在旁边,是不是太过份了?”

    曹殊慧的笑声通过话筒传了过来,仍然可以让人感受到其中的调笑的意味:“真没想到,你的魅力这么大”夏想以为她还要调侃他和连若菡,没想到曹殊慧话题一转,却是说起她家里的事情,“是我妈,她听说你来了燕市。非要逼着立刻给你打电话,让你来家里吃饭。对了,还有我们家那个坏小子也念叨了你好几次,说你既然来了燕市,也不第一个来看他,让他觉得很没面子”

    夏想知道曹殊慧故意落下曹永国不说,就是等他主动问,他当然要给她一个面子,就问:“曹伯伯没问我?”

    “臭美吧你,你是我们家什么人,让我们一家人都念叨你,你面子大了。”曹殊黛撒娇的语气让人沉迷,声音有一股说不出的跳跃的感觉,“我爸倒是也问了你一句就一句,你千万别得意,他说小夏怎么也不来家里看看?”

    “那你怎么说?”被连若菡逼得有点心烦的夏想,一听曹殊慧的声音,就觉愕浑身轻松了许多,很愿意和她聊天,“你说你一家人都说到我,那你说我什么了?”

    “我才没有说你,我才懒得说你,我才不想说你”

    曹殊慧话未说完,电话的一端传来了米董夸张的声音:“让夏想来家里吃饭,让他晚上就来,不来的话,让他永远别来。”

    “别捣乱,董姐。我要生气了。”夏想可以想象出曹殊慧和米董打闹的情形,又过了片刻。才听到曹殊慧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别理她,她就是爱疯。不过还算有良心,闹归闹,关键时候还靠得住,在家里说了你不少好话我知道你忙,忙完可要记得给我打电话,不许到处乱跑,听到没有?”

    挂断电话夏想苦笑,曹殊慧对柚说话的口气,好象他是不听话的小孩一样,让他既好笑又无语。

    连若菡青次出现在夏想面前,让他着实吓了一跳,因为他明明记得刚才她还穿着一身牛仔。上一斤,卫生间的功夫,怎么换了一身白纱素裙?

    白色纱裙如婚纱一样漂亮,里面一层是有些反光的肉色布料,外面一层是洁白轻纱。裙子是中裙,正好盖住膝盖,露出她不粗不细的精美小腿,脚上也换了一双黄色的凉鞋,没穿袜子,十根脚指粉嫩嫩白嘟嘟。就如婴儿的小,脚一样完美无暇。

    连若菡的皮肤较白,上衣的胸口较低,露出一大片触目惊心的白,白得迷人,白得动人,她的锁骨不亚于曹殊慧的性感,而她的脖颈修长而纤细,即使不戴任何饰,也显得高傲而醉人。</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