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96章曾经最爱夏想的女人

《官神》 第196章曾经最爱夏想的女人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对江天的为人。不算个分了解。不过听到他的家世,也知道他是靠自己的奋斗,一步步走到今天不容易。谨小慎微又步步危机,身为市长秘书,也算是难得的收敛和自律。和武沛勇的嚣张狂妄相比,简直有天渊之别。

    虽然江天有点小家气,不够大气。有时有点放不开,不过也算是一个可以拉拢的盟友,关键时候是不是能帮上一把不好说,但至少不会做出落井下石的事情。夏想也知道江天的心思,由自己出面帮他姐夫安排到建筑公司,不显山不露水,别说陈风不会知道,就算知道,大不了一笑了之。

    夏想拿出手机,当着江天的面拨通了李红江的电话:“李总,你那里的工人有没有缺口?。

    李红江估计也正在吃饭,里面的声音很嘈杂:“这话是怎么说的。老弟,缺不缺还不是你一句的话事情。你说缺,想来人就来,一句话。多少人?”

    夏想就捂住话筒江天:“姐夫能带多少人过来?”

    江天两根手指并在一起:“十来个”

    夏想就对李红江说:“坠来个人吧。过来之后我让他直接去找你,尽量安排好一点工种,还有,工程款结快一点,别压着,不是外人,具体什么关系,你也别问了。反正就当成我的人就行了

    “小事一桩,二建下面有四个分公司。现在工程也不少,刃来个人。半分钟搞定。对了夏老弟,我正在和三建、省国建的几个老总在一起吃饭。要不要过来认识一下?他们对你的升迁度是大大的羡慕,也以前都在曹市长手下当过兵,都热切得不行,过来吧,没外人李红江的嗓门足够大,对面的江天也听得一清二楚。

    江天对夏想一点也不避着他打电话而感到安心,夏想确实是真心帮他办事,一点也没有打埋伏。他心中对夏想格外感激。毕竟他对夏想没有过半点帮助,夏想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给足了他的面子。

    江天很清楚夏想和陈风的关系,夏想根本不需要他在陈风面前说好话。他也知道夏想和曹永国一家来往密切,真要轮起关系网,夏想比他还要强上太多。所以说夏想帮他就是人情,不帮他也是本份。既然帮了,还帮得毫不含糊,这份人情,就得好好记下。

    夏想回绝了李红江的好意:“替我向几位老总告个罪,就说下次有机会我请他们,今天有事,走不开,少罗嗦,这小事交给你还解释不清。你要是喝多了,自己去醒了酒才说小心下次我收拾你,哈哈,不说了,还有客人

    江天心想,夏想的关系网,还真是想象不到的庞大小伙子不简节,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在燕市站稳根基?想到这里。江天端起满满一杯酒:“夏主任,感激的话我就不多说了,都在酒里。”

    让江天更加感动的是,夏想又交待一些注意事项,让江天转告他联姐夫。带田斤小人过来,他一年下来少说也能赚个心来万,但必须要带年轻力壮的,身体没病的,还有就是务必注意安全,工地上安全第一,最怕出人命,一出人命,谁也保不住。

    还有就是,当包工头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对工人们好,别亏待他们。让他们安心干活,别出乱子,”江天一一记在心上,他知道夏想是经验之谈,出来赚钱不容易,但一旦出事,倒霉起来还是很容易的。

    告别了江天,夏想想走,又被楚子高拉住,非要让夏想替他出出主意。还是关于开分店的事情。复想就又耐心地帮楚子高分析了一下市场前景。差不多说了有一个多小时,楚子高总算心满意足,十分高兴地拎了一个包塞给夏想:“夏主任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夏想笑着给了他一拳:“给我还来这一套,是不是最近我在你这具吃饭。还没给你饭钱,你想让我偻帐?”

    楚子高连连摆手:“夏老弟,你是寒碜我不是?自从上次曹市长、孙局长来后,我的生意一下子火爆了好几倍小区里的头头脑脑都轮流来。我还没有给你好处,你再说给我饭钱。我都没脸见人了

    好说歹说,楚子高还是将东西放到了夏想车上。夏想见他真要急,也就只好收下,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说道:“老楚,你准备一个详细方案。森林公园明年就会形成气候,到时在里面开一个饭店肯定生意不错。你弄出方案来交给我,我替你交给开商

    楚子高的笑容,自从夏想走后,就没有消失过,只差一点就手舞足蹈。夏想的眼光之准,他早就佩服得五体投地,既然他开了口,绝对又是一条生财之道。

    夏想开车回住处,路过音乐学院的时候,他还是不由自主向灯火通明的教学楼看了几眼,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影影绰绰的人影,苗条或是丰满。也许里面有一今天真烂漫的女孩。她怀着对音乐的梦想,正在谱写一曲青春的歌。

    她叫卫辛。

    卫辛和夏想认识时,已经大学毕业三年小在一家酒巴当歌手。她的歌声婉转轻灵,但总有一股淡淡的忧伤挥之不去。再加上她独特的嗓音,微带沙哑,声线极有穿曰”夏想只听了两次就深深地入了来尖了次数多引气一轧则卫辛认识了,才知道,她毕业于音乐学院。离他的建筑学院,只有不到助米的距离。

