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72章女人和关系网都需要精心培养

《官神》 第172章女人和关系网都需要精心培养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样睡半醒之间。忽然感觉有人在动。在悄悄地抽出胳膊《必巾逃跑。夏想心想,已经饶了半天,现在还想跑,没门!他猛然睁开眼睛,一翻身就将肖佳压在身下:“别想跑,现在还想逃,传了出去,我就成了禽兽不松了

    肖佳脸上一片嫣红,她小意而温存地说道:“大老爷饶命小女子再也不敢了

    夏想慢慢地分开她的双腿:“不行,先杀后饶”。

    “杀了就来不及了。求大老爷可怜可怜小女子肖佳意态慵懒,说话时又故意娇声娇气,简直媚到了骨子里,反而更激起了夏想的战斗**,他目露凶光,假装凶悍地说道:

    “箭在弦上,不得不。要是不,就是傻瓜”。

    肖佳一伸手将夏想死死抱住:“随便你折腾吧,反正你就是我的克星,我奈舟不了你,啊她一声痛呼,“怎么还有一点疼?”

    “别急,你要把这项运动当成你和我之间最深入的交谈和交流。第一次是试探和摸索,毕竟大家还不太熟悉。第二就是互相试探对方的底线,看对方到底是什么脾气,性格是火暴还是温柔,是强硬还是粗中有细。

    第三次的时候,就差不多就开始注重交谈的质量和时间了,不再是泛泛而谈,而走进一步深入交流深奥的话题夏想淳淳善诱,他感觉自己就象一个诱骗小白兔的大灰狼,为了吃掉小白兔,不得不费尽口舌,还要让她忘记其实她已经身处危险之中。

    肖佳却不说话,将夏想抱得越来越紧,张开嘴,咬住他肩膀上的一块肉,不用力,也不松口,一直咬到二人交流的结束。

    夏想出了一身汗,他紧紧抱着肖佳:“好点没有?不疼了吧?。

    肖佳松了口:“你弄疼我,我也咬疼你。开始时还有点疼,现在,现在好了。”她羞不可抑,不敢看夏想。

    夏想诚心逗她:“我没骗你吧?总说我骗你,要是女人总是疼个没完,离婚率绝对过百分之八十!”

    肖佳拿手在夏想身上划圈圈:“你出了好多汗,挺卖劲,表扬一个。哎呀。她想了什么似的,惊叫了一声,“刚才我睡着的时候。你是不是把我全身都偷看了一遍?,

    夏想是个老实孩子,所以实话实说:“嗯,都看过了,都挺好看的。又白又嫩,象小白羊他见肖佳难为情的样子,就开玩笑,“是不是觉得吃亏了?不行我让你看我全身,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不但让你随便看,还让你随便动手动脚”。

    “去你的,谁要看你。丑死了,又黑又瘦。”肖佳嗔怪了一句,忽然眼波流转。露出了她一惯的妩媚笑容,“你累了吧?不行了吧?有本事再来一次?”

    夏想正是身强力壮的年龄,恢复起来也快,哪里受得了肖佳这样明目张胆地挑逗,一翻身就将她压在身下,威胁说道:“敢出言不逊,就得做好承受打击报妾的心理准备!”

    肖佳求饶:“饶过我吧。好不好?我错了还不行吗?啊你”

    接下来就是靡靡之音。说不尽的一室春光。

    夏想总算让肖佳好好补偿了一下他,从上一次到现在,差不多隔了一年的时间,让他也是郁闷得够呛。不过让他欣慰的是,经过他的努力和开,肖佳总算度过了女人的第一个心理关口,不能说现在肖佳已经成了熟女,至少她不再姿势僵硬,不再叫疼,而且还懂得稍微配合几下。

    来日方长,不急,慢慢培养。

    到了晚上,夏想也没有走,对于肖佳青春可人的身体。说不迷恋绝对是骗人。男人都有占有的贪欲,夏想比一般人自控能力强一些,但也避免不了稍微放纵一次的欢愉。

    晚饭是肖佳亲自下厨做的,二人边吃晚饭,边谈事情。肖佳也将她将近一年的展,详细地说给夏想听。

    直以来夏想和肖佳见面不多,但联系不断,不过亲耳听到肖佳的叙说,还是和从电话中听到。感觉不一样?

