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81章南方一建再起变故

《官神》 第181章南方一建再起变故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沾世在高成松倒台前。南方一建的几名负责人都被绳之媒体在连篇报道时。曾经提到过其中的一个人以前还资助过贫困学生。当时夏想还感慨。人性都是复杂的,坏人不一定全方面前坏,也有善良的一面。

    当然他也不知道其中一人是不是就是眼前的袁保平,也是抱了一试的心理,没想到还真是他,就继续感慨:“十年前我还是一名初中生,家境贫困正面临退学的困境,突然受到了好心人的资助,他的名字就叫袁保平。正好和袁总同姓同名

    袁保平连连摆手:“夏主任搞错了,搞错了,不是我,我十年前还在南方,你是北方人,差得太远了。我当时资助的也是我们当地的学生,可以肯定不是夏主任了

    夏想一脸深沉:“我找不到那名帮助过我的叫袁保平的恩人,只是听说他是在北方做生意的南方人,正好就听到李经理说起你,我就以为他是你,想起当年的恩情,我就厚着脸面求李经理适当照顾一下袁总了”

    夏想编的故事虽然有点离奇,不过袁保平却信以为真,因为他资助学生的事情在燕市无人知道,夏想和他又不认识,也没有必要既免费送他一份大礼,又认他当恩人,可以肯定的是夏想受人资助是真事,只是巧合之下,误认为是他。

    袁保平心里也有占触动,端起茶:“以茶代酒,敬夏主任一杯。难得现在还有夏主任这样的性情中人,这么多年还记着别人的滴水之恩,我受之有愧……

    夏想郑重地袁保平碰了杯:“虽然袁总不是资助我的那个袁保平,不过既然同名同姓。当年也资助过别人,就是天大的缘份,今天能认识袁总,也算幸会……

    李红江也信以为真,在一旁也是感慨万千,怪不的夏秘书当时找他,直接让他照顾南方一建,他还以为夏想和南方一建有什么深层的关系,原来只是为了当年的一次资助!李红江也端茶敬了夏想一杯:“夏老弟,我不太会说漂亮话,但我要说,交友交心,从此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你只说一句,然后就看我的行动。”

    李红江开了头。袁保平也得有所表示,他站了起来。以表示敬意:“我不是夏主任的恩人小很惭愧,相反,夏主任是我们南方一建的恩人,所以我代表南方一建几百名父老乡亲,再敬夏主任一

    夏想也站了起来,接了袁保平敬的茶,一饮而尽,心里安慰自己,虽然出点是抚杀南方一建,但少了一个南方一建的怪物,拯救了许多燕省的建筑公司,也是大善,而且袁保平也保了一命,否则按照原定的历史进程,他最终会被判处死刑。

    客套完毕,三人之间就感觉近乎了不少,说话也随意了许多。在谈到南方一建以后的展时,夏想乘机提出建议:“我建议袁总加强培刮一些技工,比如说瓦工和混凝土工,当然其他的小工也要,不过重点放在大工方面。大工技术高,出活好。打出南方工人手巧活好的名声,以后不但二建,三建,还有省投资建设公司,等等,他们有了工程都会想到你们。你不愁没有工程,只要你的工人数量足够,袁总,你的钱赚都赚不完

    夏想的思路表面是为了南方一建好,其实还是在继续抚杀他们强大的梦想刁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让南方一建成为优秀的建筑工人的摇篮,对燕省的建筑公司。对南方一建,对袁保平本人,都是一件好事,因为大家都会受益。袁保平带领几百名民工杀入燕省的建筑市场,本质上就是为了赚钱。

    他没有资质。没有资金,只有一群手艺高的工人,所以一开始只能依赖于燕省本地的建筑公司,接手转承包的工程,让二建这样的建筑公司从中收取管理费,拿走大部分利润。但是即使是剩下的小部分利润,除了用来支付工人的工资之外,都落入了袁保平的腰包。

    所以袁保平从实质上讲,就是一个包工头。

    包工头也有觉醒的时候,等袁保平钱多了,胆子大了,眼光也高了,就难免生出当家做主的心思。夏想不得不早做打算,未雨绸缪,就替他再设计一条宽广大道更高层次的包工头!

