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19章和宋朝度谈心

《官神》 第219章和宋朝度谈心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天的牌打得可是有此玄机,王鹏飞拉浊古春作陪。然贬面考他,到底走出于什么目的?夏想心中猜不透王鹏飞的真正用意,但他却知道,王鹏飞一定清楚远景集团的真正打算,也知道自己和远景集团关系匪浅,所以此问不得不郑重回答。

    “森林公园短期看是公益场所,从长远看,也有商业上的考量,毕竟远景集团是企业,在商言商,来燕市是要赚钱的。”夏想想了一想,觉得还是说得保守一些为好,“我觉得,远景集团肯定是看中了因为森林公园的兴建,而带动了周围地皮的附加价值增值的缘故!!”

    此话一出,王鹏飞微微动容。他不相信远景集团会对夏想说出他们的商业机密,那么夏想看出了远景集团的真正目的,显然是他自己的见解,难道说,夏想真有这么过人的眼光?

    王鹏飞的自光之中,多了一些质疑和几分赞赏。

    “既然小夏对远景集团有了解,你和立春接触的时间也不短了,和成总也见过几次面,对人民广场的前景,也应该有过一些想法,是不是?。如果说刚才是抱着一试的心理问夏想,现在王鹏飞则完全是考究的态度,看夏想是真不清楚,还是假装糊涂。

    夏想被王鹏飞逼得无路可退。想了想,觉得王鹏飞应该没有什么恶意,或许也是为了衡量他的份量和价值,也就不再隐瞒:“我也就是猜测一下,成总的人民广场和森林公园有相似之处,不过也并非完全相同,但总体来说,还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王鹏飞一双筷子停在空中,半响没有落下:“好一斤,异曲同工之妙小夏,今天你总算说了一句真话

    夏想憨厚地笑了,他不是说了一句真话,而是说了一句让王鹏飞满意的话。今天的牌,直到这一刻才算确实没有白打。

    下午他还是抽空见了一趟肖佳。

    过年时生意基本上处于停顿状态,肖佳也已经抽空回了一趟家,不过只呆了一天就又回到了燕市。她还是放心不下生意,也是想念夏想。年前年后加起来有一段时间没有见着夏想,肖佳属于正被开并且逐渐有了感觉的女人,内心也有**和渴望,生理和心理的双垂需要也很强烈。

    见到夏想,还不等夏想有所表示,她就有点迫不及待地扑入夏想怀中。夏想最近也是没有动个真格,身边:个女人,只有肖佳可以任意驰骋,说起来也是有点没有选择。他提枪上马,凶狠地进入肖佳的身体,二人立玄纠缠在一起,久久不能分开。

    直折腾到精疲力尽之后。夏想才抚摸着肖佳潮湿的后背,无限感慨地说道:“作为开拓者,其实我一直很辛苦,现在总算有一点回报了

    肖佳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你一直挺熟练的,在我之前,有过几个女人了?”

    夏想扳起手指数了数:“你别说,还真数不清了

    肖佳伸手拧了夏想一把:“别吹了你,你大学网毕业,一直象个腼腆的小男生,以前跟我说几句话就脸红,还有过几斤小女人?我看一个也没有。也不知道你那一天中了什么邪,就下大雨那一天,一下子胆大起来,还敢冲我凶?从那以后,我就觉得你变了一个人一样,从青涩小男生,一下子就长大成*人了肖佳说着,在夏想身上划着圈圈,“是不是在这方面,男人都是无师自通?”

    这一点差不多算是说对了,男人好象都不需要别人教,一上来就知道要做什么,想想也是怪事。

    夏想对不能陪肖佳回家感到有一丝惭愧,肖佳却已经想通了:“你陪我回去了是骗人,名不正言不顺,何必自欺欺人。想想也就算了,每个人追求的境界不同,有时候表面上属于你的东西,或许并不真正属于你。做人,不能太贪心了。是不是?。

    夏想才想到一个问题:“一直没有问过你,你老家在哪里?”

    肖佳雪白的身体在灯光的照耀之下,反射出一种无比诱人的毙,芒,真正的玉体横陈,娇态万千。真正的天生媚骨的女人,不管是**还是穿着衣服,举手投足之间的迷人风姿从来不减分毫,况且现在的肖佳得到了滋润,更是如水如雾,如一朵沐浴过阳光雨露的娇艳之花,美不胜收。

    县想的目光就有点放肆地扫来扫去,怎么都看不够。

    肖佳被夏想看得不好意思。拉过了被子盖上:“安县听过没

    “安县?”夏想顿时愣住。怎么这么巧,原来肖佳是安县人,他笑了,“我过一段时间可能要到安县当副县长。

    “真的假的?你升官的度也太快了,这么说,我还真捡到了宝?。肖佳一脸的神采飞扬,不过片刻之后又黯淡下去,“错了,你是别人的宝,不是我的

    肖佳表面上说过什么都不争,不过是她担心夏想嫌她麻烦怕她多事而不要她的违心之话。女人天性里面,都渴望嫁给一个成功的男人,可以有人前人后的风光。肖佳也清楚,她没有和夏想讨价还价的资格,尽管说,做夏想的情人,她也觉得没什,也认可自只不能见米的身谁都有追求更高幸吼四想,有时候肖佳也有走向前台的奢望,觉得如果夏想真能娶了她,就是她一生最幸福的时刻。

