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36章 和梅书记同行

《官神》 第236章 和梅书记同行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川…略情她是把莲院当成了二人约全的最佳场所夏想忙伪”话打来,挂断了她的电话。心里还砰砰跳个不停,连若菡再闹下去,她的家族非有所察觉不可。他摇摇头,无奈一笑,连若菡真是一个任性的丫头,要是没有家族势力牵制她,天知道她会敢做敢为到什么地步。

    放下电话,他就想到了冯旭光和马万正的事情,就想,如何安排一个合适的机会,让冯旭光和马万正见上一面,来一个无意中的有意,二人一见之下,是不是有血缘关系。就可以一目了然了。不过他和马万正之间别说一毛钱,连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而且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县长,就算马省长视察工作。也轮不到他作陪,怎么办呢?

    正一筹莫展时,忽然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夏想正心烦意乱,就没有接,任手机响个不停。不料对方还真有耐心,打完一通,又接着打第二遍,夏想就伸手接通了电话,没好气地问道:“哪

    “夏县长火气不是不是天气太热了,还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电话里是一口绵软的普通话,绵里带甜,给人的感觉如同棉花糖一样清新可口,“让我猜猜。肯定是工井上的事情?再让我猜猜。肯定不是我惹夏县长生气了!”

    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是严小时打来的电话。

    一般来说,重大事情都是高建远直接和他联系,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情,多半由范铮出面,严小时从来没有和他有过电话联系。

    今天是第一次!

    “原来是严总,失敬,失敬。产总有何指示。尽管开口。”夏想用半是调侃的语气说道。“只凭我一句话就判断我有气要生。严总是不是太厉害了?我现在心平气和,刚才不过是声音稍大了一些。”

    严小时非常聪明地跳过了刚才的话题,嘻嘻地笑道:“不过是关心一下夏县长,没有恶意哟”夏县长,听说安县的三石风景区不错,我想去爬爬山,玩玩水,不知道到时夏县长肯不肯赏光陪我上山?”

    严小时肯定不是专门来游山玩水,她绝对是另有用意。严小时作为范铮的表妹,又是高建远的代言人,她的面子不能不给,夏想就一口答应:“表妹来访,能不热情?再说能陪伴美女上山,不胜荣幸,当然是欢迎之至。”

    严小时的笑声象银铃一样:“我才现原来夏县长也这么会说话。那就说好了,到时别不要骗我哟,她的声音极具穿透力,从电话中传来,夏想仍然可以感受到她身上与北方女子截然不同的温婉气息她笑完之后又说,“我大概周末会过去,夏县长可要在安县等我,别让我扑个空。”

    严小时到底有何贵干?夏想猜来猜去不得要领,索性不再去想。还有马万正的事情,也需要寻找时机,就先放上一放再说。

    下午卫生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长刁华文前来汇报工作,态度走出奇得好。估计和金长营被撤是因为惹的夏想的原因有关。他的态度好,夏想也就说话带了几分客气。等他走的时候,夏想还特意送到门口,让刁华文颇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心想传闻中凶悍霸道的复副县长,态度这不也是非常和蔼可亲,难道外面的传闻是有人故意造谣?

    第二天一早,夏想开上路虎车,早早就等在县委大院的不远处。一会儿就看到梅晓琳从里面走了出来,穿了一身农村妇女的衣服,头上还戴了一顶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草帽,样子要有多怪异就有多怪异。夏想忍俊不禁,大笑出声。

    车停在梅晓琳身旁。夏想摇下玻璃,说道:“梅书记,请上车!”

    梅晓琳顿时愣住。不敢相信地指着路虎车:“你的车?你怎么会有路虎?是不是贪污的钱买的?”

    夏想哭笑不得:“快上车,上车再说。”

    梅晓琳不情不愿地上了车,还是非常不满地说道:“如果你不能明确交待路虎车的来历,我有权中止与你的合作。”

    “朋友的车,借我的。你自己看看通行证,上面有车牌号,是京城牌照。梅书记不要多心。我不敢保证自己是一个清廉如水的官员,但至少不会收受巨额贿赔。你有你的良心底线,我也有我的道德底线!”夏想见梅晓琳对行贿受贿的行为非常厌恶,心中暗暗高兴,就向她说出了自己的原则。

    梅晓琳看了看了通行证。才相信了夏想的话,忽然又愣住了:“这个牌照不是一般人能拿到手的。而且就算部长级别的官员也不一定搞得到,你的朋友是谁。背景不简单。”又注意到连若菡的名字,“连若菡,名字真美”我明白了。是你女朋友,对不对?”

    世人都喜欢往男女关系上面去想,梅晓琳也是如此,夏想笑着摇头:“猜错了,连若菡是远景集团的总裁,我帮她设计了森林公国,她见我在安县连专车都配不上,就把她的车借我开了。”

    是女人都难免八卦,梅晓琳眼睛亮了起来:“就算她感谢你对她的的帮助,要借车给你,也应该买一辆新车,或是调一辆公司的车给你。而不是把枷,二的车借你。男人爱车,把车当成女人。不是有一句袱…”汽车和女人不能外借。女人也一样,也轻易不把爱车借给别人,毕竟汽车相当于一个私人的空间。把车借给了你,等于把她的**的一面前毫无保留地显露在你的面前,“夏县长。连若菡可是没有把你当成外人。你和她的关系。好象挺近?”

