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48章 夏想的生日

《官神》 第248章 夏想的生日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从息想要制止她。还是晚了一步,只好尴尬地一指她尤二“不好意思梅书记。给你倒的水在后面,你用的是我的杯子。”

    梅晓琳没有醒悟过来,右手一挥,大度地说道:“没关系,我不嫌弃你忽然又想到夏想的意思可能是嫌弃她。不由不快地说道,“你的意思是不是嫌我弄脏了你的杯子?那把杯子送我好了,我给你买个新的。”

    坏毛病又来了。夏想一伸手从她手中抢过杯子,急忙又喝了一口,以表示他一点也不嫌弃梅晓琳用过,说道:“没有。梅书记可别多想,我怎么会嫌弃您?象您这样的淑女,我高兴还来不及”

    梅晓琳一脸愕然,指着夏想手中的杯子说道:“你怎么用得这么准,正好用在我用过的地方?”

    “那怎么了?”

    “没怎么。不过是你网刚吃了我的口水而已。”梅晓琳的话显然也没过脑子,脱口而出。一说完,才意识到二人的对话有点暧昧,不由红了脸。

    夏想好久不挠头了,眼下不得不又挠了挠了头。嘿嘿一笑:“这个”纯属意外。如有雷同,实属巧合,我还真得不是故意的,也不至于这么没出息。”

    梅晓琳也笑了:“这个我倒是相信,象你这样的男人,坏心眼多的是,肯定可以骗到好多个女孩子,身边不会缺女朋友说着,她忍不住大笑起来。笑了几声,又意识到不妥,急忙捂住嘴,“不好意思,从小到大的淑女教育,在我身上几乎完全失败,除了笑不露齿这一条。

    可惜的是。刚才被你一逗,连笑不露齿也失败了,家里人知道后,肯定会气个半死。”

    梅晓琳还是忍不住笑,索性也就松开了手:“算了,反正也露了,露就露吧,要时亥保持着笑不露齿实在太累了,还是自然一点好。”

    梅书记也有可爱的一面,夏想就多看了她的牙齿一眼,夸道:“其实梅书记的牙齿又白又整洁,非常漂亮,露一露也无所谓。”

    梅晓琳也不知又想到了什么,脸微微一红:“不和你说了,我要走了,我们分开行动。至于下一步该怎么办,到时我们再商量。”

    让夏想意想不到的是,游永的阳还没有弄到。梅晓琳下手挺快,已经弄到了厉潮生的凹样本。夏想正和方格在办公室说话,梅晓琳突然就来到夏想的办公室,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进来,一进门才现有人在,她脸上的笑容立亥收了回来,换了一副脸孔说道:“夏县长有客人?我有事找你。要不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

    方格一脸狐疑地看了夏想一眼,又看了看梅晓琳。陪着笑脸说道:“既然梅书记有正事,夏县长,我先走了,等有时间再说。”

    梅晓琳冲方格的笑脸矜持地点点头,等他一走,就从身上拿出一个用纸巾包裹的东西。用两根手指捏着,扔到县想的桌子上,一脸厌恶的表情说道:“快给你,恶心死我了!”

    夏想见她夸张的表情,也吓了一跳:“是什么?不会是一口痰吧

    “呸,你真恶心,说什么呢!”梅晓琳恼了,将东西一扔,又气呼呼地坐到沙上。想了一想,又起身拉开门朝外面看了看,见一切正常,才又关上门。坐了回来,又说,“是指甲!亏你想得出来,说出这么恶心的东西”

    她挥挥手。好象要驱散心中的恶气一样,又用手一指门外:“夏想,你说实话。方格上一次和我们在饭店里偶遇。是不是你故意安排

    坏了,被她看出来端倪了,夏想就若无其事地笑了几声:“没有,没有的事。上次确实是偶遇,县城就这么大,饭点的时候遇上太正常。

    “不对,还是不对。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方格他对我有意思,有想法。你替我转告他,别想了,没用,对于他这样的还没有脱离学生气息的小男生来说,我是一点兴趣也没有。”梅晓琳的思绪跳跃性挺快,前面正在说方格,一下却又跳到了厉潮生身上,“免费体检活动进展得怎么样了?怎么还没有拿到游永的刚样本?”

    “样本也快了。就这两三天的事情。”夏想既然已经知道了游永在哪个小学哪个班级上学,事情就简单多了,他准备在游永班级体检的时候,专门去一趟。到时亲自过问一下,趁人不注意取一点血样,还不算一件难事,“问题在于,我们请哪家医院做鉴定?”

    “交给我。我寄到京城去做,不但保险,而且还安全。”梅晓琳想得还挺周到。“如果匹配成功的话,是不是我们直接把证据交给纪检部门?”

