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26章 夏县长天马行空的思路

《官神》 第226章 夏县长天马行空的思路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兄弟们,请票支持下,谢谢

    夏想对微带局促的谢起义笑道:小谢,坐,别客气。”

    谢起义坐下,有点不安的笑了一笑:“夏县长,您真年轻。这么年轻的县长,我以前听都没听过。现在亲眼见到了,还是有点不相

    夏想笑了,谢起义还真老实,开口就说大实话,估计许梁让他对应自己联系工作,不是看重了他的年轻,而是因为他足够憨厚。

    闲聊几句,夏想说起要去三石风景区的事情,谢起义立刻起身说道:“我马上联系县旅游局。”

    谢起义老实归老实,但办起事情毫不含糊,几分钟后他就回来汇报:“旅游局的任于海局长马上就到,他带了两辆车,足够用了。”

    夏想暗暗点头,谢起义别看看上去不起眼,说话也十分老实,其实也挺有眼色,办事效率也挺高。自己没提车的事情,他就能现问题并且及时安排下去,别说,许梁给自己介绍谢起义,还算有心了。

    旅游局局长任于海哟岁左右。瘦高个,圆脸,穿着中山装。一进门就说:“夏县长,我也是才听说杨县长病休了,现在旅游局暂时归夏县长领导。现在才来向夏县长汇报工作了,来晚了,来晚了,请夏县长批

    夏想起身相迎:“任局长客气了,哪里有这么多讲究?快坐,给我说说三石风景区的详细情况

    任于海就势坐下,递上烟,也不忘给了谢起义一只,然后他先给夏想点上,又给谢上。最后才是自己,用力抽了一口烟说道:“三石风景区是安县的支柱产业,以前年收入一直在,四万元左右,最高时还创下过,沏万元的纪录。近年来有所下降,现在基本上维持在蛔万左右,想要提高一步,非常困难。旅游局想出了不少办法,都收效甚微。”

    夏想听了,心中有数。在两千年时,一个风耸区能创下,曲万的年收入,确实还算不错。而安县一年的财政总收入才烈口多万,三石风景区说是安县的支柱产业,一点也不为过。没想到,他一上任就捡到了一今天大的馅饼,只要他有本事吸引更多的客流。

    或者也可以说是天大的麻烦。如果他一接管旅游,三石风景区客流就锐减的话。

    又说了几句,夏想看时候不早了,就提出前往三石风景区考察。任于海二话不说,立玄陪同夏想一起下楼上车,直奔三石风景区而去。

    谢起义也一起陪同前往。

    三石风景区离燕市不近,但离安县县城却不远,十几分钟后,就看到前面有一座不高的小山,山顶上一处山门,山门建造成南天门的形状,上面有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三石风景区。

    任于海本来要坐缆车上山。夏想没有同意,他来是实地考察,现新的客流增长点来了,不是来走马观花旅游来了,就坚持步行上山。谢起义到没有什么,脚步轻松地跟在夏想身边,想必是平常没少锻练。却苦了任于海,别看他人不胖,但身体虚,没走几步就累得浑身冒汗。气喘吁吁。

    夏想实在是于心不忍。就笑道:“任局长还是坐缆车上山等我们,我和小谢慢慢走上去。”

    换了其他县长,任于海说什么也要亲自陪着上山,不过他自知和夏想没法比,想了一想也没再矫情:“那我就不好意思了,夏县长。我和您没法比,您太年轻了。身板壮,我可是老了十几尖”那我就上缆车了。”

    任于海一走,谢起义话就多了起来。

    “夏县长还真是平易近人。一点架子都没有。”谢起义不忘时不时悄无痕迹地奉送一记马屁。他步履轻松,大气不喘地跟在夏想身边,如履平地的架势一看就知道常走山路,果然下一句他就自己说了出来,“我就是在山村长大,走惯了山路,不觉得累。夏县长要是走累了,咱们就歇一歇。三石山不高,走走停停,顶多两三个小时打一个来回。”

    夏想摆手:“才走几步就时累,我的身体就太不济了。小谢,既然你是安县人,就讲讲三石风景区有什么不足之处?大胆说,挑的毛病越多越好

    谢起义憨厚地笑了笑:“让我说,可能不具有普遍性。我是山里长大的,见惯了山里的景色,在我眼里,三石风景区其实也没有多少好看的景色,也就是城里人才稀罕山山水水的。当然要说好,三石山上的奇石确实多,有些石头长的挺古怪的,很耐看。要说不足的地方,我觉得也挺多”他看了夏想一眼,见夏想面带笑容,露出鼓励的神情,就大着胆子说了起来,“一是水少。山水山水,有山有水才是好地方。三石山石头多也挺稀奇,就是水太少,水一少,感觉就少了点灵气。”

    “还有就是风景区规模有点要是让我放开步子走,从山下走到山顶,半个小时就到了。如果再扩大规模,多开一些景点,可供观赏的地方多了,大家就会觉的门票物所值,到时来的人就多了。”

