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38章 严小时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官神》 第238章 严小时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这事还真不好说。自从我爸说过之后,我就经常留意电化闻,也是越看越现马省长和他长得象,我就想,要是我有机会和他见个。面,一定当面问问他。也算了了我爸的一桩心事。我爸总打电话给我,说是找不到他的亲弟弟他就死不瞑目,可是人家是省长,不是说认就能认的,”冯旭光无奈地说道。

    “那好,既然你也愿意认一认,我就找一个机会,看能不能安排你和马省长巧遇一次。不过我可不敢打包票,只能说尽量寻找机会。”夏想见冯旭光也有意和马省长见上一面,就透露出了他的想法。

    “行,我就一切听从你的安排了。”冯旭光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又问,“上次你说你的股份想转移到肖佳名下,真的想好了,不怕人财两空?”

    “想好了,到她名下还好一些,她要是真的想跑。我也没有办法,女人心海底针,谁敢保证她永远对你好,是不是?”夏想假装叹息,“等我有时间回燕市。就带她一起办了手续。你可要替我保密,否则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后院起火。”

    “你说你怎么总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怎么会告你?还威胁我,太没档次了。”冯旭光埋怨归埋怨。也知道夏想这么说,是不跟他见外的意思,就又笑了,“夏县长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帮我查一家名叫安利的农业技术公司,查查他们的法人和资金来源,暗中和谁有什么来往,法人三代以内的血亲有没有政府官员,等等,越详细越好。”对冯旭光,夏想是完全信任,所以直截了当说出了他的目的。

    “好。没问题。查公司我在行。”冯旭光一口答应,又问,“是不是越快越好?”

    “尽量越快越好。但前提是不能让人有所察觉

    结束了和冯旭光的通话,夏想才返回办公室,网坐下,方格就敲门进来,笑眯眯地说道:“夏县长,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夏想见他贼眉鼠眼地笑,就知道没好事,就问:“又在打梅书记的坏主意?”

    “什么叫坏主意,夏县长你真是不会说话,男欢女爱是人之常情。梅书记没有男朋友,我没有女朋友,我去追求她,是符合异性相吸的科学理论,”

    “停,暂停一下。先停止你的高深的理论之说,直接说吧,你让我帮什么忙?。夏想心中好笑,人家梅晓琳都有未婚夫了,方格非要横插一扛,非得惹怒了邱绪峰不可。不过他又不能明说,就让方格碰碰壁也好,让他也知道。在爱情面前,北大的学历有时甚至还比不上高中文凭,因为爱情从来不讲理,不可以常理论之。

    “能不能安排一个巧遇,让我和梅书记偶然遇上,然后一见钟情,来一段浪漫史”方格眉飞色舞地说道,显然他的想法还停留在校园时代的浪漫和奇遇上。

    “我劝你收了这个心思,或许你觉得你适合梅书记,不过梅书记真的不适合你,”夏想实言相告,劝他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不是我打击你的积极性。就算能制造一个你和梅书记偶遇的机会,你也打动不了她的芳心。再说,你凭什么就认为我有能力帮你安排巧遇?”

    “你和梅书记走得最近,要是你请她吃饭,她肯定答应,然后我就风度翩翩地出现了”方格意淫的水平也是一流。闭着眼睛沉醉的样子让夏想大汗。

    “我什么时候和梅书记走得近了,不许乱说。”夏想要及时科正方格的错误言论,“你今天怎么总说一些没头没脑的话。行了,我还有事要忙,你也快回办公室去,省得李书记找你有事。”

    方格急了,一把拉住夏想的胳膊:“夏哥,夏县长,你不肯帮我是不是?别装了,我早上看到你和梅书记一前一后离开了县委大院,然后现在她刚回来没多久,你就又回来了,谁不知道你们:人有行动?关系都这么密切了。肯定你在她面前能说上话。要不是我已经见过你有了两个非常漂亮的女朋友,也怀疑你和梅书记之间有什么猫腻

    夏想差点崩溃:“方格,你太气人了,以后不许到处乱说,听到没有?什么叫我有两个漂亮的扩朋友。还有,你怎么就现我和梅书记一起出去了?。

    “行了夏哥。你别急,咱们是什么关系,是铁哥们,你的事儿我绝对不会外传,放心好了。还有你和梅我不清楚,反正我始终在关注梅书记的一举一动,我天天盯着她的动向,”

    原来如此,夏想暗中长舒一口气,心想还真得帮方格安排一次会面才行,让得他打消追求梅晓琳的念头,否则什么时候让邱绪峰知道了,还真得惹出什么剩情出来,而且以他对梅晓琳的了解,方格也不是她所喜欢的类型。