    夏想的妙计就是,让袁保平不断地从南方招来工人,经过培之后再分批送到各大建筑公司当工人。他可以不断地从每个人身上抽取管理费用,招来的人越多,他的钱就赚得越多,他就会忙得不可开交,别说有时间琢磨更大的展,用不了多久,他的思路就会完全被工人生产线所占据,就会逐渐走向工人批商的道路。

    当一个人在一个行业做得轻车熟路之后,又有大钱可赚,没有人会轻易放手,再转手去做的别的生意。惯性也是一种惰性,没有人能够逃脱。

    袁保平眼睛不大,看人的时候,眼珠转得很快。可见他的脑子也是在快运转。

    夏想说完。袁保平半天没有接话,只是一口接一口地喝茶。李红江见有点冷场,就和夏想说起改造小组。夏想也知

    ““五世农保平肯定需要时间消化,也不催他。就和李红江说起城气盯叭造,必定带动燕市的经济,同时,也给了建筑公司大量的工程。工程一多,必然需要更多的建筑工人。

    燕省不缺工人。但缺乏高级技术工人。

    袁保平终于开口了。尽管有点犹豫,还是说出了口:“夏主任,我有一个想法,有点冒进,但想试一试,南方一建能不能自己接工程,自己单干?。

    贼心不死,其志可嘉。夏想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抚杀的,他也如实说出:“也可以接工程,不过袁总也知道,你一个南方人在北方打拼,在燕市就算有点关系,能接上几个不大的工程,还要应付方方面面的关系。不说工商税务这些老爷部门,就是本的的一些滋事的村民,也不好搞定呀。李经理在燕市呆了十多年,也算是半个燕市人了,在遇到当地人无理取闹时,也是头疼得很。另外就算上头有关系。也不可能管住下面的村民。说实话,燕市的当地人。有点敌视南方人

    李红江也存一旁附和:“是呀,经常有矛盾,起冲突。还好我在燕市呆久了,他们不敢把我怎样。村民不管是你是省委书记还是省长,只要惹着了他们,他们一样顶牛。”

    李红江无心的话,反而正好说到了袁保平的痛处。袁保平虽然认识景晓影,但他也知道。景晓影出面帮他说话可以,但具体事情还得由自己亲自操作,不可能省委书记夫人抛头露面去跑工程去疏通关系。再说,就算省委书记说话。官员不得不听,但普通百姓起狠来,才不管你是谁?

    至于夏想所说的燕市人对南方人的敌视,他是深有体会,哪里都有地域歧视,太正常了。

    夏想哈哈一笑,一副调笑的口气说道:“袁总来燕市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赚钱。赚钱可以轻松地赚,也可以费力地赚,谁都不愿意费力去赚钱。赚钱是为了享受,不是为了受苦受累。”

    袁保平长出了一口气。好象跑完了千米长跑一样:“就是,就是,赚钱为享受。不是为吃苦。其实现在我们的现状就很好,我回去就告诉马新利。就按照夏主任刚才说的办,不要再想着去单干,他还想展成什么大型集团!不要说可能性几乎没有,就是费尽力气花上十几年真的成立了集团公司,又能怎么样?十几年后我都成老头了,还能享受什么?人活着,就是享受现在这一刻。”

    马新利?南方一建的二号人物,号称南方一建的智囊。听袁保平刚才一说,看来马新利做大做强之心不死,有意脱离别人控制,还想顽强地向着原定的历史轨迹展。夏想心中一惊,他费尽心机,可不能让马新利再翻了盘。最后再重新回到以前的历史进程!

    “袁总还有合伙人?”夏想假装不经意地问起。

    “是,马新利和我一起从南方过来,他头脑比我好使。人聪明,又会说话,我比不过他。

    般大事小事都是他拿主意

    “二人合作,想要做起事业,就是齐心协力,劲向一处使,可不能有分歧。老马既然能说会道,让他回南方在当地负责招收新的工人,甚至可以直接在当的培,直接输送过来就可以上工的。袁总你在这里接工程,一南一北,分工合作,不愁不赚大钱夏想想出了一条一石二鸟的计策。也就立玄免费奉送给了袁保平。

    袁保平坐不住了。他再精明再怀疑,现在也对夏想一而再再而三为他出谋划策感动不已:“夏主任,你我素昧平生,就因为我沾了袁保平三个字的光,你就帮我这么多,我老袁没说的,说再多的漂亮话也没用,就一句话,还是跟李经理学的,以后有用得着我老袁的的方,看我的行动!”

    反正话已经说明了。夏想也不可能操之过急,有些事情也不是他想改变,就能改变的,只能静观其变了。见袁保平确实受到了感动,他还不免心中有点小小的自责,自己到底是好还是坏?从袁保平的角度讲,他是要堵住他的飞黄腾达之路,但从长远看,又何尝不是救他一命?站在燕省建筑公司的立场,也算是减少了恶性竞争,保住了许多人的饭碗。

    总体来讲,算是一个好人吧,夏想心中给自己下了一个定论。

    中午,在袁保平的强烈要求下,三人又一起去吃了一顿饭。饭后,袁保平还想安排节目。夏想拒绝了。到不是他故作清高,一个男人身边有人间绝色的时候,对风月之地中的风尘女子,提不起什么兴趣。袁保平见夏想不好这个。就从车里拿出他珍藏的极品茶叶,非要送给夏想。夏想知道人情往来也是增加感情的一种方毒,也就收下了。