    人生的际遇,有时真的是不可思议。

    夏想和卫辛一见如故,迅地坠入爱河,又迅地同居。二人纠缠了数年,最终也没有走向结婚的殿堂,在他的最后一刻,听到的却是卫辛嫁给别人的消息。

    其实现在想起来,卫辛嫁给别人,未必就不幸福。县想摇摇头,驱散脑中杂乱的想法,从音乐学院的门口一闪而过,将音乐学院的教学楼远远地抛在了车后。

    只是就在一闪而过的瞬间,突然。一个既熟悉又遥远的声音从音乐学院的门口响起,尽管周围是一片嘈杂,她的声音又不大,但夏想还是无比清晰地听到了一句对他来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却又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声音。

    “妈,医大医院的条件不错

    车很快,后面的话没有听清,但只是这一句话就已经足够让夏想确定。声音的主人正是卫辛!

    卫辛的声音,他永世难忘。因为他爱上卫辛,就是从爱上她的声音开始的。

    夏想没有停车,他压下心中强烈的冲动,还是一口气将车开回了小区。今生能不认识卫辛,还是不要认识好了。上一世,他带给卫辛的。恐怕只有痛苦和无奈。

    卫辛是一斤小非常懂事并且极有耐心的女孩,温柔体贴,从不火,就如一汪清水,除了给人清凉和温馨之外。不会给人带来任何伤害和不安。

    卫辛的似水柔情,也许来自于她不幸的家庭。

    卫辛的母亲在她上大学时病逝,原因是家境贫困,付不起医疗费用。作为家中的独女,卫辛在完成音乐学院的学业之余,不停地打零工。一边照顾母亲的病情,一边赚一些零用钱。她的要强不同于肖佳,肖佳有拼劲,敢赌,卫辛只是以无比的耐心和韧性,默默地承受着生活的困难。她没有轰轰烈烈拼上一次的决心。但她有一点一滴水滴石穿的耐心和毅力。

    在母亲病故之后,卫辛硬是靠同时打了五六份零工还清了家里的欠债。还交清了自己的学费。在认识夏想时。她又小有积蓄。可惜后来都被夏想失败的生意给挥霍一空,卫辛却毫无怨言,一直在夏想身后,给他关怀给他支持,给他一个女人所能给出的全部!

    卫辛,是曾经最爱夏想的女人。

    夏想躺在床上,难以入眠。如果他没有猜的话,此时正是卫辛母亲病重住院的时候,他以前带给她太多的伤害,本来一直抱着不想再和她相识的心思,现在却又改变了主意不认识也可以,但既然还是遇上了。就要暗中帮她一帮,也算偿还她以前对他的好。

    想起以前种种,终于忍不住给肖佳打了一个电话。他编了一个故事。说他听一个朋友说起一个女大学生坚强独立,为了救助母亲,一人连打工边求学的事例,他深受感动,觉得她很可怜,和肖佳的经历有相似之处。他就让肖佳尽可能为她做些什么。

    肖佳在电话的一端抽咽着,感同身受:“半夜三更打来电话,也不知道说点好听的,就会害人伤心”她叫什么名字,她母亲住哪家医院?。

    “她叫卫辛,她母亲住医大医院

    “要我怎么做?。

    “联系医院,她母亲治病的所有花费,我们全部承担。另外,最好不要让她知道夏想只想躲在背后,能避免和卫辛生些什么,就尽量避免吧。他现在有曹殊喜。有肖佳。还有一个纠缠不清的连若菡,已经足够头疼了,暂时还是不要再格惹女人了。

    肖佳一一答应。

    夏想才想起楚子高送的礼物,打开一看,是一对情侣表。浪琴品牌。一对少说也要一万元左右。他笑了笑,就顺手放到了一边。

    周五的晚上,照例被曹殊慧叫到了曹家。吃过晚饭,曹永国有话对夏想说,夏想就跟他来到书房。

    “如果能将李丁山调回燕市,也是一件好事曹永国从上一次的武沛勇事件,再一次感受到了高成松的强势和霸道。高成松的一个秘书就嚣张成这个样子,由此可见秘书背后的主人,更是肆无忌惮之人。不过随后的洪昭广调离事件,让他大吃一惊,才终于明白李丁让的背后。站着怎样的一个可怕的史老!