    现在梅晓琳都会问夏想一下步要如何做,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完全被夏想牵着鼻子走了,当然也是夏想的许多主意确实比她更胜一筹。

    “交给纪检部门是要交,但不是我们直接当面来交,而是要寄匿名信,把详细证据和加结果分别寄给县、市两级纪检部门。如果真的石沉大海的话。我们再商量下一步如何行动。”夏想的意思是,如果寄到县、市两级部门之后,没有一点波浪的话,就证”儿川上背后站着一个厉害的人物。他到时不得不到燕市试日。小出面,查一查厉潮生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当然,梅晓琳在燕市和燕省肯定也有后台,也可以动用上一切可以动用的关系。务必将厉潮生这样的败类抚杀在摇篮之中。一旦等他成长之后,升到厅级以上,再动他就难上加难。他行事又非常隐蔽,手腕又比一般人高明。只要他坐到高位之上,后果可想而知。

    一个可以从老百姓树苗身上赚钱的贪官,只要他手中的权力足够大,他的贪心就会越来越膨胀。

    只是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厉潮生案件竟然引了一场燕市乃至燕省的官场地震。直接导致许多高官纷纷落马,从而让历史进程大变

    两天后,夏想在刁华文的陪同下,参观了城关小学的免费体检。夏想亲切地和为小学生作免费的医生一一握手”丁嘱他们要认真检查,细心耐心地对待每一个祖国的花朵,然后他又一个个检查存放学生血液的试管,在关键时刻趁人不备,用棉签取走了游永的血液样本。

    回去后,夏想就将厉潮生和游永的样本,一分为二,一份交给梅晓琳寄到京城,一份他自己亲自拿在手中,准备找人委托燕市的医院做鉴定,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交给冯旭光最放心,就给冯旭光打了一个。电话。

    冯旭光也不问夏想要查什么,一口答应:“你嫂子在医院有熟人,认识二院的副院长。这事交给她办,准成。你赶紧的,正好趁送样本的机会过来一趟,我们全家大团聚,不能少了你这个功臣。”

    原来冯旭光的父亲冯化成专门从苍山县来到燕市,要和马万正见面。亲人团聚自然是好事,不过是人家一家人的事情,夏想就有点不想参加,冯旭光却不干:“我叔叔也说了,让你也一起过来。要不是你,也就没有我们一家人团聚的可能。你不来,他说会亲自给你打电话,

    那算了,还是乖乖去吧,别让马省长打电话给他一个小小的副县长了,夏想妥协了:“我下午回去,明天再找你。”

    今天正好是周末。夏想就早点回燕市,去找曹殊冀。说来也有一段时间没和小丫头见面了,心里实在有些想念。

    收拾完东西网想走。方格鬼头鬼脑地出现了。

    “夏孪,不对。有些不太对。”方格摇头晃脑地说道。

    “什么不对?我看是你不对方对。”夏想没好气地说道。

    方格叹了口气。又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我现梅书记和你越走越近,有危险的趋势。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可要注意不要再沾花惹草。好不好?只要你不招惹梅书记,我就还有机会。”

    “少胡说了。”夏想毫不犹豫地点醒方格,“我和梅书记是有工作要谈,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还有你方格,以后多把心思用到正途上,别总想着谈恋爱行么的。这是党政机关,是县委县政府所在地,别给别人留下轻浮的印象。”

    方格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夏哥你别这么严厉地批评我,我也就是在你面前放松一点。在别的领导面前,老实得很。就是在李书记面前,也是恭恭敬敬的。你说你,我好不容易恢复本来面目,你还非得让我时刻戴上面具?”

    别说,方格的话还有点哲理味道,夏想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方部长让你下来是锻练的,不是泡妞来了。听我一句话,梅书记不适合你。当然。也不适合我,我和她也只是工作来往。大家背景都很复杂,你和她之间没有可能。我建议你收心,好好工作。真想谈恋爱,我领你到大学里找一个。”

    方格一脸沮丧:“梅书记真不适合我?那集了,我听夏哥的,先工作再说。暂时先不想恋爱的事情了,学生妹就算了吧,太幼稚了。

    夏想笑笑。心想方格也有意思,他本身也不成熟妾少。还嫌学生妹幼稚,算了,不管他了。

    一路开车回燕市。到了曹家的时候,又是曹殊鬈给夏想开的门,她穿着一件短裤,浑圆的臀部被紧紧包裹,呼之欲出,她一转身,嬉笑着说道:“夏想来了。快进来,外面热”

    恍惚间,夏想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两年多前,他第一次来到曹家时的情景,也是曹殊慧给他开的时,她穿的是一样的短裤,说的也是一样的话,犹如时光流转,昔日重现。

    进门之后,家中只有王于芬和曹殊慧母女二人,曹永国出去应酬,曹殊君住校没有回来。

    王于芬忙给夏想端了一盘水果,是几个白里透红的桃子,说道:“老曹弄了一箱真正的蜜桃,快尝尝,确实好吃。”

    曹殊慧也知道蜜桃的来历,忙拿起一个,用手捏开桃尖,递到夏想嘴前:“这种蜜桃特别好吃,里面全是桃汁,可以一口吸净。听说这种蜜桃专供京城,全国就几亩地中出产的蜜桃最好吃,有专门的武警守护”