    要扩大规模,开新的景点,只有拉来投资才行,夏恐煌道此路不刚鬈巨额投资被二水风景区枪老,烈巾临刚间内不会再有新的投资。而且有时候不考虑消费能力,盲目地扩建景点,最后不得不提高门票价格,从而导致人流锐减,最终得不偿失的情形。在各的比比皆是,不足为奇。

    不是说扩大规模就是灵丹妙药,就一定能吸引更多的游客,就一定能提高收入。事情都有正反两方面。

    不过谢起义所说的水少确实是一大遗憾,三石风景区石头多,水少,而三水风景区虽然没有多少奇石,但有不少山泉,还有瀑布,一到炎夏之时,可以消暑降温,就吸引了不少人气。

    “一般来说,有山就会有水,三石山怎么会水这么少呢?”夏想感觉有点不解。在他的认知中,有山就有水,山水是一体的。

    此时二人已经走到了半山腰,两侧是一片开阔地,举目望去,一片云起雾生。谢起义站住。用手一指远处:“其实三石山有水,那里有一个山洞。洞里常年流水不断,还有一个不小的水潭,就是正好风景区这一块不知道怎么回事,水特别少。

    当初开风景区的时候,可能没有深入考察。其实再偏西一公里的话。就有水了。”

    世界上有太多拍脑袋的工程了,燕市修路,也有今天修好,明天又想起还有管道没有铺设,就又重新挖开的乌龙事件。一个县里的风景区,估计当时开,领导站在山脚上,随便用手一指,说了一句“这里不错。”然后风景区就非常荣幸地在领导的金手指的指点之下,拔地而起了。

    夏想和谢起义浑身冒汗爬到山顶的时候。任于海正坐在山顶的凉亭之上,冻得直哆嗦。

    夏想就笑他:“任局长还是需要平常多锻练一下身体,身体不好,革命工作就少了不少热情,”

    “夏县长。您说我都勾多岁的人了,身体能好到哪里去?”任于海一边说话,一边围着亭子转圈,走了几步,觉得身上暖和了一点,说话才利索起来。“旅游局事情太多,作为一个旅游大县,我又身为局长,天天忙得团团转,哪里有时间锻练身体?。

    夏想拍了拍自己的腿:“锻练身体不一定非要批出时间专门去锻练,就象今天,步行上山就是一次难得的锻练的机会。如果非把锻练看成一项独立的活动,自然就觉得没有时间。如果融入到日常生活中,比如能不开车就不开车,能步行就步行。久而久之,身体绝对会好起来。”

    任于海笑着点头:“没想到夏县长年纪轻轻。对强身健体也挺有心

    夏想笑着摆了摆手,岔开了话题:“谢主任。你来说说水源在哪里?”

    谢起义凑到近前:“夏县长还是叫我小谢吧,我听到好听,叫我谢主任,我听着别扭。”他憨笑两声,用手一指远处的山头,“其实那座山上就有水源,水量还挺大

    夏想目测了一下对面的山头。问任于海:“任局长说说看,那座山头离我们站的地方,有多远?”

    任于海手搭凉蓬,看了半天,摇头说道:“不行,看不出来。”

    任于海到是实话实说,夏想笑着又问谢起义:“小谢说说

    谢起义眯着眼睛:“劝米左右,山势比我们这里高,四米。”

    夏想点点头,又问任于海:“任局长肯定对三石风景的优点和缺点,了如指掌,你说,如果在上山的山路一侧,多了一条一米宽的小溪,一路伴着溪水上山,游客们可以一边上山观赏沿途的风景,还可以一边听到潺潺的流水声,会不会让三石风景区多了一些吸引力?是不是可以吸引更多的游客前来?”

    任于海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夏想还有这么有诗意的想法,想了片刻连连点头说道:“夏县长说得没错,山路的一侧要是有一条小溪的话,不但可以增加不少乐趣,绝对可以吸引更多的游客。不过话又说了回来。三石风景区不正是缺水吗?”

    夏想用手一指远处的小山:“既然那座小上有水,我们就把水引过来,再在山路旁边用石头堆出一条溪出来,如此一来,三石风景区就既有奇石又有溪水,肯定让人流连忘返。”

    任于海眨眨眼睛没有说话,心想年轻人还真敢想,从一座山头把水引到另一座山头,你以为一拍脑袋水就会流过来?这得多大的工程量,这得花费多少资金?简直是天大的玩笑!看来这个复县长比起杨县长更不靠谱。杨县长虽然保守了一些,但也比他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乱指挥强了太多。

    任于海立刻在心里将夏想的形象降低了好几个等级,还以为他是年轻有为才当上了副县长,现在看来他也是完全靠有后台有靠山才混到这个位子,没有一点真本事。任于海心里一阵丧气,有一个这样的分管副县长在上面指手画脚,三石风景区早晚衰败下去。

    夏想看出了任于海表情的变化,也不解释,又问:“沿着上山的山路一侧,开辟一条宽约一米的人工小溪,大概需要多少资金?”