    肖佳的肖夏蔬菜批公司,是在冯旭光的帮助下注册成立的。成立之后,她慢慢打开了燕市的一小部分市场,后来又和齐省鲁市的几家蔬菜供应商建立了合作关系,经过艰苦的谈判,终于压低了进货价格,才慢慢在燕市占稳了脚根。

    虽然肖佳没有明说。不过夏想从她的话中也可以听出,她也受到了一些大商人的暗示,只要她答应他们的某方面的要求,肯定可以得到更大的好处。肖佳太迷人了。就算是从百花丛中杀出一条血路的男人,一般也受不了她的诱惑。肖佳一个人在外面打拼,确实很难,难到不但要时玄提防别人算计她的生意,还要防止别人算计她的身体。

    “太累太难的话,就别做了,好不好?”夏想不忍看到肖佳一个人到处奔波,他有点心疼,“你是我的女人,以后我会为你找一条别的生财之道,不必非要去做奔波忙碌的生意。”

    “我不!”肖佳很坚决地拒绝了夏想,她脸上”联请有倔强迈有不“我是你的女人不假。但我不是你嗡腼品,也不想依靠你得到什么好处。我把自己给你,就是看重你可以依赖,可以信赖,一个女人再坚强。也要有一个男人为她撑腰,我只需要在我最累最艰难的时刻,一想到我还有你,还有你可以借助,还有你可以作为最后一道防线,我就又有了信心和力量。”

    “其实我知道,女人不荐嫁不嫁人,都要依附一个男人,好吧,我承认最并始我也有依附你的心理。

    因为你给了我太多帮助,而没有索取回报,我就把我自己给你,总可以了吧?不过后来我改变了主意,我觉得,永远做你的女人也不错!先你大有前途,其次你比那些成功的男人都年轻,和你在一起,我没有心理压力,也没有偷别人丈夫的内疚,最后一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我还多少有那么一点点地喜欢你”

    夏想静静地听着。不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肖佳,感觉眼前的肖佳,由模糊到清晰。她的形象在他眼中,渐渐丰满起来。他不傻。也知道肖佳主动献身,不是没有所求,世界上不是没有幸运的事情,但很显然肖佳不是那种花痴。

    他一直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和肖佳坦诚面对,他不娶她,但也要知道她心中所想所求,也要知道他到底能为她做些什么。人都是有**的,不可能一个人全心全意对你好而无所求,肖佳只不过将她的**埋藏得更深罢了。

    “我就告诉你全部真相,你听了后不许笑我不许嫌弃我,更不许不要我,知道不?”肖佳伸出一根小手指,要和夏想拉钩。

    夏想钩住她的手,另一手去摸她的脸:“怎么会?我会好好对你的,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其实我当初急着和文扬合作,急着赚钱,是因为我的父亲欠别人的钱。被人打断了腿。债主天天上门逼债,声称再不还钱。就把我弟弟的腿也打断,把我卖掉,我不敢回家,只好拼命想法赚钱后来我偷了公章,编书成功之后,赚了的万。我也知道非法赚来的钱不能长久,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当时借你的钱编书,你又替我瞒下了所有事情,事成之后,你又放心的将你应得的乃万放到我的手中,我除了把身体报答给你之外,什么都没有了。而且说实话,要是你当时拿走你的乃万,我就又一无所有了。因为我的乃万刚刚够还父亲的欠债!也就是说,我现在的公司,现在赚的钱,其实都是因为你的乃万,我不过是拿着你的钱来赚钱而已。归根结底,你才是我的老板。”肖佳怯生生的,装出一副可怜样,眼巴巴地看着夏想。

    夏想心中生出一股暖意,他怜惜地抚摸肖佳的头:“傻丫头,我没说要你的钱,再说,你可以拿着钱跑掉,躲到一斤,我找不到的地方”

    “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肖佳生气了,一挥掉夏想的手,“我都和你那样了,人都给你了。你还说这种风凉话?我警告你夏想,你不可以看扁我的人格!以后不管你要不要我,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嫁人了,不管是站在你的身后,还是被你无情地赶走,我这一辈子自始至终就只跟一个男人!”

    夏想感动了,起身将肖佳抱在怀中:“我又想占有你。又不能娶你,是不是有点虚伪?”

    “当然了,男人都虚伪。都自私肖佳笑了,笑容中有浓得化不开的柔情,“不过还好了。我喜欢你真实的虚伪和可爱的自私,最起码,和你在一起,我能感觉到你对我的好,而不是口是心非。”

    夏想用力抱着肖佳:“有机会,让你弟弟过来帮你吧,你一个人,太累了

    肖佳蜷缩在夏想怀中。心满意足地说道:“等我爸爸病好了,我就让他也过来。到时要是他有不明白不懂事的地方,你替我好好管教他对了,要不要帮你在市里买一套房子,我手中还有一点闲钱,不太多,只能买一套小的

    “不用了。县想摇摇头,他的想法很实际,“现在你需要流动资金,好好用手中的钱去赚你的大钱。我现在只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官僚,哪里有钱买房子?等等看,看能不能让市理解决一套住房,不行的话就租了再说

    “你还真成了官僚了。光想着沾国家的光

    “我是国家的人,国家当然得管吃管穿管住了。夏想嘿嘿直笑,他有一个原则,不贪不拿不要,但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是要争取一下的,比如福利分房,应该可以赶上市政府的末班车。

    二人正说话的时候。曹殊冀忽然打来电话。夏想起身去接。看了肖佳一眼,就慢慢走到阳台上说话。曹殊慧也没有什么事,就是问他找好房子没有,她一个同学给她介绍了一套房子,离建筑学院不远,问夏想什么时候有空就过来看看。夏想答应着,算了算时间,就说明天下班后给她去电话。

    挂断电话,回到房间。见肖佳正拿着一个计算器,低用叹六神贯注地在算帐,夏想就笑着拉住她的年!,“是不县拙川月是谁?。

    肖佳仿佛才惊醒一样,“啊。了一声,然后连连摆手:“我不问,你也不要说,眼不见心不且我又不是天天粘人的人,才不会把你管得死死的。男人都管不住,与其自讨没趣。不如放手让他们去疯。只要他们心中有你,总会回来的。倦鸟归巢,落日还乡

    夏想不由佩服肖佳的聪明:“要是我不归巢呢?”

