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78章正科兼主持日常工作

《官神》 第178章正科兼主持日常工作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也知道事情已成定局。再想从吉成房产手中夺回。,硬碰硬是不刑算的,也不是和气生财的做法。不过十里铺的位置也不错,孙总要是有意。可以考虑拿下十里铺,好好策一下,也是一块好。

    孙现伟瞪大了眼睛:“夏老弟,没开玩笑吧?十里铺和二十里铺可是隔着铁道桥的。虽然离得不远,但十里铺是桥西!”

    桥之隔,天渊之别,正是燕市的真实写照。

    由京城到南方的大动脉铁路从燕市正中心,穿市而过,正好将燕市从中一分为二,形成广义上的桥东和桥西两斤,大区。由于历史的原因,市委市政府、众多级商场和燕市最早的两大商业圈,都位于桥东。燕市人民都知道,桥东是富人区,桥西是穷人居。

    实际上果真如此吗?

    其实也不尽然,桥西不但有省委省政府所在,还有新建的几大商场,以及日后在燕市兴盛一时的佳家市,当然,让桥西与桥东并驾齐驱,终于不再被人所轻视的是达才集团大举进军桥西房地产,在西郊兴建了燕市最豪华的别墅,在西南建造西南大学城,和东南高教区并列为燕市两大高校聚集的。还有佳家市的兴起,等等,也就是说,一两年之内,当维幕拉开之后,桥西将进入第一个繁荣阶段。

    真要是做一个深入调查的话,桥西居民的收入和文化程度,一点也不比桥东差上分毫。铁道隔开的不是收入也不是距离,而是无形中形成的攀比的心态。一个没有文化底蕴的城市,很多时候有许多被误导的传言,久而久之,三人成虎,也就真的产生了真实的影响。

    “和二十里铺相比,十里铺唯一的缺点就是位于桥西,但十里铺比二十里铺的优势在于。交通达”四国道正好从中穿过。而且十里铺的地皮便宜了许多。现在还没有人提出开,要是你现在提出申请,可以确保一次通过。价格也不会太高。”夏想侃侃而谈,一脸淡笑,他明中流露的自信,让他显示出与年龄不相称的风采。

    孙现伟微一沉思:“夏老弟知道吉成的后台是谁?。夏想笑着摇头,不说话,他知道孙现伟是自问自答,果然他神秘地一笑小声说道。“是谭龙,市政府副市余。

    夏想猜来猜去,也没有猜到居然是话龙。谭龙不过是市政府几名副市长之一,政府排名虽然仅次于曹伯伯,但他毕竟不是常委,怎么可能压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方进江一头?当然有时政治上的角力,不能完全以排名决定实力和胜负,不过最后谭龙支持的吉成房产能够胜出,肯定是陈风拍的板。

    陈市长在城中村的改造和开上有较大的言权,听说崔书记是一向不怎么过问的。在市委市政府里面,只要崔书记不施压,其他常委都比不了陈风强势的作风,而且在级刷上了也差了一级,燕市是副省级城市,只有书记和市长是副省级,其他常委都是正厅,陈风的权威无人可以挑战。

    就算谭龙有钱锦松撑腰,也面子太大了一些?看来具体内幕,还是需要向高海或是曹伯伯咨询一下,牵一而动全身,不可不查。

    夏想还没有再问。孙现伟却又把他所知道的内幕全抖落了出来:“此是谭龙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谁知道关键时剪崔书记说了一句话,据说让陈市长也犹豫半天,最后还是决定给了吉成。崔书记从一开始就表明了不插手城中村改造的立场,但在二十里铺的事情。突然出面替吉成说话,就不的不让人深思了。吉成的后台是谭龙,市委市政府的一帮人,谁不知道?所以方部长也在纳闷,什么时候谭市长向崔书记靠拢了,他不是钱锦松的人吗?。

    最后一句。孙现伟借方部长的感慨,其实也有向夏想提问的意思。他的意思是。他已经交了底,够朋友吧?要是你也知道有关的幕后消息的话,不妨也说来听一听,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互通有无。

    夏想摆摆手:“我刚来没几天,还没有来得及深入了解其中的弯弯道道,再说我刚刚开展工作,也不方便什么事情都麻烦高秘书长,更不敢主动给陈市长添乱

    言外之意是。他并不知道谭龙和崔书记的事情就算陈市长心里清楚,他也不会幼稚到开口去问陈市长谁和谁有关系,有什么关系?

    夏想要是这么做了,就是政治上的低能,就是一个笑话!

