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44章 夏想的安稳乡--第245章

《官神》 第244章 夏想的安稳乡--第245章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就点头!“好。我就在房间中休息下。你生去忙。”用管我。”

    夏想不知道的是,他睡下不尖,连若菡又悄悄返回,悄无声息地站在他的床前,静静地看了他半晌,然后又微微地出一声叹息,转身离去。

    夏想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时分,听到楼下传来忙碌的声音。他就下楼一看,看到卫辛系着围裙,正在忙来忙去,向餐桌上摆放碗筷她穿着拖鞋,梳着马尾辫,走动之间,荡来荡去,好不可爱。因为围裙有点小”不太合适,一转身,就显出她的细腰和鼓鼓的臀部,而且她忙起来的时候。还高兴地哼唱着歌曲,别看她年纪还却活脱脱一个贤惠的家庭主妇形象。

    连若菡也系着围裙,正在厨房中炒菜,她认真用心的样子,让夏想不觉好笑。想起第一次和连若菡在坝县的相识,她的霸道和野蛮,但她也并非完全无理取闹,也有自己的原则,再看现在居然也能下得厨房,让他多少有点感叹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认识连若菡也有一年

    了。

    吃饭的时候。夏想坐在主位,连若菡和卫辛一左一右作陪。夏想原以为连若菡会找个理由让卫辛离开,没想到连若菡还真是蓄欢卫辛,让她留下也一起吃饭。

    卫辛对夏想也没有了畏惧的心理,反而对他大感好奇,说他怎么看都不象一个副县长,还不时地问东问西,问他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县长。

    “在我印象中,官员都是老头子,就算不是很老,少说也有四五十岁,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年轻的副县长…你说你是副县长,不是骗人吧?”卫辛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动听,在每一个章节结尾的时候,又微微带一点沙哑的鼻音,给人的感觉就是特别有美感。

    “骗人?骗什么人?”夏想看了连若菡一眼,就笑,“你说连总会稀罕请一个副县长吃饭?在她眼里,燕市的市长就未必有面子让她亲自下厨。我顶着一个副县长的帽子,她就能对我另看一眼?我要是骗人的话,至少也要给自己安一个副市长的头衔才行。”

    “你说是副县长我都不信,你说是副市长,我就不光是不信了,而是直接就报警了。”卫辛笑出声来,她的眉毛弯弯。笑起来特别喜相,她说话间又扭头看了连若菡一眼,“连总,我觉的你和夏县长特别般配,一看就有夫妻相。

    连若菡脸微微一红:“什么夫妻相?听上去象是相面先生说的话,卫辛,难道你懂看相?”

    “我不懂。平常就是爱看一些杂七杂八的书。书上说,互相吸引的男女,不但是性情相近,连相貌也有相同之处。如果是多年生活在一起的夫妻,相貌相似的程度就更高。所以听人说,如果恋爱中的男女,相貌相近的话,基本上成为夫妻的可能性就非常高。”卫辛一边说。一边左看看夏想。右看看连若菡。越看笑得越开心。“象,真象,越看越象。”

    夏想心想。连若菡这个总裁当得一点也不合格,怎么卫辛一点也不怕她。还敢乱说话?他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伸开。托住下巴,笑道:“我这么帅。若菡能赶得上我?”

    连若菡正在喝水,差点没呛着:“你怎么不说你那么黑,哪一点比得上我?”

    “男人黑一点才好看,奶油小生谁会喜欢?尤其是我们学校一些男生,说话细声细气。有时还用兰花指指人,让人看了浑身酸。男不男女不女,不就乱套了?长得白是女人的事情,长得黑,是男人的阳网”卫辛果然是卫辛,她的审美不因她现在年龄而改变。

    想必她说的也是事实,音自学院,有一些非正常男生也再正常不过。

    夏想想到后世出现众多所谓的中性美女,他实在是对男之不男女之不女提不兴趣,还是现在好,至少现在是一个审美观正确的时代。

    饭后,卫辛到是很识趣地主动收拾碗筷,夏想就陪连若菡出去散步。夕阳斜照。暑气渐消,森林公园慢慢恢复了平静。听水声哗哗,还有倦鸟归巢的啼鸣,夏想就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他暂时将各种杂事抛到脑中,索性什么都不想,就陪连若菡散步散。