    难道还真要实施?这可不行,回头得找邱县长说世沉咕。不能让具政府批准劳民伤财不说,个计出,根松鹏不小行!他也不管夏想是不是副县长,脸上就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情:“、溪的花费不会太多,不需要材料,沙石都是现成的,只需要人工费用就可以了,估计不会过旧万元。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一句,夏县长”溪好挖,水的问题不好解决,从那个山头引水过来,根本就没有可行!”

    任于海的话说的有点不客气,谢起义虽然也觉得夏想的想法是异想天开,不过对任于海说话的口气也有些不满,就插话说道:“任局长不要先忙着下结论,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既然夏县长提出了问题,就一定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任于海不服气的说道:“什么办法?难道要用愚公移山的方法,把山头给移过来?谢主任,你是安县人,从小在山里长大。你自己说说看,怎么把水从那一个山头,引到我们脚下?这是空中楼阁的想法,是空想。”

    谢起义被任于海说的哑口无言,红着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夏想笑了,用手一指山中的电线杆,说道:“既然山上能通电,就一定能通水。任局长刚才还真说对了,我说能引水过来,就一定能引过来,方法就是空中楼阁的方法。任局长你说,我们在两座山头之间架一座桥,桥上不走人。只引水,你说可不可行?。

    任于海还是不相信夏想的信口开河:“怎么架桥?象架缆车一样?成本太高了,不利算。而且资金上也不允许!”

    这一句话是等于堵夏想的嘴,告诉他,不要认为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要考虑资金问题。

    夏想一脸凝重地点点头:“劳民伤财的事情虽然在生活中不可避免,但我不会去做。资金问题我也考虑过了,引水再加上开掘小溪的费用,应该不会过刃万元。”

    “刃万?”任于海一脸的吃惊,“夏县长,身为县长,说话可要讲究领导艺术。要是真不过刃万,我都可以做主,旅游局出了这笔钱!”

    “一言为定,任局长,说话可不许反悔。”夏想就等任于海这句话。

    “反悔个啥?旅游局钱不多,大部分都上交了县财政,但刃万还是拿得出来的。我以人格担保,只要夏县长的主意可行,钱的问题解决不了,拿我是问。”任于海信誓旦旦地说道。

    夏想点头,又用手一指电线杆:“这种木头电线杆,多少钱一根?。

    木头电线杆其实就是一整棵树的树干,炭化处理之后,埋在土里也不会腐烂,成本不高。又不重,方便运输到山上,所以山上都用木头电线杆。

    “几百元吧,反正不贵

    “好,我想大概需要,凶猛这样的电线杆,分成两排埋在两个山头之间,电线杆的顶头用竹子做成引水渠,一头连接那个山头,一头连接我们脚下,我想见过农村引水浇灌的人,都知道怎么一回事了”至于细节上如何处理,如何加固竹子,如何连接两头,我不是专业人士,就不乱表意见了。

    任于海一脸惊愕,不说话,用手在空中对着两座山头,比划了半天,突然一拍旁边的一块石头,大叫一声:“夏县长,我算服了您了,真是好主意,天大的好主意,简直太妙了”、我以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么简单实用的好办法?”他一把握住夏想的手,激动的说。“我代表旅游局全体员工。谢谢夏县长的高见”。

    夏想含蓄地笑:“任局长,你谢我做什么?别忘了,我可是分管副县长,这也是我的份内之事!”

    “是,是,我一时激动,让夏县长见笑了任于海口服心服,不是假喜,他确实被夏想的绝妙主意给震憾了。心中暗暗算了一笔帐,其实开掘小溪节省一点,万元也能拿下。架设空中水渠。材料费用稍高一些,不过万元也差不多就能打住,人工费用顶多!万元,也就是说,花上。万元,三石风景区就可以变成有山有水的风景区,少说也能提高一个档次,吸引许多爱水的游客前来!

    任于海对夏想的态度大变。

    如果说网开始的态度,是一种表面上的热情和恭敬,现在则是真正的热络和恭谨,还有那么一丝敬佩的心理。夏县长不但年轻,而且也确实有真本事,能想人不敢想,想人想不到的事情,一句话一说,就解决了一今天大的难题。任于海就想,要是安县的领导干部都有夏县长的眼光和真本事,都不再瞎指挥,不再外行指挥内行,安县的经济肯定能一跃成为燕市的第一富县。

    任于海想了半天。终丰想出了一句词来表达内心的激动:“夏县长一句话,就是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一个瞎指挥的领导,和一个具有高瞻远瞩的目光并且确实有独到的见解的领导,差别可是太大了。任于海甚至想,要是夏县长早上任几天,说不定投资商的资金就不会被三水风景区拉走!</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