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37章 查到一点蛛丝马迹

《官神》 第237章 查到一点蛛丝马迹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想大汗。不讨办是本正经地说道!”多谢梅书卑本噢定不辜负领导的厚望

    梅晓琳白了他一眼。没说话,不过一瞥之间,女人味十足,风情毕露,哪里还是冷脸冷面的县委副书记形象!

    小郭村并不远,但山路崎岖难走,地面坑洼不平,普通汽车还真难以通行,幸亏路虎车底盘够高,不会托底,但因为过于不平,摇晃之间也开不快,不到,o公里的路,竟然走了半个小时。

    一到小郭村,梅晓琳就拉开车门跑了出去,很没形象地蹲在田间地头,干呕了几声,然后才站起身来,脸色苍白地说道:“跟坐船一样,真够受的。夏县长”。

    夏想见有村民围了过来,急忙说道:“叫我小夏,我也会叫你梅,别再叫职务了,还有。你在一旁最好只听不说,有任何问题,我来回答,好不好?”

    虽然是商量的口气。但夏想的神情却流露出不容置疑的果断,梅晓,琳轻易不服人,不过一路上夏想事事想得周到,确实比她强了不少,她还是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好吧,就暂时听你一次,不过”

    夏想不等她后一句难听话说出口,就转身离去,不给她说出口的机会。果然梅晓琳一句话没说出来,张着嘴巴,好象噎住一样,愣愣地看着夏想的背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儿,才看似无奈地一笑,快尊跟了上来。

    夏想来到几个远远看热闹的村民中间,掏出烟递了上去:“乡亲,打听个事,你们村里是不是有苹果卖?”

    一个膀宽腰圆的中年男人接过夏想的烟,先看了看牌子,嘿嘿笑了:“红塔山,好烟小年轻,你要买苹果还是怎么的?。

    “听说村里产的苹果干净卫生,不打药,所以我专门过来买一些大叔贵姓?”夏想乘机套套近乎。

    “不贵,姓欧阳,叫铁衣。”中年大叔笑眯眯地点上烟,十分享受地抽了一口,“好烟就是好,抽起来真来劲儿。我说小年轻,你要自己吃的话,也买不了几斤。走,到我家地里去,我给你摘几斤,反正也没有销路,早晚烂地里

    梅晓琳也来到了夏想身后,见他三言两语和村民打成一片,心里也佩服他做基层工作,确实有一套。

    夏想奇道:“好好的苹果,怎么就没有人买呢?就走到燕市找一些水果批商来收购,价钱低一点也能卖点钱呀

    欧阳铁衣一拍大腿:“唉,别提了小年轻,你跟我一起到地里看看就知道了他一回头看到了紧跟在夏想身后的梅晓琳。笑了,“是你对象吧?长得挺好看,不过别跟我们地里的苹果一样就行

    夏想听了觉得莫名其妙,梅晓琳也是一脸不解,不过对欧阳铁衣说她是夏想的对象,心里还隐隐有点窃喜,心想看起来自己还不算老,飞岁被说成是万岁人的对象,不显面老,证明青春还在。

    不料没走几步,欧阳铁衣就对夏想说道:“你的对象看上去比你大了一点,女人大了好,知道疼人小年轻,你有福了。”

    梅晓琳差点没气歪鼻子,她甚至还暗中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中闪过一丝不安:我真的老了吗?

    夏想没注意到梅晓琳的心思,他和欧阳铁衣谈得正欢:“欧阳大叔,你们村子里复姓多不多?你的名字也挺意思,叫铁衣。有没有什么说法?”

    “也没有什么说法。就是我大哥叫金衣,我二哥叫银衣,轮到我,就只能是铁衣了欧阳铁衣还挺健谈,笑呵呵地说道,“我下面就没有弟弟了,要是还有弟弟。就只能叫木衣、布衣了,反正走出生越晚越吃亏

    梅晓琳笑出声来:“我为只有机关里面有论资排辈,原来出生顺序也能决定名字的好坏。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老大就能叫一个好名字,老小就不能叫?”

    夏想回头说道:“不公平的事情多了,在古代,老大就有天生的继承加,”

    “就是,公平?我们当农民的就不知道什么叫公平!当官的来了,想怎么着就怎么着,等结了苹果之后,明明说好的事情又反悔,没人来收苹果!你说现在怎么办?好好的苹果树长了好几年,总不能砍了吧?砍了更吃亏。

    不砍的话,在地里长着不但碍事,还影响种别的庄稼。现我们全村可都上了愁,怎么着都不是,也没有人来帮我们解决解决。”欧阳锦衣埋怨说道,他向前一指,“看,到了,看看多少苹果树!”