    袁保平走后,夏想又和李红江说了会儿话。

    和袁保平在时的客气相比,与李红江在一起就随意多工李红江对夏想在曹家受到的待遇非常羡慕,他听说夏想已经提了正科,眼神都放出光来:“我现在是越来越服你了,出岁就正科了,娘的。比我牛气多了。估计两浙心祝副处了茶岁的副外,老弟,说不定你到我众斤小年艘雷是副厅了,服了,真服了。人比人,气死人。”他搓了搓脸,站了起来,又坐下,还是兴奋莫名,“还好,还好,我早早就认识了你,再晚几年。你眼界高了。我凑到你跟前,你都不会看我一眼

    夏想毫不客气地打了他一拳:“少跟我拍马屁,是不是想让我现在就不认识你?。笑了一笑,又说,“省二建的副总也是副处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再过几年再说,不可能提得太快了。”

    李红江表示认可:“话要一口一口吃,我懂。以前是天天想进一步,当上总公司的副在当上了副总,感觉上面还有一个总经理。人呀,没有一个满足的时候。不想了,谁都想升官,但在升官之前,也要先把手中的工作做好才是,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对不?”

    夏想就骂他:“说话文明点,虽然我不嫌你;你得也注意一下形象,都公司副总了”

    “我这副处和你这正科都没法比!我是企业的级别,到了你们政府里面,都不承认,只在企业内有效,一出省二建的大门,换一家单个,人家就会说。对不起,承认不承认你的级别。的我说了算。”李红江的话还是调侃的成份多一点,其实也可以看得出来。他对二建副总的个置还是很在意的。“二建好歹也是上千人的大企业,当今副总,也是有点权力的。对吧?所以说夏老弟,你以后有什么事情找我,不方便露面的,我手中的兄弟很多,还是很好解决的,一句话的事情。”

    夏想眯起眼睛。不说话,就听李红江指点山河。

    说了半响。李红江也累了,就又想起了袁保平:“南方一建,以后怎么办?”

    “既然他们的工人很好用,点继续用好了。老袁这人你接触比我多。说说看,可交不?。

    “还行。南方人,虽然精明一点,不过处久了也有真诚的一面,也讲情义李红江答道,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脸疑惑地又说,“老弟,没想到你小时候家里这么穷?比我小时候惨多了。你有今天的成就,全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真不简单,我要有你一半的吃苦精神和干劲,现在已经做到二建总经理的位子了

    晚上谢绝了李红江的邀请,夏想也没有再回曹家,给曹殊慧打了斤,电话,直接回到了兴荣小区。还未上楼,却在小区门口遇到了孙改乐。孙改乐大喜。非要拉着夏想一起去吃饭。夏想想想,自己和孙现伟之间的交情。孙改乐无形中也起到了促成作用,他虽然爱闹,但也不是无良子弟,也就同意了。

    饭后回到住处,正要睡下,忽然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一条短信:“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没头没尾,手机号码又很陌生,夏想也就没理。网刚迷迷糊糊地睡下,又来了一条短信:“为什么不回话?。

    夏想正睡得香,被打扰了清梦自然不高兴,就回了一条:“你错人了,别捣乱”。

    第二天上班。短信的事情被他抛到了脑后。上午网处理了几件事情,就听到楼道中传来一斤,人爽朗的笑声:“吴主任,几天不见,又精神了不少,最近看来喜事挺多怎么,不欢迎我?”

    门一响。一个留着平头、身材魁梧的男子走了进来,他目光一扫,先是看了夏想一眼,然后又若无其事地和曲雅欣打招呼:“曲主任,又漂亮了,羡慕呀。羡慕。明天我让我们家那个好好向你请教一下如何保养,和你相比,她那一张黄脸,真是没法看了。”

    曲雅欣不接他的话,淡淡一笑:“乔总大驾光临。难得。正好我来介绍一下。这个是我们改造小组办公室新任的夏主任。现在由夏主任主持日常工作

    乔白田仿佛才看到夏想一样,脸上适时地露出了笑容:“早就听说过夏主任的大名。没想到这么年轻,真是丹名不如见面他伸手递上一张名片。主动自我介绍,“吉成地产,乔白田

    夏想对乔白田的作态心中有数,也是微微一笑,将名片放好,和乔白田握手:“夏想。很高兴认识乔总乔总有事的话可以先找曲主任或吴主任。我手头还有点工作,就先不聊了。”

    夏想扔下乔白田,坐下翻看资料。乔白田明知自己上任改造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以前经常露面,却一直不主动现身。显然是有意为之,故意晾晾他。现在知道自己主持日常工作了,又来露面,而且刚才一进门故意闪过他和曲雅欣以十分熟悉的口吻说话。分明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既然如此,夏想就晒晒他又有何娘?

    防:新的一月。新的征程。经过一个月的熟悉。和大家已经成了朋友,因此,大声向朋友们喊一声:保底,快投来吧,给老何充足的动力,再战炎热的六月。

    另,节日快乐!</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