    长痛不如短痛,就让方格在痛苦中清醒过来吧一夏想答应了方格的请求,方格高兴地非要晚上请他吃饭,架不住他的热情,夏想只好随他。

    晚上二人一起去了常山饭庄

    一进门,夏想就现萧伍在收银台忙绿,心中欣慰,萧伍越早收心,就越能避免悲剧生。他还没开口,萧伍就现了他,忙热情迎了出来:“夏县长

    昔日的好友必恭必敬地叫自己县长,夏想心中五味杂陈,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只好微微一笑:“好好干。别让萧叔叔失望。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对了,这是方格。”

    夏想介绍方格和萧伍认识,和他猜想的一样,二人只是握了握手,微一点头。显然都对对方不感兴趣。到了楼上包间,方格还不解地问:“夏哥。萧伍就是一个县城开饭店的,犯得着和他认识吗?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别想!”夏想没好气地他,“你现在就是性冲动小男生。还以为自己有多成熟?一个人不在于官能做多高,权力有多大,而在于他不管走到哪里都有朋友,这样的人才是做人的最高境界。”

    方格嘿嘿直笑,也不反驳夏想,只管陪着小心说话,一心让夏想帮他安排和梅晓琳的会面。

    第二天,夏想将他和梅晓琳的暗访向李丁山汇报了一遍,李丁山没有表什么意见,只说静观其变,看梅晓琳能查到什么程度。夏想也知道李丁山是存了坐山观虎斗的心思,他也有心看一看,梅晓琳是不是真的能在厉潮生事件上,和邱绪峰正面对撞!

    《卧虎藏龙》已经开始公映,热度持续升温,媒体的报道也越来越多。夏想借助《卧虎藏龙》之势来推广三石风景区的计刮也在顺利地进行之中。而且初显效果,近来明显外省和京城的游客增多,任于海喜出望外,一见到夏想就大拍马屁,对夏想的主意赞不绝口。

    梅晓琳因为接待京城来的地矿专家,一直在忙,夏想也没有和她再见面。更不知道她暗中调查安利公司的事情进展如何了,然后周末就到了。

    夏想告诉曹殊慧他不回燕市了,也给连若菡打电话,说他有事要留在安县处理。连若菡难得地温柔地说:“注意保重身体,别太累了。别墅现在已经可以入住,我近期就会振家,你要是回燕市的话,一定要过来看看。还有,我把卫辛也带到森林公园了,让她兼职在森林公园管理处工作,”

    卫辛跟着连若菡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夏想索性不再去想,就让一切顺其自然最好。

    严小时果然守时,周六上午旧点。她赶到了安县。

    已是六月,燕市开始热气逼人,位于太行山中的安县清凉怡人,气温适宜。严小时穿一件褐色连衣裙,胳膊和腿是南方人特有的瘦白。她化了淡妆。眉毛也做过修饰,更显得她眉如远黛,脸如弯月,精致如南方的园林,多了雕饰之美,却少了一份自然清新的气质。

    北方的大气和自然,与南方的婉约和精致。各有各的美,不分高下。

    严小时笑意盈盈地从车上下来,她开的是一辆奥迪百,规蓝色的外观和她精心修饰的漂亮相得益彰,给人香车美女的惊艳之感。夏想尽管见多识广,还是不免微微露出一丝惊讶,心中却想,这个严小时,还真是一个精致到了骨子里的女人,一举一动,一笑一颦,从衣服的搭配到汽车的选择。无一不精心设计,营造出一种让人无法挑剔的极致之美。

    夏想迎上前去。双眼带笑,一脸真诚:“严总从穿衣到名车,给人的感觉如同一座精致的江南园林,每一处都透露出匠心运用之美,真是妙不可言。”

    的夏想一夸,严小时笑靥如花,眉目含情,笑道:“一段时间不见,夏县长的甜言蜜语到是说得越来越熟练了。想必没少在女朋友面前练习。”她伸出手,和夏想轻轻一握,又说,“打扰了夏县长宝贵的休息时间,不会怪罪我吧?”

    “怎么会?”夏想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安势,“走到我的办公室坐坐。还是现在就上景区?”

    坐在奥副驾驶座上,夏想噢到车内弥漫的清淡的香气。心想严小时穿着高跟鞋,盛装来到安县,可不是真正游玩的打扮,她的来意又是什么?夏想不急,严小时只要不主动说出,他绝不会开口相问。

    严小时的车技稍微有点生疏。不过她稳妥的驾驶风格弥补了她的缺陷。比起连若菡游刃有余时而生猛时而稳健的驾车水平,她的车开得过于平稳。一路上时没有过的公里,从不车。

    夏想也颇有耐心,一点也不催促严小时。平常对他来说十几分钟的路。她却开了半个毒卜时才到。

    严小时提出要坐缆车上山,一点也不出乎夏想的意外。身为分管旅游的副县长,夏想还是可以开开后门的。他让工作人员专门为他和严小时启动一辆缆车上山,严小时对此举非常满意:“夏县长真够细心的,我觉的。南方许多男人都未必比不上你的耐心周到。在北方男人中,你的体贴和周到还真是非常难得。”

    夏想就不好意思地笑笑:“好象严总总爱夸我一我在严总嘴中听到

    ,比我以前听到的所有的好话都总环是不要缴竹雅四魂汤了。再好喝的东西,喝多了也会撑得难受。”

    严小时就咯咯笑。她本来是坐在夏想对面,又站起身来。眼睛看向外面:“本来我有惧高症,没想到今天和夏县长一起坐缆车,竟然一点也不害怕。真是怪事。”

    夏想也只好站起来。他一只手抓紧扶手,一只手推了推缆车的门:“还行,锁得还挺结实。万一半路上门开了,可就惨了。”

    严小时一脸惊恐的嗔怪说道:“夏县长不许开这样的玩笑,明明知道我害怕,你还故意吓我,是不是诚心的?”