    没有人可以录夺一个人拥有梦想的权力。

    夏想理解肖佳的心思,有些话他不能说出口,不是欺骗肖佳,而是不让她听了更加难受。毕竟和曹殊慧、连若菡相比,肖佳就算是千万富翁,也改变不了她不是高官子女的事实,况且与她们的出身高贵相比,曹殊慧和连若菡的相貌和品行也是一时之选,千里挑一。

    夏想只能安慰舁佳:“我有女朋友不假,她是谁,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没有必要

    “我知道肖佳忽然又调皮地笑了,“我只是想,也许有朝一日我会躲在背后看着你们走向婚礼的殿堂。”

    肖佳在笑,夏想却没有想笑他笑不出来,婚礼对他来说似乎很遥远,但两年时间转眼就过。两年后,卓殊慧大学毕业,他真能义无反顾地娶了慧丫头。而不顾背后一直支持他的连若菡?

    到时他能忍下心吗?夏想无法回答自己。

    第二天,他又和曹殊冀一起,去陪了陪连若菡。毕竟连若菡一个人在燕市,不能让她太孤单了。夏想也曾试着问她为什么不回家过年,连若菡却当着曹殊慧的面一点也没有给他面子:“不该问的就别问,知不知道尊重别人**?。

    转身却又在趁曹殊慧不注意的时候,俯在夏想耳边悄声对他说:“我知道你的小腹上有一颗痣”

    夏想大惊,他想了想,没有在连若菡面前棵体过,她什么时候现的?连若菡仿佛故意解答他的疑惑一样,又说:“上一次在国际大厦,你只穿了一个内裤时。下面丑乎乎的东西搭帐蓬时,我无意中现的

    这话就太有诱惑力了,夏想知道连若菡坏,诚心在曹殊冀面前勾引他,就一本正经地大声说道:“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子曰,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

    曹殊慧怒了:“你说什么呢?明明眼前有两大美女在此,你还故意使坏,是不是欠打了?。

    “他就是皮痒了,欠收拾了,要不我们收拾收拾他?”连若菡鼓动曹殊慧对夏想进行体罚。

    结果就是,曹殊慧和连若菡合伙欺负了夏想一顿。作为革命意志非常坚定的夏想同志,当然不能坐以待毙,他乘机摸了曹殊慧几把,甚至还敢趁曹殊冀没注意,也摸了连若菡的某一处一下,惹得连若菡大恼,用手指捅了夏想有痣的部位一下,让夏想欲哭无泪,不带这么折磨人的,只管点火不管灭火,太气人了!

    接下来又应酬了一天。有些朋友过年必须得见上一见,否则就得落人埋怨,夏想跑来跑去。跑得不亦乐乎,还好,一到初八,就正式上班了。

    上班归上班,但一般十五之前也没有什么人办公。转眼就过了十五,机关的人也慢慢收了心,才觉得年终于过完了,没有了念想,也就正式进入了状态。

    夏想没想到的是。李丁山还没有回坝县,他接到他的电话,是约他一起去见宋朝度,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一下班,就急匆匆赶到史老家接上李丁山,然后直奔宋朝度家?

    宋一凡好久没见夏想,一见他,高兴地拉着他的手跳个不停。夏想努力几次才挣脱她的手,心想让爸爸带女儿是不够细心,要是妈妈在,肯定会教育女儿。不能随便拉男孩子的手?尤其是现在,宋一凡年纪不算小了,算是大姑娘了小手软软滑滑的,让夏想不由自主想起了两年前的曹殊黛。

    可不能走私,,他笑着对宋一凡说:“小妹妹见大哥哥高兴没错,但表示高兴的方法有很多,可以笑可以跳也可以叫,但最好别抓着我的手,好不好?。

    宋一凡不高兴了。一转身就去告状:“爸,夏想哥哥不想我抓他的手,他小气,你得批评批评他。

    “呵呵,你的夏想耸哥是对的,你是大姑娘了,得注意不和能男孩子太亲热了宋朝度毕竟也是当父亲的,立马明白了夏想的意思,对夏想赞许地点点头,又对宋一凡说道,“你从小一直跟在我身边,你妈妈和你在一起的时间短,有些道理,本该她讲给你听。爸爸讲出来,也不太方便

    “不说拉倒,我觉的没什么,哪有这么多讲究宋一凡反驳一句,又看着夏想说。“夏哥哥又不是男孩子,他是男人。

    算起来宋一凡是八零后,而且还是接近九零后的八零后。夏想可是清楚,相比七零后。八零后的女生的开放思想令人乍舌,而相比八零后,九零后的女生甚至还在网上公开初夜,已经不能用开放来形容,可以直接叫放开了。怪不得连国外的男人见了中国女孩都摇头说,中国女孩解放过头了。

    夏想无奈,男人比男孩子更可怕,当着宋朝度和李丁山的面,他又不好多说,只好笑道:“那好吧,我以后让你拉我的手。不过我有一斤小条件,就是你只能拉我一个人的手,其他男孩子的手,都不”脑好不好?不答应的话。以后我就不让拉了

    宋一凡侧着头看了看宋朝度,又歪着头看了夏想一会儿,最终还是答应下来:“也好,我就先答应你。不过如果以后我喜欢上了别的大哥哥,那怎么办?”

