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43章彬彬有礼的燕省第一公子

《官神》 第143章彬彬有礼的燕省第一公子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连若菡听话地将车靠边停好。有一辆捷达车也紧跟在她慨停在了路边。

    何明更是怒不可遏,换着捷达车的玻璃:“你怎么回事?谁让你跟来的?是不是想主动挨罚?”

    连若菡下了车。先是朝一旁的夏想看了一眼,让夏想心里一惊,立玄明白过来,原来她一直在暗中跟踪他,只好摇头笑笑。连若菡却不笑,扭头对何明说道:“交警同志,后面这辆车一路上一直跟着我,有几次还故意挤我。为了维持交通安全,我建议你对他进行处罚。”

    “该罚谁由我说了算,用不着你说话何明虽然也被连若菡的漂亮震惊得微微一愣,但心中的满腔怒火无处泄,也就没有了怜香惜玉的心思,“罚款二百元,扣三分,驾照拿来!”

    连若菡站着没动,冷眼看着后面的捷达。捷达车门打开,从里面下来一个万岁左右的年轻人,他穿着十分普通,样子也说不上有多出色,其一般人强上那么一点,不过从他的脸型上还是可以依稀看出,他是南方人。

    他笑吟吟地来到何明面并:“交警同志,都怪我,不怪这位小姐!是我一路上一直追她,她被追得急,才不小心压了线。再说压线这样的事情,可大可小,放她一马,交个朋友

    开辆捷达就想套近乎交朋友,何明刚才受了气。现在心中多少有点不平衡,就斜着眼睛看了看年轻人,轻蔑地说道:“你说可大可小就可大可小了?车祸猛于虎,懂不懂?压线是小事,那是不是撞了人才是大事?所有的重大车祸,都是因为司机大意疏忽造成的。要是都和你一样想,那还要斑马线有什么用?。

    年轻人被记的皱了皱眉,不过还是保持着微笑,从身上拿出一张名片:“交个朋友,你不吃亏,给我个面子,以后我也给你面子

    何明不接名片,低头要开罚单:“少废话,接受处罚吧。还有你,违章停车,也是罚二百扣三分,驾照都拿来

    “一点也不给面子?”年轻人脸色微微一变。伸手拿出手机,“你是三大队的吧?你们队长叫什么来着,我想想算了,直接打给你们局长吧。”

    何明心中更气了,怎么着,网来了一个一口吐到脸上的货色,现在又来一个口气大到没边的家伙,今天这是怎么了,大神小神都让他遇到了?他犟劲上来。不管了,管他谁是谁,先开了罚单再说,大不了换个地方,不信还真出不了这口气!

    正要落笔。忽然听到耳边有人喊道:“何哥。原来是你,我说怎么这么面熟,这么威凡,”

    何明回头一看,想了一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小夏夏想,曹殊慧的男朋友你怎么在这里?”

    夏想汗颜。就上次见了一面,还真被当成了曹殊慧的男朋友?他笑了笑,用手指了指连若菡:“她是殊慧的好朋友,从京城来,刚才一直给我当司机,一不小心走丢了,我正找不到她,没想到被你逮个正着。

    上次夏想以一对三,给何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觉得夏想是斤,可交的朋友,又听他说连若菡是曹殊慧的朋友,知道这个面子无论如何也得给了,就说:“那好,反正就走过了线一点点,下次注意就走了。不过连若菡可以放过,后面的人就没有好运气了,他冲捷达车主一伸手,“你在关键路口阻碍交通,快拿来驾照?”

    交警让你停车,你停下就没事。他不让你停。你停下,就叫关键路口阻碍交通。夏想心道,随着私家车的增多,交警的权力越来越大,再后来为了创收,甚至还故意设置陷阱,诱人上当,在宽阔无人的大道上设置限的公里。然后躲在路边查,一查一个准,一天下来收入几万元都不成问题。后来还有其他路政部门想出了更高明的办法,钓鱼式执法,雇人当托,以搭车的名义上车,然后扔车拨钥匙,诬赖车主非法运营,以收取罚款,让整个世界都为之感叹。这种赚钱的方法,真***聪明!