    孙现伟听了点点头,夏想说的是实话,只好叹了口气:“那只就能给他们捣捣乱。添点堵了?。

    夏想用筷子点盘里的肉:“有时候肉都藏在菜里面,要想吃肉,得从菜里找。十里铺位于桥西是不假,现阶段也不适合开商品房,我有一个建议,孙总听了有兴趣就去做,没兴趣的话,我再去找沈立

    沈立春名头太响,孙现伟见夏想说得郑重其事,也上了心:“夏主任说来听听,我慎重考

    “燕市现在展很快,新建小区层出不穷,人口多了,就要吃菜吃肉,要是菜和肉供应不上,也是要出大问题的。燕市在西北角只有一个蔬菜批市场,短时间内来看,还可以勉强供应得上燕市居民的菜蓝子,但城中村改造之后,用不了多久,一年半载之内,就有十几个新建小区落成,人口越大,用菜量越大,蔬菜批生意,大有可为”

    孙现伟听得一头雾水:“夏老弟,我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对蔬菜批没有兴趣

    别看孙现伟一会儿叫夏主任,一会儿叫夏老弟,其实夏想也听得明白,他分得清楚的很。表示郑重的时候,他会叫一声夏主任。表示关系密切的时候,就又成了夏老弟。

    夏想哈哈一笑:“我没让你做蔬菜批,我是建议你把十里铺开成燕市第一大蔬菜批市场!十里铺正好位于桥东和桥西的交界处,位置重要,交通便利。一旦建成,恐怕用不了多久,别说燕市第一,就是燕省第一也不在话下”至于你建成商铺之后,是租是卖,哪一种方式更赚钱,你是业内专家,就不用我再胡乱表意见了

    孙现伟正夹着菜往嘴里送,手猛然停在半空,半天一动不动,忽然啪嗒一声,菜又掉回了盘子里,他脸上慢慢浮现出惊喜的神情:“夏主任,夏老弟,我网送你一辆桑塔纳,你立刻就还我一辆奔驰,金点子,点石成金”。他激动地一把抓住夏想的手。满脸涨红,也不知道是兴奋过度还是酒精上头,“十里铺的地,我要了!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最有头脑的官员。不是我夸你,夏老弟,你简直就是一个商业天才。

    我做房地产这么多年,总在开住宅楼的方向打转,从来没有转念一想开商铺,你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老哥佩服你!”

    他端起一杯酒。一口喝干:“我敬你一杯,先干为敬

    夏想也还了一杯,自嘲地笑笑:“我就是爱异想天开,正是因为不在行业内,才敢想敢说,真要是合了孙总的意,点子就送你了

    孙现伟算是明白过来了:“别,亲兄弟还明算帐,具体拿到地皮的事情,我来运作就可以。但老弟你出的金点子,老哥我不能没有表示拿来就用,那不是笑话我不会做人吗?有要求,尽管提。”

    “那我就不客气了夏想笑眯眯的,装出一副狮子大开口的架势,“不怕我手伸的太长,口张得太大?”

    孙现伟也是一雷轻松的表情:“我认!少了,是你见外。多了,是你不把我当外人。尽管说,我等着

    夏想拍拍手。大笑:“有气魄,孙老哥,成大事者就要你这样的魄力,你这个朋友,我交了。我的条件是,我要指定一家蔬菜批商入驻你的蔬菜批市场。她在市场内有所有的优先权”

    “就这个?”孙现伟不相信地搓着双手,“夏老弟,你这是跟我见外,还是有什么埋伏?跟老哥说实话,跟你打交道,我心里有点没

    商人面对官员时。如果对方不贪不卡不要,好象就不正常一样,夏想嘿嘿直笑,笑的孙现伟心里直抖,还好夏想也没有笑太久,就说:“行了,要是你实在觉得过意不去,就送一间办公室给我,我也不要产权,只要不收租金就行,总可以了吧?,

    间办公室一年的租金,撑死了也不过几万元。孙现伟虽然觉得还是要得太少,不过见夏想笑得真诚,只当他图的是长远利益,也就暂时放了心:“行,就这么定了,到时我挑一个位置最好的给你,或者你挑也成,反正你要跟我见外随便你,我有事的时候一定找你,一点也不和你见外,你别嫌烦。”

    下午一进办公室。曲雅欣和吴港得都迎到门口,二人都异常恭敬地说道:“夏主任,回来了?没热着吧?”

    曲雅欣还好。作为女人关心别人惯了,脸上的表情还算自然,吴港得一脸谄笑,脸上的笑容几乎要掉在地上,差点没把夏想给吓着。

    吴港得假装热情地拿冉车钥匙,要递给夏想,不过脸色的表情和要杀死他一样痛苦。夏想不愿意看着他的一副苦相。大度地一挥手:“天气热了,系塔纳有空调,吴主任年纪大了,就先用着吧

    “这怎么行?夏主任,这车是冲你的面子才给的,要是我开的话,太过意不去了”吴港得话说得漂亮,钥匙却拿在手心,不肯再向前送上半点。

    夏想摆摆手。非常大方地说道:“吴主任和曲主任是改造小组办公室的老人,在待遇上就应该比我高,没什么好商量的。不过要说到工作,我可是只争先进,不会让步的”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有好事可以先让着你们,不过在谁主持改造小组办公室的大问题上,他不会退让。

