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17章夏想要当副县长

《官神》 第217章夏想要当副县长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想在家里住了兰四夭,他和曹永国都需要到市刚,,就依依不舍地告别家人。回到了燕市。

    初三夏想值了一天班,其实也没有什么事,但也必须人得到。闲呆了一天,给肖佳打了个电话,说好晚上去见她,快下班的时候,却突然接到了李丁山的电话。约他到史老家一聚。

    夏想也有一段时间没见李丁山了,只好再打电话回了肖佳,肖佳声音听不出有什么不快,话里话外还全是关心:“过年应酬多,别总喝酒,伤身。虽然你身边肯定有人照顾,不过我多多嘴提醒你也不是坏事,总能让你记住,是不是?”

    夏想抱歉地说道:“李书记回来了,要和我见面,我不能不见。放心好了,李书记不太爱喝酒,我和他在一起,喝不多。”

    想想他总是让肖佳失望。就又说:“我在佳家市有百分之六的股份,不记名的,年后我让冯旭光转移到你的名下,由你替我保管,怎么样?”

    肖佳没有拒绝,只是声音轻轻地说道:“一切都弈你的好了,反正只要是你交待的事情,我肯定办好。”

    轻车熟路到了史老家中。还是史洁开的门。她对妥想的态度稍微好了一点,勉强笑了笑:小夏来了丁山在里面等你。”

    近一年未见,李丁山黑了不少,又瘦了一些,更显得有一种淡然的

    骨。

    见夏想,李紧紧握住他的手,一脸激动:小夏,我们终于又见面了,此去经年呀。”

    夏想也是颇有感慨:“李书记,您一个人受累了。”

    旁边的史洁听了这句话。不知为什么眼眶湿润了,忙低头掩饰。

    史老一手健身球,一手拐杖,呵呵一笑:小夏,坐。你和丁让今天好好叙叙旧,说起来。丁山一直对你念念不忘,他一个人确实不容易,他又不象你心胸开朗。能盛下事情。丁山有事情喜欢闷在心里,没你在身边,他找不到说话的人儿”

    史老说话的时候,目光中流露出慈爱之意,他对李丁山的关怀自肺腑,恐怕已经过了岳父对女婿的感情。史老一生无子,也许在内心深处,他已经将李丁山当成了他的亲生儿子。

    李丁山自知有些失态,呵呵一笑,坐下之后,又喝了一口茶掩饰,才说:“你在身边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一旦你离开,我才知道你在身边,不但能帮我许多。还能让我感到事事安心,遇事不慌。”夏,你还来我身边帮我。怎么样?”

    史老难得地一脸严肃:小夏,我想求你帮我一件事”

    夏想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史老这么说就太抬举我了,您老有事尽管吩咐,不提我和李书记之间的关系。就凭我和您几次见面的情谊,我也会尽力而为。”

    史洁端来一杯茶,双手捧着亲自送到夏想手中,放低了姿态,轻声说道:小夏,我以前态度不好,你别介意,我脾气不好,但对你没有恶意。你能不能再帮帮丁山?”

    夏想接过史洁的茶。诚惶诚恐地说道:“史老,李书记,史阿姨,你们到底有什么事要我做,尽管吩咐,别这样把我抬得高高的,我有点怕,心里不踏实。”

    “丁山年后要到安县任县委书记,本来我觉得这个安排挺好,先过度一下,然后再来市区当区长,没想到,事情突然就起了变故史老压压手,示意大家都坐下。等夏想也坐下之后,他才接着说,“允许我安插一斤,书记下去,就得允许别人安插一个副书记。一个副书记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个副书记和县长都是京城来人,都是太子党。他们联起手来,丁山的工作很难开展。”

    史老说完,摆了摆手,示意李丁山继续说。

    李丁山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小夏,比起我们在坝县的局势,安县的形势要严峻得多。副书记梅晓琳和县长邱绪峰都来自京城,都是根正苗红的太子党,而且他二人还是两大世家的代表人物,又互相认识,肯定会结盟。最关键的是,安县的政局一直是党政两套班子不和,上一任书记就是被邱绪峰生生挤走了。光一个邱绪峰就已经让人头疼了,现在又突然调来一个梅晓琳,可以说,安县由他二人把持。我一个光杆县委书记下去,根本就是被架空的命运。”

    夏想大为不解:“既然安县局势这么复杂,李书记为什么不去别的县?”

    李丁山苦笑:“现在就安县有空缺政治上的事情,又不是想怎么着就能怎么着的,还要讲究一个平衡一个妥协。邱绪峰要不是有当上县长一年多,而且把上一任书记得罪狠了,最后被书记也告了一状,肯定就接任了安县县委书记。不过他也不急,才引岁,”

    引岁的县长,是够年轻的,夏想吃了一惊,不料李丁山下一句更让他大吃一惊:“副书记梅晓琳更年轻,飞岁!”