    夏想眼尖。一眼就看见捷达车主手中拿的名片。上面没有任何头衔,只有中间一个名字,还是手写签名,尽管写的有点龙飞凤舞,但他还是看清了上面三个字写的是:高建远!

    省委书记高成松的儿子高建远?夏想几乎不敢相信他的眼睛,眼前这位长相普通,穿着普通,开着一辆普通捷达汽车的人,难道真是燕省第一公子高建远?比起刚才武沛勇华丽而嚣张的出场,高建远可谓低调太多了,让人根本无法和省委书记的公子联系在一起。

    但他剪意隐藏的气势,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镇定,伪装的低调,以及带有南方人特征的脸型,让夏想确信他就是高成松的儿子高建远!

    没想到呀没想到,他一直期待高建远浮出水面的那一天,还特意在佳家市设了一个局,就等他开口索要股份,,任夏想再聪明再有计谋,也没有预料到会在这样的一个情形下,和高建远不期而遇,看他目光中流露出来热烈之意,显然,他是一路被连若菡吸引过来的。

    见何明还有意拿高建远开刀,夏想知道,高建远装低调玩普通,但绝不是好惹的人。他可以装得彬彬有礼,但他骨子里的傲气和背后巨大的权势一旦迸出来,可不是何明一个小卜的交警能够抵挡的!

    他见高建远脸色不善,正要伸电话,就笑眯眯地向前,一伸手从高建远手中拿过名片,假装看了一眼,然后热情地说道:“幸会,幸会,原来是高兄,上次聚会上匆匆见了高兄一面,也一直没有你的联系方式,甚是遗憾,没想到今日在这里偶遇,真是三生有幸高兄不记得我了?”

    记忆中,高建远虽然仗着高成松的权势,肆意捞钱,插手各个行业,但他本人并不是蛮干之人,而且毕业于英国某大学,为人十分低调藏拙,据说也十分狡猾,后来高成松事之后。潜逃到了国外,一直没有被抓捕归案。

    既然是毕业于以仲士风度著称的英国大学,他本人又喜欢低调,不以省委书记的公子自居,要么万蹦,玄虚要么就是想保持神秘,不管哪一种,夏想认为焦四定坏有一种伸士情结,从他一路追连若菡到这里,在何明的一直紧逼下,还保持着矜持的笑容就可以看出,他伪装的伸士风度正是为了显示他高贵的出身和内心的傲慢。

    傲慢不仅仅可以表现为嚣张和不可一世。也可以表现为淡定从容的风度,居高临下的微笑,以及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

    以高建远的身份,肯定经常参加各种聚会,也肯定可以遇到许多想结识他的人,所以对夏想的热情一点也不感到惊讶。要是在其他场合,他才懒得理会形形色色想要接近他的人,但今天却不同,一是他知道夏想认识眼前的交警,虽然他搞定何明只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但要自己出面,总没有被人端着主动替他解决的感觉好,二是夏想认识连若菡,他正愁没有机会接近连若菡,认识了夏想不就等于有机会认识连若菡了吗?所以他也立宏表现出了足够的热情:“想起来了,上一次在康庄要不就是碧海,见过一面,不过实在抱歉,当时喝多了,没记住你的尊姓大名”

    夏想心中暗笑,高建远也是一斤,妙人,不出他所料,反应够快,他忙自报家门:“我叫夏想,高兄贵人多忘事,记不住也正常。又转身对何明笑道,“都是自己人何明,给我一个面子,这件事就算了,改天我请你吃饭,叫上殊冀一起,怎么样?”

    何明不给夏想面子也得给曹殊慧面子,听夏想话也说到了,也不好意思再开罚单,摇摇头说道:“既然都线只,就算了。卜夏,你也别怪我刚才火,实在是憋了一口气?

    夏想就将刚才何明遇到的事情一说,感慨说道:“什么人这么不可一世,听他的口气。好象在整个燕省都可以横行霸道一样。对了何哥,你看到车里有什么通行证之类的,知道他姓什么不?”