    “不归就不归,我的第一目标是赚钱,赚许多许多钱,第二目标才是你。没有了你,我还花不完的钱男人哪有钱好!”

    夏想假毒生气,上前去挠她的痒,二人乱成一团。

    第二天去上班。一进办公室就现不对,桌子和椅子都换成了新的。再一看,曲雅欣的桌子是他原来的桌子,吴港得的椅子是他原来的椅子。他心里明白了,是二人抢着给他换了一遍。想到二人都比他资格老,级别又比他高,也没好意思当面点破,只好假装没现。

    和二人打过招呼,曲雅欣拿了一张表格过来:“夏主任,这是肖家村的拆迁补偿方案,我和吴主任初步列了一个大概,你看看有没有需要补充?有不足的地方,请你直接改正,然后报给高秘书长

    吴港得也急忙满脸堆笑地过来。手中也是一份材料:“夏主任,二十里铺村有几个小混混,赖皮得很。上次还差点把我们的执法车给推倒,我打算给他们一点教,叫上当地的派出所,把他们抓起来怎么样?”

    曲雅欣和吴港得都是一副请示的口气,让夏想吃了一惊,心想今天这是怎么了?昨天看曲雅欣和吴港的的样子,显然对他的到来很不满意。还想给他一斤,下马威,今天二人争先恐后地向他示好,难道是因为昨天处理吴氏三兄弟事件的原因?

    夏想昨天的手段确实也震住了曲雅欣和吴港得二人,不过如果仅仅是昨天的一件事情,二人对夏想只能是高看一眼,不会降低身段以请示的口气说话。真正让二人认识他们和夏想不能相比的是,是昨天下午在市政府大院中传闻一时耐人寻味的三人事件。

    所谓三人事件就是高秘书长相送。陈市长相邀,最后曹市长相陪而去。

    事情传到曲雅欣和吴港得耳中,曲雅欣的反应是,从此改造小组是夏想的天下,一切由他说了算,她给他当副手。吴港得的想法是,紧跟夏想的步伐,团结在以夏想为核心的改造小组办公室周围,努力做一个让夏主任喜欢的人。

    夏想对曲雅欣的方案只是简单了看了几眼,笑道:“好,既然曲主任这么信任我,我一会儿就转交给高秘书长。至于吴主任所说的二十里铺村的问题,我觉得应该斟酌一下再做决定,拆迁是大事,要慎重对待

    吴港得却心中咯噔一下,脸色就有点难看,!想是不是上次不小心记了夏主任几句,夏主任记仇了,听他的口气,分明是对他大大不满。他暗暗擦了一下汗小声地问道:“夏主任有什么高见,尽管说,我照办就是

    曲雅欣鄙夷地看了吴港得一眼。返身坐回座位上。吴港得才不理她,只顾一脸紧张地看着夏想。

    夏想本来想张口告诉他问清楚再说,二十里铺村的改造他也清楚。是吉成地产要兴建吉成小区。

    既然有房地产公司承建,就理应由他们出面,改造小组能不出面,就尽量少出面。不过他见到吴港得迫切的神情,心想吴港得是城管出身。想要收服他,不但要有自上而下的压力,一些敲打的小手段也得用用。晾他一晾也好,让他彻底服了才行。省得以后添乱。

    夏想倒不是非想和曲雅欣、吴港得二人争权,但相比之下,二人显然没有他具备常人没有的优势。但这种优势又没法明说,有时只能不作解释,直接按照他的意志去执行才行。而且他的着眼点不仅仅在一个小小的改造小组办公室,而是要暗中帮助曹永国和陈风,度过即将到来的最严峻的考验。所以必须用雷厉风行的手段震慑并且收服二人。不让他们暗中搞小动作,要让他们口服心服,必须和他做到完全

    致。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也知道陈风将他放到改造小组的用意之一,也是考验他的能力,看看他有没有手腕治理好一个小小的改造小组办公室!陈风并没有明确他的职责范围,也没有明说三个副主任以谁为主,很明显就是要让大家争个高低出来。夏想如果在三人之中不突出。不显示出笼络和收服人心的一面,陈风也会对他大失所望。

    夏想还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吴主任,二十里铺村是市里的规戈不错,但是是有承建商的。他点到为止,抬手看了看表,“时间到了,我得先向陈市长汇报工作,等我回来再说,好不好?”</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