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75章美女储存器和夏想的往事

《官神》 第175章美女储存器和夏想的往事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汉想特意向果子夫人和可乐丈夫打招呼。说起来二人的巨,是他给起的。

    果子夫人和可乐丈夫一脸惊喜,冲夏想连连点头,说着郊县口音的土话,让夏想感觉特别亲切,又特别怀念。后世他吃遍山珍海味,都一直特别怀念果子夫人的煎饼果子,也从来没有再吃过一个煎饼果子和一瓶冰镇汽水的美味早餐。

    “果子夫人。可乐丈夫,你们家的七喜呢?。夏想不但给夫妇二人起了外号,还给他们的女儿起名叫七喜。

    “去,别整你那个洋外号,难听得硬。我叫刘巧儿,我老头叫王大板,我闺女叫王小丫,别乱给俺们起洋名再叫俺们洋名,煎饼果子里我给你放葱!”果子夫人显然对夏想所起的外号大为不满”愤愤不平地说道。

    夏想嘿嘿笑了半响,觉得心里是说不出来的舒坦。果子夫人连他不吃葱的嗜好还记着。两年多了,一见他就一点也不见外,有时候,简单的人,反而更容易拥有幸福

    挥手告别果子夫人,夏想一尖迈入建筑学院的大门,感觉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他心里莫名其妙颤动了几下。想了想,自嘲地笑了一笑,拿出手机给曹殊慧打了个电话。

    夏想知道曹殊鬃住在女生抛号楼3单元的兴奋:“夏想,你快来宿舍救我,我被她们绑架了”

    夏想听到了旁边嬉笑的声音,就笑:“少骗人了,是不是又想出了什么鬼主意来害我?慧丫头,你要坚定信念,原则问题,不能妥协

    曹殊黛咯咯地笑:“我是不想妥协,可是,她们说什么也不肯放过我,非要你露个面不行!说你不露面,她们不让我跟你出去,怕你是坏人,怕我被你给骗了

    夏想算是明白了,归根结底,是曹殊慧宿舍的其他女生,想要亲眼目睹一下他的庐山真面目。算了,就给慧丫头一个面子,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走上一遭。还怕她们几个丫头片子不成?

    沿着花间说,小。

    “你太花痴了。我以和你同行为耻!”矮个女生活虽这么说,还是偷偷打量了夏想好几眼,一转身就又悄声说道,“你的眼光还真不错,真是一个极品。最难得的是,他有别的男生身上没有的沉稳,怎么说呢,就是一种让人沉迷的男人风度”

    夏想大汗。他才离开大学一两年,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这么厉害了,敢当面评价男孩?他岂能不知道两个女生看似压低嗓音说话,其实也是故意说给他听。离得这么近,尽管压低了声音,他还是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他可不敢在曹殊慧的眼皮底下,去调戏一下两个女生,而是急匆匆低头就走,就听见身后传来两个女生惊奇的声音:“哎呀,还害羞,真的假的?天呀,我要去认识他,我不怕丢脸,”

    夏想强忍着笑,来到了曹殊慧的宿舍门口。

    建筑学院的女生宿舍比男生宿舍新了不少,因为学院新成立之时,错误地估计了形势,认为报考建筑学院的女生不会太多。没想到成立不久,建筑业大兴。又新增了许多的新的专业,女生一下就多了起来,最后只好又在周围新买了一块地皮,又盖了几栋女生宿舍。所以比起男生宿舍分不清是黑是黄的墙壁,女生宿舍的墙壁洁白,楼道干净,飘散出一股洗水和洗衣粉清香,可比男生宿舍里无处不在的臭脚丫子味道,好了太多?

    县想来到旧2的门口,轻轻敲门,里面立刻传来了一个女生的声音:“请进!”

    不是曹殊慧,里面又鸦雀无声,肯定有情况。夏想想了想,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一堆房门。果然,虚掩的房门一堆就开,他想也未想,一伸手,正好接住从天而降的一个枕头,然后又迅将枕头横在脸前,推门而进。

    和他想象中一样,刚一进门,就感到五六个东西打在枕头上,要不是枕头挡着。刚才的偷袭,就正中他的面门。

    夏想笑眯眯的拿开枕头,低头一看,是五六个用塑料包裹的小水球小水球全部破裂,把手中的枕头完全打湿。还好,他也就是头上溅了一些水珠。身上一点也没有水?

