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43章 抱错了卫辛

《官神》 第243章 抱错了卫辛

下载: 官神TXT下载


    马万正哈哈一笑:“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兄弟相认本瑕吼是好事一桩,只要你不到处乱说就可以了!你既然是冯旭光的朋友,能不能安排个时间,让我先和冯旭光见个面?有些事情还是要当面求证一下

    “旭光今天也来聚会了,他现在也算小有成就的企业家,所以也应邀前来。”

    “真的?。马万正一脸惊喜。“太好了,那就请他上来一趟怎么样?。

    耸冯旭光正心急火燎地在大厅中转来转去,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夏想突然现身到他的眼前,告诉他马省长请他上去面谈,他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把抓住夏想的肩膀:“你可别骗我,这么大的事情,不能开玩笑,否则我会崩溃的。”

    夏想笑他:“多大的人了,就这点承受力?快去,别让马省长久等。还有,我是假装认错人才留住马省长的,你可不要说漏了嘴夏想又交待了几句,免得冯旭光激动之下说出来他们是专门来认亲的。总之一句话,尽可能说成偶遇,这样才晏得顺其自然。

    冯旭光一一答应,然后跟着夏想上楼。夏想让他进去房间,自己却等在外面亲人相见,分外眼红,他就没有必要再当电灯泡了。

    也不知道二人在里面谈了些什么。开始是静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声响。突然就传了一声大哭:“叔叔”隔了一层门夏想仍可以听到冯旭光自肺腑的哭声,包含了太多的辛酸和感动,包含了一种血浓于水的亲情。

    算是认亲了,夏想满足地笑了。不但冯旭光的父亲能在晚年得到慰藉。马省长也算如愿以偿,算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好事。

    又过了不久,冯旭光从房间里面出来,眼圈红红的,不好意思地冲夏想一笑:“让老弟你见笑了,有点激动,真的,突然之间多了一个亲叔叔,感觉非同一般。马省长说了,让我有机会安排我爸来燕市,和他私下里见个面。这下好了,我爸也找回了亲弟弟,不知道他有多高兴他用力地抱了夏想一下。“多亏了你,夏老弟,真的,我是第一次真心地感谢你,你确实是一个好人,我交你这个。朋友,不亏,赚了

    夏想也被冯旭光的情绪感染。微微有些感慨:“几十年了,不容易呀。不过总算亲人能够相认,总比留下遗憾强多了

    马万正从房间走出来,过来拍了拍夏想的肩膀,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口,只是在手中加了一些力气,冲他用力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去。一切尽在不言中,夏想知道。马万正对他的感激自真心。尽管他没有说一句话,不过他的举动已经告诉夏想,有些事情他会记在心里。

    冯旭光认亲之后,明显心不在焉。显然已经无心再在商界名流之中周旋,夏想了解他的迫切心理,就让他先回集也好。冯旭光也不客气,急急告辞夏想,自己先打车回去了。

    既然马万正也好,冯旭光也好,都没有对他明说当年失散的原因以及事情的来龙去脉,夏想也不会主动去打听,毕竟是属于个人隐私,还是不知道为好。等冯旭光一走。他才猛然想起今天来这里的最主要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就急忙来到楼下大厅,以满腔热诚投入到他的事业中去一为严小时推销西水别墅。

    严小时对夏想突然就消失了一段时间大为不满,嗔怪说道:“夏县长。不要这么吓人!转眼就不见了人影。吓我不轻,你不知道我担心你。万一你出了意外耳怎么办?我可没法向你的女朋友交待。”

    严小时的聪明之处就在于她只说担心夏想的安全,不说怕他耽误了推销大事,听上去就人感觉比较舒服,尽管谁也不清楚她的话是不走出自真心。

    夏想也没过多解释,含糊几句就应付过去,不过他推销起来还算卖力。也借机认识了几个。商界的名流,也算小有收获,尽管没有为安县拉来投资。

    夏想打电话给谢起义,问了问政府里面没有什么事情,就决定不再回安县,正好是周末,也难得放松一下。他就打电话给连若菡,问起森林公园的最新进展,连若菡没有正面回答,直接说:“百闻不如一见。”

    夏想明白了,连若菡是让他自己来看。想想也确实很久没有去过森林公园了,就放下电话,也没有告诉连若菡他在燕市,就直奔森林公园而去。

    算起来,夏想年后还没有再去过森林公园,现在正当时候,森林公园应该是一片郁郁葱葱,满眼花明柳绿了吧?