    渐渐走到无人之处,连若菡的胳膊不知不觉挽住了他的胳膊,她的声音也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和小意:“今天我真的好开心,你在我为你准备的房间中。睡得非常香,就让我第一次感觉。你离我这么近!而且你还陪我一起吃晚饭,一起饭后散步,也让我第一次有了真实的感觉:你是我的。”她依偎在夏想身边,紧紧贴着夏想。好象唯恐他突然就飞走一样,“这种感觉很踏实,也很幸福。原来,不是钱越多越好,也不是车越好越好。而是和相爱的人在一起散步,一起相依相偎,才是最好。”

    夏想伸手去专她的鼻子:“年纪轻轻,感慨不少。认识你这么久了,你不但身世瞒着我,连年龄也瞒着我,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你今年到底多大了,生日是哪一天?你说,对我是不是很不公

    “就是不告诉你,暂时保密。”连若菡仰着脸,倔强地说道,然后又笑,“说到生日,你好象快到生日了。说起来你和慧丫头才有夫妻相,而且生日也离得近,还真是缘份不浅。”

    最后一句话,明显就有了酸溜溜的味道。

    夏想的生日是农历月刀日,曹殊慧是农历6月日,相差不到一个。

    “我猜,,你是秋天的生日,对不对?”夏想不理连若菡的吃味,有些事情越说越不清楚,不如不说,就转移了话题。“我还猜,你比慧丫头大上两岁的样子,,我再猜,你不是正规的院校毕业,而是上过特殊院校。到底是什么,就等你愿意的时候,再为我解开谜底。”

    连若菡沉默了,日光望向西天的夕阳,整个人呈现一种沉静之美,如出水莲。亭亭净植,香远益清。夏想也不说话,就痴痴地看着连若菡,心想这个清冷如月的女子,也有坠入凡间的一天。只是她心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却从来不对人说。

    夏想就觉得他离连若菡时近时远,近的时候,触手可及。远的时候,远在天边。

    二人就在森林公园之中散了一个多小时的步,夏想就听连若菡讲了讲远景集团的远景规。根据市政府提出的三年大变样的规划,在明年正式提出钢厂和药厂整体搬迁,在鹃年之前,完成搬迁工作。明年最先搬迁的是钢厂,也就是说,最晚明年下半年。远景集团就可以初步做出方案,在钢厂和药厂搬走之后,要建造什么样的区。

    连若菡说。夏想听。不表意见,只当一个合格的听众。

    森林公园已经形成规模,夜幕降临之后,路灯次第点亮。不能说确保每一个角落都能照亮,不过也尽量做到没有死角。而且连若菡考虑得也很周全。晚上有保安巡逻,防止出现意外事件。

    回到别墅之后,卫辛正等在客再里看书。卫辛因为最近课不多,只要有时间就住下来陪连若菡。别墅里平常也就住着连若菡、卫辛和保姆,还有一个负责卫生的大妈,当然外围还是有保安守护,整个森林公园都是远景集团的产业,安全问题不用担心。

    夏想就想。估计连若菡也是有时难免一个人觉得无聊,才让卫辛留下来陪她。他今天第一次和连若菡在一起有居家的感觉,也第一次觉得其实她有时也挺不容易,一个人长年在外,确实足够坚强。

    夏想住三楼,卫辛住一楼,连若菡住二楼。

    夏想网躺下,就听见门一响,连若菡穿着睡衣摸了进来。夏想捂紧了被子。紧张地说:“你要干什么?”

    连若菡一脸恼怒:“真没出息,我又不是老虎,吃不了你。”然后脸色一红。”你别想歪了,我没有主动献身的心思,就是今天和你在一起的感觉特别好,就想晚上和你多说一会儿话,”

    比起曹殊慧爱瞌睡的可爱,连若菡太能熬夜了。她蜷缩在夏想怀中,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个没完,总是说她的探险经历。有时候半天没有一句话。夏想都以为她睡着了,忽然她又绘声绘色地说了起来,让夏想大为挠头。想睡,又不敢睡,只好强打精神听她说个没完。

    终于还是坚持不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夏想一睁开眼就笑了和平常时的强势和高贵相比,睡着之后的连若菡,就和一个小猫味一样可爱。她蜷着身子,一只手放在两腿之间,一只手放在头下,眼睫毛还微微颤动,神态安详得象个婴儿。