    夏想连忙摆手:“我可不敢吓唬严总,不是你说有恐高症吗,我才想起要检查一下安全措施”

    快到山顶的时候。突然一阵山风刮来,吹得缆车有些摇晃,严小时顿时吓得脸色苍白。惊叫一声,一把紧紧抱住夏想,声音颤抖说道:“夏想”,救救我!”

    美女在怀,又中绵羊一样柔弱待宰,夏想却心中没有一点旖旎之想。对于严小时,他防范还来不及,对她的投怀送抱更是不敢毫无保留地笑纳,就轻轻揽住她有腰肢,说道:“一阵山风而已,严总,比起飞机上的颠波小多了。不用怕,”好了,我们到了。”

    乒卜时满脸羞红。整理了一下衣衫小嘴微微鼓起:“夏县长太小气了,一个男人,借女士用一下肩膀又有何不可?再说,你又没有什么损失!”

    最后一句暗示的意味明显,夏想装没听见,伸手很有礼貌地请严时下了缆车,然后带她登上山顶,用手一指悬空阁,说道:“严总请看,《卧虎藏龙》就在这里取景,怎么样,漂亮吧?”

    “北方的山大气苍劲,南方的山秀美多姿,各有各的不同,也各有各的妙处。就象北方女孩和南方女孩大有不同一样,一个大方端庄,一个婉约贤淑,登高望远之人,耍将北方和南方的山水都尽收眼底,才是心胸开阔之人。”严小时答非所问地说道,一双美目晶莹闪亮,紧盯着夏想的双眼。

    夏想摸了摸鼻子,笑了笑:“没想到严总也有这么一番高论,让我听了之后顿时心胸开阔,感觉眼界大开。

    他心里却想。严小时可不是来这里游山玩水并且大感慨来了,她现在还不说出真实目的,也真是耐心十足。

    严小时见夏想装没听懂,不由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不过随即又恢复常态,迈开碎步在山上转来转去,玩得不亦乐乎。

    夏想在一旁作陪。当起了免费的义务导游。严小时每一处都流连忘返,玩得津津有味。好象一点也没有别的要事一样。夏想也暗暗佩服她的沉着,能忍到现在也不透露一点口风,她的耐心和信心可不是一般的好,高建远和范铮与她相比,都差了不少。

    一起玩到中午。严小时还游兴不减。夏想又陪她吃了午饭,让夏想感到惊奇的是,生在南方长在南方的严小时,居然也爱吃饺子。严小时的回答是,一方水土养一方水,既然她来了北方,就要入乡随俗,努力适应北方人的生活,融入北方的习惯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接纳北方的食物。

    一个人改变别人容易,改变自己却难。严小时能强迫自己接受不习惯的食物和习悄。她的毅力也过常人,让夏想对她更加高看一眼。

    下午返程的时候。严小时借口累了,让夏想替她开车。夏想以为她到了县城之后,会即刻返回燕市,不料一到县城。严小时就让夏想安排她住下,说她不想再开车回燕市,想明天再走。严时是客人,又是高建远的代言人。夏想也不好不尽地主之谊,就又帮她安排到了县委招待所。送严小时到了房间之后,她又酒滔不绝说起了西山别墅的进展。

    西山别墅现在施工进程过了大半,再有几个月的时间就会全部完工,别墅销售状况还算不错,已经收回了成本,所以高建远和范铮雄心勃勃,已经寻找了一个好地点开了二期工程。夏想提出的许多细节的改进,比如在别墅区内贯穿一条小溪,比如用真正的山石雕刻成一些休闲长椅,比如种植一些果树点缀在山水之冉,等等,获得了客户的交口称赞,许多人都是看上了别有匠心的布局才下定决心买房的,可以说。夏想对西山别墅的销售的促进。功不可没。

    严小时口才还真不错,一连说了一个多小时,连夏想都觉得有些口话燥了,她却若无其事,一点也不见疲倦。终于严小时还是说累了,她不好意思地冲夏想笑了笑:“夏县长一定听烦了吧?其实我本该开门见山地向你说出我的来意,不过为了多和夏县长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就绕了弯子。你不会怪我吧?”

    严小时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大大的眼睛充满期待地看着夏想,身子还微微弯着,流露出可爱调皮的一面。</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