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44章扼杀南方一建计划

《官神》 第144章扼杀南方一建计划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汉想一若菡反而展颜一笑。柔声细语地说道:“织一直沉稳有度,不会火,没想到,也哼哼血性的时候。好吧,谢谢你刚才替我出头,总可以了吧?”见夏想还不说话,她笑得更开心了,“一个大男人居然和女人一样小心眼,真是少见!算了,我知道你有事要忙,晚上我去找誓丫头,今天的事情我会向她解释的。”

    夏想其实也不是故意和连若菡生气,而是不想总被她牵着走,毕竟他并不清楚她一直跟在他身边的真实目的,尽管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恶意,说起来他也没有什么好被人家算计的但她毕竟来历不明,不定牵涉到哪一方面的利益,所以不得不谨慎从事。

    和她生气,也是一种试探。

    连若菡走后,他又给李红江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订好饭店。李红江说早就订好了的点,在大宅门3旧室,就等他一声招呼,他立即赶到。夏想对李红江的办事效率还是比较满意的,他就和李红江约好,先见一

    面。

    大宅门位于安定路高架桥下面,个置虽然一般,但生意还算红火,是正宗的京味饭店,既有地道的烤鸭,又有京味酱爆肉、玻璃肉球、豆瓣鱼等京味名吃。在燕市独树一帜。夏想赶到的时候,李红江正从门口迎了出来:“夏秘书来了,赶巧,我也网到。”

    其实夏想早就看到李红江坐在大厅里等着,现在假装和他同时赶来出来迎接,也算有心了,心中对他的好感又多了几分。认定他还算一斤,值得一交的朋友。

    二人来到包间。先要了一壶茶,夏想也就不再绕弯。开门见山地问道:“李经理有没有听说过南方一建?”

    李红江自从知道了夏想是县委书记的秘书,现在已经是副科级干部后。心中对夏想的尊敬和热络又多了几分。他是省二建一分公司的经理,省二建是处级单个,一分公司的头,也是科级。他比夏想大了十来岁,又热衷于升官,自然清楚官场中的门道,身为县委书记的秘书,从基层干起,这是典型的大有前途的干部类型,不象他,虽然也算科级,但只是企业的级别小与党政机关的级别还是不能相比。

    而且他也清楚夏想是局长千金的男朋友,局长千金的男友没有跟在曹局长身边。却和一个县委书记下到县里,不是下去锻练增加资历又是什么?在他看来,夏想背景够深,路子够广,身后有县委书记,有省局局长,现在又要介绍市政府秘书长和他认识,他年纪不大,怎么县、市、省三级都有后台?

    李红江既羡慕又兴奋,为他能结识夏想这样的一个朋友而感到庆幸。

    “听说过。一家不入流的小公司,一没技术二没资金三没资质,不值一提。

    南方一建也曾我过省二建,要求挂靠,却被二建拒绝。李江红也算二建的中层领导,也和南方一建的人接触过,对他们一无是处的公司没有一点好印象。

    夏想却想,正是被燕省大大小小的建筑公司轻视并且拒绝的南方一建,后来得势之后,对燕省的所有建筑公司采用打压、拉拢和收购的方式,生生挤垮了几个家公司,给燕省的建筑业造成了一场不小的地震。

    任何一家大型公司在真正做大之前,都没有气吞山河的气势,就象微软当年也不过是一家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公司,曾经被许多人看不上眼。现在的南方一建还非常弱小,正一心想借挂靠或者转承包,在燕省的建筑业中分一杯羹吃,正处在四处找食的低级阶段。有奶就是娘,他们目前的要求很简单,就是从大建筑公司的手中。再承包一些小工程,能够养活他们从南方带来的几百号人就行。

    将损失降低到最小,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恶性肿瘤长大之前,将其抚杀在摇篮中。夏想当然不是想把南方一建彻底赶出燕省市场,那样不现实也不可能做到。南方一建既然来了,就是看中了高成松老婆景晓影的关系,在南方一建还没有被逼得走投无路、孤注一掷的时候,何不把他们拉拢过来?采用温水煮青蛙的方法,分给他们工程做,让他们小工程不断,大工程又抓不住,牢牢掌握住主动权。

    但夏想也清楚,他的想法也不能完全告诉李红江,只能采取真假各半的方法,让李红江听从他的建议,慢慢拉拢分化南方一建,不让他们有实力有机会和有时间壮大。

    “是呀,南方一建确实实力不行,不过他们带来的南方工人,手巧,干活认真,又肯吃苦,李经理手中的工程要是忙不过来,可以适当地照顾一下他们。也算交个朋友。”夏想说的也是实情,南方工人比较能吃苦,活儿也做得好,尤其是装修工程比北方工人强上一些。

    李红江听出了话外之音:“南方一建是夏秘书的关系?怎么不早说,只要你开了口。我在电业局、工商局有好几个工程,都是另外找的施工队,你说一声,再进去几百人没有问题,分他们一栋楼,大概五百万的工程,够不够?”

    劝万还是有点少,夏想是学建筑出身,他也知道电业局的四栋高层,单栋造价都在一千万以上,工商局的工商大楼。预算也不下于四万。电业局和工商局都是有钱的单个,工程款都不成问题,只要关系到了,不存在压款现象。李红江张口说出坠o万,还是打了不少埋伏。

    夏想就笑。不说话,抿了一小口茶:“李经理是哪所大学毕业”

    “建筑学院呀。夏秘书怎么问起这个?”李红江一下子没明白过来,愣了一愣。突然就一拍脑门,不好意思地笑了。“瞧我这记性,忘了夏秘书也是建筑学院毕业的,原来我们还是校友。这话说的,校友就是同学,同学就是最铁的三种关系之一,就凭这个关系,我分心万的工程给你,怎么样?”