    连若菡背对着他,弯着腰,拱着背。任谁见也不会相信,她就是一个庞大家族在燕省的代言人,只当她是一个还没有完全长大的小女孩。

    至少在夏想眼中,眼前的连若菡让他心生爱惜,而没有一点旖旎的想法只想把她抱入怀中,让她睡得更加香甜。

    今天本来想再去见见曹殊慧,不料冯旭光打来电话,非要他过去一聚,夏想只好告别连若菡,开车前往冯旭光的办公室。临走的时候他才注意到连若菡又买了一辆新车,出人意料的不走路虎甚至不是越野,而是一辆沃尔沃如,让夏想大为惊讶,心想连若菡难道还真能转了性子,怎么喜欢上妇氐调的沃尔沃了?

    冯旭光找夏想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感谢他昨天的帮助,非要拉着他去家里看看。夏想就到了冯旭光家中,见到了他的妻子和儿子。

    冯旭光的妻子王凤鸣看上去是一个慈眉善目的家庭妇女,她对夏想的到来非常热情,一口一个,大兄弟叫得无比亲热。看得出来,冯旭光没少在他老婆面前宣传夏想的英勇事迹。所以在王凤鸣眼中,夏想不但诚实可靠。不是冯旭光生意上的狐朋狗友所能相比的,而且还不会带坏冯旭光。

    在冯家呆了半天,算走进一步加深了关系,夏想的诚恳和谦虚让王凤鸣对他的印象好上加好,连夸冯旭光混了这么多年,终于交上了一个。真正的朋友。冯旭光喜笑颜开,对夏想说道:“你姓子比较挑剔,我四”羽友。就没有一个让她满意的。你算是第一个。可算是临叭“脸

    王凤鸣数落冯旭光:“你还好意思说?你以前的册友都是一些什么人?除了吃喝玩乐之外,还会干什么?一群臭男人聚在一起,就不会干好事小夏不一样小夏这么年轻就能当上副县长,以后是做大事的人,才不会和他们一样自甘坠落,”

    不成想,王凤鸣还挺能说。夏想只好陪着笑,见冯旭光一脸尴尬地在一旁搓手,心想原来他还真是妻管严。

    晚上就没有留在燕市,直接返回了安县。

    周一到周三一直没什么事情,一切风平浪静。强江海陪同京城来的专家在旦堡乡一直考察。暂时还没传出什么重大消息。想必专家考察之后,再具体试验加论证,也不是几夭就能得出结论的事情。到了周五,却突然传出一件大事。在常委会上,梅晓琳和厉潮生吵了起来!

    梅晓琳和厉潮生争吵的事情,是方格第一时间通知夏想的。有了方格之后,常委会上的风吹草动,不用经过李丁山就会立剪知道得一清二楚,因为方格总是迫不及待地主动告诉他。

    何况这一次又事关梅晓琳,方格更是心急火燎地来到夏想的办公室,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原来在常委会上,纪检委书既正方突然提出,最近不少百姓都反映旦堡乡的果树问题,甚至还有人举报厉潮生有贪污行为,希望厉书记向常委会做一个解释说明。

    厉潮生显然早有准备,滴滔不绝地将果树种植事件的前因后果说得清清楚楚。

    据他说,当年是安利公司主动冉面找他,要为旦堡乡提供优质树苗,而且价钱也十分优惠。他也是本着让老百姓得到实惠的想法,在了解了安利公司的资金和技术力量之后,才和安利公司达成了协议,最终在全乡推广果树种植。

    但由于当地农民没有果树种植经验,乡里派去的技术人员的话,又没有人听,结果导致苹果早产或变异,本来好好的红富士的果树,硬是让当地农民按照土方法乱种乱栽,最后结出的苹果变质变异,虽然上上去挺光鲜,但却非常难吃。

    厉潮生也诚恳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我承认也有工作上的失误,一是没有考虑到当地农民的整体水平,对新兴事物接受比较慢。对果树的种植和嫁接缺少足够的兴趣。二是他们安于现状,认为只要种上就有收成。果树和庄稼不一样,需要裁剪,需要嫁接,需要喷洒各种药剂,对于习惯了用笨方法种地的农民来说,显然他们一下也接受不了。三是派去的技术人员太年轻。说服力不够,老百姓都不太相信小年轻也能种地。总之,种种原因导致了现在的局面,我向常委会做出深刻的检讨,是我的工作不力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梅晓琳听了厉潮生推卸责任的说辞,还有避重就轻的所谓检讨,再也忍不住,拍案而起:“厉书记,话说得这么轻巧,你真是的一心为民,在推广果树种植的过程中,没有一点私心?”