    再看一屋子的女生,曹殊慧抿着嘴,想笑又不敢笑,脸上是说不出来的得意和满足。显然对夏想刚才的表现,一百个满意。其他五名女生,两个穿着裙子,两个穿着牛仔,还有一个穿着短裤,不管是黑是白,是美是丑。个个都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地看着夏想,似乎都想不到,为什么连环计都

    夏想不好意思地笑笑:“谁的枕头?只好明天出了太阳再去晒干了,今天晚上就只能将就睡了。不好好意思,别怪我,怪扔水的人

    曹殊慧再也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她穿着淡黄裙,坐在上铺,小腿在空中晃来晃去,刮过优美的曲线。尽管她努办压抑着笑,还是笑得连床都晃动起来。

    “我都说了,叫你们不要害他,你们偏不听现在好了,印小双,晚上你可以枕着胳膊做美梦了。”

    印小双穿一身浅紫裙子,个子不高,不过长得挺漂亮,可以说是除曹殊慧之外,宿舍中最耐看的一斤”她最好玩的地方是梳了两个小小蟾,一边一个,乍一看好象七八十年代的辫子,不过留在她的头上,却显得既好看又新奇,平添了几份活泼的气息。

    她鼓起嘴巴,先是恶狠狠的瞪了曹殊慧一眼,然后又笑盈盈地来到夏想面前,从他手中拿过枕头,不以为然地放到一边:“一会儿拿电吹风一吹就干了,有什么了不丸不过你可就麻烦大了,夏想,你不声不吭地就把我们殊慧给骗到手了,还没有经过我们全体宿舍的考验?你既然做出了先斩后奏的事情,就得有承受我们全体宿舍狂风暴雨的报复的心理准备”她小手在夏想眼前晃了一晃,“你准备好了没?。

    夏想挠挠头,又摸摸鼻子,礼貌地说道:“你好小双,你是不是京城人?你是不是以前上过电视?我好象在电视上见过你。小

    印小双愣住,有些疑惑地回对看了曹殊慧一眼,曹殊慧摇头笑笑,意思是,她不知道也不管,印小双就点点头:“京城人猜对了,后面是瞎说的吧?我什么时候上过电视,我怎么不记得了?”

    “真的没有?”夏想一脸惊讶,“我的记忆力很好,绝对不会记错,你再好好想想。大概是一年前,是京城电视台”

    “没有呀,真的记不清了”印小双歪着头,努力地去想,夏想就忍住笑,冲曹殊慧使了眼色。曹殊鬈心领袖会。从上铺跳了下来,推了印小双一把,才又站到夏想身边,拉着他的手。

    “我来向大家郑重介绍夏想,建筑学院的高材生,我们共同的学兄,全体双才醒悟过来,知道刚才被夏想骗了,她也不恼,笑着上下打量夏想几眼,连连点头:“不错,出手不凡,能够全部破解了我的整人**,还骗了我一把,怪不得骗走了我们一致认为最难被男生打动的殊鬈。不过说实话,你长得只能打的分了

    夏想就乐:“我的理想是。的分万岁,凹分惭愧。没想到得了幼分,幸会,幸会

    印小双笑弯了腰:“要不是你黑点,个子也没有突破一米八五,就能得屯分了。不过,也算说得过去了,算是通过了我的审查,现在我给你介绍一下本宿舍的全体美女事先警告,除了我之外,其他美女都是名花有主了,你不要乱起名花虽有主,也要松松土的邪恶想法”。

    夏想差点汗流浃背。

    双之外,还有四人,分别是左飞燕、庞规、程维和蓝袜。左飞燕、庞舰和程维三个,都比较内向,也不和夏想开玩笑,只是抿着嘴笑,偷偷打量他。

    蓝袜名字是有点怪,不过长的还算不错,属于第二眼美女的类型,非常耐看,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夏想不放,看得夏想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取笑问道:“怎么,你以前见过我?”

    蓝袜摇头:“没有,不过明天我就可以说,我以前见过你了。”

    夏想看了曹殊慧一眼,好奇的问:“蓝袜?这个名字好奇怪,有没有什么来历?”

    蓝袜笑而不语,曹殊冀拉了夏想一把:“好了,别问东问了,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对了,房子也是蓝袜帮你找的,还不快谢谢她。”

    下了楼,要去兴荣小区看房子,蓝袜作为介绍人,自然要作陪。印小双也非要一起前往,夏想不表意见,一切听曹殊慧说了算。曹殊鬈小小地犹豫一下,还是说道:“饶你一次,让你放放风也好

    印小双高兴地跳了起来:“太好了,以后只要殊慧夜不归宿,我就可以轻车熟路地去捉奸在床了

    曹殊慧大羞,捉住印小双打成一片。夏想只好装没听见,挠挠头,和蓝袜说话。

    从女生宿舍到校门口,路也不长,顶多劝米,一路上却遇到无数男生仇视和愤恨的目光,不过大多数是敢怒不敢言,只是远远地瞪上夏想几眼,然后又无限不甘地看着曹殊慧,眼神中流露出心爱的事物被别人抢走的哀伤和绝望。