    驱车半个多小时后,来到森林公园的大门,夏想老老实实地依照规定把车停在了停车场,然后买票入内,”

    不得不说,森林公园现在的规模和美景,出了夏想的想象。一进门就是一条两侧长满高大树木的林荫小道小道修得无比精美自不用说。光是两侧的树木营造出一种宁静、怡人的氛围,就如同一下迈入了世外桃源的清凉之地,顿时让人心旷神怡。

    走在树荫之下,暑气顿消。远处传来阵阵鸟鸣,微风吹动,更有花香袭人。走不多时,眼前豁然开朗,是一处长满各种各样花草的巨…旧点海两侧。又分出两条花间小径。一条通往森林海。先甩6泛舟湖,夏想看了暗暗感慨,匠心独运,处处引人入胜,真是一处难得的

    他顾不上欣赏眼前美景,快步如飞来到森林海。好一片精心营造的森林之海一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树木组成一片树的海洋,有数条道路可以直通森林里面,其中一条上面标注:游客止步!夏想笑了,这就是连若菡为她自己建造的私人领地了。

    沿着林间小路走了几步,就有一道铁门拦住去路。还好,看样子正处在施工收尾阶段,还没有锁上大门,也没人看守,夏想就趁机悄悄推开铁门,一步迈入了连若菡的私人领域。

    妾行大概几分钟后,就听到耳边传来哗哗的水声,又走几步,只觉眼前一亮,一汪池塘映入眼帘。池塘面积不大,显然不是对外开放的泛舟湖,而是连若菡专门为自己别墅兴建的袖珍池塘。池塘的正中有一栋三层高的别墅,有古典之美,又有时尚的气息,一条小桥通到岸边,夏想就跳上小桥,悄悄地朝别墅走去。

    也不知道连若菡在里面做些什么?夏想就有些浮想联翩,一想到连若菡兴建这栋别墅的目的,未尝没有是为二人提供约会的场所的意思,就不免有些躁动难安。想到要给连若菡一个惊喜。也想偷偷看看她正在做什么,夏想就轻手轻脚地来到别墅,现房门居然也没有锁上,不由心中暗喜。

    悄悄推开门,先是观察了一下房间布局,心中有了主意,沿着楼梯上到二楼。听到一个房间中传来轻微的声响,猜到应该是连若菡在里面忙碌什么。就小心地推开虚掩的房门,见有一个玲珑的身影藏在一个屏风后面,不时地弯腰低头,隐约可见曼妙的曲线,正在不停地忙碌着什么。

    没看出来,连若菡还有收拾家的爱好,他蹑手蹑冉地绕过屏风,一把把她拦腰抱住。笑道:“抓个。正着!”

    抱住之后才感觉不对,此人的身材比连若菡娇也瘦了一些,怎么回事?夏想还没有来得及想个明白,一声惊叫突然响起:“抓流氓,有坏人!”

    夏想顿时愣在当场,天,抱错人了,不是连若菡!

    不过声音却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竟然是卫辛!他想偷袭连若菡,没想到在连若菡房间忙碌的人,居然是卫辛!

    夏想一脸尴尬地放下卫辛,还没来愕及解释。连若菡已经冲进了房间,先是一愣,见到夏想手足无措地站在当场,而卫辛满脸通红,还吓得瑟瑟抖。顿时明白了过来,就开心地笑出声来。

    卫辛一见连若菡,急忙跑到她身边,拉住她的胳膊说道:“连总,那个坏人刚才坏,你怎么还笑?还不快找人把他抓起来!”

    连若菡拍了拍卫辛的后背,说道:“他不是坏人,应该说,不算是一个很坏的人。虽然也有点坏。刚才是误会,你别在意。他叫夏想,现在是安县的副县长,可算是年轻有为的代表人物,你说,他会是坏人吗?。

    卫辛还是有点害怕,怯生生地说道:“不一定当官就是好人吧?他,他刚才抱了我一下她又羞又急,又恨恨地瞪着夏想,一脸愤恨。

    听卫辛一说。连若菡也毫不客气地瞪了夏想一眼,意思是,原来是沾人家的光了。行呀,有本事。夏想无奈地双手一摊,意思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本来是想沾你的光来着。

    连若菡明白夏想的意思,就冲他悄悄一笑,然后又转头对卫辛说:“我让他向你道歉好了,他又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谅他,好不好?”

    平常的时候连若菡对夏想再凶,也是和他置气,或是故意气他,一旦遇到事情,在维护夏想的时候,一点也不比曹殊慧差,甚至不管是方法还是手段都比曹殊慧更直接更猛烈。

    卫辛听连若菡这么说,就不好意思再追究夏想什么,不过一想起网才被一个大男人拦腰抱住,心里就多少有点不舒服,就没好气地问夏想:“喂,你是不是才才真的不是故意的?”

    夏想没有说话。而是双眼直,愣住了。

    后世他和卫辛在一起生活的几年中,卫辛几乎从来不直接喊他的名字,也不象别人一样喊他老公或是别的爱称,而是一直称呼他为“喂夏想一开始还有点不习惯,时间久了,也就慢慢地接受了这个带点甜蜜和别有风味的称呼。没想到事隔多年,再一次听到无比熟悉的称呼,带点不满和置疑,但在他耳中,依然如闻天籍。

    穿透了十几年的光阴,卫辛的声音还是一样动人并且让他听上去枰然心动。

    连若菡对夏想的失态大为不解,不满地喊道:“哎,说你呢,愣什么神,快向卫辛道歉”。

    “对不起卫辛,刚才我真不知道是你,不小心抱了你一下,是武的错,向你郑重道歉!”夏想诚恳地说道,他所说的道歉,也许还掺杂后世的愧疚,所以说得无比恳切,让卫辛心中的不满一下消失得干干净净。