    厉潮生面对梅晓琳的指责,却纹丝不动:“梅书记说话耍凭证据不要张口就是指责的口气!我做基层工作多年,为老百姓谋福利的公心从来没有变过。从我担任乡长的时候就为了旦堡乡的经济展绞尽脑汁,现在当了乡党委书记。虽然也是县委常委,但我一心扑在旦堡乡,全心全意为了旦堡乡的老百姓能够每年多赚几千元甚至几百元,而连节假日都从来不休息。这一点强县长可以作证,他陪专家在旦堡乡考察的时候,我的招待工作做得是不是细致,是不走到位,强县长的眼睛也是雪亮的。我可以接受大家对我工作失误的批评,但绝不会接受对我工作热情的批评。”

    厉潮生的话也没有给梅晓琳的留多少情面,意思是,他是从基层工作一点点才爬到今天的,不是象你梅晓琳一样,是因为家里有权有势,没有任何基层的工作经验。却非要来当县委副书记,还胡乱指责别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对于梅晓琳和邱绪峰之间的关系,安县几乎没人知道,强江海也不例外。他对梅晓琳突然对厉潮生的指责大感意外,听厉潮生抬出他来当挡箭牌,也就附和说道:“梅书记也走出于好心,心情迫切可以理解,不过也请梅书记多理解基层干部的难处。在基层和老百姓打交道很不容易,老百姓看似老实巴交,其实也有狡黠的一面,有时候他们农民式的狡猾也让人防不胜防。而且有些农民我只是说有些农民,是指一小部分人,好吃懒做。只想要县里的救济,要乡里的补助,自己一点也不想辛勤劳动。不想勤劳致富。有时候我们基层干部开展工作非常艰难,为了推广一个好项目,有时候苦口婆心说了半天,结果人家一句“太累了不干,就能活活把我们气死”

    好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第245章为肖佳的长远安排

    篓论推卸责任,要论斗争经验丰富。梅晓琳哪里是厉鲫;…讣手?她气得脸色涨红,说道:“厉书记,就算是你工作失误造成了重大损失,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羞耻心,就没有想过,要为事情负责?”

    她差一点说出引咎辞职的话来,幸好夏想对她的劝慰在关键时刻起到了一点作用,她强忍心中怒气,总算没有说出过头的话。

    厉潮生一脸惭愧地说道:“梅书记批评得好,我就是本着要为自己的错误负责的认真精神,才更加努力地加倍工作,争取再为旦堡乡的经济展做出新的贡献。我的态度非常诚恳,也非常端正,愿意接受县委县政府的监督,也请梅书记及时现并指出我的错误,我一定马上改正

    李丁山对于技晓琳突然和厉潮生反目,也感到意外,就一直没有说话,暗中观察事态的展。邱绪峰却目光闪动,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悄。其他常委也都是一脸惊讶。倒是盛大,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好象挺忙碌的样子。

    梅晓琳也慢慢平息下来。冷冷地说了一句:“既然厉书记态度这么诚恳,我也就没有什么话好说。还有,有没有基层工作经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看你是不是真心对待老百姓。不要以为老百姓好糊弄,他们的眼光也是雪亮的”既然厉书记提出来要县委县政府监督他的工作,我提议县委派驻工作组到旦堡乡,请李书记表意见。”

    李丁山沉吟片刻,他猜不透梅晓琳的真实用意,但派驻工作组显然有些草率了,就说:“我们不能轻易否定一个。干部的工作热情,工作组的事情,我看以后再说吧。果树问题,就让厉书记写一份详细的书面材料,到时分给每个常委一份。让大家都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你说呢,邱县长?”