    “那你先告并爸爸,和他商量商量,看他怎么说,好不好?”

    “行。看你笑得挺憨厚的份上,我就同意了。

    宋朝度难得地笑了,以十分和蔼的口气说道:“还是小夏有办、法,唉,养一个女儿,操不完的心,又说不得骂不得更打不得,她妈妇又总不在身边,我反正没少被她气得吃不下饭

    夏想和李丁山都笑了起来。

    李丁山约夏想来见宋朝度,其实也没有什么事,不过是想三个人一起聚一聚,怎么说也是三个人第一次会面,也算隆重也有正式的意思,宋朝度就拿出了珍藏多年的好酒,又让保姆在家中做了饭,三个人就在阳台上,就着月色下酒。

    李丁山要到安县的事情,宋朝度也已经知道,也是持赞成的态度。对夏想任副县长,陪李丁山一同上任,他没有表什么看法,好象也是谨慎乐观的样子。夏想猜到宋朝度可能觉得他留在燕市更好一些,但因为是史老的安排,宋朝度也不好开口反驳。

    李丁山喝了几杯酒,有了点感慨:“虽然有小夏陪我下去,不过身边没有一个趁手的秘书,实在是伤脑筋,朝度你有没有合适的人

    宋朝度慢慢摇头:“不好找,各方面合适又让我完全信任的人,还没有

    夏想心想。对宋朝度来说,符合条什的人肯定不少,但让他信任的人,是少之又少。宋朝度轻易很难去信任一个人,对此他深有体会。他和宋朝度算是交往时间不短了,每次来宋家,除了谈正事之外,他极少说到个人事情,哪怕是随意聊天也没有。要么是有事说事,要么就无话可说,幸好还有宋一凡比较喜欢和自己说话。否则每次来宋家,恐怕说话不过三分钟,就会无话可说了。

    小夏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李丁山又问夏想。

    “有倒是有,而且还有两个人”夏想犹豫一下,本来他只想钟义平一人。后来转念一想,何不一下方格试试,也许方部长也有意让方格下到基层锻练一下。安县离燕市不远,方部长虽然和李书记不熟,但自己也下去当副县长,说不定方部长会大感兴趣。

    真要是方格当了李书记的秘书,就等于将李书记和方部长串连在一起,李书记有难时,方部长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当然好事是好事,夏想有意促成此事,还要双方都同意才行。

    “一个叫钟义平小伙子人倒不错,学历也高,而且也有眼色,缺点是,不够大气夏想的评价还算中肯,钟义平没有基层的工作经验,眼界有点低,但有上进心,又肯干,不愁学不会,

    “还有一个叫方格,网毕业,北大的高材生,稍微有点轻浮,不过有眼界用心干的话,比钟义平更有前途夏想自嘲地一笑,“因为他是方进江的儿子

    李丁山吃惊不小:“市委组织部长方进江?他的儿子肯放给我当秘书?小夏你不要开玩笑了

    反倒是杂朝度比较沉稳,若有所思地说:“你别说”夏这个思路还挺不错。方进江既然安排他的儿子进了改造小组办公室跟着小夏,就是对小夏大有好感,非常看好小夏,才放心让他的儿子跟在眼前。小夏既然和你一起下到安县,那么方格能在你身边当秘书,等于还间接地和小夏在一起,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我想方进江或许还真能松。

    李丁山自嘲地笑了:“我找个秘书,还得看小复的面子,我这斤,县委书记越混越不济。当初小夏连副科都不是时,我就是县处级了。现在小夏是副县级了,我还是县处,你说,我的秘书比我升迁还快,是不是让人非常无奈?,

    夏想嘿嘿直笑:“李书记又说见外的话了。我升到副科是您提拨的,正科虽然是来到燕市才提的,但也是因为在坝县的底子打得好,有乡里任职的经历才得以顺利长了半格?说起来,归根结底,还是完全由您一手帮我扶到了科级,至于副处,全是因为沾了改造小组批了编制的光,不算数,

    “好运气不是人人都有的,也要陈风想扶你,才把你放到主任的位置上宋朝度今天也不知是因为李丁山在场的关系,还是多喝了几杯酒的缘故。话不少,“在官场上,有人帮有人带很正常,但还是有人上有人下。最主要的是,帮带只是外力,个人能力和为人处世的水平,才是升官之本!,

    比:近来有些朋友热心指出肥之处,表示感谢。不过错误都是盗版之上的,正版上面的都已经改正,所以请大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量支持正版。可以看到没有错误的章节。最后再求下一下</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