    史老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曹永国也猜不到。

    尽管如此,李丁山毕竟远在坝县。万一武沛勇找到机会收拾夏想,曹永国自认他保不住夏想,至丰陈风。也未必会因为夏想而和高成松对抗。也就是说,到时唯一能够不惜一切并且也有能力保下夏想的人。非李丁山莫属。

    “史老退下来多年,就算关系还在。也是人情用一次少一次,我想史老有限的人情也不会轻易动用,除非是李书记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夏想尽管不知道史老的能量为什么这么大,他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网,但他也能想到以史老现在的状况,确实是在拿以前的人情来交换,他并不认为史老到时会为了他的前途,而动用用一次的人情就算李丁辽肯,吏老答应不答应坏要两强”旧。研时候还是要靠自己,曹伯伯放心好了,武沛勇就算再无理取闹。他也一时半会也不会把手伸到燕市市政府,毕竟燕市是副省级城市,省里的手都不好伸出来,他一个秘书,更是名不正言不顺。”

    曹永国微微点头:“也有道理,不过燕市的局势很复杂,人人都有省里的背景,最近副市长谭龙就很活跃,提出了许多关于城中村改造的建议,其中有一点就是要取消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虽然被陈市长否决了,不过也可以看出,他觉得改造小组办公室碍事了。”他无奈地笑了一笑,“我去了市政府时间也不短了,还是感觉处处制掣,除了帮陈市长处理日常工作之外,其他的工作,都不好开展”

    “崔书记好象不大过问市政府的事情?”夏想问道。

    “崔书记表面上看是很放权,对市政府的工作干涉不多,但市委副书记王鹏飞则不然。经常对市政府的工作指手画脚。不是他管辖的范围,他有时也有表看法,大家也都能看得出来,王鹏飞就是崔书记的代言人。”

    在坝县有黄鹏飞,在燕市有王鹏飞,夏想苦笑,叫鹏飞的人何其多,怎么都凑到一块儿了,而且还好象都站在他的对立面?难道他天生就和鹏飞二字犯冲?

    夏想就又把高晋周视察森林公园的惊险一幕说给曹永国听。

    曹永国神情沉重:“高成松想把燕省经营成铁板一块,也没那么容易,不过他的势力还是根深蒂固,想要撬动他们的利益也很难。高省长想要有所作为。至少也要一年之后,或等他挂上了常委的头衔。只可惜,现在宋部长还在沉寂,你最近和他接触不少。他有没有什么想法透露?”

    “没有。”夏想近来去宋朝度家中也不算多,一两次而已,不过和宋朝度的关系倒是走近了不少,主要是宋一凡比较喜欢和他说话,甚至还叫了几个同学捉弄他。夏想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表现出足够的憨厚和老实,又有巧妙化解尴尬的本领,所以在一群十三四岁的小女生的围困下,既从容不迫。又让她们感到计谋得逞,算是着实让宋一凡赚足了面子。

    因为宋一凡的关系,宋朝度对夏想也是越看越亲。觉得小伙子还真不错,有耐心。有涵养,连一群小女生都能摆平。宋朝度的妻子在京城上班,回来少。他和女儿就关系特别好。宋一凡既然愿意和夏想聊天,他就爱屋及乌,对夏想也就有了亲切之感。

    尽管如此,夏想和宋朝度还是交流不多。宋朝度城府较深,几乎很少和他谈及工作上的事情,有关省里市里的局势,更是没有提过。

    曹永国没有再多说,陷入了沉思之中。夏想就没有打扰他,悄悄退出了书房,网到客厅,就被曹殊慧拉住了胳膊:“明天陪我去哪里玩?”

    夏想就批评她:“光知道玩,明天你在家好好学习,好好设计森林公园,好好完成高老留下的学业,现在放暑假了,也不能放松自己,对不对?,”

    曹殊冀被夏想批评晕头转向:“哪你呢?”

    “我明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你就不用管了。”他明天陪连若菡去参加酒会,可不能让曹殊慧知道。

    曹殊冀小声的应了一声,听话地说道:“那我在家学习好了,不过你也用不着这么凶吧?好象我做了什么错事一样。”

    夏想心想,你没做错事,我好象在做错事。这不做贼心虚吗?正好先做足了气势再说。先把你吓住,不让你问东问西。

    不想曹殊慧接下来一句话,差点没让夏想抓狂:“我明天上午好好学习,下午去找连姐姐,你去忙你的,好不好?”

    夏想吓了一大跳。只好又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让曹殊冀确信她明天要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老老实实在家中呆着。不要任何的胡思乱。

    周六一早,夏想就早早出门,唯恐曹殊慧变卦再缠着他。

    因为约的是下午三点,现在才早上,夏想正犹豫着要去哪里,手机响了,是连若菡找他:“你能不能提前过来下,帮我参谋参谋,穿哪件衣服比较好?”

    好吧,谁让自己有求于人?夏想只好打车前往荷塘月色,车他让钟义平开走了,好让他多练练手。

    赶到荷塘月色足足用了一斤小时,又好不容易找到连若菡的房间

    套足有劲平米的套房,怕是燕市最高档最豪华的房间了,然后敲门进去,正看着连若菡身穿一身典雅优美的礼服,对着穿衣镜照个不停。

    “怎么样,合身吗?”连若菡从镜子里面看向身后的夏想。

    细腰、翘臀。长长的下摆,型开领,露出粉嫩雪白的脖颈和前胸,胸前一片山峦之地,傲然挺拔,夏想看了连连点头,赞不绝口:“腰不错,到臀部之间的曲线堪称完美,腿修长而柔美。让人赞叹,没想到若菡,你的身材这么好,以前还真没有注意到”</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