    邱绪峰对李丁山没有继续追究下去也是微感惊诧,不过李丁山的想法也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就顺势说道:“李书记的提议非常好,我赞成。”

    一把手和二把手都点头了。别人自然没话可说,纷纷附议。

    不过散会之后。明显可以看出来梅晓琳脸色不好,尽管她在努力假装,但仍可以从她脸上看出怒气。

    “夏哥,你说厉潮生太可恶了,真的把梅书记气得不轻,我真想收拾他一顿。你是没看到他那张大脸,别提多得意了。”方格义愤填膺地说道,他维护梅晓琳的心思估计比邱绪峰还厉害。

    夏想笑了:“行了,别激动了,常委会上的争论在所难免,况且梅书记也没有和厉书记吵架。官场之上,本来就是你来我往的事情,就算梅书记和厉书记大吵一顿也没有什么,也不妨碍他们下一次在别的问题上达到一致

    夏想对梅晓琳的冲动一点也不惊讶,因为她早就说过要在常委会上给厉潮生难堪,只是没想到;梅晓琳的政治斗争经验如此欠缺,几句话就被厉潮生顶了回去。这也证明了厉潮生确实不简单,不仅在安利公司的事件上,把手脚做得这么干净,在平常也是一个处处注意细节,不容幕被人抓住把柄的人。

    厉潮生不好对付呀,夏想心想,比起坝县的刘世轩,厉潮生的水平高了不止一个档次。由此可见,坝县是天高皇帝远,是没人注意的穷县,所以刘世轩为所欲为也没人管。但安县离燕市近,同样是县级干部,因为离省会近的原因,安县的干部的防范意识,就高了许多。

    最后方格悻悻地走了,临走的时候还说:“我就是看不得梅书记受人欺负,夏哥,你能帮就帮她一下,我觉得她为人正直,是个好人

    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方格网走,梅晓琳就亲自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向他诉苦。

    “夏县长,厉潮生太嚣张了,你不知道他得意洋洋的样子,一口一个基层干部不容易,工作难,等等,明显是说我没有基层工作的经验,是瞎指挥。”梅晓琳总算在夏想面前找到了泄口,把他当成了倾诉对象,“这么明显的坑农害农事件,整个安县就没有人知道?就没有人查他?怪事了,他厉潮生就能在安县一手遮天?”

    不是一手遮天的问题。是没有证据的问题。夏想可是知道,许多大案要案,在明明知道对方有问题的情况下,迟迟找不到突破口,就是因为证据不确凿。尤其是象厉潮生这样的县委常委,除非有让他无法翻身的证据,否则没人敢动他。县委常委是由市委任命的,都有后台,都有自己的关系网。如果不能一举扳倒厉潮生,就等于得罪了厉潮生的后台,官场上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未来会怎么样,都会留有后手,不轻易分出胜负。

    夏想就劝梅晓琳:“梅书记不要着急,厉书记既然在安县能够一帆风顺,从乡长做到书记,还是常委,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他的所作所为,不仅李书记看在眼中。邱县长也是心知肚明,但都没有动他,为什么?就是因为找不到他的把柄。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所以没有人会轻易得罪别人。

    梅晓琳一脸无奈:“我也查不到有用的东西,难道就这样放过厉潮生,我不甘心。心引了么多农民守着堆卖不出去的苹果。欲哭夭泪,我就胎刚川难。

    夏想正在让萧伍暗中查厉潮生,他不相信一个人真有问题却可以不留下一点妹丝马迹。他掩藏得再好,也毕竟生活在社会之中。也总会留个痕迹。但能查到什么程度,他现在心里也是没底,听到苹果的事情,就心里一动,心想找个事情让梅晓琳做最好,省得她憋得难受,万一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就不好了。

    “我到是有个想法,不知道梅书记有没有兴趣帮老百姓一把?”

    “怎么帮?。梅晓琳眼睛一亮。

    “找一家食品加工厂,收购百姓手中的苹果。哪怕价格低一些。也比扔了强。有些进行二次加工的食品厂,对苹果的甜度要求不高,虽然现在苹果还没有成熟。但早做准备总是好一些。如果梅书记能找到收购的食品厂,可以说为老百姓解决了一件大事

    梅晓琳想了一会儿。高兴地笑了起来:“对,不能总想着政治斗争,为老百姓做实事,才是为官之道又为难地说道,“不过好象这方面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

    夏想开导她说:“梅书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完成本职工作之余,还利用各种关系解决了安县的苹果销路难题,值得县委县政府大力表扬!”