    夏想倒吸了一口凉毛:“她是什么来历?飞岁就是实职副处,还是县委副书记,三号人物。也太夸张了一点。”

    李丁山反倒笑了:“你万岁的实职副处,不是

    ““诠更有魄力邱绪峰和梅晓琳都是京城人,背后都有家略”是名符其实的太子党,背景很深。具体来历还不好说,史老也没摸到。

    夏想就纳闷了:“既然是太子党,想要下来镀金,也要找一个好县,怎么都聚到安县了,也是怪事

    李丁山摇摇头:“安县是各方面比较均衡的县,出政绩不容易,但平稳度过也不难,可以说是混资历的最佳选择

    “安排他们来安县,由此可以推测他们的后台以求稳为主,是稳健型的人物,不过么史老插话说道,“我从侧面打听了一下,邱绪峰和梅晓琳的性子都比较激进了一些,有些事情做愕甚至可以说是偏激。也难怪。他们都是高干家庭出身,从史洁的性子就可以推断出来,有些**傲慢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史洁红了脸:“爸,别说我了,我正在努力改正了

    夏想算是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就问:“那史老说要让我帮帮李书记,又是什么意思?”

    “你和丁山在坝县的欧合堪称默契,所以我想,如果你和丁山一起去安县,会是怎样的一个局面?”史老饶有兴趣地看着夏想,“邱绪峰将政府那一块经营得水泼不进。丁山去了,政府班子中没人,再加上党委一块儿又有梅晓琳的制衡。想要开展工作,肯定束手束脚。如果你和丁山一起下去,就等于丁山在政府班子中打入了一个钉子。”

    夏想心中猛然一跳,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史老想安排我什么职务下去?”

    “副县长!”

    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主任的级别虽然也是副处,改造小组办公室虽然也是实权的要害部门,但真要论到传统的升迁之路的履历,还是要到基层担任一级的党政领导,一步一个脚印地上升。就算他在市政府中混到正处,哪怕能升到副厅,也终究还是需要一个外放的机会,主政一方。一个副县长虽然未必有改造小组办公室主任风光,但属于官场之路之中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驿站,一步走好,两三年后,就有可能扶正,成为真正主政一方的政府一把手。

    由此才算真正跨入官路的通天大道。

    不过这斤,消息还是来得太突然,夏想愕了愣神,还是说出了实话:

    “在史老和李书记面前,我也不说假话。

    我来到燕市之后,陈市长一向对我不错,我的正科和副处,都是陈市长一手帮我解决,尤其是副处,可以说是沾了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正式批下了编制的先,当然。帮我带入官场的人是李书记,我对李书记也是感情最深,也愿意和李书记做出一番事情,只是现在突然丢下改造小组的事情,我一方面有些不舍,一方面,还觉得有愧于陈市长,而且,陈市长未必肯放人

    史老摆摆手:“小夏。别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你愿不愿意和丁山一起下去?”

    事情上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到安县,可以任实职副县,是机遇更是挑战。太子党也许并不可怕,可怕是他们背后的家族势力,更主要的是,还是两个京城的太子党。说不定下去之后,一招不慎就有可能有灭顶之灾。

    连史老都如此慎重,郑重其事地向他提出要求,让他陪同李丁山一起下去,夏想就可以猜出。有时候后台并不是唯一的决定性力量,政治上的较量,很多时候还是比的政治智慧。邱绪峰和梅晓琳的后台也许动不了史老,但史老也未必动的了他们,在大家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在前台的代言人非要争出高下出来。就只能看谁更有智慧请更有耐心,谁更有更高的手腕了!

    夏想是从来不惧怕挑战。从来不害怕争斗,如果没有接受机遇的勇气,一斤,人在官场上就不会有所作为。他在城中村改造小组敢于和武沛勇当面顶撞,敢于逼得乔白田退让,也敢于和高建远交友,与虎谋皮,就是心里清楚,在纷乱和各种势力的交错之中,只要看准了方向,认准了目标,任何时候,不利因素都有转变成有利因素的可能。

    既然史老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他对李丁山又有深厚的感情,就绝对没有拒绝的理由,一口答应:“既然史老和李书记这么看得起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史老一听夏想答应下来。也是一脸笑意,对李丁山说道:“丁山,你没有看错人小夏是个可交的朋友,关键时刻,靠得住然后他又大手一挥,对史洁说道,“准备晚饭,我要和小夏喝几杯。”

    在史老面前,夏想多少有点放不开,就感觉和在宋朝度面前差不多,有一种必须维持小心谨慎的感觉。几杯酒下肚,史老忽然无意中提到了宋朝度:小夏,你最近和宋朝度走得比较近,说说看,感觉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夏想犹豫一下:“不好说;宋部长话不多,也有点不芶言笑,不过我能看出他对李书记的关心李书记的事情,他都放在心上。”