    她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不争气地猛然跳了几下,不由多看了夏想一眼,见他虽然稍黑一点,但硬朗帅气,名是他脸卜的诚恳和真诚,好象他欠了她多大的情邯,址她心里都有些过意不去,忙摆摆手,向连若菡身后站了站,说道:“既然不是故意的。就算了”,不过以后可要多注意一下,女孩子可不是随便抱。

    夏想见现在的卫辛还青涩纯真,柔弱的样子。还有一点羞涩和不安,心中百般滋味,笑了笑,想说什么却始终无法说出口,只好向连若菡摆摆手。意思是,他想和她单独谈谈。

    连若菡也现了夏想的异常,就让卫辛先去忙。然后关上房门,关切地问:“刚才你怎么了,怪怪的,好象你以前认识卫辛一样”

    连若菡的眼光也挺犀利,夏想摇头笑笑:“没有,别多想了,我只不过是愣了一下神而已。没想到,你现在和卫辛走得这么近,连房间都让她收拾?”

    连若菡斜靠在沙上,姿态慵懒,意态诱人,身材的曲线一览无余,她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卫辛一直在森林公园管理处帮忙,后来无意中来到莲居,我正布置房间,就让她帮着提一些意见。结果她的想法还很独特,尤其是在房间的布局、家具的摆放等等方面,提出来的看法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我又惊又喜。索性就放手全部交给她来布置,,怎么样,你还满意吗?”

    满意。满意得无话可说。夏想打量了一下房间的布局,沙的摆放,桌子的朝向,甚至小到一瓶花的位置和窗帘的颜色,有着明显的具辛风格。

    卫辛风格呀,,夏想揉揉太阳穴,后世他一直在卫辛的关爱和照顾中生活,对卫辛的习惯和安排,对卫辛的爱好和偏爱,无不了如指掌。现在的卫辛虽然比他后世认识时的卫辛,还小了好几岁,但一个人骨子里的风格和习惯是很难改变的,现在的她,已经初露温柔和娴雅的一面,尤其是眼前她布置的房间,无一不透露出熟悉的气息,弥漫着一股刻骨铭心的伤感!

    没想到。转了一个大圈,又再次回到了卫辛的气息之中,夏想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现在他有了曹殊慧,有了连若菡,还有一个一直躲在背后的肖佳,所以今生他不想再招惹卫辛。

    上一世已经给了她足够多的痛苦和折磨,今生再和她有什么纠葛,保不准还是再一次伤害她。

    再伤害一个曾经深爱自己的女人,夏想于心不忍。

    只可惜。连若菡现在和卫辛越走越近,夏想无奈,只希望以后再和连若菡见面。能避开卫辛最好。只不过,却再难躲开处处熟悉的卫辛风格的布局。

    躲不开就躲不开吧,只要不和卫辛再生什么,得而见上几面也没有什么。

    夏想就在连若菡的带领下,参观了整个莲居的房间,当然还有连若菡专门为他所留的房间还好,她并没有将他的房间安排在她的房间的对面,总算让他暗中舒了一口气。

    夏想的房间布置得无比温馨,淡淡的暖色调,看上去非常舒服,每一处都设计的非常贴心,甚至连鞋柜和衣架的位置,他都感觉无比顺手,连床的朝向也是他最喜欢的南北方向,可以说,让他满意得无可挑剔。

    连若菡说:“你的房间,也是卫年布置的。”

    怪不的一切都这么熟悉,这么顺手,这么让人满心舒坦,夏想才现,原来一直以来,卫辛对他的影响是如此的根深蒂固。他一直在租房子在外面住,或是住在招待所里,又或者借住在曹家,一直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房间。现在才蓦然觉,一旦他沉下心来,真正拥有自己的卧室时,才知道在内心深处,卫辛的影子无处不在。

    毕竟,前生今世,他生命中经历的女人,都不及卫辛曾经和他共同生活过数年。数年的习惯,数年的一点一滴的日常生活。对一个人的影响是无比巨大的,原先还以为他并不在意卫辛,现在才突然觉,原来在内心的一个角落里,全是卫辛密密麻麻的影子。

    夏想使劲摇了摇头,试图驱赶走脑中杂乱的想法。连若菡误会了他的意思,问道:“不喜欢?”

    “不是夏想的情绪有点低落;“是很喜欢,谢谢你,若

    连若菡第一次见夏想一本正经又有些凝重的样子,不知道他为什么情绪有点反常,就关心地问:“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或是工作上遇上了不顺心的事情?”

    “都不是。我没事,只是突然之间觉得有点累。想休息一下。”夏想确实觉得满心疲惫,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一个人躲在熟悉的房间之中,好好的睡上一觉。

    连若菡也有温柔的一面,她替县想铺好床。柔声说道:“累了就休息一下,我去安排人做饭,饭好了再叫你,好不好?”

    防:还是求一下保底,亲爱的兄弟们,现在投上一张,名次就有可能上升几名,十几张,我们就有可能强力杀入前七十名,所以喜欢最后投的兄弟们,现在就投了吧,让我们在月初就多向前冲一冲!</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