    “就是,就是。我利用我个人关系,只为了解决果农的难题,是好事,别人还能说我什么?”梅晓琳想通了,“再说他们要说就让他们说去,能拿我怎么样?难不成我做好事也要受批评?真要因为这事批评我,大不了我不干了。”

    又犯了多说话的毛病,夏想无奈笑笑:“梅书记,以后尽量少说最后一句强调的话,放到自己心里,自己知道就行了,没必要非要说出来

    梅晓琳不满地白了夏想一眼:“就不,我就说难听话,不爱听拉到。”有点耍赖的口吻,让她的书记形象荡然无存,完全在夏想面前,丢掉了伪装。

    时间很快进入了七月,开始到了旅游的黄金时期,《卧虎藏龙》名气越来越响,由此也为三石风景区带来可观的游客。三水风景区投入了千万元的资金,但效果不十分明显,完全被三石风景区引水造溪和借势宣传压了下去。景县的县委领导大为不满,将旅游局局长就地免职,新任命了一今年富力强的局长,试图再打开突破口,压三石风景区一头。

    消息传到安县。邱绪峰就找夏想谈话,先是肯定了他前期工作卓有成效,大有收获,同时还对他提出委婉的批评,说是经济展一切以招商引资为前提,没有资金的注入,景区的展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不是长久之计。

    言外之意就是要让夏想拉来资金,扩大景区规模。

    不管邱绪峰是不是存心刁难,夏想也正有扩大规模的想法,而且基本上他已经想好了投资他决定让肖佳腾出一部分资金来投资三石风景区,因为以后随着私家车的增多。外出旅游的市民会越来越多,如果现在就将三石风景区建成旅游、休闲和住宿为一体的大型休闲景区,以后肯定可以大有作为。

    肖佳的蔬菜生意已经展到了一个瓶颈,再向上就很难有所进展,除非要打入京城市场。但夏想又不想让肖佳去京城。不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总有担忧。再说京城鱼目混珠,太子党也好,大亨也好,贪图肖佳的美貌者肯定不在少数,惹出事端也不好收场。

    夏想就答应下来。不过他还是聪明地点出:“正好李书记也非常重视安县的旅游业的展。也找我谈过话,他的意思也是说最好拉来投资。既然李书记和邱县长都大力支持旅游业的展,我一定不会辜负县委县政府的厚望,争取做出更大的成绩。”

    夏想的话外有话。意思是,我拉来投资可不能白拉。要算一份政绩,而且李书记也在关注这件事情,你邱县长总不好吃相太难看,最后把功劳据为己有吧?

    邱绪峰呵呵一笑:“只要能拉来投资,几百万是几百万的功劳,上千万是上千万的功劳,都会给你记上浓重的一笔

    虽然说引水造溪和借势宣传的事情,邱绪峰也在政府会议上对他提出了表扬,但夏想总是不太相信邱绪峰,对他总有提防之心,所以和他才会每次都要丑话说到前头,就是要他一个承诺。而且以前他用手机录下了他的声音。就是防止他到时变卦,不认帐。

    夏想忙谦虚地笑:“恐怕以我的能力,拉来几百万的资金还有一点把握,再多的话,就不敢说了

    “有多少钱,办多少事。能多就多。多不了的话,几百万也可以,少说也能为景区扩建几处景点。”邱绪峰心情很好的样子,还不忘鼓励夏想,“小夏县长真能为安县拉来投资,不但可以重振我们的士气,还可以大幅度提高景区的形象,成败在此一举”。

    邱绪峰信心满满,要不是夏想知道他城府很深,也会觉得跟着邱县长干劲十足,大有前途。可惜在梅晓琳和厉潮生的吵架事件中可以看出,邱绪峰是一个极有原则并且十分冷梅晓琳和他是同骤但他也能忍下不表态支持她,就及旧为他有足够的涵养和耐心,分得清轻重,不会因小失大。

    不管他是不是清楚厉潮生到底有没有事情,反正他清楚的是,在安县,相比梅晓琳,厉潮生的支持就强有力多了。梅晓琳政治头脑简单,政治手腕苍白,她不过是下来走走过场,想要在政治上有所作为,还差得太远。而他想在安县推行自己的执政理念,却离不开厉潮生的支持。