    曲雅欣现在算是彻底服了,夏想争权不假小但人家一有能力二有风格。谁能比?她抢先说道:“我已经向高秘书长汇报过了,改造小组办、公室三个副主任,没有明删人辛持日常,作也说不讨去夏辛任年富力强,我向长了你

    “我也附议了吴港得也迫不及待地表态,手中拿着新车钥匙,心里乐得忽上忽下。

    夏想想想也该向高海汇报一下工作了,网来到高海办公室,正要敲门,高海从里面打开门,一见他站在门口就乐了:“正想找你,你就来了,巧了

    陈风要见他。

    随高海一起上楼到了陈风的办公室,陈风也没起身,也没让夏想和高海,低头匆匆看了几眼文件,抬头说道:“听说吴港得和曲雅欣一致你主持改造小组办公室的日常工作,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夏想就谦虚地笑:“两位主任风格高,值得我学习。”

    “行了,别跟我唱高调了,既然你已经站稳了脚跟。我就让高海去宣布一下。另外。对于改造小组办公室。我有一个想法,就是准备正式纳入政府机构。让编制办批编制下来,是市政府办公厅下辖的副处级部门,你才副科级。担任副主任已经勉强,再主持日常工作,就更说不过去了。

    高海在一旁插话说道:“夏想提了副科虽然时间不长,不过他担任过一段时间的乡党委副书记兼副乡长,资历够了,也有政绩,符合破格提拨的条件

    “特事情办,你提副科不到一年就再提到正科,是挺快,比我当年还快,说实话,我都有心要压你一压”陈风笑了,见夏想露出一副诚惶诚恐的神色,就又不满地说道,“夏想,在我面前你老实一点,有一说一,要论装模作样。我相信你比不过我。”

    陈风的表演才能确实一流,夏想自叹不如,但他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官场经历,他过陈风也不算难事,当然在市长面前,他只有点头称是的份儿:“是。是,我可不敢和陈市长比。凭心而论,我非常欣赏陈市长的领导风格。不打官腔,说话直截了当,从不拖泥带水,给人的感觉是务实能干,和民间传闻中的平民市长完全一样

    陈风哈哈大笑。将手中的笔往桌子上一扔,用力向后一仰:“我还以为你多老实,没想到,拍马屁的水平也是一流。用。”

    陈风自内心的高兴夏想岂能看不出来?他心中暗道,不信找不到你的痒处,马屁人人会拍,但要拍到妙处,拍到无迹可寻的境界,就不是人人可以做到。

    “提正科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你的材料高海已经上报到了市委组织部,就看方部长是不是点头了。方部长和我交情一般,我要说话的话,一个科级名额,他肯定得给个面子,但我就欠了他的人情。”陈风的话是暗示夏想,提拨他。他可是用了心也费了劲,夏想得记住。

    夏想当然要记住陈风的好,但也不能事事让陈风拿上一把,他毕恭毕敬地说道:“多谢陈市长,谢谢高秘书长!”

    陈风愣了一会儿。却没有听到下文,不由奇怪,难道是夏想没有听明白他的暗示,不会。他刚才的话已经不是暗示,而是当面点明了,那为什么他还表示一下忠心,然后请求他出面向方部长打电话?

    难道说夏想认为方部长不会卡他一卡?方进江一直对破格提拨的事情不太感冒,认为安员升迁,还是一步一斤,脚印得好,破格甚至跳跃式提拨,要么是有内幕和黑手操作,要么就拔苗助长,总之。夏想的副科提正科不到年限,方进江不卡一卡,就不是他的风格。

    夏想走后,陈风看了高海一眼:“你怎么看?。

    高海猜测陈风可能起了疑心,就说:“曹市长网来,和常委们都不太熟,他不可能替夏想出面,再说方部长也未必会给他面子。要说丁山那边可能性也不大,难不成会劳动到宋部长出面?宋部长办事最是妥协,夏想不过是提一个正科,以我看,他不会打这个电话

    “那就怪了,夏想不会听不明自,他是故意不说,是不想卖我这斤,人情?”陈风自嘲地笑了。摇摇头,“这小子,还挺有意思。还想和我较真。他是不是认准了他求不求我,我都会出面替他打这个电话?我打是打,不过一定要找个机会找回来

    高海笑着,不说话。心想陈市长也有趣,有时想法还有可爱的一面。

    让陈风大吃一惊的是,上报组织部提夏想为正科的提议,第三天组织部就批了下来。

    陈风急忙找来高海。说他一忙就忘了打这个电话,没想到方部长也没有派人考查一下。直接就批准了,简直就不是他以前的风格。高海也感到莫名其妙,心想到底是夏想交了好运,还是他和方部长也有关?

    防:精华还有几个个。哪斤,朋友想要的话,请留言</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