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50章狭小空间里的暧昧事件

《官神》 第150章狭小空间里的暧昧事件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谭龙以前的后台是谁“没有后台也当不卜燕市的副诉以,所以夏想才有此一问。

    “退了,年纪到了,担任过一届副省长,名字估计你也不知道。”曹永国笑了笑,又转移了话题,“等我上任之后再慢慢熟悉吧,现在也不用急着一斤小个哉圈圈”说说你在坝县的情况?”

    夏想就将他和李丁山到坝县的种种遭遇简略一说,又不忘提到曹殊慧的及时出现,才让王全有改变立场,他毫不吝啬地将曹殊慧好好夸奖了一通。

    曹永国不接受夏想的看法:“慧儿不过是赶巧罢了,其实没有王全有的帮忙,当时凭你让郑谦改变态度,就足够战胜刘世轩了?不过我有一句话,你可以听一听。就是刘世轩必倒,他不倒,后患无穷。”

    姜还是老的辣,曹永国的话和史老的话一样。

    夏想也不是没有想到一定要扳倒刘世轩,而是顾忌沈复明的反应。而且他还没有完全想好如何弄倒刘世轩,而让沈复明无话可说。

    “投鼠忌器!”曹永国毕竟沉浮官场多东,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沈复明要保刘世轩,他们之间肯定有经济来往。你们想让刘世轩下台,就抓住他的经济问题不放,查清之后,最后下结论时,再来一个含糊其词的态度,声明刘世轩想用金钱腐蚀上级领导,结果反而自食其果。这个结论一下。沈复明自然心知肚明。为了自保,他会比你们还要着急,会想方设法让刘世轩永无翻身之日。”

    夏想看了曹永国慈祥的面容一眼,心想官场之止的争斗果然是你死,我活的下场,曹伯伯还算是一个好官,为人也算不错,但在关键问题上,要置对手于死地的处理之上,也是毫不手软,显示了他绝情的一面。也没办法,如果李丁山和他不够心狠手辣。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刘世轩置于死地。

    夏想也不得不佩服曹永国的眼光之准,手腕之狠,与他相比,自己还是欠缺一些火候,不够狠不够准,动作上要慢了半拍。有时在官场上,不仅要有手腕和智慧,还要有果断的决心,他点点头:“谢谢曹伯伯指点。”

    让他欣慰的是,曹永国今天对他说出门才的一番话,不但是当他完全当成了自己人,还意味着要和李丁山联盟。不料曹永国接下来说的一句话,让他大吃一惊。

    “我打算再给你半年的时间,在坝县再做出一些实事。再捞一些政绩和资历,半年后调回燕市,跟在我的身边!”曹永国斩钉截铁地说道。显然这件事情他已经经过了深思熟虑,“如果你是真心喜欢慧儿,如果你想在仕途上大有作为,就不要在坝县耽误太久。

    你在坝县,我不放心。慧儿也不放心!”

    曹永国说完,目光之中流露出强烈的审视意味,直直地看着夏想。

    最后通联?

    夏想明白,曹永国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只要他回燕市,他的前程,他和曹殊慧之间的事情,都将不是问题。他要不回燕市,不但他和曹殊慧之间会出现变数,他的仕途,曹永国将不再有任何承诺。

    夏想心中受到了强烈的震动,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曹永国见状,也是心中一动,知道逼他过紧了,毕竟他还年轻,才飞岁。但一想到他的坚决。他一心要跟着前途并不明朗的李丁山,他的心就又硬了起来。如果说他可以勉强接受曹殊慧对夏想的喜欢,但他绝对不能接受夏想一直在坝县,天高路远不说,就算做出了政绩,夏想也很难在坝县升到副处。

    如果在燕市,凭他的照顾,还有陈风对夏想的赏识,三五年之内提到副处不成问题,再过几年。放到郊县当上一任县长,再到书记,然后再回到燕市,在他的长远规划中,在他退下来之前,至少也要扶夏想到副厅。