    夏想哑然失笑。梅晓琳八卦起来,和别的女人没有什么两样,双眼放光地看着他。等他回答。

    既,然她提到了感情方面的问题,夏想自然不会错过眼前的好机会,就笑着说:“我和连总之间清白如水,主要是远景集团的高老对我非常赏识,想收我为弟子。可惜没有机会拜到他的门下。所以连总借车给我,也有高老的原因在内。梅书记可不要想多了,说到这个,我倒是奇怪,梅还没有男朋友?”

    梅晓琳再是县委副书记。她也是正值芳龄的女人,被夏想一问。脸色微微一红,勉强一笑说道:“算了,不提这些了,感情上的事情要么伤人,要么伤己”说是不提。她还是忍不住微微叹息一声,“其实我已经有了未婚夫,不过我和他没什么感情,甚至可以说,有点厌患他”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又不得不和他订婚。这件事情一想起来就头疼。还是不要说了。”

    “不喜欢就不要和他在一起,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怎么能勉强在一起?”夏想明知故问,“难道现在还有包办婚姻?”

    “任何时候都有包办婚姻的存在,只不过不象以前那么明显罢了。我们都生活在家族之中,有时候必须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梅晓琳忽然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急忙闭嘴。“你好象对我的**很感兴趣,有什么企图?”

    夏想将车开到省道之上。度提到了幼公里以上,腾出一只手摆了摆,笑了:“没有。梅书记您可不要误会好人,我只是顺着您问我的话。随口一问。对您可没有任何不良的企图。”

    “谅你也不敢!”梅晓琳瞪了夏想一眼,然后自己又笑了,“怪事了,我怎么就跟你说了这么多我个人的事情?真是的。你比我还小”懂什么感情和人生?估计我刚才是对牛弹琴了。”

    夏想摇头,梅晓琳就是梅晓琳,她总是在结尾的时候来一句画蛇添足的话让你倍受打击,如果她总是以这种口气和邱绪峰说话,以邱绪峰的傲慢和自大。能喜欢她才怪!

    “梅书记,我建议您还是把衣服脱了”夏想的本意是让她别穿得跟农村妇女一样。微服私访也不是非要打扮得跟村民一样。才能打听出真相,不料话才一出口。就见梅晓琳勃然大怒,脸色大变,怒气冲冲地对夏想说道:”夏想。我警告你,不要对我说过头的话,更不要污辱我,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夏想苦笑说道:“梅书记,您也太心急了,您等我把话说完…我是说,您穿上这身农妇的衣服,反而更显得不伦不类。让村民看了不但不相信您,还会笑话您。”他见梅晓琳脸色缓和了过来,心想她还真够直来直去的,说话之前也不想一想,又转念一想。梅晓琳这样的脾气倒更好打交道,就又说,“画虎不成反类犬,还有,有些气质也不是穿上粗劣的衣服就可以掩盖的,您现在这样的打扮,反而让人怀疑您的身份,不如本色一些,才更容易让人相信。”

    梅晓琳明白过来了。不好意思地笑了:“我误会你了。抱歉。”说话间,她脱掉上衣。露出了里面的衬衣,然后又弯起身子,撅着屁股。又开始脱裤子”

    夏想忙扭过头去。不再多看,梅晓琳却笑道:“怎么这么胆小?我敢当着你的面脱衣服,就证明里面还穿着衣服,你注意开车就行了,别把头扭过了,注意安全。”

    夏想就笑:“我不是胆而是怕你多心,毕竟你的动作不太雅观,六

    “靠边停车!”梅晓琳突然大声喊了一声。吓了夏想一跳,他急忙向右一打方向盘,靠在路边停稳车一一梅晓琳的裤子卡在了安全带上,站不起来又坐不下。无比狼狈!

    夏想忙跳下车。绕到副驾驶座,打开车门,又帮梅晓琳去解安全带。

    因为梅晓琳躬着身子。半站在座个上,夏想去解安全带,就不得不半个身子压在梅晓琳身梅晓琳身上特有的气息冲入夏想鼻子,他再次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还因为用力过猛,控制不住,一头扎进了梅晓琳的怀中。

    梅晓琳“哎呀”一声。一屁股又坐回了座位之下。因为用力过猛,脱了一半的裤子“呲啦”一声从中间列成两半。

    梅晓琳本来脸色羞红。正要恼羞成怒,突然出现了裤子拉扯事件,她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是什么裤子,质量这么差?幸亏我早有准备。里面还穿着裤子。要不非得丢人不可!”话一出口,才意识到刚才的话有点问题。顿时闭嘴,又恶狠狠地看了夏想一眼,“刚才你是不是故意的?”