    在政治面前,婚姻关系有时也要让步,何况他和梅晓琳不过是两个家族用来加强联系的纽带,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尽管说起来,他有时也觉得梅晓琳还算不错,娶了她,也是一个值得一试的选择。

    夏想回到办公室,愣了一会儿神,就给半佳打了一个,电话。

    肖佳现在已经占据了燕市蔬菜市场的三分之一份额还多,接近二分之一,年纯利润近丑o万。肖佳算了一笔帐,如果将大部分生意转给她的弟弟肖昆,再压缩一部分生意份额,可以拿出劝万出来投资,不过她对投资旅游景点信心不足。问道:“我相信你的眼光,但我没有做过旅游业,不知道能不能做好?再有你在安县,如果让我出面投资。恐怕不太好吧?你不怕被你的女朋友现一些什么?”

    夏想嘿嘿一笑:“我是安县副县长,你是燕市的投资商,我们的接触光明正大,才不怕别人说三道四。”

    肖佳不信:“我怎么听着你有心虚的感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肯定早就想好了对策,对不对?”

    被肖佳说中了心事,夏想也不尴尬,他就干笑几声:“其实我也走出于全面考虑,让你直接和李书记接触,把这一份招商引资的政绩交给李书记,也好让他顺理成章升到区长。当然,我还会在背后为你出谋戈策,确保你能赚钱。”

    “我赚的钱还不是你的?”肖佳不满地说道,“李书记对我印象不好,我不愿意见他。”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印象再不灯,在投资面前,一切还要为政治让步。相信我,李书记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他当年对你印象不好,是担心你勾引我,从而毁了我的前途。现在你已经勾引到手了,我的前途还是好好的,所以李书记也就对你放心了。”

    “胡说八道!”肖佳咯咯地笑个不停,“谁勾引你了,是你乘人之危,趁机霸占了我

    “天地良心,冤枉啊!”夏想惊呼一声,然后又得意地笑了,“女人心,海底针,果然是至理名言。”

    二人又说笑几句,夏想为了慎重起见,让肖佳还是来安县一趟,先商议好再说。肖佳却说:“是不是要到床上商议?”

    “是你说的,到时看看谁怕谁?”夏想被肖佳火辣的挑逗激起了欲。

    “我才不怕你,”肖佳说的倒是实话,她现在已经被夏想开成熟女,功夫日行成熟。

    当天下午,肖佳就赶到了安县。在县城最好的宾馆非好房间,夏想就偷偷摸了过去。二人一见面,还没有来得及商量事情,就先用身体探讨了一些深刻的问题。

    问题探讨完毕,夏想一只手抚摸着肖佳的后背,一只在她的胸前戈着圈圈,说道:“找一个信任的人担任法人代表,新注册一家公司,你不出面,只做幕后股东。新公司来安县投资三石风景区,估计两三年之内,投资就会翻番。”他的手过于不老实,被肖佳打到一边,他就又换了一个地方继续摸个不停,“还有把蔬菜公司也换了法人代表,只做幕后股东,至少可以做到表面上掩人耳目。以后展越来越大,你也不方便总抛头露面,躲在幕后也好。”

    “怕我被人抢走?”肖佳的身子丰腴了不少,肉光致致,性感诱人,“你真的在意我?”

    “当然在意了,我辛苦开的地盘,可不能便宜了别人。”夏想用力在她的敏感地方捏了一把。逗得肖佳一声惊呼,他就嘿嘿一笑,“躲在幕后,才会越做越大,才好不让人有所怀疑。以后就算别有用心的人想查证一些什么,也让他们查无实证。”

    夏想是从厉潮生的事件上受到了启,他和肖佳的关系再隐蔽,再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也难保不会被政敌盯死。只要对方咬死不放,穷追不舍,总能查到妹丝马迹。

    从长远井,夏想必须防患于未然。

    “对了,有时间到京城看看。在京城买一套房子吧。”复想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要让宵佳一步步远离燕市,第一步就是先取得京城的户口,“现在有买房子落户口的政策,你把户口先弄到京城去,以后就以京城人的身份出现。”</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