    年轻的副厅干部,配他的女儿也算可以了。

    “不急,还有半年时间。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曹永国见夏想一时失态,也有点于心不忍,就又说起了轻松的话题,“我弟弟打电话说,快开学了,老人想慧儿了,想让慧儿回去看看。这两天你有没有时间?有的话,你陪冀儿一起回一趟单城市,我派一辆车送你们。”

    吃饭的时候,让夏想大感惊讶的是,连若菡居然像模像样地系着围裙,从厨房中端出一碗鸡蛋汤。王于芬在一旁赞不绝口:“若菡的手艺真好,做的汤非常好喝。慧儿,你以后要跟若菡好好学学,女孩子,会做一手好饭是福气。”

    曹殊慧一脸羡慕地看着连若菡:“连姐姐,你好厉害,深藏不露。”又看了看夏想,“喂,你会做饭不?”

    夏想揉着鼻子笑:“我会不会做饭,和你会不会做饭之间,好象没有联系。”

    “怎么没心我姐的意思是说,要是你会做饭,她就不学做饭了,以后嫁了过去,就吃现成的。”曹殊君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笑得很贼,“姐夫,我听说男人要有两个老婆才幸福,一个大方得体。一个温柔贤惠。大方得体的,可以出去撑门面。温柔贤惠的,可以在家伺候

    “咚”曹殊君头上挨了一记,是被王于芬用筷子打的,她怒容满面,斥道:“说什么呢?说什么呢!小小年纪不学好,还两个老婆?你瞧你都是什么思想!好好跟夏想学学,别成天胡思乱想。我警告你曹殊君,上大学后,不许早早谈恋爱,知道不?”

    曹殊君捂着头,一脸委屈地说:“妈,我都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怎么这么偏心?姐姐不是有大一,就有男朋友了,为什么不让我早点找?找晚了,美女都跑别人家去了。真是的!”

    曹殊慧一瞪眼:“说你的事儿,别扯我。我跟你不一样”

    曹殊君还想还嘴,曹永国咳嗽一声:“吃饭!”

    夏想左边是曹殊冀,右边是米董。本来连若菡想坐在夏想右边,她觉得和别人都不熟,就勉为其难离夏想近一点,没想到米董看出了她的意图,抢先坐下。

    曹永国吃饭的时候,眼光不经意在夏想和连若菡二人身一,夕了几眼。最后又落在曹殊量身上。慢慢眼中多了一些

    饭后喝茶,曹殊君被打到了一边,米董也被王于芬有意无意地指使开,客厅里,夏想和连若菡面对面坐在小沙上,曹永国和曹殊慧并排坐在大沙上。曹永国主动挑起话题,却是问连若菡:小连,在燕市吃住还习惯吧?。

    连若菡在曹永国面前保持着应有的礼貌,端庄大方,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还好了。燕市和京城在吃住方面也没有什么区别,离得不远,都是北方城市,习惯上都一样。”

    曹永国点点头,又看了夏想一眼:小夏小连是客人,要照顾好她。对了,要是宾馆住不习惯的话,住家里也可以

    夏想心道,曹永国比王于芬心还细,这是在提防他和连若菡之间会生什么。也难怪。连若菡不但非常漂亮。而且她的气质和清冷,一眼就可以让见多了上层人物的曹永国猜得出来,她肯定出身不凡。

    夏想只好笑着点头,没有说话。

    曹永国又说了几句闲话,就上班去了。送走曹永国,曹殊慧才大大地舒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说道:“我爸真是的,比老太太还碎嘴。连姐姐,你爸是不是也话挺多?”

    连若菡勉强一笑:“我爸话很少,从我十岁起,他一年和我说的话,不过十句

    曹殊慧吐吐舌头:“对不起连姐姐,我不是故意惹你伤心

    转身,她见夏想闷闷不乐地坐在沙上想事情,就跑到他面前,伸出小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是不是在想关于男人要娶几个老婆的问题?”