    “当然不是!”夏想矢口否认,“也是怪事了。我一吓您身上的气息就打喷嚏,怎备也忍不住。可能我对您进联二”

    “人怎么会对人过敏?我觉得你好象是在假装。”梅晓琳还是有点不相信。刚才夏想的头正中她胸前的波涛,痒痒的有点异样的感觉。还有一点轻微的痛感。让她又羞又怒,“照你这么说,真要有你这种情况,你没法和我这样的人结婚了?”

    梅晓琳忽然意识到她的话大为不妥,因为她也想到了自己的话好象有点暗示的意味,因为夏想是对她的气息过敏,她却说到了结婚的事情,岂不是在暗示两个人如果**面对的时候,两人的气息混合在一起。夏想却喷嚏连天。场景该有多么可笑!

    夏想却没有多想,笑着摇了摇头:“我可高攀不起梅书记,连想都不敢想,所以请梅书记放心好了,我对您只有尊重!”

    那就好。”梅晓琳忽然之间意味索然,身子向后靠在椅子上,不知为何,夏想郑重其事强调对她的尊重,让她心中有隐隐有一丝失落。她闭上眼睛,微微抿起了嘴唇,“别总是我为“您”我听了别扭,还有,到了叫我。我休息一会儿。”

    旦堡乡离县城约多公里。位于燕市和县城的中间。旦堡乡是安县最大的一个乡。也是肥沃的土地最多的乡,而且还矿产猛含丰富,理论上讲,应该是安县最富裕的乡。

    但事实并非如此。

    旦堡乡在安县旗口乡中。生产总值只排名第五,甚至还不如一些不起眼的小乡镇,其中的原因就颇为耐人寻味了。夏想不分管工业和农业,但对安县各个乡镇的排名还是记得比较清楚,又因为要知道前来旦堡乡暗访。他还特意研究了一下旦堡乡的资料。

    想想一个各方面资源都大有潜力的乡,又有夭然的良田优势,良田面积占全县面积的六分之一,但各项指标却只是中等,到底是领导不力,还是另有原因呢?夏想心想正要趁下来的机会,好好走访一下百姓,深入了解一下旦堡乡的真实情况。

    到了旦堡乡,夏想下车问了一下村里的果树种植情况,了解到郭村的果树种植面积在全乡十几村中,不多也不少,最不显眼,就开车直奔小郭村而去。梅晓琳不解,问道:“我们应该去种植面积最多的村子去了解情况。才有代表性和说服力。”

    夏想笑着摇了摇头:“梅书记有所不知,乡党委书记在一个乡里。就和一个皇帝差不多,几乎所有的村干部都怕他,都对他的话奉如圣旨。现在旦堡乡出了上访的事件,不用想也知道,现在全乡都处于紧张的气氛之中,许多村子都是重点防范对象,比如果树种植面积最大的村子和最小的村子。比如闹事最凶的村子,所以我们去种植面积不多也不少的村子,才最不引人注目。”

    梅晓琳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想不到你还真有点头脑。不简单,怎么就能想出这么多弯弯道道?”她停了一停,又一脸惊讶地说道,“啊,我明白了。一肚子坏水?我现在开始有点怀疑,你刚才在路上的一撞,就是故意的。”

    别说。夏想还真有点喜欢梅晓琳有话直说的性格,放在男人身上,可以说有点二。放在女人身上,就不太好形容了。夏想宁愿说她是直爽。他故作深沉地摇头叹息:“不能怪我太聪明,而要怪敌人太狡猾。乡镇干部,应付上级检查的水平是一流的,想想当年地道战的壮举你就会知道,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

    梅晓琳啐了夏想一口:“少蹬鼻子上脸,我可不是夸你的意思。还有,你说要不引人注目的,还开着路虎招摇过市,不是摆明地让人注意吗?我们坐公共汽车来多好。”

    “县城到乡里的班车。一共就几趟,你以为在车站没有人盯着?你是勇书记,又是唯一的女书记,又不是安县人,长得又漂亮,一下车就会被要注意到,马上就会报告给相关人员,然后你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跟踪报道,在你还没有到达地点之前,就已经有人安排好了演戏我们虽然开的走路虎,但却是京城牌照,他们不会太注意。安县是个旅游县,外地的车不少,他们也想不到我们会开外地车下来。再有路虎车是好是坏,乡下的人多半不懂,在他们看来,路虎就是吉普一样的车,当官的人,都坐小桥车。不坐吉普车!”夏想侃侃而谈,一口气说完,又看了梅晓琳一眼。“怎么样梅书记,还有问题没有?”

    梅晓琳一脸惊讶地看了夏想半天,眼神渐渐由惊愕变为佩服,摇头说道:“暂时没有了。我现在才明白,怪不道我上一次下来,一点收获都没有。敢情早就被人盯上了。今天找你来帮我。是我做出一个最英明的决定,好样的。小夏,好好干,有前途。”然后她的目光又盯上窗外,不经意间又多说了一句,“我看好你,虽然仔细一想。你其实也是坏主意挺多,指不定也干过不少坏事。不过用你来对付坏人,还是大有用场。”</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