    “不是给我,是给南方一建。”夏想满意地笑了”李经理,我刚从坝县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去见曹伯

    ,“。…两天就去毋他六对了,有件事情我想提前给你透个底心能很快就不在城建局的位子上了”

    李红江见达到了夏想的满意,也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还暗骂自己的蠢,忘了夏想是学什么的了。对于曹永国调走的传闻,他也听到一二,所以一点也不吃惊:“我也听说了,传得挺厉害。说是要去测绘局,不过现在又没有动静了,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曹永国真要调走,夏想未来局长女婿的光环就会减弱许多,但让李红江依然心动的是夏想的沉稳,总给人一种深藏不露的感觉,就象他一打电话就提出要介绍自己认识市政府秘书长,就让他大吃一惊,总是在心里猜测,夏想背后到底还有什么厉害人物?

    “曹伯伯还是会调走,在城建局局长的位置上不会太久了,具体去哪里还不太好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会去测绘局,会高升夏想虽然还没有和曹永国见面,但今天和高海再次接触,从他嘴中了解到了陈风的另一面。知道曹永国上任燕甫的常务副市长,基本上已成定局,不会再有大的意外,否则省里肯定还会有其他风声传出。现在还没有动静,估计是各方面的势力正在妥协,正在准备出台最后的方案。

    不管路书记会向高成松做出什么让步,曹永国作为一个学者型的干部,和高成松又没有太直接的冲突,而且燕市的常务副市长眼下又是一个烫手山芋。市长陈风太强势,市委书记崔向又是省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虽然位置关键,大权在握,但也是受到制约太妾,不容易出政绩,反而容易落下不是。所以曹永国在目前的局势下,也没有太强有力的竞争者,高成松现在还压着不松口,不过是想再讨价还价罢了。

    李红江顿时支起了耳朵,对曹永国的动向大感兴趣:“曹局长会到哪里高就?大家不是外人,给小小的透露一下

    夏想就是要故意调足李红江的胃口,就是不说,却说了另一件更让他兴奋的事情:“我估计曹伯伯既然要高升一步,他离开城建局前,说不定会向下属的几家建筑公司的总经理,提出调整中层干部的方案。

    官场上是捧高不捧低,要是曹永国调到测绘局,他临走前提出调整方案,等他一走。多半会人走茶凉,没人照办。但如果他高升,就算离开了建筑行业。但真要成了歹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等于是一只脚已经迈入了副省级的门槛,官场中人,谁都有长远目光,互相捧场的事情都会做,他要是特意点出几个人名,城建局下属几大建筑公司的总经理们,包括下一任局长,就算不会全盘照办,也会办化七八八。

    李红江双眼放光,象喝醉了酒一样站起来:“夏秘书,夏老弟,我就托大叫你一声老弟,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对朋友真诚,对兄弟真心。今天我就认了你这斤,老弟。

    以后不敢说刀工火海,但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要是不替你办到,我就是的上爬的那个”他中指前伸,其他四指向下,做出一斤,王八的手势。

    李红江的表态夏想可以理解,说实话,在建筑公司混久了,不管是分公司经理还是大公司总经理,都有粗鲁的一面。他曾亲眼见过二建公司的总经理在开会的时候,脱下鞋,一只脚在地上,一只脚在椅子上,还唾沫横飞地讲话,号召大家要文明施工。分公司经理就更不用提了,天天在工的上转悠,起工人来,张口闭口就是骂娘,脏话说得比工人还利索。

    夏想一伸开李红江的手,骂笑:“你当今王八有什么用,又不能吃?我不相信你,还跟你说这些,还向你介绍高秘书长认识?还不是上一次在佳家市地,我就看你老哥对眼,是伞能够托付的朋。

    “说对了。我李红江就是够朋友,别的不敢说,只要认准了朋友,绝对不含糊他端起一杯茶,“来,老弟。以茶代酒,喝了这茶,以后就是知心朋友,你帮我,我帮你,谁有困难不帮,谁就是王八蛋”。

    夏想和李红江喝了茶,又说笑了几句,才说:“这样,李哥,我介绍你给高秘书长认识,你只管听,少说多做,到时候好处少不了你,相信我不?。

    “信,谁不信谁是小狗!”李红江一拍大腿,心里美滋滋的,认为他上一次当机立断决定给佳家市开工,是他平生所做出的最英明最伟大的决定。他看了看手上的表,“几点去接高秘书长?我的车是一辆捷达,档次不高。会不会太寒酸了?”

    没车是不行呀。这个问题夏想到是疏忽了,想了一想,还是又给高海去了个电话请示一下,熟归熟,礼节要到了,毕竟高海也是有身份的。

    高海荐了哈哈一笑:“我当什么大事,这点小事也用得着麻烦?说地方,我让司机送我去,你们等着就行了他知道夏想肯定还要客气,就又用不容置疑地口气强调,“再跟我来虚的,我到了山那里告你的状!”

    听夏想说不用去接高海,李红江就更加断定夏想和高海二人关系匪浅,只有关系熟悉到一定程度,才会说话这么随意,他就试探着问:“你和高秘书长。是怎么认识的?方便透露一下不?”

    夏想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说:“高秘书长是李书记的老同学。

    李红江点点头,露出了心领袖会的笑容。夏想是李书记的秘书,肯定是他最信任的人。高秘书长是李书记的老同学,老同学的含义很丰富,能以老同学相称,又都在官场上,其中的关系就非同一般了。

    晚上七点多。高海来到。当然夏想和李红江也没有傻坐在包间里死等,二人算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到了门口迎接。高海也没让司机上楼,简单和李红江寒喧几句,就一起进了包间入座。</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