    夏想苦笑,他在想到底要如何选择的重大问题,李丁山还是曹永国,确实是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步。听了曹殊黛打趣的话,不由说道:“不娶老婆的男人,才是最幸福的男人。”

    “好,你记住你刚才说的话,以后别后悔曹殊慧假装生气,她一把拉过连若菡。“走,连姐姐,我们上楼,不理他,让他想得脑袋

    夏想确实是脑袋疼,如果是陈风提出让他回燕市,他还要好拒绝。现在是曹永国,还将他和曹殊慧的事情绑在一起,就不由他不慎重对待。说实话,他现在确实舍不得曹殊冀,可人聪慧,又机灵过人,再想起史洁的势利嘴脸。更感觉到曹殊慧身为局长千金却是一副跳脱烂漫的性格,尤其难能可贵。

    该怎么办呢?夏想第一次陷入了困惑之中。

    下午米董要去佳家市实地考察,就非让夏想陪她去。夏想也正想亲眼目睹日后红极一时的佳家市,刚刚开张时是什么模样,就答应下来。连若菡对市不感兴趣,曹殊慧也不想总不陪连若菡最后就决定夏想和米董去市,她二人去逛街。

    夏想开车,将曹殊冀和连若菡放在商场,就又开着路虎前往佳家市。不料在北大街的交叉口,夏想本来想直行,却被一辆车别了一下,为了躲避一个乱过马路的老太太,他不得不猛打方向盘,结果向右拐到了北大街上。

    北大街是步行街。禁止车辆驶入,他网想一打方向乘机逃走,就从后视镜中看到交警已经走来,心道惨了,忙小声对米董说道:“糟了,我没驾照”。

    “啊?不是吧。你一路高开回来,车技比我还好,怎么可能还没有驾照?。米董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有点不相信夏想的话,见夏想一脸严肃不象开玩笑。又沮丧地说道,“你怎么能这样,无证驾驶,你想害死人呀。

    夏想总不能告诉她,他虽然没有驾照,但也是十年驾龄的老司机了。现在情况紧急。他只好急中生智:“交警来了就说你是司机。可是你在副驾驶座。现在也换不过来个置。”

    “能换过来。听我的米董低着头站起来,路虎车高,她能勉强半站着身子,撅起屁股,“我上你下,一起动,肯定能换过来,我以前换过。”

    夏想也顾不上理会米董的话听歧义,幸好今天米莹没穿裙子,要不她还迈不开左腿先迈过中间的扶手,以半骑的姿势站在两座之间:“快动,别傻愣着

    夏想瞧了瞧米董丰满的屁股悬在空中,弧度优美,弹性十足,说不诱人那是骗人,只是容不上他多想他也不敢多想,就身子一错,右腿从米董的屁股下面过去,落在副驾驶座上,现在二人的姿势还真是一上一下,米莹在上,夏想在下,二人上下相对,一个坐着,一个半蹲着,十分暧昧。

    夏想见交警越走越近,有点着急:“一起动,马上换个置。”

    米莹穿着高根鞋。不一小心左脚一歪,身子就站不住,一下坐在夏想身上。无巧不巧。正坐在夏想的关键部位,疼得他一咬牙,也顾不上感受米董臀部的诱人风情,拼了全力从她身下抽走大腿。坐到副驾驶上,大喘粗气:“你可真是害死人不管偿命!”

    米董很清楚刚才生了什么,笑得很暧昧:“少来,沾了光还卖乖小心我告诉慧丫头。”

    夏想忙道:“我是说你迷死人不管偿命!”

    “这还差不多,算你嘴甜米莹得意地笑了还特意向夏想的两腿之间扫了一眼。说了一句让夏想羞愧难当的话,“正常状态下有点

    让夏想更郁闷的是,交警过来之后,根本就没有要驾照,而是问东问西,然后又围着路虎转了几圈,无比羡慕地说道:“真是好车呀,以前只是听说过,今天终于见到一辆,大开眼界了。对了。油耗多少?百公里加多少秒?最快能不能跑到幼公里?。

    原来是一个车迷!夏想就有点哭笑不得,心想吃亏了,白让米董沾光了。不过想起米莹的弹性和肉感,同样是女人,气质和身体也是千差万别,不得不说,米董还真有诱人的资本。

    防:好象好久没有向大家求过了,是不是?</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