    史老和李丁小喜相视一笑,李丁山淡淡一笑:“朝度也算有心了”

    这话明显万训合史老听然史老听了点后,没有什么表示,只瓒眦一可头:“来,吃菜,尝尝我亲手种的菜

    夏想看出了端倪,史老对宋朝度可不仅仅是有点意见,而且意见好象还不小小。

    夏想一直在史老家呆到很晚才走,史老说了不少话,尽管都是讲当年的一些往事,而且也没有透露他的关系网,又不涉及到政治,夏想还是听得津津有味。倒不是仙假装,一般而言,年纪越大的人,越喜欢回忆。因为有了足够的经历可以去回忆。

    夏想也有许多往事,所以在他听史老讲起以前的轶事和趣事时,再联想到自己的前生今世,也是颇有一些感慨,感同身受。

    晚上回到曹家。曹永国居然还没有睡,夏想就又和曹永国说了一会儿话,把史老的安排一说,曹永国十分高兴:“我说今天我怎么都睡不着,心里总是担心你,原来还真有事。好事。太子党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再说官场上的事情,一般也很少有你死我活的时候,还有史老在后面照应。有机会跳出城中村改造小组的小圈子,到地方上看一看,闯一闯。对你以后的道路,大有好处什么时候你和李书记说一声,就说我邀请他来家中作客。”

    夏想明白曹伯伯的心理,他自从崔书记和陈市长因为改造小组而产生矛盾的事件之后,就一直对自己留在改造小组颇有微词,还是觉得改造小组太扎眼。容易遭人嫉恨,关键是,很容易成为政治牺牲品。夏想虽然自信可以从容应付许多突事件,但也知道自己的份量,一旦事情非要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在权衡之后,陈风还是会义无反顾的舍弃改造小组以求自保。

    政治,向来不是温情的产物,不见刀光剑影,却也是危机四伏,在看不到的地方,硝烟四起。

    其实他现在随李丁山下到安县,打开新的局面,也未尝不是一次极好的脱身机会。说实话,他现在在改造小组的目的基本都已经达成。

    先他已经成功地化解了高成松和陈风之间潜在的矛盾冲突,从而顺利地将崔向和高成松推向了对立面,可以说陈风的危机暂时解除。其次他在改造小组办公室,借助主任身份的便利条件,结识了沈立春,进而面见了成达才,还有,也因此和孙现伟成为好朋友,进一步认识了方进江和方格,可以说,收获还算丰厚。最后一点,借助改造小组正式成立编制的机会,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由副科升到副处,可以说。他是改造小组办最大的受惠者。

    市中心的城中村只有三四斤”二环以内的城中村。也为数不多了,至于说二环以外三环以内,还在远景规划之中,而三环的开工还没有提上日程,城中村改造更是无从谈起。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改造小组的工作重点会放到城中村改造的遗留问题之上,已经没有了多大的挑战性。

    尽管说起来夏想现在离开改造小组,时机选择得非常恰当,不过他心里总觉得有点对不起陈风,好象他一升副处,就迫不及待地要和陈风戈清界限一样。其实不用史老开口,只要李丁山开了口,夏想就没有理由拒绝,毕竟从一开始,他就是想将自己的前途和李丁山绑在一起。

    实际上陈风的突然介入,才是纯属意外。

    夏想点了点头:“我想李书记会很愉快地接受曹伯伯的邀请还有,王书记年前约我去找他打牌,曹伯伯说我去还是不去?”

    “王鹏飞?”曹永国一脸惊讶,大感意外,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夏想,“在我印象中。王书记可不是平易近人的人,有几次在常委会上的言,很是咄咄逼人他约你打牌,恐怕是另有深意?去,为什么不去,能拉近关系的机会,怎么能放过?许多人一辈子都抓不住这样的一次机会。”

    曹永国忽然又心满意足地笑了:小夏,连我都有点嫉妒你运气太好了,我现你最大的优点就是善于从错综复杂的局势中,找到最关键的一个点,而且不但能找到,还都能抓住。最难能可贵的是,你年纪不大,却一点也不急躁不冒进,遇事冷静,不得不说。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好了不少。”

    夏想被曹永国夸得有点不好意思,就摸摸鼻子:“曹伯伯,自家人还是不要夸自家人了,有王婆安瓜的嫌疑,”

    客厅的灯突然大亮,王于芬从卧室出来,不满地说道:“多晚了,你们也不睡觉。深更半夜还说个没完,有什么好说的?”

    然后她又推开了曹殊慧的房间,却惊叫一声:“慧儿怎么没在她的房间睡觉?”一回头,就用怀疑的目光紧盯着夏想。

    夏想忙表明清白:“我一回来就和曹伯伯说话,一直说到现在”

    防:祝兄弟们周末愉快。6月过了三分之二,还是做到了每天万字,从不断更。希望6月能完美做到每天万字的。还天,请大家和我一起加油。票,来者不拒,感谢。</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