    夏想是故意引何明说出武沛勇,就想看看高建远的反应。

    何明一提这事就又骂道:“妈的,里面有几张特别通行证。谁让他的车不上牌照,真要上了省委的牌照,我吃饱撑的我去拦他?听他说好象是姓武,具体是哪一位大神,我也不认识,反正不是省委书记和省长的儿子,不管他是谁,大街上吐人一脸,就叫没素质!”

    “这人的素质还真成问题!”高建远只表了一句看法,没有对武沛勇的嚣张表露任何的个人情绪,就岔开了话题夏,这位小小姐可否介绍认识一下?”

    连若菡不等夏想开口。一步上前挽住夏想的胳膊,一脸浅笑:“高建远是吧?我叫连若菡。是夏想的女朋友,很高兴认识你。”

    高建远脸色不变。但眼神中明显闪过一丝失望,不过他还是十分伸士微微一弯腰:“你好连小姐,鄙人姓高名建远,毕业于英国的大学,能与貌若天仙的你结识,实在荣幸。”

    夏想被连若菡轻轻抱住胳膊,他穿着短袖上衣,连若菡也是露着小臂,二人胳膊直接接触。有一股异样的滑腻的感觉,可惜的是,夏想是身在福中却无心消受,连若菡可是把他害苦了?

    平白给他树立了一个省委书记的公子的情敌不说,还当着何明的面自称是他的女朋友。何明可是曹殊慧的死党,要是传到曹殊慧的耳中,小丫头到是好哄,也相信他,米董可是一个能闹腾的主儿,唯恐天下不乱,不定会想出什么花招来折腾。

    夏想网要开口说话。然后觉得胳膊内侧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差点没疼得他叫出声来。居然是连若菡拧他!他顿时想起上次在坝县肖佳的手段,不由苦笑,是不是女人天生就会拧人,而且还用指甲尖拧住胳膊内侧的肉,轻轻一转,那叫一个疼!

    连若菡轻轻俯到他的耳边小声说道:“你敢乱说,我就敢乱来,你信不信?让你当今挡箭牌怎么了小气鬼!”

    挡箭牌?高建远不是箭,而是大炮好不好?夏想心想连若菡不知道高建远是谁,他却是心知肚明,知道在燕省没人动得了他,别说他现在只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就是是省长的秘书,也惹不起燕省第一公子。

    最难消受美人恩,果然是至理名言。

    但事已至此,他还真不好说些什么,只好憨厚地笑笑。

    告别的时候,高建远在他的名片上写了一个手机号,又郑重其事地提出要请夏想和连若菡吃饭。结果又是连若菡出面,没有商量余地的一口回绝,让夏想无比郁闷,一个大好的可以接近高建远的机会,就被她无情地给抹杀了。

    高建远一毒,夏想有点受不了何明古怪的目光,又不好解释什么,只好挥手告辞。夏想开车,连若菡偷懒坐在副驾驶上,却不说话。没走多远,夏想将车停在一处停车场,不满地说道:“连若菡小姐,拜托你以后不要任性好不好?你想拒绝高建远,可以有一千种方法,为什么偏偏要拿我当靶子?”

    连若菡笑了笑:“怎么了鬼?知道他是高成松的儿子,就怕了?你既然怕他,为什么不怕我?”

    这话说得有够无赖。夏想无奈地一笑:“既然你知道他是谁,想必他能查出你是谁,你们神仙打架,关我何事?我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小的副科级干部,还没有芝麻绿豆大

    连若菡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实话告诉你,夏想,高建远想毁你,还得费点周折,我要是想毁你一句话的事情!”

    夏想也被连若菡若无其事的态度激怒了,想起和她非敌非友的关系,想起她始终不远不近的态度,怒道:“我在你眼里,虽然渺小得斗不过你的一根手指。但我也要告诉你,我也不是你随意捏来捏去的泥人,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你有本事就把我拿下,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

    防:今天三更一万二。挑战了一下自己的极限,感觉一个字:真累!两个字:真累人!!</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