    夏想也听过特供蜜桃的传闻,没想到今天还有口福吃上。也不客气,伸手要接过蜜桃。曹殊慧不让,她双手捧着蜜桃”意地说道:”

    象哄孩子一样。夏想无奈,只好吸了一口,嗯,果然不俗,甘甜可口,而且还有清香的果香怡人,绝非凡品。

    于是在曹殊冀的温柔小意的手捧蜜桃的服侍下,夏想一口气吃了两个蜜桃,虽然意犹未尽,却摆手说道:“不能再吃了,再吃就吃不下饭了。”

    “没关系。桃饱杏伤人,吃桃就可以吃饱,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曹殊慧也不顾王于芬在一旁,又拿出一张纸巾替夏想擦嘴。夏想被她弄得不好意思,从她手中拿过纸巾,胡乱擦了一把。丢到一边:“你什么都替我做了,好象我什么都不会一样,会让阿姨笑话我的。”

    “妈妈才不会笑你,放心吧,她对你最好了,认为你各方面前不错。”曹殊慧见夏想嘴没擦干净,又扯了一张纸巾帮他擦,“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一点也照顾不好自己?嘴也擦不干净,真是的。”

    “我是故意的。”夏想就坏笑。“一会儿还耍吃饭,擦干净了也白擦,白费事。”

    曹殊慧不满的打了他一拳:“照你这么说,你睡觉前不要刷牙好了,反正明天早起还要刷,对不对?”

    “对,对,好主意,今天晚上就照办。”

    “好你个头!”曹殊豫又踢了夏想一脚,“真受不了你,平常看你挺干净的一个。人,怎么懒起来也这么懒?”

    夏想舒服地靠在沙上。感慨地说道:“真是因为男人的懒,才衬托出女人的勤快。也正是因为我有点黑,才显出你的白来。世界就是正反对立的,要不,怎么和谐统一?”

    “去,歪理斜说。”曹殊慧开心地笑了,转身对王于芬说,“妈,爸爸不回来了,我们就开饭吧。”

    吃完饭。王于芬以串门为由,出去了,显然是故意给夏想和曹殊慧留出空间。

    夏想就有点纳闷地问曹殊慧:“我总觉得你今天对我特别好,好象有什么企图一样,说,你对我想打什么坏主意?”

    “没有了。你瞎想什么呀。”曹殊慧说是没有。却一脸好奇地看着夏想,“你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能是什么日子?就是一个普通的周末,怎么了?”说实话夏想还真不知道今天有什么特殊之处,不过他还是从曹殊慧的温存之上,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就摸摸鼻子,想要挠头的时候,却被曹殊慧一把把他的掉。

    “我不喜欢你挠头!”她噘着嘴说道,“以后在我面前,不许再挠头,听到没有?”

    难得小丫头有如此郑重的时候,夏想就点头应下,还未开口,曹殊慧又问:“你今天没有接到连姐姐的电话?”

    夏想就更奇怪了:“没有,今天我一直在忙,下班后就直接找你来了,和若菡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

    “真的?”曹殊鬈双眼如雾,抿着嘴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她蜷坐在沙的一角。歪着头,脸上的神情象是置疑,又象是调笑。

    “我很少骗你的,真的。”夏想忽然沉重地叹了一口气,“不信的话,你可以查我的手机的通话纪录,也可以现在打电话给连若菡,我想她也会在你面前说真话。”

    “就不查!”曹殊慧咬着牙说,不过还是欣慰地笑了,“我当然相信你了,小傻瓜。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你真的忘了今天是你的生日?”

    生日?

    夏想猛然一愣,伸手从旁边拿过日历,一看农历日期,可不是正是他的农历生日!他哑然失笑,平常每年生日,都会接到家里的电话,今年是怎么了?自己忘了不说,连父母也没打电话给他,他一下子成了被遗忘的人!

    幸好他还有小丫头!

    他就动情的说:“你看我现在混得多么惨,自己连生日都记不住不说,连爸妈也忘了他们这个在外面的儿子,幸好我还有你,慧丫头,来,亲一个!”

    夏想正要扑上前去,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一看家里的电话,就不得不接。

    果然是老妈打来的。

    老妈说。他们今天出去在附近赶了一个庙会。回来晚了。

    本来她想用给他,可是老爸嫌长途太贵,非要等回家再打”在老妈的絮叨中。夏想笑了,说他和殊慧在一家,在她家中,一切都好。

    老妈最后说了一句话让夏想感慨万千:“自从你留在燕市之后,从来还没有在家中过过一今生日。什么时候有空了,就带着殊慧回来。在家中过一今生日吧。哪怕只吃一顿面条就走也行”

    放下电话,夏想久久说不出话来。

    小丫头也在一旁乖巧地不说话,只是愣愣地看着夏想,眼中全是柔。

    一阵电话铃声惊醒了夏想,他伸手去摸手机,却现不是自己手机在响,曹殊慧拿起自己的手机一看,调皮地笑了:“连姐姐很聪明,电话打给我了!”

    防:夏想都过生日了。兄弟姐妹们,拿为他庆祝一下吧!,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