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60章刘世轩反戈一击

《官神》 第160章刘世轩反戈一击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县的县委大院一片议论。刘河出事的消息。半天就传遇,瑰县的每一个角落。虽然今天是周日,但到了下午的时候,县委大院比平常上班还热闹,三三两两的人凑在一起,交头接耳。一见有大小领导走过,急忙作鸟兽散,片刻之后又重新聚在一起。

    所有的人都知道,坝县的权力,又到了重新洗牌的时候。

    时之间,人心惶惶,都要琢磨着下一步该如何重新站队。够不到向书记表忠心的人,就想着向一个副书记、部长投靠。原先是刘世轩一派的人,都要寻思着改投谁的门下,对,副县长赵建苏不错,最近深得李书记信任,和石县长关系也不错,接下来,赵县长应该可以再小小小地前进一步了吧?

    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张淑英才急急地赶到。她一到坝县就直奔公安局而去,见张信颖并无大碍,才放下心来。刘世轩听说张淑英来得这么快,心里知道有人给她通风报信,就急忙从医院出来,亲自来给张淑英道歉,不料张淑英见到他只说了一句话:“我和你没话可说!”

    刘世轩在医院看到刘河一只手差点被砍断,医生说就算愈合也不会再和以前一样灵活,他对张信颖就恨之入骨。本来以为他放下身段,向张淑英主动示好,可以先缓和一下眼下的矛盾,没想到张淑英还不依不饶,他也就怒不可遏地说道:“现在有事的是我的儿子,不是你的侄女!张信颖现在屁事没有,刘河的手都废了,你还有理了?”

    张信颖对刘世轩嗤之以鼻:“砍他一只手还是轻的,我该把他那个丑东西砍下来,让他以后再也没法害人!”

    刘世轩气得脸都变形了:“你想让我断子绝孙,好,好,好,我们就走着瞧”

    张淑英突然之间好象全身精力被抽走一样,身子一歪,靠着墙才勉强站稳身子,有气无力地说道:“小颖,打电话让夏想过来,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他,让他务必尽快赶来,事关重大!”

    第二天一早,夏想忙着和县委的一干人迎接沈书记,忙得不可开交。连若菡自告奋勇要去陪同杨贝,夏想表示同意,但提醒她只要保护好杨贝的安全就可以,不要和她说太多话。连若菡古怪地一笑:“杨贝是你的初恋情人,对不对?”

    连若菡走了半天,夏想也没想明白她定什么时候知道的。又是从哪里知道的?米董肯定不会告诉她,曹殊慧也没有多嘴的习惯,难道是连若菡自己看出来的?不可能吧,自己的表现就这么明显?不会,肯定另有隐情。

    沈复明一行乘坐一辆中巴车,在旧点左右来到坝县,陪同他的有政法委书记王大海,纪委书记冷佐,宣传部长单长天,沈复明的秘书**也在其中,以李丁山为的坝县党政、人大以及政协的一把手全数到齐。所有常委也一个不少,列队迎接。

    例行的见面、握手之后,沈复明表简短讲话:“同志们,我就是心血来潮要来坝县看一看,你们不要搞得这么隆重,这么正式,简单一点,能节省就节省,是不是?好了,都散了,由李书记、石县长、刘县长陪同就可以了,”

    从沈书记的陪同人员。以及他点名留下来的几个人来看,就有强烈的暗示意味。李丁山看了夏想一眼,心想沈复明果然要替刘世轩说话,刘世轩对沈复明下的本钱还真不少。

    不过从宣传部长随行。但却没有报社和电视台等新闻媒体同行看来,肯定单长天前来坝县,是沈复明的临时起意,估计是燕省晚报和每日新闻的采访电话起了作用。

    因为市委领导有政法委书记、纪委书记以及宣传部长,必须有对等的人作陪,李丁山就让王全有、杨帆和杜双林留下,其他的人先回县委。

    按照一一对应的惯例,夏想凑不到前面,就和**走在一起。**饶有兴趣地看了夏想几眼:小夏,我们没有见过面,我倒是听胡市长和王部长都提过你,行呀,年轻有为,很深领导赏识。”

    夏想也听到了**要下到坝县当副书记的风声,就乘机套套近乎:“张秘书过奖了,我其实就是李书记的跟班,不能跟您市委书记的秘书相比听说张秘书很快要来坝县当副书记,欢迎,坝县正需要张秘书这样年轻并且充满魅力的书记,我相信李书记也会非常乐意和张秘书一起工作。”