    夏想举目望去,入目之处,至少有几十亩地都种满了果树。所有的树上都挂满了累累果实。很是喜人。可是欧阳铁衣看在眼中,却没有一点喜色。

    欧阳铁衣也不多说。三步两步跑到地里,从一棵果树上摘上几个苹果,递给夏想说道:“苹果长得不错,又大又圆,可惜呀。中看不中用,你尝尝”

    夏想也不嫌脏,用手擦了擦,一口就咬了上去,然后一咧嘴,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又酸又涩,这不出;众么怪看苹果的形状。应该是红富十品种,怎么剐血

    “谁说不是呢?我早说了,中看不中用,长得漂亮,可是难吃得要死欧阳铁衣连连摇头,还不经意间看了梅晓琳一眼,让梅晓琳心中不是滋味。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欧阳铁衣反应过来,忙嘿嘿一笑:“女娃,我没说你中看不中用,你别多心。我是说苹果。”他又回头对夏想说。小年轻,现在知道为什么没人来收购我们的苹果了吧?我们都不懂行,上了树苗公司的当了,有人说这果树是什么培育失败,不是正宗的红富士品种,反正我们也听不懂那些话,就是知道,几年的心血白瞎了

    梅晓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肯定是安利农业有限公司暗中捣鬼,以劣质树苗假冒优良品种,卖给了农民。

    中间事之后,虽然再次经过嫁接挽救了一部分,但估计是技术力量不过关。或是别的原甩,总之,等到果实成熟之时才现,苹果长得是不难看,但却是徒有其表,无法入口。安利公司当然不愿意承受损失,就只好将损失转嫁到农民身上,拒绝收购苹果。

    归根结底,是安利公司坑农害农,而厉潮生作为政策的决策者和推广者。也负有一定的领导责任。梅晓琳心中有了定论,就暗中拉了拉夏想。意思是现在可冉回去了。

    夏想冲她摆摆手小声说道:“别急,继续深入了解情况,不能走马观花。”

    梅晓琳不服气:“情况已经非常清楚了,是安利公司的问题,我们回去后研究一下对策再说

    “真是安利公司一家的事情?”夏想意味深长地问道,“你如何追究安利公司的责任?”

    梅晓琳生气了,拿出了副书记的架努:“安利公司坑农害农,难逃法律的制裁,我会建议农民去告他们。”

    夏想不以为然地笑了:“安利公司都没有和果农签定协议,你凭什么去靠人家?。

    梅晓琳难以置信地愣了:“不可能,不签定协议就改种果树,他们也太轻率了

    “他们不是轻率。他们是相信党相信政府”夏想一脸沉重地摇摇头。转身去问欧阳铁衣,“你们当时有没有和安利公司协定回收协议?。

    “没有。签哪门子协议?当时是厉书记带人来的,由厉书记替我们担保。我们还能不相信?结果到好,现在厉书记不承认他当年替我们说过担保的话,说我们种果树是自的商业行为,乡里不负责任,只负责协调。”欧阳铁衣说到这里,气就不打一处来。“协调个屁,就是放空炮。说大话,完全把我们当傻瓜耍!现在我们到乡里,根本就找不到厉书记的人。再到燕市找安利公司,人家说当年他们只提供树苗,没有签定收购苹果的协议。现在倒好,根本没人管我们的死活!”

    夏想不说话,看了梅晓琳一眼。梅晓琳总算明白过来一点,厉般生身为决策者,恐怕和安利公司有什么幕后交易。现在她越来越看不明白夏想了。他不慌不忙,总能找到事情的症结所在。而不急着匆忙下结论。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网开始她还以为他是装成熟,现在才知道,原来夏想是真稳重。

    再想起她第一次暗访一无所获的情形,她心里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基层工作,不能一上来就问事情,而是要先和村民打成一片,才能慢慢从他们嘴中套出实情。有时候不是村民不想说或不愿意说,而是他们说不到点儿上,需要别人慢慢引导。

    夏想还真有水平,比她还小三岁,却比她经验丰富多了,梅晓琳现在对夏想有点刮目相看的意思了。

    “村中一共有多少亩果园?。夏想又问,不忘及时地递了一根烟过去。“损失大不大?。

    “我们村是山村,本来好地就少,当时安利公司说,山里的好地种苹果。结出来的苹果又沙又甜,而且还是纯天然,可以卖一个好价钱,结果村里人听了,差不多劲多亩好地都种上了果树欧阳铁衣一边熟练的点上烟,一边唉声叹气地说道。“要说损失可就没法算了,当时买树苗就花了不少钱,这几年来的精心伺候就不算钱了,不过影响了地里的收成还是要算一算的,再加上去年听了安利公司的话,凡是果园都没有再种别的庄稼,我算一算呀

    欧阳铁衣蹲到地上,拿起一根树技,在地上刮来划去,嘴中还念念有词。过了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别人家我不清楚,反正我家里一共殆果园,这几年一共下来,少说也得有刃元的损失

    旦四元?夏想深吸一口气,对于小郭村的农民来说,旦四元是一笔巨款。就算对于他来说,只靠工资的话,也算是一大笔数目。3亩损失四元。那么全乡千亩果园,平均下来,损失过了,刃万元!