    夏想无奈地摇摇头,抱歉。曹殊冀只有一斤”她是我的,你们只能远远地

    ““日快到校门口的时候,终于有一个胆大的男生站了出来,伸开双臂拦住了夏想的去路。

    他两只手互相按来按去,按碍手指啪啪直响,不怀好意地说道:“哪儿来的你是?敢把我们建筑学院第一美女勾走,是不是觉得我们建筑学院的男生都不是男人?来,我和你单挑。”

    热血冲动小男生。长得跟豆芽菜差不多,还想跟人单挑?九十年代时,正是香港片大行其道的时候,什么古惑仔一类的黑帮片红极一时,几乎每个人都看过几部。现实生活中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夏想对和这种性冲动男生打架没有一点兴趣,就以十分温和的口气说道:“这个同学。请你出了校门,向右走四米,然后再向左拐。直行2四米后,路南有一家店面,你直接进去,交五块钱。就可以打打杀杀一晚上。”

    曹殊慧并心地笑了:“什么地方可以打打杀杀一晚上?”

    印小双摇头不知,蓝袜却接话说道:“是一家录像厅,天天放打杀片,五块钱可以看通宵!”

    豆芽菜感觉受到了污辱,大呢一声,低头就朝夏想冲了过来。曹殊慧见过夏想的身手。一点也不担心,反而一伸手拉开印小双和蓝袜:“离他们远一点,好看热闹

    印小双和蓝袜张大了嘴巴:“不是吧,殊慧,你也不怕孙小改乐打着夏想?”

    曹殊慧眨眨眼睛:“孙改乐才是需要担心的那个人。他总缠着你,你不嫌他烦?正好让夏想给他吃点苦头,让他以后离你远一。

    “就他还缠着我?”印小双对此说法嗤之以鼻,“他是见一个喜欢一个,喜欢一个就去送花。人家不要他就失恋,然后回到宿舍就弹着吉它,唱着忧伤的情歌照我说,他就一个滥爱者,只要有几分姿色的女孩,他都送花送情书,反正是大面积撒网,能骗着谁就是谁。是不是蓝袜,你也收到过他的情书吧?”

    蓝袜轻轻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不再说话,全神贯注地看着场中。印小双捅了捅曹殊慧的腰,悄悄地说:“坏了,殊慧。蓝袜看上你家夏想了,你得可小心了,别一时大意让人摘走了胜利果实”。

    曹殊慧仰起小脸。一脸自信:“男人是管不住的,他想跑,你再留他也没有用。不过。夏想不走动不动就乱跑的人,再说,蓝袜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孙改乐张牙舞爪,看上去凶猛异常地冲了过去,夏想不躲不闪,一侧身子,然后随手一堆,他就收势不住,一下子摔倒在地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恼羞成怒。再大喊大闹一通,没想到,谁也想不到的事情生了,孙改乐在地上一打滚。一下子又爬了起来,嬉皮笑脸地凑了过来:“好身手小弟以后就跟你混了,大哥贵姓?”

    让夏想哭笑不得的是。孙改乐就象狗皮膏药一样,跟在他身后,赶在赶不走。没人理他,他的话还挺多:“大哥,你肯定是曹殊冀的男朋友,三个美女中,就曹殊慧最漂亮,也最让人眼馋。我给她写了三封情书,送了三朵花。结果可想而知,白浪费了我的邮费,幸好花是从花园里摘的,没花钱”

    他又看了印小双和蓝袜几眼,傻笑了几声:“印小双和蓝袜我想想,每人一封情书一朵花,对不对?结果也一样,没回音,害得我一连伤心了五分钟,唱了一歌

    印小双打断他的话:“喂,孙改乐,你跟我们又不是一个系的,怎么都认识我们?。

    孙改乐色色地笑了:“我有一个外号叫美女储存器,大脑中全是建筑学院的美女资料,详细到年龄、身高、星座,个别还有三围、爱好我的目标是。不仅要成为建筑学院的美女储存器。还要成为整个高教区的美女储存器。让他们羡慕死我。我现在已经搜集了附近几所院校的美女资料,比如说师大有凤美美,音乐学院有何一净,邮电学院有,

    凤美美?夏想心中一动,久远的回忆突然复苏。他知道凤美美毕业于师范大学,却不知道她现在已经大学在读,好奇地问:“凤美美大几了?哪斤,系的?。

    孙改乐挺贼,听夏想问他,先不说话,却看向曹殊慧。曹殊鬈背着手,踮着脚尖,欢快的走路,对刚才夏想的问话置若罔闻。孙改乐放了心,才点头回答:“凤美美是大一新生,暑假后大二,是中文系的目前就这些资料,不好意思大哥,三围什么的,我就不知道。

    夏想真想骂他几句。想了想还是忍了:“以后琢磨点正事,别整天总打探别人**话虽这么说,不过在内心深处,他却有一个隐隐作疼的秘密不敢问出口。卫辛是音乐学院的,按照时间推算,她现在也应该上大一了吧?

    防:祝大家周末愉快。还差口票到目标</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