    **笑了:“我到坝县,人生地不熟的,还得多靠李书记指点,我也会在李书记的领导下,努力做好本职作,为坝县的展贡献一份力

    **的表态出乎夏想的意料,他认为**下到坝县,可能会是另一个刘世轩,不过听他话里的意思,显然是要老实本份,捞一份资历就走人。既然这样。官场上就是大家来抬桥,夏想也就客套几句,和他说了几句闲话。

    过了一会儿,队伍前进到了县委大院门口,正要进到县委里面,忽然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一群人,有老有少大概几个人,忽啦一下拦住了沈书记的去路,为几人一下跪在地上,后面的人也跪到一片,还有人打出条幅,上面写着:“救救大善人刘河!”

    “刘河是被人冤枉的!”

    “请青天大老爷为民做主,刘总是我们坝县人民的救星!”

    刘世轩演的是哪一出?夏想吃了一惊,没想到刘世轩还会来这一手?不过看到条幅上打出的字,他又差点失笑出声。刘河还成了大善人,真是吹得没边了。

    不过他也暗暗赞叹刘世轩的笨办法确实荐用,至少给了沈复明一斤,光明正大插手刘河案件的理由。果然几名警察上前要驱散人群,沈复明一挥手,立刻以一副亲民形象出现:“百姓有冤就让他们申,既然让我遇到了,我就问一问李是怎么一回事儿吗?”

    李丁山不慌不忙,他当然也猜到是刘世轩的手脚,刘世轩请沈复明前来插手刘河的事情,又要做得好象无意中撞见一样,既然他要演戏,就让他演足好了。

    “我到坝县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不巧,正好让沈书记也撞见了,还真是巧了。正好,请沈书记亲自过问一下,也好给坝县人民做。

    李丁山的话让沈复明明显怔了一下,他以为身为县委书记,在市委书记视察的时候。被人拦路告状,李丁山肯定有点惊慌,没想到他一点反应也没有,演戏的兴趣就大减,不咸不淡地对跪在最前的人说道:“快起来,有事说事,现在不兴下跪!我是市委书记沈复明,大家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尽管提出来”

    夏想仔细一看。最前面跪着的老头,正是他第一次去贾寨乡时,遇到的抽旱烟的豁牙老农。再向人群中一看,里面不但有黄海,还有会背诗的小女孩。九八年时这种当街喊冤或许算是新兴事物,不过夏想清楚在后世围堵市政府门口的事情经常生,不足为奇,而且有的还是有组织按人头分钱的,估计刘世轩组织这一帮人来,也是按人给钱,要不贪财的黄海才会把他的女儿也带来,就是为了多分一份钱。

    夏想不但一点担心也没有,反而还轻松地笑了笑。他的笑容落在**眼中,**十分不解地问道:“夏秘书,坝县出现大街上喊冤的大事,是县委县政府的失职,你还有心思笑?”

    夏想急忙收起笑容,一脸严肃地说:“张秘书批评得对,是我的错,我诚恳地接受批评。不过张秘真相耸后的真相?”

    **愣住:“什么意思?”

    弛复明不可能事事跟**说,尤其是事关领导**的大事,**或许知道刘世轩和沈复明来往密切,但刘世轩到底给沈复明送了多少钱,二人又有多少共同利益,他未必知道?沈复明也许会避着他,也许他也会故意躲开。知道得太多,有时会惹祸上身,聪明人都会在适当的时候,不看不闻不打听。

    夏想小声说道:“您是沈书记的秘书,肯定也跟随沈书记去过许多县里视察,有没有生过这样的事情?”

    **摇头。开玩笑,哪个县委书记愿意在市委书记视察的时候,被人当街揭短,岂不是嫌自己官做得太安心了?

    夏想就笑:“沈书记经过的路线早有戒严,难道坝县的警察都是吃干饭的?这么一大帮人要是没有现的话,那么坝县的警察们都可以安心地回家抱孩子烧火去了”

    “夏秘书。说话要注意分寸,不要随便乱说。

    **一脸严肃地说道,眉宇间还隐隐露出一丝威严,“乱讲话是要负责任的!”

    夏想刚从燕市回来,见过燕市市长陈风,和曾经的省委书记史老交谈,还到以前的省委常委家中作客,和省局局长曹永国关系密切,见多了省级厅级高官。身为市委书记秘书的**不过是副处级,还要在他面前抖抖官威,**的自我感觉还十分良好,不过落在夏想眼中,就难免有点可笑的意味。

    防:第三更要晚一点</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