    这还只是明面上可以计算出来的损失,一些附加的损失如果再算上,至少要过劲万元!夏想已经出离了愤怒穷的农民身上搜刮财富以中饱私囊,纹样的官员简百熊甘蚁数中的败类!

    尽管说起来他还不清楚厉潮生到底从中得了多少好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厉潮生和安利公司之间,绝对有不可告人的幕后交易,而且说不定果树事件只是冰山一角。

    回去的路上。梅晓琳脸色不好,扭头看向窗外。始终一言不。车子快到县城的时候,她忽然说道:“事情比我想象中严重多了,夏县长,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办?要不要找厉潮生谈话?”

    “暂时还是不用了,以免打草惊蛇。我建议梅书记先暂时压下这件事情,不向任何人提起,然后再暗中查查安利公司的底细。”夏想了解到的情况是。安利公司是一家在燕市注册成立的农业技术公司,成立的时间也不长。卖给村民树苗的时候才刚刚成立,“突破口应该从安利公司身上找,先不要动厉潮生,他是老官场了”我们斗不过他

    本来夏想想说的是梅晓琳斗不过他,不过临时改口,说成了我们,也显得好听一些。梅晓琳一脸气愤,狠狠地一拍车窗:“太可恶了,都是些什么人呀!还一心为民,造福一方呢,我看他们就是一心为己,造福自己!说他们是垃圾都不过份”

    梅晓琳生气时眼睛瞪得大大的,眼中怒火中烧,嘴巴抿得紧紧的,样子倒还有几分可爱。不过对她泛滥的正义夏想不得不善意地提醒一下:“梅书记为民请命是好事,但要注意做事方式,有时候好心不一定办好事,必须要小心再小心,一定要抓到敌人的把柄之后再出手,不出手是不出手。一出手就让对手没有反击之力,不能给他们芶延残喘的机会,否刚说不定反受其害。”

    “不用你提醒,我知道事情轻重,我又不是小孩子,我什么都明白。”梅晓琳不满地冲夏想嚷道,又说,“我知道厉潮生是邱绪峰的人,过早提出来要查厉潮生的话,邱绪峰肯定会想方设法地保他。我就暗中去查,查到真凭实据之后,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对于厉潮生这样的人,必须清除出干部的队伍,不能让他再留下来祸害老百姓。”

    夏想反而笑了:“梅书记说话要注意影响,你是堂堂的县委副书记,这样评价一个县委常委,会惹人非议的。再说你现在又没有证据证明厉潮生有问题,所以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我们不能对厉书记的廉洁乱下结论。”

    “你没事吧,怎么还向着他说话?”梅晓贼最可爱的一面就是她的爱帐分明,毫不掩饰地都写在脸上,不过在官场之上就不是可爱了,而是可惜,很容易被别人一眼看破。

    夏想还是劝她:“我是让你不要带着感**彩说话,否则很容易被人现你对厉潮生有意见。你是常委,他也是常委,没有强有力的证据,你也动不了他。所以最近一段时间,我郑重其事地请梅书记尽量少和厉潮生接触。就算有工作上的见面,也要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要流露出任何的个人情绪。”

    梅晓琳一脸不服气地盯着夏想看,过一会儿,她的脸色慢慢缓和下来,“哦”了一声说道:“好吧,我尽量试试。我不象你一样会演戏,只能努力学一学假装了。”

    夏想把梅晓琳送到县委大院的对面,为了不让人看到他二人在一起,他把车停在一个隐蔽的角落,请梅晓琳下了车,又说:“要不要我帮你在燕市找找人,查一查安利公司的底细。”

    梅晓琳摆摆手:“不丹,我在燕市也有熟人,我自己来。你今天帮我这么多,我已经非常感谢了。”

    梅晓琳先回了县委大院,夏想坐在车里想了一会儿事情,觉得还是自己掌握一些证据比较保险,就给冯旭光打了一个电话。

    “夏大县长。找我有何贵干?尽管吩咐,我一定完成党和国家交给我的任务。”电话一接通,冯旭光就阴阳怪气地说道。

    “少贫嘴。别跟我来这一套。”夏想也知道他最近没见冯旭光,冯旭光对他有点意见,毕竟太忙,也顾不上,上次一直想把股份转移到肖佳名下,都没有来得及去办,他就及时制止了冯旭光的不满心理,“冯老哥,你现在事情顺利,家庭美满,朋友众多。我可不一样,到了新地方,差不多等于一切从头开始,忙得过来吗?我还想让你帮我一把,你倒好。不帮我也就算了,还幸灾乐祸在一旁看笑话,太不够朋友

    冯旭光被夏想打击得昏头转向:“我到想帮你,可我也得有能力才行。我也不认识什么高官,我老婆又不是市长女儿,你说我拿什么帮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夏想就笑:“知不知道马万正副省长刚刚。升了常委?”

    “升就升。跟我又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马省长真不是你叔叔?”夏想故意逗他,“我越看你们二人越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